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徐水良文集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顺驳某些西方学者的谬论


   

徐水良


   

2011-9-14日


   
   
   我写了一个短帖,说到:
   
   无神论马列邪教破产,有神论邪教一定程度兴起,是必然规律。根据思想和信仰自由的原则,邪教不是罪。不能以邪教治罪。但邪教教主和教徒,以邪教触犯刑律,尤其是有的邪教变成犯罪集团时,则必须依法严惩。
   
   不料遭到一些人的攻击。
   
   我不知这些人中是不是有邪教徒,又为什么要攻击?
   
   实际上,马列邪教徒或马列原教旨主义者,很容易变成其它原教旨正教徒或邪教徒。文革中许多狂热的马列信徒,文革后变成狂热的一神教原教旨主义信徒,就是例证。因为这个转化很容易,只要把大救星毛泽东的名字,改成大救星“主XXXX”的名字,把无神论名称改成有神论名称,他们的信仰名义上就改变了;但实际上,他们的信仰,几乎连语言都仍然一个样,没有多大变化。
   
   我们已经深受文革中狂热的马列和毛泽东信仰的折磨,我们不希望通过简单这种转换,去受另一种狂热信仰的折磨。
   
   但是,要破除狂热的盲目的信仰,转到理性轨道,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坚持理性和科学,需要花大力气,需要接受检验,即证实和证伪。
   
   当然,任何思想和信仰,都没有不受检验,即不受证实和证伪检验的特权。所谓信仰有不受检验的特权,不能证实和证伪,是这些年被一些中国人炒得沸沸扬扬的某些西方学者的胡说八道。
   
   信仰,不是理性,不是靠客观实际检验来让人相信。相反,因为暂时无法证实或证伪,只能靠信仰者的主观心理来坚持和相信。
   
   当一个宗教,如某种一神教,一种学说,如马列主义,被当作信仰,但后来被实践证伪。或者其中那些违反人道和思想信仰自由原则的东西,例如咒骂、歧视、仇恨、欺压、迫害、甚至一次又一次大规模屠杀不信者和异教徒的那些东西,早已过时。但信仰者仍然坚持这些被证伪的东西或者违反自由民主人道的东西,那就是原教旨主义。
   
   其中,坚持那些咒骂、迫害和屠杀不信者或异教徒的经典,认为这些经典句句是真理,字字是真理的人,是极端原教旨主义者。
   
   坚持恐怖主义的原教旨主义,无论是一神教徒,还是马列教徒,包括国家恐怖主义教徒,都是非常可怕的全人类公敌。虽然这些原教旨主义者是非常坚持有神论或无神论经典中原教旨的正教徒,但他们的危害,不下于邪教徒。
   
   现代社会,攻击迫害与自己不同信仰,攻击迫害异教徒,攻击迫害别人的信仰,无论是攻击迫害有神论信仰,还是攻击迫害无神论信仰,都是违反信仰自由的信仰专制主义者。
   
   我们尊重任何宗教和信仰自由,无论是信仰有神论,还是信仰无神论;无论是信仰一神教,还是信仰多神教;无论是有信仰,还是没有信仰。所有人的思想和信仰,都可以自由批评,但同时又都应该得到尊重,都不应该受到诅咒,歧视,迫害,攻击和屠杀。
   
   只允许别人信仰自己的信仰,不允许信仰别的信仰。甚至主张全国统一于某种信仰,恢复政教合一,是宗教专制主义的典型表现。
   
   任何信仰,都应该允许别人自由批评。受到批评,就要用暴力报复,也是宗教专制主义的表现。
   
   任何信仰,都应该随着历史进步而进步。要有自我批评精神。坚持错误,美化错误,甚至把别人反对自己而取得的成绩,如自由民主,说成自己的功劳,坚持原教旨主义,只会使自己的信仰和宗教走向绝路。
   
   我们必须坚持信仰自由,就是坚持信仰有神论,无神论,甚至信仰邪教的信仰自由,只要不违法,就是属于思想和信仰自由的范畴,我们就反对对他们的任何信仰进行迫害。但我们坚决反对违法犯罪的原教旨恐怖主义,和违法犯罪的邪教教主和教徒。
   
   无神论和有神论,有正教,也有邪教。有无神论或有神论邪教徒。例如马列主义中,列宁主义以后大搞阶级专政恐怖屠杀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波特等等,实际上就是以列宁主义为特点的马列主义的邪教徒。他们与伯恩斯坦、考茨基等倾向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人,有所不同。
   
   也有打着基督教和其他宗教名义的邪教徒,例如美国、日本和西方一些国家的大卫教派,魔鬼教派,人民圣殿教,奥姆真理教,天堂之子,太阳圣殿教,等等。据说目前全世界邪教组织有一万多个。
   
   佛教是一种很温和的提倡大慈大悲的宗教。一些佛教高僧认为佛教是无神论。本人看法,佛教虽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神,但佛接近神,佛教实际上属于多神教范畴。佛教中,有提倡原始佛教的,但没有产生一神教那样的原教旨主义佛教徒。然而,也有打着佛教旗号的邪教徒,如奥姆真理教等等。但佛教说的一般的外道、附佛外道,与现在国际上的邪教概念,有所不同。佛教对外道相当友善,佛经中没有对外道的咒骂和迫害。
   
   当然,那些否认原教旨主义和邪教存在的人,有可能自己就是原教旨主义者,甚至有可能是邪教徒。他们有权在思想和信仰自由的范围,自由表达他们的意见。
   
   
   附一个多月前的旧帖摘要修改:
   
   

什么是原教旨主义?


   

徐水良


   

2011-8-4日


   
   
   坚持信仰经典,例如圣经或马列信仰经典中,已经被证伪或违反自由民主人道东西的,是原教旨主义。
   
   坚持信仰经典,例如圣经中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认为每个字都是真理的,是极端原教旨主义。极端原教旨主义往往是很可怕的,因为他们必然坚持这些经典中无数次诅咒、迫害、屠杀、消灭异教徒和不信者的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宗教应该进步,基督教的民主化改革,抛弃专制主义、恐怖主义、宗教迫害,火刑架,实行政教分离,就是巨大进步。否定进步,回到原教旨主义,就很反动。
   
   现在连伊斯兰教都在改变、在进步,在与伊斯兰原教旨恐怖主义划清界线。希望基督教的朋友们不要走向倒退。退回原教旨主义宗教专制和宗教恐怖主义。
   
   中国人中的基督教信徒,家庭教会原教旨主义的比率,远远大于西方民主国家。这个问题相当严重,值得中国主张民主的基督教徒和全体中国人,高度警惕。中共正在利用这一点,使之变成极权专制的助力。希望中国基督教徒能够像西方基督教一样进步,不要仅仅从圣经学习原教旨主义。
   
   顺便说,证实证伪适合于一切思想。客观世界和人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原则上说,一切思想都可以、而且必须接受证实和证伪。没有任何思想和信仰可以享受不受检验、即不受证实和证伪的特权。说它们可以不受检验,不能证伪。是西方有些学者的胡说。
   
   宗教,就是在暂时没法证实和证伪的地方发展起来,不是靠客观世界实际和人类实践来支撑,而是靠信仰来支撑。
   
   其中包括准宗教无神论信仰的马列主义等等。
   
   但是,随着历史发展,有些当时不能证实或证伪的东西,例如圣经《创世纪》中的许多东西,后来也就被证伪了。
   
   如果这种思想属于宗教信仰,那该宗教就有两种选择:
   
   1、承认证伪和过时的东西,纠正错误。例如罗马教廷对迫害伽利略,烧死布鲁诺等科学家的道歉等等。
   
   2、不承认证伪,坚持原教旨主义。
   
   在这个问题上,西方一些学者的说法,把暂时不能证伪和证实的情况变成永久的规定,完全错误。
   
   许多年来,中国的许多知识精英,非常崇洋,凡是洋人讲的,就是真理。宗教不适合于证实或证伪的这个说法,就是这些年被中国精英炒得沸沸扬扬的一例子。当然,这些崇洋精英大致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崇马列崇左派;一部分崇自由主义崇洋教崇其他学说。
   
   对于人,尤其对于中国人,具有批判的头脑,特别重要。对任何理论任何思想人和信仰,都不要盲目迷信,都应该批判地进行分析和检验。即使对已经被证实了的科学,也是这样,也不能迷信。因为即使被证实了的科学,也可能包含一定错误;越出它自己的适用范围,就可能变成谬误。
   
   当坚持无神论或有神论信仰的人士,一定要宣传他们那个信仰是真理是科学,甚至一定要把他们的信仰强加给别人时,尤其是以他们自己的信仰攻击、咒骂、歧视、迫害不信者,甚至企图把他们的信仰变成统一国人思想的国教、准国教的时候,更加有必要来论证其真伪。
   对他们信仰专制的批评,就非常必要。
   
   主张信仰自由,尊重别人的信仰,与对思想信仰的自由批评,是信仰自由不可缺少的联系在一起的两个方面。缺少任何一个方面,信仰自由都是不完整的。
(2011/09/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