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謝田文集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不管是金融武器或航空母舰,当前水准的人类各式武器,都有各自的短长。不知长短的狂人,会将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图为今年七月美国航空母舰企业号(USS Enterprise)经过六个月、六万英里的海上使命后,回到维吉尼亚的母港。

   中国媒体在美国政府债台高筑之际,显出无名的趾高气扬,说要用金融武器“敲打”美国,还说是美国逼中国这样做。美国议员们虽然知道美国国债需要中国买家,但仍然继续鼓动对台售武,并且准备升级卖给台湾的武器,这显然激怒了中共。中共的智囊开始主张把购买美国债券与美国政治挂钩,把购买债券的数量与对台售武联系在一起。

   财富作为武器的古今

   人们讲化干戈为玉帛,玉帛是古代诸侯之间、诸侯与天子之间见面时互赠的礼物,当然是很值钱的。古今中外,化玉帛为干戈也是有的,亦即以财富作为武器。以财为武较早的,可能应该算郑国的弦高。弦高是春秋时郑国的大商人, 鲁僖公32年(前627年),弦高赴成周经商,在滑国遇见准备偷袭郑国的秦国军队。他冒充郑国使者,以自家的牛皮和肥牛犒劳秦军,同时派人向郑穆公通告。 秦军偷袭不成,知难而退,就撤兵了。

   以金融作为武器的例子,历史上也有,比如罗式柴尔德(Rothschild)家族大战英格兰银行的故事。罗式柴尔德家族是德裔欧洲犹太人,据说是当代世界史上聚敛钱财最多的家族,是真正的“富可敌国” 。在1810年代,其家族银行在伦敦的分行,就独力支持了英国和法国政府的战争支出;他们在德国的分行,为德国第一条铁路融资。其他融资专案还包括苏伊士 运河和国际钻石界的寡头笛比尔斯(De Beers)。日俄战争时,日本人也靠他们发行日本的战争债券。

   罗家有一次跟英格兰银行打了一架, 因为英格兰银行拒绝兑现罗式家族银行开出的票据。罗式大怒,将一车车的英镑带到英格兰银行,要求立即兑换黄金。几马车的英镑下来,英格兰银行不得不跪地求饶、举手投降,答应从此对罗式家族开出的票据永远开绿灯,这才结束了这场不大不小的金融战争。

   中国能以金融为武?

   以金融或者财富作为武器,不管是弦高的牛羊,还是罗式家族的英镑,前提都是必须有足够的、可流通的金钱或财富。并且,使用财富武器的前提,是不能够同时伤了自己。

   “金融武器”的弹药当然是钱,是很多很多的钱。中共的战略家大概觉得三万亿美元在手,这弹药就算是比较充足了。但三万亿美元,中国百姓几十年来辛苦创汇所得, 它只是美国每年生产的新财富的五分之一。作为“弹药”的美钞,不像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跟美国打起来,美国自己当然也有,并且美国几乎是可以无限制的为自己提供“弹药”的,因为山姆大叔只要打开印钞机就行了,中国则不然。

   中国如果要用美元作为武器弹药,就必须继续压榨国民血汗、继续以高通胀为代价。被通胀猛兽几乎榨干了的中国百姓,还能让它持续多久呢?中国可以学北韩,也打开印钞机印制假美元,但恐怕不太敢这么做。用美元作为战争工具,必须要用美元现钞才行,或趁美元与黄金还是挂着钩的时候进行。可惜美元与黄金早就脱钩了。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一旦大肆敌意的使用,其总体价值、流通能力、和变现能力,就会大打折扣。也就是说,这金融武器刚一使用,就会先伤了自己。

   旧航母作为新式武器

   中国的航母也是一样,第一艘旧航母翻新还没装上飞机,刚拖出去遛一遛,就有人开始谈及中国航母编队如何大战美国了。国人的无知和狂妄,在无良媒体的渲染下,真是会极大的误导和欺骗国人,使人们产生莫名而虚幻的妄想。

   比方说中国中央电视台用好莱坞大片的镜头来冒充中国导弹打飞机,这个国家级的造假,许多人以为在央视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这个事件本身其实是非常可怕的。民生产品造假,只害了部分民众;国防产品在电视上造假,说明政府吹嘘的军力、武力都是子虚乌有,但又浪费了巨额国库。一旦战事开打,这样的军队和军备,会让清政府的北洋舰队相形见绌。

   国人在谈论如何用反舰导弹、弹道导弹打美国航母时,随着瓦良格的试水,中国会突然发现,别人的导弹也会把瓦良格打沉。而最有可能把瓦良格打沉的,还不是美国,因为美国也不值得去做。最有可能、最有动机击沉瓦良格的,是世界最后剩下的几个共产主义小喽啰之一──中共的老朋友越南。

   中国真的不强大

   加拿大一位教授转来一篇英国金融时报的文章,论述为什么中国不是一个强国,因为中共甚至虚弱到害怕一粒葵花籽。文章说,设计了GDP概念的美国商业部当年就警告,说GDP不应作为一国经济健康的度量,因为有太多的因素没有包括在内。 其他如国防开支、自然资源、和人口数量,都不是强国的标志,因为它们都有弱点和极限。

   时报的分析认为,衡量一个国家真正实力最好的标 志,是看这个国家所害怕的敌人或对手的特征。真正强大的国家不害怕弱小的威胁,如果它害怕了,它就贬低了自己、而烘托了这个弱小的力量。反观中共,就像共 军不打自招、透露出他们攻击海外法轮功网站显示的,它害怕法轮功,害怕一群手无寸铁、打不还手的人群。中共也害怕言论,甚至害怕画家艾未未的一粒粒葵花 籽。

   不久的将来人们会发现,越是当中共渲染它自己“强大”时,越是它最恐惧、最虚弱的时候。人们只要站起来轻轻一推,就会发现这个有一半的党员已经明里、暗里的三退了、已经与之离心离德的世界第一“大”党和最后的极权,是不堪一击的。

   提出金融战的中共的军事、战略专家,其实是把美国的强大看成是因为金融和军事的原因了,这是典型的误判,而误判又导致了错误的策略。成为强大的国家,需要道 德的力量、精神上的领袖力量、人文上的前瞻性力量,和根植于传统的文化力量。不管是金融武器或航空母舰,只要是人类当前水准的各式武器,都有各自的短长。 不知长短的狂人,会将国家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的一句话,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思维。毛说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言下之意,是敌人在战略上是愚蠢的,只是战术上比较强。如今看来,红朝在战略和战术上都不得要领,全给搞错了,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本文转自239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41/9810.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美东时间: 2011-09-06 11:46:26 A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9/7/n3365499.htm谢田-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2011/09/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