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盛雪文集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海外民运史上令人敬重的地方
   
   中國茉莉花革命正方兴未艾,远在萬裏之遙的加拿大卡爾加利市的一批華人,已經連續八個星期到中共駐当地總領事館前聲援茉莉花革命。集會人士拉起“支持中國 茉莉花革命”第八波的橫額,手持“民主”、“自由”、“人權”、“反對一党專政”等標語,在严寒的春日格外抢眼。今年卡爾加利的春天可谓寒冷,三、四月間 的氣温还經常在零下十几度,而且三天两头是一場大雪。積雪阻路,寒風迫人。而在這春寒料峭的肅杀中,這批華人装點了卡爾加利的春色,让卡爾加利這個加拿大 西北城鎮變得無限美麗。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右至左:郑保罗、石青、汤般若、林伯伯
   约一百萬人口的加拿大卡爾加利這個西北城鎮,在國際上不算知名,而在中國海外民运史上,則是一個令人敬重的地方。這裏没有明星,没有大腕,没有轟轟烈烈的 民运國際會議,没有熱熱鬧鬧的名人走訪穿梭。但是,這裏有一批堅定的、执着的、不问名利的、不图回報的民运人士。他們在過去二十多年中,從不間斷地、以各 種各樣引人注目的方式舉辦“六四”紀念活動,包括曾四次租飛機在首都渥太華中共大使館上空抗議。二○○一年“六四”紀念日,他們租用中領館旁邊的巨形廣告 牌,貼上王維林挡坦克的照片和“毋忘六四”几個大字。中領館人员向加拿大政府强烈抗議,一定要把看板撤走,但因爲有廣告合约,加拿大政府也無法幹涉。巨型 廣告豎在那裏一個月,令中領館人员非常惱火。他們还在中共建政日,租用基督教堂和佛堂舉行追思會等,悼念被害同胞。他們还在中共領導人来訪、各種紀念日等 舉辦活動,以喚起民衆對中國人權民主事业的關注。
   
   “卡城民主促進會”堅守二十年
   
   這批民运朋友中大部分是“卡城民主促進會”成员。具有仙風道骨氣质的藝術家林立先生介紹说:一九八八年,也就是“六四”屠杀之前一年,他在卡爾加利唐人街 看到一份告示:“中國民主团結聯盟”在卡城成立分會,招幕新會员。林立先生關注中國民主多年,但苦無參與之機會,看到告示十分兴奮,立即按照告示所示致 電,表示愿意加入。但接電话者十分神秘,通過三次電话之後,才獲負責人相约見面。林立说,来見面的是一位樸实忠厚人士,姓名:吳耀初,化名:钟衡。相谈之 下才發現,整個分會只有一個人。钟衡見林立會说英語,很是兴奮,于是囑其負責在主流社會的聯絡及發展成员事務,他自己則負責唐人街。可是會務進展舉步維 艱,華人民衆視民运如敵後地下革命,相当驚懼,避之唯恐不及;而西人則很難進入在加拿大搞中國民运的状態。好在不久就有鄭保羅(阿 Paul)加入進来,總算三人成众。
   
   一九八九年六月,中國發生了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事件,卡爾加利唐人街就像当时其他國家各個城市唐人街一樣,瞬时涌現數個民运团體,搞街头演讲、集會、籌款等,但不到半年光景即烟消云散。
   
   好在有二十多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自此建立了共识,結下了友誼,並成立了“卡城民主促進會”。而当地的中國民运事业也一直稳步前進,從未間斷。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2010年春节拍摄,左一:Allen Cheng,右一:林立
   
   钟衡先生于二○○九年病故,相信卡爾加利唐人街許多人依然會記得他的身影。特別是在那些严寒的冬日,人們也許會記起,曾有一位老人多年来總是站在街角發送 印制的一份民运小報。钟衡和林立合作從一九八九年開始印刷單张“卡城民主前哨”,钟衡一腳踢負責排版、編写、插图,林立每月捐助一百加元負責复印費。開始 報纸放在報箱隨人拿取,可總是隔夜即全部消失,後来發現是親共人士將報纸拿走丟進了垃圾桶。所以钟衡就于每個周末在唐人街親手派發。冬天零下二、三十度的 暴雪严寒也從不間斷,春去秋来將近二十年。這也感動了一些有良心的華人,並就此加入“卡城民主促進會”,共同對抗中共暴政。
   
   成员大都是香港移民
   
   于二○○七年接替钟衡先生出任“卡城民主促進會”會長的汤般若先生,是一位儒雅飽學之士,九十年代自香港移民加拿大後,于一九九八年在卡爾加利創立“洙泗 學院”,教授儒學近十年,開門辦學、免費授課。汤般若先生说,他原是一個不喜過问政治之人,但儒家學问以仁、義、誠、信爲原則,因此涉及到中國社會一系列 原則问題终無法回避。他授課之間,常會谈及社會问題,褒貶当前政治,教人分辨是非。他尤痛恨中共結党杀人,以國家及民財爲私有物,予取予攜。
   
   汤般若會長介紹说,“卡城民主促進會”的成员大都是香港移民,或是加拿大土生土長,其中只有两、三個曾在大陆生活過一段时間。所以,就算中國大陆有一天民 主化了,制度變了,有人竞選,有人做官,有人過好日子,有人当家作主,卡城這些人都不會因此沾光。他們走到一起是因爲一個共同的理念,那就是:“要幫中國 人民和我們一樣享有自由、民主、人權和保障。”
   
   幽默風趣,總是笑盈盈的张振龍,于五十年代在香港出生,由于香港当时是英國殖民地,资讯自由發達,故自小就知道中共建政後種種暴政。一九七九年中共建政三 十周年前夕,他在香港編印了一份《血淚卅年》傳單,揭露中共三十年的暴行,傳單在港九鬧區派發,引起很大回響。他说,是八九“六四”中共血腥鎮压的枪聲, 震碎了他的心。一九九二年他與妻兒移民加國,很快就找到了民促會的這幫朋友,成爲其中活跃的中堅人士。
   
   救助鲁德成一家在加团聚
   
   话说卡爾加利的民运群體,就不能不说说鄭保羅。我和鄭保羅開始频繁聯系是因爲二○○五年救助天安門三君子之一的鲁德成。当时由卡爾加利的五名人士聯名擔保在泰國被關押在移民監獄的鲁德成,過程曲折而艱難。可是事後鄭保羅却輕描淡写地说:救助鲁德成出乎意料的顺利。
   
   我深知其中的艱難和責任。当时鲁德成在泰國因非法入境罪遭監禁,泰國意图將鲁遞解回中國,情況相当緊迫。鄭保羅協同五位民促會的朋友到加拿大移民局申請五 人聯名擔保項目。五人需要填写繁复的表格,承诺經濟擔保,向政府提交數年的報税單等等。鲁德成及家人抵達加拿大之後,十年之內不得申請福利金,生活所需如 果自己没有足夠收入,全需依赖擔保人士承擔,可谓責任重大。事实上,几年間,几位擔保人士也确实付出數萬元的资助。当时由于媒體對鲁德成状況的報道,引起 加拿大舉國嘩然。也就是说,鲁德成是加拿大要的人,泰國竟然想把他送回中國!新上台的保守党政府要员傑森.肯尼Jason Kenney主動聯絡鄭保羅,表示加政府會全力營救。鲁德成于二○○六年被營救到加拿大。一年後,卡爾加利的這批義士,又成功地將鲁德成的妻子、兒子、鲁 德成與前妻生的女兒,女兒的未婚夫一並救助擔保到加拿大,让他們和鲁德成团聚。其中的繁瑣、艱辛、曲折、困難和責任難于一一言说。鄭保羅事後也只是淡淡地 说:這些過程有些戏劇化。
   
   鄭保羅就是這樣一個人,平静但堅毅、温和但执着,從不张揚,步步紮实,不激不火,但決不放棄。可谓:平淡之中顯神奇。而他的大善大悲几乎到了聖哲的境界。
   
   当然,這篇小文無法盡述卡城群英图像,但是卡爾加利這個加拿大的西北城市,有了這群中國的良心,让卡爾加利顯得如此美麗動人。他們也成了中國海外民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首发《動向》杂志2011年4月號,動向總308期
   

此文于2011年09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