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盛雪文集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加中贸易火热 会否牺牲人权
·盛雪在加拿大国会中国问题研讨会的演讲
·哈珀與薄熙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
·加拿大监狱专访赖昌星
·国内抗暴烽火燎原 海外民运迎头赶上
·見證「六四」的世界各地民主女神像(多圖)
·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中共“维稳”维到了加拿大
·加总理未出席伦奥,没有激怒英国人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
·在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高山進去王國強出來(图)
·加移民部长在盛雪家与流亡者共度中秋,并向盛雪颁发勋章(图)
·加拿大是流亡者的家園
·辛亥与中国国运
·热比亚:维吾尔人的母亲
·寬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動宗教自由(多图)
·市长犯法与庶民同罪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关注殷德义和他关注的世界
·日内瓦国际研讨会聚焦中国民族问题
·必须用民主制来杜绝腐败
·冷酷的暴政 不孤独的英雄
·THE POST-JUNE FOURTH GENERATION SUFFERING HARDSHIPS BUT WALKING TOWARD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社区吁特鲁多访华为人权发声
************
报道及访谈
************
·亚衣:“这里也有激情与诗意”——访民联、民阵“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主任盛雪
·盛雪获加拿大少数族裔新闻记者奖
·专访在多伦多风雪中绝食抗争的盛雪
·民运女将转眼成了明星
·RFA:有人冒名盛雪挑拨海外民运
·表里俱澄澈 肝胆皆冰雪
·海外华人(女记者盛雪女士) 梦回故乡
·《TAXI》首演(图) 六.四悲惨往事呈现舞台
·陈奎德:剑气箫心
·记被CCTV构陷为“民族败类”的盛雪
·入港被拒民运人士盛雪 指北京违背奥运精神
·64二十一周年——這是一代人的悲劇
·CBC电视新闻节目评论加拿大总理哈珀中国贸易之旅
·盛雪在UCLA发表「国家恐怖主义」专题演讲
·盛雪应邀参加温哥华国际作家节并做主题演讲
·专家讨论中国国家恐怖主义问题
·引渡賴昌星的前後
·賴昌星對中國政壇微妙衝擊
·中国的巨变已经到来(图)
·哈伯将带11名中国政治犯名单访问中国
·撰新闻 评时事 屡获奖 盛雪获封流亡作家(图)]
·反对中共渗透加拿大能源领域
·自由跨越宗教 人权高于主权
·六四悲情的现代主义演绎——漫评英文舞台剧《的士》
·加中关系研讨会 中国人权再成焦点
·李竹阳获救彰显加拿大人权大国形象
·“六四”后一代:承载苦难走向阳光
·《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女士谈赖昌星被遣返回中国
·你可以 “借阅” 著名作家盛雪
·成龍遭遇艾未未
·各方帮助 李竹阳申请加拿大庇护获准
·張樸:盛雪印象
·盛雪的香港六天 六四情结萦绕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女侠香港行 情深深 雨蒙蒙--记民阵主席盛雪访港
·盛雪:法总统会见达赖是民主国家应採做法
·追逃追赃誓打“出逃虎”咋不使杀手锏
·封你没商量!纪念六四全球网络会议遭袭
·蘇庚哲——沒有最奇,只有更奇
·中国乱象 全民倒共应运生
·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麦克林「加拿大故事」
*************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首先是有气节的人
   
   
   『注:这是2009年6月15日我发在公民力量组群的一个邮件。当时有人在组群内恶意贬损民运人士,我有感而发写了几笔加拿大的一些民运朋友。三妹当时将这个邮件发到独评论坛上,今天偶然看到,决定收入本人文集。2011-09-23』
   

   
   
   加拿大有一大批甘心默默无闻、持之以恒、任劳任怨、胸怀宽广,遇到情况立即出钱出力的民运人士。我常想抽时间写写他们,但是一直太忙而没有如愿。今天简单写几个字。
   
   
   下面附件是一篇星岛日报采访严明的報導。严明因為六四慘案被处罚了几年之后,于1992年离国来到加拿大多伦多。走前当局找他谈话说:你可以走,但是到了加拿大不能和盛雪来往。他到了加拿大就偏偏找到盛雪,成为这里每年六四纪念活动的主力。他也是多伦多为六四死难者捐助最早的人士之一。他为人正直仗义,被朋友尊称为“严爷”。当年他的义举成为中国新闻史上的一道亮光。细节请看下面附件的报道。
   
   
   民阵加拿大主席逸君,80年代已经是一位有建树的历史学家。不齿政府开枪镇压民运,毅然出国。先到日本,后到美国,哈佛大学研究项目结束后,2000年移居加拿大。在我的邀请下他参加民阵,当选加拿大主席。回中国遭国安盘问:“你出国这么多年都是在民运边缘转,从未介入民运。怎么一到加拿大就加入民阵,还做了主席?” 逸君回答说:“我看盛雪挺不容易的,而且加拿大民运圈一帮朋友人都特别好,我就参加了” 。后来国安威胁他一定要退出民阵,如果不好意思,可以渐渐淡出。不然就关闭他在上海经营的一个生意。逸君决定出让上海那个赚钱生意的所有股权,继续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民运人士。
   
   
   刘劭夫是79民运的老将,七十年代末就在上海参与民运创办民刊。他资历深厚、学识渊博、文笔犀利、口若悬河,是现成的领袖级人物,也加拿大民运的笔杆子和发言人。但是他多年来,始终任劳任怨地做一个民运的老兵。
   
   
   民阵加拿大理事应大哥,毕业于清华大学,1988年到加拿大留学。我是在六四纪念活动上认识应大哥的,他当时为纪念活动捐款,我开始和他联系。多年来,他常年默默捐助中国良心犯、政治犯、六四难属、希望小学。不久前国内的公民行需要资金,我致电应大哥,他立即允诺捐2百元。这几年,他每年自费回到安徽家乡,亲自调查60年代初饿死人的共产大饥荒。
   
   
   翟大哥我也是在六四纪念活动上认识的,他让十几岁的女儿捐款给鲁德成被我注意到。他07年秋天回国奔丧,自己到北京找到高智晟家,捐助六千人民币。翟大哥目前负责“十元人道救助计划”帐目,可谓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一然我也是在六四纪念活动现场认识的。当年她在北京长安街,与市民一起在军队机枪扫射下保护过学生,在后来的镇压中还掩护过学生。一然负责了很长时间的“十元人道捐助计划”,每笔钱记录得清清楚楚,每份捐助都亲自写信感谢,捐款记录表格做得漂漂亮亮。
   
   
   说说脱爷,脱这个姓很少见,他说自己是三族混血。当年他是北京大学的学生,是广场绝食团的学生,六月三日夜里他抱着一个中弹的十几岁孩子到医院,眼看着这个只穿了短裤背心的孩子血流尽了死在医院的长椅上。从此六四成了他永远的伤痛。每年六四他都静静地绝食一天,每年六四他都是多伦多出主意出力出钱的一员。没有花环,没有名声,只有为自己、为他人、为中国救赎的一颗透明的良心。
   
   
   刘姐十几年来已经成为大家口中共同的“刘姐”。从抵达加拿大的第一年起,就成为每年六四纪念活动的主力军。永远默默地做着一些非常必要但绝不张扬的事情。永远笑呵呵的面对民运的孤寂和落寞。
   
   
   我估计加拿大王丹在一些公开信中的签名,会被人认为是明星王丹。她99年以学生身份来到加拿大,那时不过19岁。她2002年参加了民阵,开始关注中国人的大问题。我在2006年寒冷的二月初呼应高智晟,到领事馆前绝食,比我小18岁的女孩王丹决定陪着我。
   
   
   苏大哥原来在社科院工作,是历史学家。六四后逃亡,被捕,入狱,再逃亡,92年到加拿大。这段经历已经写入他的书《血色中国》。到加拿大后一直做垃圾收集工。2004年因公摔伤,后脑缝了18针,昏迷了九天。他醒来后,医生说,这简直是个奇迹,你竟然醒来了。苏大哥说:共产党还没倒,我还不能走。我是在一次游行集会上认识苏大哥的,他推着助行器在游行。苏大哥从90年代中就开始默默捐助《中国之春》和《北京之春》。苏大哥现在算个残疾人了。他虽然大难不死,但是身体已经严重损伤,也不能用电脑。但是他自2006年起,每个星期用笔写五六千字的评论稿,在希望之声上广播。
   
   
   还有太多太多的故事,不一一尽述。就是这些有气节的人,就是这些有情义的事,就是这些守望相助的心,让我们相互扶持一路走来,并一路走下去。
   
   
   
   
   盛雪
   .....................................................
   
   
   
   附件:
   
   让命运交响曲回响在戒严令的肃杀里 (我改的题目)
   
   
   
   
   二十年前天津广播电台文艺台副台长严明下令不播李鹏讲话,播命运交响曲
   
   “听众朋友,请记住这一天,世界不会忘记这一天,不会忘记这段情,不会忘记这段事。”
   
   89年6月4日那天清晨,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台的播音员一遍一遍地播出这一句话,和当时中国人几乎人人会唱的一支歌曲“一剪梅”。
   
   天津电台“开天窗”,在中国绝无仅有
   
   “那首歌中有一句词是‘此情常留心间’,播到这一句的时候,直播间里的同事们全都哭了。六四过后上级追究责任,我们把播出的录音拿给(广电)局长听,他也流泪了。”时任天津广播电台文艺台副台长的严明这样回忆当时的情形。
   
   在八九六四期间,不仅军队出现抗命事件,一向被政府视为“喉舌”的媒体工作者也愤起反抗。在当局宣布戒严那天,严明所在的天津广播电台,发生了中共建政以来绝无仅有的一次“开天窗”事件。
   
   
   
   
   宁可上山打游击
   
   “5月19日夜间李鹏讲话宣布戒严之后,我在台里接到上级命令,在此之前同情学生的报道可以不予追究,此后必须与中央保持一致。上级命令各台在5月20日早晨节目中必须转播李鹏的讲话。”
   
   “5月20日早上共有6名编辑和记者当班,准傋当天早上9点首次直播。大家对戒严令气愤到极点,表示决不愿意在自己的节目中播出李鹏的讲话。有人建议自己草拟一份声明在节目中播出,说出作为新闻工作者看到的真相,表达绝不接受戒严令的立场。有新毕业的大学生激愤地表示,宁可上山打游击。”
   
   当时身兼值班台长的严明有直播节目内容的最终决定权。“我对这班兄弟讲了两个原则。第一,只要有我们在,李鹏的讲话绝不播出。第二,不能公器私用,以手中的媒体来宣读个人宣言。当时离直播开始时间已经很近,在与大家商定之后,我最后决定采取折衷的方法,并承担完全责任。”
   
   上午九点,当全中国的电视、广播及报纸都在转播、刊登李鹏戒严命令的时候,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发出了播音员不寻常的低沉声音。“听众朋友,今天是1989年5月20日。请您记住这个日子。今天本台无新闻。”紧接着是悲壮的贝多芬命运交响曲。
   
   “大约45分钟,播音员重复了三遍,交响乐也播了三遍。当时整个广电大楼都震惊了。台长、局长都打电话质问,音乐播到第三遍的时候,连市委宣传部亦打电话,命令立即停止播出。”
   
   严明因为这件事在六四之后受到当局处分。他于1992年离家背国来到加拿大,至今未能再回大陆。
(2011/09/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