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北京与文明世界“核心利益”冲突——谁是被冲垮的下一个?]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从“98民运晓阳春”走来
·牟传珩:摧毁人脑监狱 ——“二合出三”圆和论
·牟传珩:自由之路(难狱回忆录)内容提要与目录
·牟传珩:高扬「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
·牟传珩:今日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相容天下
·牟传珩:启动海峡两岸民主谈判新思路——主权共有 两岸自治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北京与文明世界“核心利益”冲突——谁是被冲垮的下一个?

   
    继2005年《中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白皮书首度推出6年之后,今年9月6日上午,中国政府再次发表《和平发展白皮书》,以官方书面形式界定当今中国的“六项核心利益”:“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如此以国家名义发布的“六项核心利益”,其实质就是一条: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政治制度、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都是为确保中共执政地位永远不变,即中共党主《宪法》确立的维持一党专政制度,就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所在。这是中共首次以“核心利益”表述的永远垄断执政权力不容挑战的最新宣言。
   
    金字塔尖的少数人“核心利益”
   

    中国共产党主导的“宪法”,实际上并不是宪政文本,而是政治修饰专政的文本。这种政治制度事实上已经滑入了集权、专权乃至极权的歧途。自中国文革发生统治危机,开始“改革开放”至今,国家无论经济上如何发展,中南海政治上却坚守“两个绝不”与“五个不搞”,明确宣示绝不“还权于民”。这就如同清末“君主立宪”时,陷于重重执政危机的满清皇权,也是打着改革之名,搞出个《钦定宪法大纲》,其中君上大权竟有14条之多,囊括了立法、行政、司法各权,不仅确立了皇帝至高无上,永世不可撼动的地位,也确定了专制政府的属性。当时的钦定宪法“核心利益”就是两条,可为今天的一面镜子:“1、皇帝统治大清帝国,万世一系,永永尊戴;2、君上神圣尊严,不可侵犯”此两条就是要把皇权的绝对尊严和地位用宪法条文确定下来。所谓立宪,也就是借助“立法”来坚持无限皇权永世不变而已。
    如今,所有13亿中国人都非常清楚,中共建制后制定《宪法》至今60多年,一直在“零运行”,没有任何一个《宪法》的法律执行与裁判机构,也从来没有审判或审议过任何一例违宪案件。《宪法》在社会实践中所能兑现的唯有一条,即“坚持党的绝对领导”。而“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最核心的却是中南海权力金字塔尖的少数人“核心利益”。在这个党国一体的国家,党控制政府,操纵公检法,可以凌驾于宪法之上。中南海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何曾考虑过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呢?“六四”百万之众街头和平表达,少数人可以为了确保其执政利益的“大局稳定”,动用坦克碾过天安门,而且至今都振振有辞,“理直气壮”。现在官方又用“白皮书”形式,公然将如此“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列为 “核心利益”,将执政党的“最高利益”置于国家发展利益的首位。党魁胡锦涛曾在60周年国庆庆典的讲话中,对如此执政观逻辑排序表达得十分清楚: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人民万岁。即党为先、国为次、民最后,由此也分明揭示了中共“核心利益”的价值取向。
   
    从“核心价值”到“核心利益”
   
    中国官方倡导“改革”30年多年来,仍在沿用政党集权体制——执政利益集团合伙垄断权力,始终处于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即超然公众意志之上,强加给社会以不容怀疑,不容制约,更不容改变的绝对领导权。这种“党主国家”体制,从表面看也承认宪法权威,党的意志也是借助“立法机关”使之形式合法化,并通过行政机关付诸实施。但实质上由于一切要服从党的绝对领导与安排,大权独揽,“法出于我”,公民根本无权决定自己的政治代表和行政首长,不允许媒体开放、言论自由和异见组织存在。因此它不过是背离世界主流价值的中国特色“核心利益”而已。
   
    记得前年,新华网曾刊登,一向被视为中南海意识形态风向标的高端杂志《求是》第11期署名秋石《坚定不移地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文章。文章指出,坚决抵制各种错误和腐朽思想的影响,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广大群众深刻把握和自觉认同,真正成为社会精神生活的主旋律。文章声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核心内容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制度在价值层面的本质规定。该文火药味十足地竖起了反对在中国确立“普世价值”的旗帜,随后国内官方媒体发起了一系列地围剿“普世价值”攻击战,但却遭遇到一首积聚民愤的《草泥马之歌》风靡网络的迎面阻击。该“歌”形象地揭示了中国特色的“马勒戈壁”,“是无声的中国──一个没有生命与性灵的荒漠。”如今大陆网民无人不知,草泥马这种“戈壁神兽”,已演绎成了一种时代的群体叛逆者图腾;而“草泥马”恶搞式的诙谐骂娘,竟成了当今网络民意冲击“唱红”核心价值体系主旋律的“通俗唱法”。这一精绝的民间创作能如此迅速、广泛地在网络世界得以流行与传播,不仅宣示了“民智不可侮”,更显示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网络时代,公民集体拒绝从如此“核心价值”到如此“核心利益”的行动已深入人心。
   
    当今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
   
    众所周知,当今文明世界的“核心价值”与“核心利益”主要是指:国家“主权在民”才有安全;三权分立、一人一票、确保人权与民主的宪政制度才能稳定。美国前总统布什在第二任期的就职演说中一再强调,支持世界上的民主运动、促进自由的扩展、最终结束世界上的专制制度,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核心利益”,也是美国的使命和美国的外交政策的目标。自冷战结束后,国际关系新安全观就得以流行,这就是说“民主和平论”: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因此民主制度是和平的保证;不尊重基本人权的国家,是诱发战争的祸根。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2004年的重获连任演讲中曾有如下精彩的演讲:在全球范围内推进自由,向独裁宣战。他还说:“我们获得和平的最佳途径就是把自由扩散到全世界每个角落” 。这就是当今世界的“核心利益”。
   
    21世纪的今天,“有民主才有和平”,已经成为文明世界的普遍共识和全新的“国家安全观”,这就是当今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因为“一人一票”,“权力民授”,尊重人权的民主制度,是世界和平的根本保证;而“权力枪授”,强行代表民意,不断侵犯人权的国家,是诱发战争的总祸源。正是从这一本质问题认识,决定了当今世界必须在全球范围推进非暴力民主化变革。这正是全人类的“核心利益”的需要。今天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奋力制止、讨伐反人类罪犯卡扎菲及其屠杀人民的犯罪集团,并导致其彻底垮台就是最生动、最现实的例证。
   
    两种“核心利益”对决
   
    当今世界,新旧政治文明的根本冲突,就在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与“选票箱里出政权”的两种“核心利益”对决;现代国际社会的“非暴力更替浪潮”,就是由“权力枪授”向“权力民授”过渡的民主化主旋在全球奏响。这场浪潮的非凡影响力与巨大冲击力,已经席卷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导致地球村里没有一个角落能抵抗它的诱惑。如今穆巴拉克受审了,卡达菲垮台了,“茉莉花革命”已在多个国家不断蔓延,不仅在突尼斯、埃及和平改变了政权,而且波及了拥有王室的约旦、阿拉伯世界最贫穷的也门、突尼西亚的近邻阿尔及利亚、一党独大的叙利亚、海湾的阿曼、及远在西北非的毛里塔尼亚。21世纪的今天,已经没有哪里的人民会面对“一人一票”的世界生态,甘心置身事外,永远由“枪杆子政权”被代表,被愚弄。这就是2011年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让“茉莉花飞”的所以然。
   
    谁是被冲垮的下一个?
   
    现代社会的政治伦理已经确立:政府之正当权力,来之于选票箱,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产生的。于是,“公民同意”便成为解释国家权力来源政治正当性的基石。因而,任何企图以民族性、文化性、特色性,拒绝“一人一票”“每票等值”原则,要独家垄断权力的特色“核心利益”,注定要在与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冲突中被一个一个地击垮。如今,民主作为一种世界性潮流,已经成为各国普遍接受的有关政府构成方式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无论何种意识形态都不可能找到遏制和抗拒它的理由与方法。
   
    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在没有一票反对情况下,通过1973号“人道主义干预”决议,这正是对所有专制国家“核心利益”的一次通缉。在国际社会长期高喊“人权是内部事务”及“不干涉内政”陈词滥调的北京当局,这次却遭到“人权高于与主权”的新文明时代潮流的集体摒弃。北京因担心再度被国际社会孤立,沦为卡扎菲同类而声名狼藉,不得不对联合国1973号决议投弃权票,以确保其顺利通过。然而,在此项联合国决议执行中,北京却又基于其“核心利益”,专窥国际联军空袭卡扎菲把柄,无限放大“灾难后果”,并大肆渲染利比亚官方造假的平民伤亡数字,以对国际社会“人道主义干预”妖魔化,对执行联合国决议的正义之师大踩脚后跟,然而其阴阳手法形成的“中国声音”,反被文明世界主流彻底边缘化。今天,北京面对卡扎菲政权轰然倒台和欧美、阿拉伯联盟等世界各国纷纷宣布承认利比亚反对派的现实,处境孤立、立场尴尬,不得不再次转风使舵,抛弃卡达菲。这个事件,标志着北京“核心利益”与文明世界的“核心利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冲突,而此次北京政府被迫承认其一直敌视的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是利比亚执政当局和利比亚人民的代表,再一次印证了其实北京“核心利益”毫无底线,并注定终将成为被文明世界“核心利益”冲垮的下一个。
(2011/09/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