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刘轩:忍不住要说的几句话]
盛雪文集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轩:忍不住要说的几句话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在加拿大的中国大陆社区和藏人社区完全处于隔膜状态的时候,盛雪就带领多伦多的民运朋友,在多数人的疑惧眼光中,勇敢地跟藏人社区接触,跟藏人交朋友,参加藏人的抗议示威和社区宗教及文艺活动,首先在汉人和藏人的群众中展开对话与和解。当时跟藏人接触,别说是一般大陆人不能理解——这自然是受中共宣传的影响——甚至连民运的许多朋友也有排拒情绪。因此,在海外的大陆人里,在民运队伍里,说盛雪是开展汉藏交流对话与和解的先行者,乃不为过!
   
   

   记得在公元2000年的秋天,盛雪在家里举行了一个盛大的聚会,邀请了民运、法轮功、藏人、维吾尔人、台独领袖,以及中英文媒体记者。人民日报海外版曾有专文称这么一次聚会是“五毒(独)聚会”。大概这就是将民运、台独、藏独、疆独、法轮功说成“五毒”的由来。她在前几年和大赦国际等方面合作,将这五支反共力量联合起来,建立了“中国人权网络组织联盟”。
   
   
   近些年,达赖喇嘛尊者提出扩大汉藏之间的交流和对话,好多汉族同胞破除心戒,参与到了汉藏交流的工作中的时候,盛雪成为海外汉藏民间交流的领军人物之一。2008年拉萨事件之后,盛雪多次出面抨击拥共华人。一时间,某中文网络论坛充斥了数百个质疑甚至威胁盛雪的评论。这两年,她出面挑头举办和主持了几次大型对话,如零九年和黄河边一起搞的温哥华汉藏社区对话,一零年的多伦多汉藏社区对话(我本人也参与了),以及今年七月配合陈奎德先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的汉藏对话。这几次对话,达赖喇嘛尊者都出席了。这些交流对话,对于消除汉藏之间的隔膜,对于大陆同胞对西藏同胞的文化和宗教的了解和认识,对于达赖喇嘛尊者伟大人格的了解,起到了积极作用。几次会议,都取得了成功,获得了好评,富有意义。
   
   
   据我所知,在上世纪末,盛雪以柔弱之躯,只身前往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的达兰萨拉(盛雪有晕车晕飞机的病症),受到了达赖喇嘛的接见,结识了不少藏人朋友。盛雪也将访问感受写出了文章。那时,此类文章和报道确实不多。这些报道,对于大陆同胞对神秘的大兰萨拉的了解,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去年,盛雪丢下埃德蒙顿大学的研究计划,抱恙组织新闻参访团前往印度达兰萨拉,继续践行她的理念。
   
   
   可以说,盛雪在展开汉藏交流的工作中,不仅是一个先行者,而且更是一个领导者。她所努力地汉藏和解和交流对话,她对藏族人民真诚的关怀,必将铭记在藏族人民的心里。在藏族人民方面,作为主持遵循达赖喇嘛尊者指示,从事汉藏交流的主持者的藏族朋友,对于盛雪在汉藏交流对话工作中的贡献和作用,应该十分了解。
   
   
   一年来所发生的一位叫朱瑞的女子对盛雪的恶意攻击的事件,是所有关心汉藏交流和解的人们所不愿看到的,实际上已经伤害了这项崇高的事业。从互联网中共新华社对朱瑞的介绍可以断定,在盛雪早就投身汉藏交流事业的时候,朱瑞这个人还在中共的怀抱里,还在中共官方的作家序列里。而我只是在朱瑞对盛雪不遗余力,锲而不舍,至今已经一年的攻击事件中,才知道朱瑞这个人!
   
   我们仔细研读朱瑞对盛雪的指控,什么“盛雪和另一种殖民”,什么“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开宗明义直接诋毁和污蔑盛雪多年来的真诚努力。
   
   我们再看其行文和内容:“有藏人识破了盛雪这个假货”,“昨天,他们以“解放”为名,用大炮打碎了千年的繁华似锦;今天,海外的这个汉人,又以“帮助”为名,带着轻巧和风骚盯住了流亡社会?”,“五毛式的精神废品”,“这是一个在各种场合都失去了公信力的人呢。”,“盛雪喜欢把自己打扮成“现代卖国贼”“民族败类”.”,“除了老共这面旗帜,还真不容易让盛雪再找出一个陪衬了。只有丑陋的人,才想找个比自己更丑的人为伴,以标明自己,还不算太丑。”““其实盛雪本来就是北京一个胡同串子”, “盛雪,那本是个既无才气,也无相貌极为庸俗的女人,不过是因为政治上反共的一方需要,及民运人士品质的低劣,才能够使她浪混到如此地步。” ,“盛雪居然穿着一件衣领大开,尤如夜礼服般黄橙橙的东西,挺着一道亮堂堂、颤微微的乳沟出现了。”,“盛雪的关于西藏内容的“文章”,更是病句遍地开花,驴唇不对马嘴。”,“她连写电子邮件也是这种小学偏高初中偏下的水平。”,“我个人理解,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藏汉交流,决不是和这种把西藏看成大蛋糕式的机会主义者交流,也不是跟五毛式的中国文化废品交流。”,“有人说,那是一包屎,却让你捅破了,能不溅你一身吗?还有人说,民运的水,就是让这条臭鱼弄腥的。”,“便顺手牵羊,以达赖喇嘛尊者的名义募捐,这,太离谱了!”,“再趁热打铁,说一说温哥华汉藏论坛的捐款,也算是为那条臭水沟,找到了一个新盖子。”
   
   够了!这些文字除了低级无聊的人身攻击、居心叵测的上纲上线,就是在汉藏关系上极尽能事地歪曲事实、挑拨仇恨。
   
   
   这个号称作家的女人如今以写攻击盛雪的文章为职事,倒也吸引了一些眼球。至少我对这个相貌平庸(不说丑陋,积点口德)的女人注意起来了,且认真地读了她的几篇博文。不过,拜读之下,只生出厌恶。因为,言为心声,她的心里流露出来的是仇恨,嫉妒,阴暗,我不喜欢这样的文章以至这样的人。朱瑞的文章跟真善美格格不入,跟她所标榜的笃信藏传佛教的慈悲情怀大相迳庭。她说,要把后半生献给西藏人民。难道就是一味的攻击另一个西藏人民的真正朋友,这就是她的献身!朱瑞的这番做派倒也蒙骗一些善良的藏人,以至于一些不明真相的藏人相信了她的蛊惑,把她视作圣女的降临。
   
   
   不过凡事适可而止。朱瑞精心把自己装扮成藏族人民的圣女,还是露出了伪装的破绽。比如,达赖喇嘛尊者并没有主张西藏独立,主张西藏真正的自治,而俺索性说西藏的唯一出路是独立(俺比你更左,不由得你不信!);俺要把下半生献给西藏人民(特叫人感动吧?);俺猛批盛雪一年整,把文章做棍子打人,显示我比她更支持你们(你们还不对她怀疑?还不疏远她?);俺一年三五次来达兰萨拉,朝拜你们的圣地(盛雪也只来过两次)!单纯善良的藏族人民确实会被这番做派所迷惑。于是,这个形象竟然出现在了美国之音、自由亚洲之声等正派媒体上。所以说,朱瑞这个人这一年来的努力应该说还是颇有收获的。难怪朱瑞会乐此不疲,表演下去。
   
   
   有些朋友私底下议论朱瑞这一年来的表演,都感到无法解释。有的说这个女人这么做不合逻辑,是否有来头,为某党所派?有的说,是否是更年期综合症?有的还说,是否出于嫉妒以至于心理失衡?不管怎么说,朱瑞这番做派真是难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人做事一定有目的指向,只不过朱瑞这么做大家还没找到她的目的是什么罢了。
   
   
   朱瑞这一年来对盛雪以及中文媒体参访团的攻击污蔑,事实上已经对汉藏和解对话造成了不少伤害。我想,凡是真诚希望汉藏人民理解和谐的人们,都不会希望看到这个结局。盛雪没有为此赌气撂挑子,而朱瑞却在出席完今夏在华盛顿的汉藏会议后骂得更起劲了,还称之为是“客观地面对当前的北美汉藏交流,诚实地为西藏发声。” 呜呼,世上居然有这样的女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2011-9-11
(2011/09/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