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李咏胜文集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一0一
   
   其实撒谎成性,造假成癖是中国人深入骨髓的国民性。因而,谁想要革除它,就是想要革命。假如穷根究底的话,它往好处说是黎民百姓被迫无赖向统治者学的,也是被统治者给逼出来的。而往坏处说是几千年的封建专制统治已经扭曲了中国的人性,只剩下兽性才能够生存下来。这如果换用美国当代著名学者詹姆斯?C.斯科特的最新话语来说,就叫“偷懒、装糊涂、开小差、假装顺从、偷盗、装傻卖呆、诽谤、纵火、暗中破坏”等不义手段是东南亚民族反对暴政的“弱者的武器”。

   
   之一0二
   
   客观地说,只有在英美文化影响之下,信奉自由主义的国家,对政治斗争才会有所节制。因而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图图等人推行的非暴力运动也才会有实现的可能。所以,奥威尔说,:“在英国统治下,有新闻自由,甘地才有机会变成一个传奇般的人物。在其它国家,类似的人只会秘密消失。
   
   之一0三
   
   中国社会近百年来的致命症结问题,很多时候都是书生误国,或者换用今天的时髦话语来说就叫“知识人误国”,也可以叫做“知识人政治”,究其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总是站在精神贵族的道德高度去指点江山,妄图一夜就把千年不变的暴政推倒,一步就把愚昧无知的民众救渡到民主宪政的文明社会去。其结果总是行小善而成大恶。比如陈独秀、李大钊当年的引狼(布尔什维克)入室,就是一个贻害中国百年的教训。这正如胡适早年所深刻洞见的那样:“中国人总是精于制度层面的设计,而疏于具体措施的建设。”
   
   之一0四
   
   虽然,我对于英雄勇士们反抗黑暗势力所体现出来的那种义薄云天的担当精神,一向敬如泰山仰止,但私下还是不免心存疑虑:这种只求成仁,不求成功的义举太多,一方面会助长黑暗势力自以为不可战胜的骄狂自负,另方面会动摇了民众战胜黑暗势力的勇气和信心。
   
   之一0五
   
   虽然,有人甘愿为了社会的进步不惜牺牲自己,舍身成仁,这虽然是一个弱势民族还有可能走出漫漫黑夜的一点希望,但太多太多人的牺牲和成仁,反过来却有着增强邪恶势力不可战胜的恐惧,让更多的民众失去了反抗邪恶的韧性和信心而使整个社会处于更加溃败和混乱的汪洋大海之中。
   
   之一0六
   
   许多人对那种分明不能成功,只能成仁的壮举,总是抱着激励和赞赏之情,好像别人的牺牲是与己无关似的。对此,我虽不能断言这种人就是那种以他人的崇高来掩盖自己渺小的人,但仅此就正义的价值判断而言,则是不公道的。
   
   之一0七
   
   自由这个词儿的美好意象,它从表明上看是人对外部世界的一种认知方式,但实质上却是人的一种内在生活状态。或者说,就是人对自身存在价值的一种自我定位。生活中有许多爱自由如命的人,成天总是感到不自由,就其原因就在于他们把自由外化于人了。
   
   之一0八
   
   可惜很多人对极权国家警察的暴虐缺至今仍乏认识, 以为他们仅此是遵命执法而已,不知他们已是既得利益阶层,成了利益链条中的齿轮。相较之下,希特勒的党卫军虽然也暴虐,但他们其实是一群被纳粹国家主义煽动起来的人,没有个人的利益所裹挟,因而这种暴虐不会有如此残忍和丑恶。
   
   之一0九
   
   中华民族是一个天生只认识和屈服于拳头和奶头的民族,因而也就不会坚守真理、良知、正义一类非实用的东西。所以,它的历史永远都是罪恶得胜的历史。究其原因在于: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优汰劣胜的历史。或者说,就是一部精英、栋梁之材的悲剧命运史,一部不断消灭民族优秀基因的历史。
   
   之一一0
   
   事实上甘地所主张的非暴力,是在有印度教、国大党支撑下的非暴力;马丁.路德.金主张非暴力,是在有教会、有色人种促进会支撑下的非暴力;温尼.曼德拉、图图主张的非暴力,是在有教会、非国大党支撑下的非暴力;马尔文萨、亚当.米奇尼克主张的非暴力,是也在有波兰团结工会、教会支撑下的非暴力。由此我想:倘若要是他们在没有任何社会力量支撑的情况下去搞非暴力运动的话,那么他们的民主自由化就就不可能会成功。
   
   之一一二
   
   有许多人总是对体制内的自发性民主变革心存幻想。须知,今天的极权者已非亚当.米奇尼克时的极权者也。那时的极权者还没有与利益集团完全合污同流,而现在的极权者已成为利益集团中人,且已从上到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网,因而在此权贵利益相互裹挟下,即便是胡耀邦、赵紫阳身处其中,恐怕也不过只有被权贵利益集团裹挟而去而已。
   
   之一一三
   
   当代中国社会的死结:一方面每个人心中的黑暗之处是都相从当权者手中获取自己的现实利益,而这恰好是当权者可以肆无忌惮,公然施暴于民的原因和土壤;一方面整个社会从表面上看,似乎到处都燃烧着试图打破旧体制的铁屋子,走出黑暗深渊的星火,但其质这些仍是中国“一盘散沙,无药可救”的旧病在恶性复发。
   
   之一一四
   
   在我看来,当反对派有力量产生对抗时主张非暴力,是示强逼和;而反对派没有力量产生对抗时主张非暴力,是示弱乞怜(因为一个没有力量反抗的弱者从何而来暴力);当强势者主张和解时,是由于良知的觉醒而产生的理性认知,而弱势者主张和解时,是因为自己没有力量逼和而以道德高度去空手套白狼.
   
   之一一五
   
   任何一个人类社会都有当政者喜欢和不喜欢的人,关心和不关心的人,甚至爱和恨的人。因此,衡量一个社会的好坏,往往取决于当政者对自己所恨的人采取什么样的态度。而好的社会是当政者能够化干戈为玉帛,解冤家为亲家;坏的社会是当政者总是逼善为恶,以恶治恶,直至生死相拼,冤冤相报,最后将整个社会拖入一个万劫不覆恨的苦难深渊。
   
   之一一六
   
   我的个人私见是:无论任何自以为比上帝中国更聪明的人我都可以接受,但只要让这个苦难的民族再多受一点苦难就会得到解放的上帝,我就接受不了,甚至会起而反对这个上帝。
   
   之一一七
   
   诚然,生活在一个以血思考,以拳头说话的恐怖氛围里,力行以泪思考,以非暴力对抗暴力委实不失为一种无为而不为的大智慧,但是在一个人人都以别人的牺牲为存在依据的社会里,往往这种抗暴收效甚微。因为当年甘地、马丁路德.金所倡导的非暴力反抗,是建立他们的民族有着那种敢于充斥监狱的道德勇气而言的。
   
   之一一八
   
   有时候,所见英雄们的被然和自燃,尽管能够使黑暗的夜空变得苍白而可笑,让人激发起山河倒流,乾坤倒转的猛士豪情,但更多的时候却看到他们的壮举,并没有把那些紧随其后的来者带到光明的所在,反而是把他们引到了地狱的深渊,便不免诚惶诚恐起来:未必社会的进步只能这样从一个时代的悲剧英雄中去找寻?
   
   之一二0
   
   许多人之所以把甘地首创的非暴力论作为拯救这个苦难世界的唯一的,颠扑不破的,甚至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其原因是他们把在英美政治伦理思想影响下的印度、南非(包括美国黑人的反种族斗争)所取得的胜利当作了万能的钥匙和解药。
   是的,无论是甘地倡导的非暴力也好,还是马丁路德金倡导的非暴力也好,再或者是曼德拉、图图倡导的非暴力也好,都是在有政党、教会组织支撑下的非暴力,而不是那种小孩面对大人的非暴力。但却不知甘地的非暴力论,实际只有在有着“政治权力之争有所节制是英国政党斗争的一个可贵品质”(阿克顿语)的英美政治影响的国家体制内才能取得胜利,而在专制主义传统深厚的国家内往往只有失败这一铁的事实。
   
   之一二一
   
   当代中国社会的死结:一方面每个人心中的黑暗之处是都相从当权者手中获取自己的现实利益,而这恰好是当权者可以肆无忌惮,公然施暴于民的原因和土壤;一方面整个社会从表面上看,似乎到处都燃烧着试图打破旧体制的铁屋子,走出黑暗深渊的星火,但其质这些仍是中国“一盘散沙,无药可救”的旧病在恶性复发。
   
   之一二二
   
   有人认为,如果知道走向民主自由的路无需成仁就能成功,那就根本无法检验出谁是真正的值得相信的领袖。但我却认为,许多人对那种分明不能成功,只能成仁的壮举,总是抱着激励和赞赏之情,好像别人的牺牲是与己无关似的。由此试想,如果我们的成仁,不是为了追求成功的话,那它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那种值得信赖的领袖是只能成仁的领袖,那最好还是让他靠边去吧。
   
   其实,没有敌人这个出神入圣的完美境界还是应该高度赞美的。只不过它在人的世界里,则只能像米奇尼克、图图们那样由被强暴者变为胜利者之后,再对强暴者说这个话时才具有崇高的价值和意义。
   
   之一二三
   
   希望并在于那些只会成仁,不会成功的反抗之中。对此,米奇尼克当年的认识实在精辟之至:“持不同政见者有自身的局限性。如果到达了某一点,我还不能找出一条政治出路的话,我就会变成一个索然无味的说教者,成天在那里翻来复去的讲大实话,好象那是什么了不起的政治思想。那样的话我就完了。
   
   之一二四
   
   倘若站在极权者的角度看,他们以什么罪名或以什么形式打杀异类都是合法又合理的,因为在他们眼里的所谓异类,其实都是些溃不成军,形单影只,没有任何缚鸡之力的不足挂齿之辈。故而要他们把异类当成同类,只有那天他们对巨大的权力和利益玩腻了,才会生出那种利他主义的正义冲动与妥协和解的恻隐之心。
   
   之一二五
   
   诚然,生活在一个以血思考,以拳头说话的恐怖氛围里,力行以泪思考,以非暴力对抗暴力委实不失为一种无为而不为的大智慧,但是在一个人人都以别人的牺牲为存在依据的社会里,往往这种抗暴收效甚微。因为当年甘地、马丁路德.金所倡导的非暴力反抗,是建立他们的民族有着那种敢于充斥监狱的道德勇气而言的。
   
   之一二六
   
   中国人的良知和人性正在以几何级数般的堕落和沦丧,此乃中国万痛之痛中的最痛也。记得10年前牟其中落难时,几乎所有的中国知识精英都作壁上观,唯有中国人大著名法学专家高铭�挺身站了出来为之作法律声援。可如今竟连他也站在以言论罪的审判席上了,真让人对中国之事感到无可奉告的悲哀。
   
   之一二七
   
   许多人之所以把甘地首创的非暴力论作为拯救这个苦难世界的唯一的,颠扑不破的,甚至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其原因是他们把在英美政治伦理思想影响下的印度、南非(包括美国黑人的反种族斗争)所取得的胜利当作了万能的钥匙和解药。但却不知甘地的非暴力论,实际只有在有着“政治权力之争有所节制是英国政党斗争的一个可贵品质”(阿克顿语)的英美政治影响的国家内才能取得胜利,而在专制主义传统深厚的国家内往往只有失败这一铁的事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