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徐水良文集
(请阅读已恢复文章或到注明“以上文章损坏”处后面阅读。)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徐水良


   

2011-9-19日


   

   
   思想和信仰的证实和证伪,也即思想信仰的客观检验,属于客观存在和客观规律的客观范畴。信仰自由,包括信仰邪教的自由,属于选择自由的主观范畴。老张把两者混为一谈,用主观上信仰选择的自由(权利),来否定客观上每天每时都在进行的证实和证伪的客观实际和客观规律,完全错误。
   
   客观世界每天都在证实和证伪,即每天都在检验各种思想和信仰的真和伪。这是客观存在。这种客观存在客观事实,不是你老张用主观自由可以否定的。并不因为你老张说信仰不受检验,客观世界对这些信仰每时每刻的检验就不存在了。
   
   因为主张思想信仰的主观自由,就说不存在思想和信仰的客观检验,说信仰可以违反和超脱客观实际、违反和超脱客观存在和客观规律,不受客观实际的检验,不受证实和证伪,是完全错误的。
   
   说某种信仰可以违反客观实际,享有不受检验的特权。完全是信仰专制主义者的胡说八道。
   
   检验,证实和证伪,当然是客观实际的证实和证伪。老张把它与政府主管上的判断混淆起来,完全错误。把证实和证伪说成是政府的证实和证伪,把证实和证伪说成政府的主观功能,当然也是完全错误。证实和证伪,是客观世界客观实际和实践的客观功能,不是政府的主观功能。
   
   老张把证实和证伪的客观功能,说成多数少数的主观判断主观功能,同样错误。客观检验这种客观功能,可不管你多数少数的主观判断。
   
   政府强制干涉人们的思想和信仰,甚至以邪教信仰治罪,当然完全错误。但是,因此否定任何信仰的客观检验,就非常荒谬。
   
   说个人信仰不受外人干涉是对的,但老张说“个人信仰不受外来检验或证实、证伪”,把别人的主观干涉,与客观实际的客观检验混同起来,就变成荒谬。外来检验每日每时都在进行,是客观实际,你不受,有什么用?有人信马列邪教,坚持不改,那是他的自由。但说这种信仰不受检验,而客观世界却不停在检验,你停止得了吗?你可以坚持你的信仰,但你无法否定客观检验。
   
   另外,张三一言先生批评德国禁纳粹,一些民主国家禁共产党,说这是做过头。恰恰是他自己说过头,把犯罪说成思想信仰和结社自由。纳粹和共产党是犯罪集团,为什么不能依法禁止?
   
   
   附:
   

人有信邪教的自由


   

张三一言


   
   
   博讯螺杆说:「人民有信仰“邪教”的自由,只要没违背个人意愿,思想自由无罪。」本文和《“个人信仰有不受检验权利”之说合理》一文就是谈这个问题。
   
   先说信仰可以不可以受检验。
   
   [一]、个人信仰不可以由权力或多数检验或证实、证伪
   
   这里所说的信仰是指宗教(包括所谓邪教)、学说。
   
   有种说法:一种宗教、学说已经被检验或证实其违反人道、人性,就可以禁止人们信仰此教,就可以打击、禁止此教。这种说法含有一个危险逻辑。所谓被证实,因为能证实的主体都是有权力者,或是多数、主流;所以,是被有权力或者占据言论市场主流的人作定论;实际上就是:谁有权力、谁占主流多数,谁就可以判决那个是邪教。持此说者还没有从共产党判决的邪教与非法组织的教训中清醒过来。
   
   不论从策略还是从功效来说,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提倡禁止打击被已经被实践证伪的宗教、组织或学说是极之有害的。
   
   
   [二]、个人信仰不受外来检验或证实、证伪
   
   除了策略和功效外,从权利观点来说,更不能检验个人宗教信仰,即使信的是所谓邪教亦是如此。
   
   当信某教的人与不信该教的人发生涉及宗教关系问题时,不信教者才有检验或证实、证伪此教的需要。当不涉及具体的人时,人们有任意检验或证实和证伪(如果认为可能的话)任何宗教的权利;这是言论自由。但是也仅能作各自判断的言论自由而已,不可把判断变成法律判决、变成权力行动,去禁人宗教信仰或打击宗教组织。
   
   上面所说的检验或证实、证伪信仰,由谁证实、证伪或检验?若是由己作主内在检验、证实和证伪是可以做到的,也是合理的。若是由外来者检验、证实和证伪他人的宗教信仰,则是荒唐的,不合理的。题目所说的个人信仰有不受检验权利,指的是不受外来的证实、证伪和检验。
   
   
   [三]、可不可以禁止打击邪教?可不可以禁止人们信仰邪教?
   
   这里不谈甚么是邪教、怎样界定邪教。只是以一般人心中认定的邪教来设问:人有没有信邪教的自由?可不可以禁邪教?
   
   答案:信仰既然不受外来检验,信仰者之外的人或权力根本就没有可能判定信仰的正误对错。禁止信仰,包括信仰邪教,就是无理无据的蛮干;所以,人们应该有信邪教的自由,也就理应不可禁邪教。这个答案的前提是在自由民主社会;在专制社会答案则相反──因为专制,尤其是极权社会是不按牌理出牌,而是以统治者意志出牌。
   
   禁人信邪教、禁邪教的人所持的理由是:邪教害人,所以要禁。
   
   如果按照文明和法治精神,不能禁邪教,只能惩治邪教事实上做出危害事实的当事人;不可涉及教的本身。禁止人们信邪教,其实质就是可以禁止人们思想。构成可以禁止人们思想的理由是思想可以犯罪,思想可以入罪。文明绝不可以容忍、接受思想罪;法治岂能惩判没有犯罪行动证据的思想罪?
   
   对我这个说法,有人会反驳:有害的黑社会组织、海盗组织可以禁,同时是害人的邪教组织为甚么不可以禁?
   
   我的回答是:黑社会组织、海盗组织,是纯犯罪活动的组织。世界上没有不犯罪、不犯法的黑社会组织、海盗组织。如果它们不犯罪、犯法,就不成其为黑社会组织、海盗组织了。纯犯罪活动的组织可打击可禁止。所谓邪教,首先是一个信仰组织。信仰是人的心灵活动,不应禁止,也不可能禁止;只能打击其犯罪的活动,不可禁止或打击其组织本身,因为一禁就造成禁止人们心灵活动、禁止人们信仰、禁止人们思想。而按照文明与法治精神是不可禁止人们信仰、心灵活动的。
   
   有人还会举实例反驳:德国就禁止纳粹,有一些民主国家禁止共产党组织或宣传共产主义。
   
   我的回答很简单,他们做过头:矫枉过正;也可以说它们做了错事、有害的事。民主国家也可能做错事坏事;不是民主国家做的事都是正确的样板、都是法定有效案例。不能因为它是民主国家就把它们做的错事坏事当作好事善事。正如一个好人善人也会做错事坏事,并不能因为他们是好人善人,所以就肯定他们做的错事、坏事;并把错事、坏事当作好事善事。
   
   我认为判定一件事的好坏善恶,不应以甚么人甚么国做了,而是所做的事合不合正义、合不合法治,一句话,合不合人类普世价值。
   
   禁止打击邪教、非法组织之类事,少出现在自由民主社会,多出现在专制社会,尤其是极权社会。共产党极权社会禁止打击非法组织、邪教举不胜举;而且做得很极端、绝对。举一个五十年代一件小事。当时我读中学,有同学在暑期搞一个刻腊板油印的同学假期通讯。校团委书记找这位同说:这样做是搞非法组织、进行非法活动、出版非法刊物。
   
   
   [四]、可否“依法”禁止邪教?“依法”禁止人们信仰邪教?
   
   有人说你要禁邪教,首先你得先立一个邪教法。然后才可以“依法”禁邪教。中共不敢立邪教法。不敢的原因是,立这个法本身就是邪兼恶兼丑的做法;其次,若真的立了,这个邪教法正好可以“请共入瓮”,以党法正邪党。所以,从策略上来说,这个将共产党军的说法是积极的。
   
   但是,这个说法本身是不符文明、法治的。按照文明法治精神是:不得立法禁止邪教。这正如美国不得立法剥夺言论自由权利是同一内容、同一道理。
   
   张三一言20110918香港
(2011/09/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