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刘逸明文集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8月30日,全国人大在其网站上全文公布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并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意见征集截止期为一个月。修正案中有关逮捕与监视居住的条款引发了公众的批评和警惕。在很多人看来,该草案一旦获得通过,则意味着中国法制的倒退、警察权的扩大以及人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
   
   随着时代的发展,修改法律是常有之事,但是,这一次的动作却特别大。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共有99条,将把原有的《刑诉法》从原来的225条增加到285条。修改面大,涉及条文多,涉及完善证据制度、强制措施、辩护制度、侦查措施、审判程序、执行规定、特别程序等七个方面。
   
   该草案一经发布,有些条款的修改便在互联网上引起了极大争议,首当其中的便是第三十六条。该条规定:“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严重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把拘留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另外,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和逮捕中也有类似的规定。

   
   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大凡专制国家,警察权就会特别大,按说,如果统治集团真的希望不断提高法治水平的话,应该想方设法地约束警察权,而不是从法律上去扩大警察权。在当前,针对政治异议人士以及维权人士的秘密羁押在各地已经是时有发生,如果此次《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中的有关条款能在以后获得通过,那么,“无法通知”、“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等情形很可能成为适用于一切案件的“口袋”理由,导致公安机关可以随心所欲决定是否通知家属,“秘密拘捕”将泛滥成灾。
   
   当然,公众虽然对该草案的争议颇大,但是,在有些方面,该草案还是赢得了学界和公众的肯定,比如说关于对刑讯逼供获得的非法证据的排除、建立证人保护制度、细化逮捕条件、保障律师职业权利、挽救犯罪的未成年人等规定。争议最大的除了秘密关押和监视居住的条款外,还有秘密监听和增加传唤时间等。
   
   按照法律规定,公民有隐私权,但是,在中国,不少地方的公安机关却滥用监听权,以前监听对象只是那些涉嫌重大犯罪的嫌疑人,如今,异议人士、民主人士、维权人士都成为了警察监听的对象,违法的监听其实就是窃听。比如在深圳,几乎所有的异议人士电话都被警察窃听,深圳民主人士张津郡曾经在两年前和一位香港记者约好见面,他因为知道自己的手机被警察窃听,于是拿了自己尚在读书的孩子的手机和那位记者联系,结果,正在两人将要走近握手的时候,却被警察阻拦带走。
   
   在特殊情况下,监听电话一般是地市级以上的公安机关才有权批准监听。但是,《刑诉法》修正案(草案)却将监听批准权下放到县级公安机关。如果有关条款得以通过,那么,警察窃听公民的电话将基本不受限制,任何一个级别的公安机关都可以随意窃听公民电话,这等于是将窃听合法化。不管你是真正涉嫌犯罪的嫌疑人还是被警方和官员视为眼中钉的各类敏感人士,在这种情况下将毫无隐私可言。
   
   监视居住是法律规定的一种惩罚措施,在一般案件上,监视居住应该都是名副其实的监视居住,但是,在一些政治案件上,“监视居住”却不伦不类,其场所并不在被监视居住者的家中。如刘晓波、艾未未、野渡,他们都曾被警方以监视居住为名秘密关押。刘晓波在被判11年重刑时,判决书显示他被“监视居住”的时间并不能折抵刑期。显然,不在家中的“监视居住”实质上是非法羁押。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称:“监视居住应当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处执行;无固定住处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重大贿赂犯罪,在住处执行可能有碍侦查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执行。”看完这一条,笔者感到,这似乎就是为刘晓波、艾未未这类政治犯量身打造的一条法律,不难想象,如果这一条能在以后通过的话,警方秘密限制政治异议人士的自由将理直气壮,因为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
   
   从网上中国网民对该草案的反应来看,对其持批评和反感态度的占据了绝大多数,而赞誉的声音则主要来自于那些御用专家。所以,对一部分条款的争议其实是官方与民间的争议,在民间,其实态度和立场非常一致。该草案中有关逮捕和监视居住的条款之所以成为公众议论的焦点,是因为这些年公民遭到警方非法羁押的案例层出不穷,即使不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恐怖活动犯罪、重大贿赂犯罪的人,同样可能会被警方以这类涉嫌罪名或“无法通知家属”、“不便通知家属”为有秘密羁押。
   
   在司法实践当中,的确存在无法及时通知到犯罪嫌疑人家属的情况,但是这种情况少之又少,在交通发达,通讯发达的今天,及时通知家属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不会有问题。如果万一有问题,警方也应该在接触到家属的时候说明情况,表示歉意,相信家属也能理解。从草案的有关条款看,为警察秘密关押犯罪嫌疑人的口子开得太大,如果有关条款得以通过,不仅是违法犯罪分子,没有违法的人只要得罪了官方就同样没有安全感。假如在被秘密关押期间被警察酷刑逼供致死,就等于是人间蒸发。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虽然不乏值得肯定之处,但最为关键的条款却和国际人权准则格格不入。总体而言,该草案是在为官方服务,凸显了官方法治意识的倒退,如果真的获得通过,那么就标着中国法治水平的大倒退,随之而来的必然是警察权的进一步膨胀和人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
   
   在看到《刑诉法》修正案(草案)后,异议阵营的反应十分强烈,著名宪政学者张祖桦认为:“刑诉法修订本应限制日益扩大的警察权,但公布的草案却大大地强化了警察权,明显是要把中国建成一个警察国家和特务国家,如获通过必会造成人权灾难!”北京万圣书园经理刘苏里认为:“刑诉法修改案极其反动的第三十、三十六和三十九条。若通过,中国无疑倒退到黑暗的中世纪,任何人都可以因相同(似)的理由被拘捕而‘失踪’和‘下落不明’。相关条款必须无条件废除,否则国将不宁”。维权律师张鉴康则认为:“不给任何法律文书、拒不通知亲属的秘密拘押实质上就是强迫失踪,秘密窃听与秘密拘押是刺向人权的两把利刃。”在互联网上,对此的批评言论可谓恒河沙数,让人眼花缭乱。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暴露了中共当局的统治危机感,在第四波民主化浪潮的冲击下,当局的治国思维依然没有根本转变,而是继续推行不合时宜的铁腕政策,企图以强压的方式来维护社会的稳定以及自己的专制统治。《刑诉法》修正案(草案)能够向社会公布,并向公众征求意见,这是一种进步,但是,在阻力如此之大的情况下,那些倒退的条款被通过的可能性依然很大,因为表决权并不被真正代表民意的人所掌握。在这一个月之内,相信反对意见会源源不断地抵达全国人大这一橡皮图章机构,《刑诉法》修正案(草案)的命运如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并做好迎接黑暗新时代的准备。
   
   2011年9月1日
   
   转自《民主中国》
(2011/09/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