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謝田文集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共害怕美国什么,几乎所有的人包括中共自己,都清楚的知道;但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呢?恐怕许多人并没有去真正想一想,但美国思想界的人士已经想到了。图为2008年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会议上展示的美国宪法。

   911恐怖袭击十周年那天,在亚特兰大基督教长老教会(Presbyterian Church)的国际课堂上,给他们讲了讲中国传统文化及其在海内外的复兴,这些会员们对此都特别感兴趣。以前还跟一位长老教会的牧师聊天,问他们为什么自称长老(Presbyterian)教会。牧师回答说,这跟教会当年在英国苏格兰诞生时的历史有关,并且这些“长老”们在教会的组织和运作方面,确实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美国长老教会当年还因为废奴的问题意见分歧而发生分裂,变成美南长老会和美北长老会(美国长老会),直到1983年二者才再度合并。对神的信仰和崇拜会因为世俗和政治的原因而发生矛盾,是蛮令人遗憾的。

   长老教会的美国人

   国人最熟悉的长老教会传教士,应该是美国人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司徒雷登生于杭州,父母是早年到中国传教的美南长老会的传教士。司徒雷登后来创办了燕京大学,受聘为首任校长,他还曾经是美国驻中国的大使。从当年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司徒雷登出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到今天由在美国出生的中国人(裔)骆家辉出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历史好像在划了一个圈。

   教会里有位年近九十的白人女士,虽然年龄很大,但头脑清晰、风姿优雅。她给我讲了她八十年代去中国的故事,非常有趣。她和先生去中国旅游,中国人都好奇的围着他们看,一边看一边笑。他们当时带了拍立得(Polaroid)(宝丽来)快速成像相机。中国百姓最高兴的事,就是与他们夫妻合影,并立即拿到拍立得的照片。

   另一位教会成员是商界人士,我们的话题从文化转向经济,他说美国目前经济停滞,中国经济好像不错,问中国会不会很快赶上美国。我说作为美籍华人,即使我从心底里希望中国追上美国,但中国要真正从经济总量到生活品质、从社会结构到道德水准、要从各方面赶上美国今天的水准,二、三十年内都是不可能的。日本赶上美国,倒是最有可能的,但日本人赶了几十年,还是赶不上。奢谈中国赶超美国的人,应该先想想中国追赶日本的可能。不是说中国的虚假 GDP会不会超过日本,就看民众生活的品质,中国追赶日本也要至少二十年。什么十年内中国赶超美国,根本是没谱的事,说的人自己都不会相信。

   中国害怕美国什么

   中共害怕美国什么,几乎所有的人包括中共自己,都清楚的知道;但美国最“怕”中国的是什么呢?恐怕许多人并没有去真正想一想。但美国思想界的人士,却已经想过了。

   中共穷兵黩武的步伐显然在加快。就像前苏联一样,人们很快会发现,黩武的背后,其实是十足的恐惧,因为恐惧西方会像对伊拉克、利比亚那样,精确空袭打击外加特种兵部队,政权一下子就给解决了。什么“半月型包围圈”、“第一岛链包围”,都是恐惧之下纷纷出炉的产物。

   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中国最怕美国的东西,除了航空母舰、战略投送、指哪打那的能力,还有美国的研发、创新能力、和把创新产业化的能力,以及在意识型态方面,如民主法治、自由权力、和社会公正等方面的软实力。

   其实,美国也怕中国。虽然美国无需担心中国的发展,但国际竞争就是如此,美国作为头羊,一定会回头看看哪个家伙跑在后面那群羊的最前端,哪个跑的最快。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呢?不是中国的人口。人海战术在高科技和大规模杀伤武器时代,已不算什么。美国也不怕中国的资源、科技、经济和军事,美国最怕中 国的东西,恐怕会出乎很多中国人的意料。

   美国害怕中国什么

   美国最怕中国什么,作家兼评论家汤玛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最近一段有趣的论述,揭示了许多深层的东西。

   弗里德曼是《纽约时报》记者和评论家,获得三次普利策奖。他今年出版的新书,名字是《我们曾经是这样的:美国如何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落后以及美国如何才能赶 上》。 (“That Used to Be Us: How America Fell Behind in the World It Invented and How We Can Come Back”)。弗里德曼演讲的出场费,目前是一次5万美元。

   要说弗里德曼这家伙,还很难确定他究竟是中国人民的朋友,还是中共的朋友。前年他曾撰文称道中共的一党专制,认为共产党官僚是群“还算明白事理”的领导人 (reasonably enlightened)。在一次采访中,有人问他是否“妒嫉中国”或“羡慕中国”,弗里德曼回答说,如果一个人希望自己的政府按民主方式去运作,但效率可以比得上一个按专制方式运作的中国,你会发现他确实会有些羡慕或者嫉妒。

   今年早些时候,弗里德曼在接受英国广播电台的采访时说,他希望他的孩子生活在一个强大的美国制衡一个强大而繁荣的中国的世界上;而不希望他的孩子生活在一个中国强大并崛起,但美国却游移不定、虚弱,且不能像以往那样投射其经济和军事实力的世界之中。

   九月初在CNN皮尔斯‧摩根(Piers Morgan)的访谈中,摩根问弗里德曼中国是美国潜在的朋友、商业伙伴、还是敌人;以及美国是否“妒嫉”中国的经济发展。弗里德曼认为,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也不是朋友,而是亦敌亦友(frenemy),就像连体人一样。他希望中国会发展的很好,但中国也面临巨大挑战,并且中国不管是否成功,都不会对美国有什么实质影响。

   弗里德曼甚至认为,中国会走向美式政治体制。他觉得中国是在一个落后而低下的政治体制中,发挥出了其90%的潜能;而美国虽然处在一个优越的政治体制之中,但只发挥了体制50%的潜能。所以,美国的民主制度本来是应该发挥更大力量的。

   有趣的是,弗里德曼觉得,他不担心中国会偷取美国的这个或那个技术,或中国试图通过盗取知识产权以致富;那都没什么关系,因为美国总是可以更快、更好的发明新技术,而把中国一直抛在后面。弗里德曼最“担心”中国偷窃的,不是隐藏的秘密,而是明摆在最表面的那些“秘密”。比如,如果中国偷去了美国独立宣言、宪 法、杰弗逊纪念馆,或林肯纪念碑,当中国开始拷贝这些东西时,弗里德曼认为,才是他担心中国的开始。

   所以,美国最“怕”中国什么呢?知识界人士认为,是中国把美国最菁华的东西学去了、实践了、并完美的运用了。而这些东西,自由民主的理念,也恰恰是中共最害怕当代中国会具有的东西。 ◇

   

   

   

   

   

   

   

   

   

   本文转自24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44/9873.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美东时间: 2011-09-27 08:07:39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9/27/n3385050.htm谢田-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2011/09/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