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有关温州高利贷的三篇文章(201109)]
生存与超越
·生存与超越(三)序言
·生存与超越(三)第一章
·生存与超越(三)第二章
·生存与超越(三)第三章
·生存与超越(三)第四章
·生存与超越(三)第五章
·生存与超越(三)结语
·《生存与超越(四)--对未来中国的思考》目录
总论
·决定现代中国社会演进的四个因素(2004)
·理解当代中国社会的核心观念——政府公司化(2006)
·等级思想和集权机制在20世纪的演变--道德等级制与僭主制度(2006)
·[转贴]论当代中国的新德治(2006)
·对于传统东方社会与近代西方社会差异的一个解释模式(2006)
·[转贴]欧美思路难解中国难题(2010/06)
政治
·当今中国社会的公正性困境(2004)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一)(2007)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二)(2007)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三)(2007)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四)(2007)
·当代中国的政府管治困境(五)(2007)
文化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一)(2007)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二)(2007)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三)(2007)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四)(2007)
·当代中国的文化困境(五)(2007)
·[转贴] 流行歌曲与社会心理(2007)
·[转贴]儒家文化的深层结构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影响(2007)
·日本的文化与社会心理剖析(2005)
·[转贴]论墨家进步的社会政治观及其哲学基础(2007)
·[转贴]以世界眼光研究王阳明的力作(2010/05)
·[zt]浅析“责任”与“宽容” ——兼看鲁迅的被曲解 (201305)
经济
·当代中国的发展困境(一)(2006)
·当代中国的发展困境(二)(2006)
·当代中国的发展困境(三)(2006)
·对近几年中国经济现象的解读(2006)
·滞胀是社会公正性困境的经济性后果(2006)
·浅议当前的通货膨胀与“从紧”货币政策(2007/12)
·[转贴]《纽约时报》向中国提的建议大部分是错的(2008/11)
·[转贴]危险恰在危机后(2008/11)
·[转贴]中国现在最需要救的不是楼市也不是经济(2008/11)
·[转贴]中国经济虚火太旺(2008/12)
·[转贴]GDP一定会上去,消费需求却上不去(2008/12)
·[转贴]中国从“罗斯福新政”中学什么(2008/12)
·[转贴]下一个被裁的是谁——中国经济冬天(2009/02)
·[转贴]中国经济的十字路口:拉动内需只会让泡沫更大(2009/03)
·[转帖]中国经济难言“企稳”寒冬还在后面(2009/04)
·[转帖]金融危机背景下的中国社会(2009/04)
·[转帖]亚洲发展模式破产了(2009/05)
·中国会落入东亚陷阱吗?(2009/05)
·[转帖]2009年中国经济的几大怪象(2009/06)
·[转帖]楼市飙升可能成经济复苏拦路虎(2009/07)
·[转帖]天量信贷势成骑虎,宏调政策一错再错(2009/07)
·[转帖]中国经济已处于通货膨胀通道中(2009/07)
·[转帖]央行货币政策现在已经处于两难状态(2009/08)
·[转帖]危机改变中国经济格局(2009/08)
·[转帖]经济增长的巨大环境代价(2009/08)
·[转帖]关于房地产的讨论——转自CCHERE(2009/08)
·[转帖]警惕泡沫式复苏(2009/09)
·[转帖]房价未必一定涨 投资房市也许会倾家荡产(2009/10)
·[转贴]再不涨工资,明年将恶性滞胀(2009/11)
·[转贴]恶性通胀下的投资策略(2009/11)
·房屋涨价背后的逻辑(2010/03)
·对当前经济问题的看法(2010/05)
·未来十年中国经济发展趋势预测(2010/01)
·[转贴]远离已处破产边缘的中国的银行!(2010/06)
·[转贴]土地增值税,逼开发商大降房价的“核武器”(2010/06)
·[转贴]何新:洗劫没商量!揭秘人民币的炼金魔术(2010/06)
·[转贴]警惕PE腐败愈演愈烈(2010/06)
·[转贴]超级熊市,我们准备好了吗?(2010/06)
·[zt]再算“灰色收入”(2010/07)
·[ZT]中国中产阶层陷通胀焦虑(2010/07)
·[zt]市场从躁狂变为抑郁 中国的经济究竟哪里不对劲?(2010/07)
·[zt]一位民营企业家的哭诉:税真是太高了(2010/08)
·[zt]中国经济已走入死路(2010/08)
·[zt]香港不能继续对房地产痴迷(2010/08)
·[zt]不能靠泡沫发展经济(2010/09)
·[zt]温州预警产业空心化(2010/09)
·[zt]中国大陆或最早于2011年发生银行挤兑(2010/09)
·[zt]美国著名基金报告:中国的红色警报(2010/09)
·[zt]美国再三逼迫人民币升值的真正原因(2010/09)
·[zt]中国房地产利益集团正在瓦解(2010/10)
·[zt]加息何为?(2010/10)
·[zt]全球化掠夺:崩溃前夜的暴利时段(2010/11)
·[zt]中国正式进入大通胀时期(2010/11)
·[zt]除了工资,还有什么不涨(2010/11)
·[zt]粮食短缺将导致经济硬着陆并可能停滞多年(2010/11)
·[zt]一把火烧出中国粮库已经空仓(2010/12)
·[zt]2011,奥巴马的东方战役(2010/12)
·[zt]2011年的中国经济冰火两重天(2010/12)
·[zt]2011金价将进入主涨期(2011/01)
·[zt]中国经济泡沫即将破灭 对冲基金建问题基金(2011/01)
·[zt]忐忑,2011中国资本市场主调(2011/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有关温州高利贷的三篇文章(201109)

温州高利贷主携13亿潜逃被抓 八成债主为公务员

    新华网

     在近期连续发生高利贷崩盘事件的温州,上周末,另一起惊人的高利贷案被引爆,其中可能牵涉当地一些公务员的投资资金。

     事情缘起是:温州市永嘉人施晓洁,于2009年前后以为当地龙头民营企业顺吉集团融资的名义,以高利率向社会筹集资金约13亿元。施晓洁与丈夫刘晓颂于本月21日携带这些资金举家潜逃,数日后施晓洁、刘晓颂被永嘉警方抓获。

     由于施晓洁原是顺吉集团的财务人员,加上传说她是顺吉集团董事长施顺吉的亲戚,案发后,这起高息集资的多名债主上门围堵顺吉集团,追讨欠款。

     本报记者调查得知,施晓洁一家在永嘉开设有多家担保公司,经营高利贷业务,施晓洁所筹集的资金主要集中在家族的担保公司。目前尚无确凿证据显示此案与顺吉集团有关联。

     施晓洁夫妻目前以涉嫌集资诈骗被拘留。但13亿巨资仍下落未明。

     “8月份有8亿多元资金流出,其去向无法查证。”施晓洁家族一家开户银行的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

     更引人注目的是,据部分债主反映,这起集资案中的债主,相当部分是永嘉当地有一定级别的公务员。

     “我们债主圈内的人估算,这起案子中大约有八成的债主是公务员,有的是局级以上的,现在这些人都想低调收回资金了事。”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债主告诉记者,温州的高利贷债主许多是小额放贷人,知道一些圈内人的情况。

     这意味着,在温州,随着连串高利贷事件密集爆发,“官银”介入高利贷的身影若隐若现,其进出路径渐显清晰。“官银”,是官员资金在长三角一带流行的俗称。

     本报记者向永嘉警方求证上述说法。一名负责此案的夏姓警官表示,自己不清楚具体案情,警方调查清楚后会向社会公布。

     据了解,此案的核心人物施晓洁,原为顺吉集团财务部人员,于2009年9月离职。之后,她以顺吉集团的名义伪造了一些资料给下家或者银行。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施晓洁离职后,顺吉集团有时财务工作繁忙时,也会叫施晓洁送一下资料到银行,她是利用这一机会以顺吉集团的旗号对外进行高利贷集资,为其家族的担保公司提供运作资金。

     “集资时年息有高有低, 借贷资金利率在24%到140%之间,最高的年息达到140%以上。”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集资案债主告诉记者。

     施晓洁家族一家开户银行的人士透露,在8月份通过银行账户获悉,施晓洁夫妻一个月中打出资金有8个多亿。银行有初步查询过,“这8亿资金出处账户的户主都无法查找,要么身份是虚构的,要么人已经失踪。”

     案发后,顺吉集团于9月24日刊发公开启事,称顺吉集团经营状况正常,外埠谣言已对其声誉造成影响,对于散播谣言的机构和个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顺吉集团为永嘉当地一家国家公路施工总承包一级企业,注册资本6580万元。旗下有多家从事市政工程、混凝土制品、建材设备、水电开发等业务的控股子公司。

     但许多债主并不相信顺吉集团称此案与其无关的说法,仍然纷纷找顺吉集团追讨“欠款”。

     “你说说,这个钱还能不能要得回呢?”此案的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债主向本报记者提出这样的疑问。这位债主的丈夫是温州当地一位公务员,有一笔借款陷于此案。

     “真是有冤无处诉,那么多钱不知去向,借了多少又不好说,还得尽量保持低调,更不好起诉到法庭。我都快得抑郁症了!”她向记者诉苦说,此案中好些债主的情况都和自己类似,“现在很多去永嘉报案的人都没有被做笔录,可能是不敢张扬,想私底下先收债。”

     而温州当地政法界一些人士也告诉记者,官员私人资金进入民间高利贷的情况“非常普遍”。

     “这些因为高利贷崩盘跑路的老板或者担保公司,一般都和当地公务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有些人就是靠这个发财。”一位温州司法界人士介绍说。

     记者在之前调查类似的非法吸收存款案或者集资诈骗类案件时,官员资金进入高利贷不仅普遍,且明显。

     比如,今年年初,温州市龙湾公安局在侦查周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时,发现债主名单中的人均为当地司法机构人士,牵涉的受害人资金从 2000多万、1500万、2075万、3500万到8000万不等。

     “你一般的级别或者额度,人家高利贷还不要你。”龙湾的一位公职人员私下告诉记者,“通常的规则是,我帮你办事,你帮我放高利贷,互相利用,其实形同一种变相的行贿行为。”

     在轰动一时的原温州市瓯海区委书记谢再兴碎尸情妇案中,“官银”介入高利贷的身影更为清晰。

     温州一位了解案情的政法界人士介绍说,在瓯海当地,有人帮谢再兴操作放高利贷。谢以1000万为本金放在某担保公司,获取每月5分的高额利息,由于谢的特殊身份,每月50万利息在11月之前都打入情妇邵的银行卡,杀人后谢一次性全部取走本金。据称,这个担保公司的人,被纪委和杭州警方找去谈过几次话。

     在公开判决的案件中,官银与高利贷缔结的另一案例,是今年上半年浮出水面的云天房开案。

     温州云天房开公司与平阳房管局合演的套取购房资金的把戏。房开首先是以6亿多元高息集资拿地,其中包括了相关监管机构官员的资金。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资金中,基本都在月息3分起,如此利滚利,资金的缺口越卷越大。这些有资金参与赚高息的官员为了保证自身资金安全,开始联手与房开老板非法融资。

     平阳县检察院关于此案的档案显示,云天房开公司及其关联的公司向银行、社会借贷、一房多卖套取资金等手段涉及的金额近20亿元,直接债权人(单位)60余人,间接债权人八九百余人,范围波及龙湾、泰顺、平阳三个区县与天河镇少15个村3万余人,泰顺与平阳近2000户购房户,牵及建筑施工企业5家。

     在这个过程中,云天房开负责人徐世国与平阳县房管局相关官员相互配合,对其所开发的平阳“鳌江21世纪商住广场”实施一房多卖,多次予以预售重复登记备案,最多一套经平阳房管局预售登记备案达11次,骗套取无辜购房人资金达3亿多元。涉嫌合同诈骗,双方目前均被判刑。

     实际上,官银参与高利贷,并非是温州独有的现象。浙江省江山市有关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禁止党员、国家工作人员参与非法民间融资的意见》(下简称《意见》),是浙江省首个严禁公务员涉足高利贷的文件。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江山支行的相关负责人则称:出台此类意见是要求公务员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

   

   上海商报社评:民间借贷风险爆发期来了

     报载,温州老板还不起债,一天9人跑路。据称今年温州至少已有16起涉及高利贷的失踪案,最近更是涉及民间追债突发性诉讼安全性大幅增加,似是民间借贷风险集中爆发的时机来了。

     民间借贷利率高,风险很大,这是谁都知道的。因此,对比于银行存款、贷款,民间借贷的借方和贷方都会感到安全性欠缺。所以,虽然民间借贷一直存在,尤其是在温州一带,但是其规模还是有限的。可是今年以来,民间借贷不仅在温州,而且在许多地方都红火了起来。

     今年民间借贷之所以红火,借贷双方都有比以往更大的需求。今年国家信贷紧缩之后,大量的民营中小企业几乎已经不能从银行贷到款,然而由于民企的精打细算,绝大部分民企都需要外部资金来维持企业正常运转,既然相对便宜的银行贷款拿不到,只有从民间借贷渠道获得哪怕贵许多的贷款。

     今年遇到严重通胀,可是银行利率却极少次、极小幅往上爬;负利率使存款逐渐缩水,可是无论股市还是楼市统统不景气。普通居民辛苦节余的钱几无出路,一旦有了可以高息出借之渠道,趋之若鹜。

     据官方统计,截至6月底,有3366家专门从事小额贷款的非银行机构共安排了约人民币2875亿元贷款。相比之下,去年同期,1940家此类机构共发放了人民币1249亿元贷款。当然实际的数额肯定比官方统计数据还要大,因为官方统计数据中并没有反映出全部的民间放贷活动。由此可见今年民间借贷的兴旺。

     民间借贷的利率一般是月息3到6分,年利率就是36%-72%,而最高的年息竟达180%。根据我国有关法律规定,民间贷款不得超过央行规定利率的4倍,现在央行规定一年贷款利率为6.56%,4倍即26.24%,因此民间借贷无不是高利贷。

     民间借贷的形式从贷方来说,大概有三种。第一种就是纯粹的民间集资,然后通过一个或多个个人摆渡介绍给借款人,这里几乎都是个人行为,既无严格的法律格式合同,又无中介人的征信证明,而且基本上不存在对借款人、借款企业的情况了解和信用评估。这是民间借贷最典型的一种,也是风险最大的一种。

     第二种是国有大企业借给中小企业的民间贷款。国家信贷虽然紧缩,但国有大企业却仍然拿得到贷款,或是因为贷款到手而合适的项目暂时没有,或是因为现在还不宜增加生产,或是因为项目贷款到手而项目还在展开无须将钱全部填进去,因而手中有钱就不妨放出去,赚些利差。

     第三种是担保公司。他们为中小企业做担保,帮助他们获得银行贷款。此外,他们还直接向信贷紧张的企业提供贷款或进行投资。相对来说,这种民间贷款的风险小些,因为他们通常是企业行为,相对规范,且对借款人有一定担保,对贷款人会有一定评估。

     从贷款方来看,虽然都是民营企业,但有些是很有前途、劳动生产率很高的企业,他们有能力承担较高的利息。可是也有许多劳动生产率很低的企业,因为低层次过度竞争加上信贷紧缩的形势而四处借款,他们其实是负担不起高利率的。而这样的企业向第一种形式的民间借贷借款,只要过了一段时间,十有八九是要露相还不出钱的。

     民间借贷已经兴旺了半年多了,风险是要渐渐爆发出来的。

     解决民间借贷风险的办法,从直接来说,当然是需要政府的“定向宽松”政策,即需要银行适当向中小企业贷款倾斜。但是这中间也很难掌握,譬如那些低效益、低层次、过度竞争的企业确实不应该得到贷款。

     所以,根本的解决办法还是放开民间借贷市场,制定适宜的法律法规,譬如可以扶持并规范担保公司,既搞活金融又减少风险。

   

   

   李龙:老板频频逃跑引发多重反思

    2011年09月27日 大洋网-广州日报

     负债20亿的温州“眼镜大王”胡福林逃跑了!蓝天药房老总“跑路”了!年总产值10亿的温州东特不锈钢制造有限公司老板姜国元开溜了……浙江在线报道,据当地政府有关负责人透露,仅9月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走佬”。一个又一个老板“走佬”,警示温州民间借贷的危机,同时也拷问着温州模式下的企业发展之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