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旅泰难民的最新人权状况和生存境遇
    (首发稿)
   
    因为从事异议写作为当局不容,笔者于2008年十月流亡至泰国,至今居留泰国首都曼谷已逾两年,期间亲身体验到旅泰难民的人权状况和生存境遇的大倒退。

    初到泰国,到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申请庇护,看到等候室的墙上挂着英文提示:泰国法律不承认难民身份...如遇紧急情况,请拨打二十四小时热线电话...看得提心吊胆。稍候逢先来的中国流亡者讲述:在泰国,只要遵纪守法,不到公共场合搞抗议示威活动,就没有被抓的危险。
    这种说法,为我接下来的生活所部分证实:一直到今年四月七日之前,我从未经历警方对非法移民的搜查,行在路上,也从未遭遇警察拦察身份证件,比在中国宽松许多;租住在农塔布里镇的日子,听说过集中抓捕难民的事,但那是因为居住于斯的黑人难民晚上制造噪音,泰国人不堪其扰报警之故。这段时间,甚少听说有联合国难民或申庇者平白无故被警方收监。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阿批实政府的巩固,泰国警方对难民的行动越来越具有侵略性。转折大致出现于今年五月,阿批实政府以军队将红衫军的示威游行镇压下去后。从六月份开始,曼谷各处断断续续地传来了警方搜捕难民的消息,泰国政府对难民越来越严厉:
    六月份的一天,六十多岁的法轮功修炼者周爱新女士到美国大使馆求助,因不谙程序引起泰国移民局线人注意,当天即被抓入移民局监狱。七月份,一艘满载斯里兰卡偷渡者的泰国蛇船被加拿大海军扣留,此事件一时间成为世界头条新闻之一,这也在泰国掀起了抓捕斯里兰卡人的狂潮,从七月到十月,几乎每星期都有一批斯里兰卡难民和申庇者被抓的消息,在波大抓捕浪潮中,也有好些巴基斯坦人、印度人被顺带抓走,因为他们的相貌和斯里兰卡人类似。
    阿批实政府对难民的政策明显在继续恶化。从十一月份开始,抓捕行动越过斯里兰卡人的范围,发展到旅泰所有国家的难民和申庇者进行大抓捕的程度:十一月十六日傍晚,移民局警察突然搜察沙帕麦彭信54/1号我所租住的公寓楼,恰逢我刚刚外出返家,我向警察出示联合国的难民证,竟被他不由分说地一把抓去,并用英语不由分说地呵斥:“这(指联合国难民证)不是泰国法律,你们(指我和九岁的大儿子)捡起东西,跟我们走!”情急之下,我递给他三个月大小儿子的泰国出生证(我妻子和小儿子恰不在家),他的专政脸色才稍许收敛,一边严令我不许出门,一边在我家门外又是和同事嘀咕,又是打手机(大概是请示领导),磨蹭了好一阵子方扬长而去。
    但别的中国流亡者就没这么幸运了,十二月八日清晨,时值我应看病之需暂居于唐人街,三十多个移民局警察,开着五部囚车,包围了沙帕麦彭信54/1号的三幢公寓楼,几乎将居于此的难民和申庇者一网打尽,三十六个被捕者中有四位中国流亡者,他们都有联合国的保护文件,其中法轮功修炼者彭素华女士有联合国的难民证,年近九旬的申庇者孙树才老先生也有联合国的有效保护信。
    不同寻常的是,此次泰国政府对难民的扫荡,出手之重,漠视人权程度之甚,均属前所未有:警方的抓捕手段非常具有攻击性,据斯里兰卡难民朋友库马拉(已被捕)讲述:在曼谷苏吉散地区,警察采取以便衣跟踪联合国难民子弟学校(Bangkok Refugee Center School)学生放学的手段,追踪到难民住处实施抓捕。再就是对年迈者毫不通融,孙树才老先生已年满八十七岁,曾几番经历抓捕之险,均因年事已高而免,这次扫荡行动,警方连仅九旬的老人亦不放过,强横关入人满为患的移民局监狱,已经酿成国际人权丑闻。这次抓捕浪潮,对未成年人毫不留情,笔者亲眼所见:斯里兰卡难民泰日尔恩全家被捕,怀中十一个月的小女儿也不能免;探监者转述:现在的移民局监狱,两三岁的幼童比比皆是。
    更非比寻常的是,在这波抓捕浪潮中,警方完全无视联合国的难民证和保护信,“12.8”扫荡行动中被捕者,绝大多数是联合国的难民。在12.8的扫荡中,五十六岁的斯里兰卡人库马拉几乎全家被抓,只走脱了赶早赴联合国难民子弟学校上学的小儿子,而库马拉一家人都早已取得联合国的难民资格。另一位早些时候被捕的斯里兰卡人泰日尔恩,更是全家没有一人“漏网”,泰日尔恩全家不仅早获难民资格,而且已经获得联合国安置,正在等待移居芬兰...这些情况,泰国警方统统不管。泰国当局无视联合国保护文件的新变化,正导致驻泰联合国机构的人道保护成为一纸空文。
    一切都在显示:泰国政府涉及难民人权方面的政策,正在急速地倒退。据老资格的旅泰流亡人士表述:以前泰国政府并不敢这么过分。曾经在泰国获得联合国庇护、并于2000年至2003年居于泰国的陈泱潮老先生见证:(当时)任何人只要有难民证、或者联合国的保护信(一种表明申庇身份的文件),警察就不会抓。旅居泰国和东南亚多年的民运人士林大军先生,和侨居泰国的台湾籍法轮功修炼者林老太太都表示:以前泰国的法律虽然同样不承认难民身份,但泰国政府毕竟多多少少给联合国“面子”,对难民一般会网开一面,象最近这样赤裸裸地践踏联合国原则的事,已经很多年还没有过了。
   
    其实,这种倒退早已开始,它集中地体现于泰国当局对中国流亡者愈来愈严厉的限制当中。据多位资深旅泰中国人说,原来中国流亡者在泰国进行和平抗议示威,基本上不受限制,但从2005年开始,泰国政府开始抓捕在旅游景点和公共场合讲真相的法轮功成员,并限制其公开活动。2006年泰国总理他信被军变推翻后,继任者沙玛,对中国流亡者的限制更趋严厉,法轮功和民运异议人士的聚集活动,在许多公共场所被禁止。
    其中,中国驻泰国大使馆门前的人文景观变化,就像一面即时变动的曲线走势电子图表,最准确生动地显现出旅泰中国难民人权不断倒退的状况:
    中国难民和申庇者一直是泰国反共抗议活动的最主要参与成份,中国大使馆前又是抗议活动主要地点之一,本来,中共胡锦涛当局变本加厉的倒行逆施暴政,驱动着一批又一批中共流亡者到这里发声出气,数年前,中国大使馆前常有数十、上百的示威者聚集;但从2008年开始,泰国当局大批抓走在大使馆门前和平抗议的法轮功修炼者,致使抗议活动急剧减少,门庭趋于“和谐”;尽管如此,当时对三五个人的聚集活动,警方仍然基本网开一面,再往后,却连这点宽松都没有了,转折点现于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前后,当时民运人士吴海波、林大军率十余个人到大使馆门前示威,静坐四小时后警察来临,抓走吴海波等三人,驱散示威;六月四林大军、李日光再带七、八个人去示威,十五分钟之内警察即行干预,又抓走三人。自后,中国驻泰国大使馆门前,对异议活动“清场”越来越快...现在任何抗议活动,不管一人或多人,一分钟之内就有驱赶,十分钟警察干预,中国驻泰国大使馆门前,越来越天安门广场化——如今,拉查丹大道旁森严的使馆区防护栏外,异议绝踪,门可罗雀,终于绽现出一片“和谐社会”之景观。
   
    泰国难民人权状况的倒退早已开始,更深刻地体现于泰国相关法律的变化上:七年以前,获得第三国(通常为西方国家)接收的联合国难民,凭联合国身份文件和接收国文件,即可合法出境无虞。也因此,陈泱潮先生听我说难民前往第三国前需要坐牢的事,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他那个时候难民赴第三国无须坐牢和缴罚款。到了2005年,泰国议会修改法律,规定外国非法入境者和超期居留者一律向移民局缴纳罚金,联合国难民概莫能免,缴不起,以坐牢顶罚金;但由于多数接收难民的西方国家政府为所接受的难民代缴罚金,故当时被迫坐牢的难民不多;2006年军事政变后,泰国政府对联合国态度趋于不友善,相关法律再变,规定外国人无有效护照者,不仅需缴纳罚金,坐牢也不能免,这就把大批老弱、病幼逼入泰国移民局监狱。
    而泰国移民局监狱之恶劣,早已闻名于世:
    监室中没有床,所有的被关押者睡在水泥地板上,曼谷气候极为湿热,许多人因是而患病;移民监内经常拥挤不堪,因为新关入的人再多,也统统塞往移民监五号楼,有时造成一个监室关押几十号人、上百号人的状况,而一个大监室仅百余平米,拥挤的时候,连躺下的空间都不足,一些人被迫靠墙、或背靠背,坐着睡觉;由于当局的漠然,移民监内卫生条件很差,且被抓者中身患传染病的人、艾滋病带毒者,当局并不加以甄别,也和其他人关在一起,从而埋下疫病感染的大隐患。
    监内的口粮很少,许多人吃不饱饭。近两年由于经济不景气,伙食更差,湖南农民胡汉民因为参加“六四”二十周年抗议活动被抓,他诉说:去年(2010年)口粮减少到每人每天只有二三两米饭,饿得两眼发黑。今年(2010年)十二月八日被抓入移民监的孙树才老先生,年近九旬,饭量很少,但仍然向探监者诉说吃不饱。
    一直以来,监狱警方还扶持牢头狱霸,与之合伙在监内做生意,以翻倍的高价向被关押者出售食品和生活日用品,牟取暴利。而监内日用品和食品的极度匮乏,又迫使被关押者高价购买这些物品,接受警方和牢头狱霸的残酷盘剥。
    对难民中年迈者、幼小者、残障者,泰国政府愈来愈不予照顾:
    2009年五月,已获得美国接收的喻东岳兄妹、余志坚夫妇和儿子为了能前往美国,被迫赴移民局坐牢七天,喻东岳先生患有精神病,余志坚夫妇的儿子才刚满月,这些特殊情况,泰国政府一律不予考虑,结果婴儿狱中生病,亏得泰国华侨梁山桥先生及时探监送药,才免于大恙。
    孙树才老先生年已八十七岁,遭逢对难民的大扫荡,这次警方不再像以往那样通融于其高龄,而是不由分说地将其抓走,投入关押有六十个人的拥挤的监室。
    这样非人道的法律、对难民的此种不人道做法,在专制的国家中都属罕见。现在,坐牢期限越定越长,难民离境的罚金越来越重,“超期居留”的指控最高可罚每人两万泰铢(约五千人民币)......
   
    泰国对待难民法律和政策的倒退,刺激着民间对难民态度的恶变。旅泰难民所处社会环境,变得日趋不友善,这在受教育程度较差的穷人中体现得较明显:我的九岁的大儿子,一次外出,竟莫名遭逢泰国小孩吐口水;一位泰国妇女,看见我小孩会拉小提琴,嫉妒地嚷道:你们中国人这么有钱,为何赖在我们泰国?
    而泰国政府最近对难民的大扫荡,大力纵容着泰国无良业主对难民肆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