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盛雪文集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至今已快60年。为了庆祝所谓的“60年辉煌”,中共草木皆兵,北京的保安达到了历史之最,令百姓敢怒不敢言。日前,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在埃德蒙顿从事一年创作的著名华人作家盛雪女士。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记者:中共在中国大陆建政的纪念日快到了,您怎样看待10月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

     
   盛雪:人类社会的纪念日无计其数,对任何一个纪念日我们都要看它所代表的寓意。10月1日是中共建政的纪念日,从它建政到现在60年了。如何评价它(中共),要看它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对整个社会文化等等的影响。
     
   60年在整个历史当中只不过是一瞬,可是在这短短的60年中,它对整个中华民族,包括从人的精神、信仰、心灵、甚至到肉体都造成了史无前例的伤害,可以说,任何一个人去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本身就有很大一个悖论在里边。他自己很有可能是一个受害者,或者是一个施害者,或者是一个见证者,去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本身是非常耻辱的。
   
   
   一辆只载了少数人而又不知驶向何方的列车
     
   记者:大陆官方媒体讲“辉煌的60年”,您怎样看这种说法?
     
   盛雪: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舆论、媒体、信息是从来没有真实性可言的。它讲什么是因为它手中握有权力。中共所说的辉煌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我们是有很多数据可以进行参照的。
     
   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中共都干了哪些事情,这些事情对中国社会的发展的影响如何,我们非常容易的得出一个结论,中共政权对中国社会造成的伤害和灾难是史无前例的,甚至于有些伤害,在今后的许多世代都很难恢复过来。那么,它的辉煌到底在哪?对有些人来讲,也许是看到了它的辉煌的一种表象,这种表象就是近二十几年中国社会的畸形的经济发展。这种畸形经济发展是给一个群体或者是一个领域的人带来了不少的利益和实惠。可是呢,如果我们把个人或者个体生命放在一个大一点的空间里来看的话,我们必须要有一种是非观、必须要有基本的道德感、对社会弱势阶层的基本的同情。如果我们把这些标准放在一起来参照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承认,就是,中共在过去二十几年的这种辉煌是拿整个中华民族的未来作为代价的,这个代价是非常非常惨痛的。现在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的子孙后代很可能要为他们今天的态度和立场付出代价。
     
   记者:那您认为过去20年的这种发展是可持续的吗?
     
   盛雪:这点是最可怕的。很多人认为过去20年的发展像脱缰的野马,把它比喻成是一辆快速行驶的火车。有一个经济学家在一个电视辩论中说中国的经济像一辆快速行驶的火车,我们应该为它的速度感到骄傲。我说有两点是不容忽视的:第一,这辆火车只装载了少数人,它把绝大部分人远远的抛在了后面;再有,这辆火车它自己并不知道它要开向哪里。那么在这样的高速行驶当中,很可能是走向了一个会带来毁灭的这样一个目的地。抛开这两点去看这样火车是没有意义的,今天中国的经济发展基本上是这么个情况。
   
   
   当今中国社会到处都弥漫着戾气
     
   记者:中华民族讲究天人合一的文化,讲究和谐。中共建政以后,您认为从文化上有什么变化吗?
     
   盛雪:共产党发展到现在已经可以看到它的末日了,在大多数国家已经垮台了。中国社会在很多人眼里还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政权,至少表面上是这样。那么,还是用数据来说话,中共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建政以后给整体带来的伤害,决不仅仅是几千万人无辜丧失生命这么一个简单的数据所能总结的,而更深层的东西反而是文化层面的。
     
   共产党这个政权是反人性的,是非常反基本人性的、反社会的、反和谐的、反人类的慈悲、同情、尊重、平等,它是反所有这些法则的。在这个基础上,它所建立的这样的一个政权,对整个社会进行长期的这样一种统治,包括在意识形态对人的灌输,所带来的一种直接的后果,就是中国社会有很大基数的人民被这样一种意识形态、这样一种世界观、这样一种思维方式所形成的一种行为方式所影响。这个影响是非常可怕的。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在它这样一种基本的哲学、意识形态之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是和谐的,肯定是基于利益冲突而建立起的一种你死我活的关系。而这种关系不只是体现在社会上,在共产党内部,包括它的高层也一直是这样,从它建党之后从来没有停止过。由于它的反基本人性、反基本和谐的属性,给中国社会造成的直接效果就是:人心中充满着仇恨、不和谐、不平衡。所以这个社会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戾气。共产党用它的非常残酷的专政机器暂时把这个社会控制在一种恐惧和被胁迫的状态下。可能我们还看不到那种隐含的暴力的爆发。可是这个恶果可能还体现在,当有一天中国社会有机会进行制度调整,当这种极端的强权对这个社会开始失控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面对一个时期的很惨痛的回归的道路。
   
   
   中共完全没有可能洗心革面
     
   记者:中共还有可能洗心革面,进化成宪政下的政党吗?
     
   盛雪:完全没有可能了。78年、89年它有机会。“六四”以后它就彻底没有机会了。它完全是为了很少一部分人的利益而存在。即使有一天胡锦涛良心发现,要搞民主了,这个政党,利益集团的人也不允许他搞。
     
   记者:作为一个炎黄子孙,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是什么?
     
   盛雪:最大的责任就是要结束共产党的统治。中共政权是当今世上最大的邪恶势力。我们眼下面对的几乎所有的社会问题基本上都是来源于这个制度。我想,任何一个人,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有独立自尊的人、有独立见解的知识份子、甚至是想成为一个仗义助人的人,如果你对自己有任何一个美好的期望,就应该采取行动去结束这个政权。
     
   记者:作为普通的社会一员,我们能做点什么?
     
   盛雪:任何行动都是有效的,比如说写文章啊、参加一些民主活动啊,在中国与中共不配合啊,主动抵制它的恶行啊,等等。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要做一个真实的人,要敢于去面对这个真实的社会,要敢于说真话。因为现在中国人当中,敢于做一个真实的人的人已经太少了。◇
   
   
   【大纪元9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平山加拿大埃德蒙顿报导)
   (http://www.dajiyuan.com)
   
   美东时间: 2009-09-25 12:45:22 PM 【万年历】
(2011/09/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