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姜维平文集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已故中共元老陳雲的女兒陳偉華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怒斥內地現在的腐敗分子和叛徒沒什么兩樣。这条新闻令我震惊,如果我从未接触过他的家人,如果我不了解大连的情况,我会翘起大拇指,高度赞扬她,但是,陈家的后人都以身作则了吗?自己家人不全是清廉之士,有什么份量去斥责它人是“叛徒”?在我看来,假如陈伟华真的正直,原则,无私,就应当首先斥责薄熙来是贪腐的“叛徒”,而陈伟力呢?让大连人说什么好呢?
   
   国内的报道说,身為退休中學教師的陳偉華,仍念念不忘父親教誨,強調父親為官清廉。內地近期不斷有中共元老或其後人高調發言評論時政,包括前總理朱鎔基出書、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發言批左和鄧小平女兒鄧林舉辦畫展等,有學者認為,中國經過33年的改革開放,正在一個政治十字路口,各路人馬都發表見解,企图影響國家未來的命運。
   
   我承认中共元老的子女中,并非人人都搞以权谋私,有的应是廉洁之士,令人敬佩,比如,上述文中提到的胡德平,但是,我负责任地说,陈伟华可能是陈云后人中唯一没有介入生意场的人,所以,较之陈元和陈伟力,陈方,推出他来发声相当策略,不过,每一个大连人都知道薄熙来与陈伟力等人的交情,交往,也知道她在大连都做了些什么?她的新技术投资创业公司是个什么东西?她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山屏花园”是个什么东西?幸亏我还没老糊涂,我还有点记忆!

   
   《中國青年報》的報道说,陳偉華曾經是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實驗中學的歷史教師,7年前退休。據陳偉華回憶,她在1966年高中畢業後,正遇上文革。於是被分配到北京郊區的懷柔山區做了10年教師。1977年內地恢復高考,她考入北師大,畢業後她被分配到國家人事部。她說,當時教師的社會地位比較低,師範招生很困難。復出不久的陳雲建議有關部門提高中小學教師待遇。所以,爸爸動員她“歸隊”,帶頭做出表率。于是,她回到學校做了一名中學老師。
   
   这就是说,陈伟华与我是同届大学生,我们都应当感谢邓小平,他顺应历史潮流,恢复了高考,给了我们上大学,分配较好的工作的机会,但是,此后邓小平和陈云都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没有进行政改,只是发展经济,他们想在保证一党执政的情况下,尽可能地纠偏,改良,结果造成了官员的贪腐和“六四”的悲剧,刚开始叫“官倒”,遮遮掩掩;后来大面积贪腐,欲罢不能,而不论前者,还是后者,都不乏太子党的身影,可能陈伟华的确自制力较强,自律较好,我也相信陈云比较廉洁,但是,90年代初,薄熙来当大连市长,第一个送经济“大蛋糕”的人,就是陈伟力,她不仅在大连以科技投资创业公司的名义发行了上亿元的股票,而且,薄熙来大笔一挥,批给了她一块地皮,建立了大连首个单体别墅项目----山屏花园,她赚了多少钱,怎样拿到第一桶金,难道陈伟华不知情?
   
   由于年代久远,我怕记忆有误,就不去过多地陈述这些往事,我只想讲一个情节,山屏花园位于大连港医院附近,是在中南路道边的高坡上,当时是一些果树园,陈伟力去找薄熙来,薄市长以十分低廉的价格批给了她,如果看现在的房价,那地皮就等于是白给,陈老板委托一个中年男子为此生意的总经理,他长得潇洒而英俊,我多次采访过他,记忆中其是山西人,他热衷于交际应酬,朋友很多。陈方还和我签订了一笔广告合同,他们的楼盘一度不好卖,不得不在香港媒体作了分类小广告,取支票时,是一个姓王的女孩做出纳的,后来,沉寂了几年,陈家后人的地产项目转手赚了大钱。同样地,陈伟力所发行的内部股票,即使一部分大连人发财,也使相当多的人上当受骗,因为那时“内部股”风行大连,有人以为握在手里越久越值钱,但后来无异于高息揽存,又没什么效益,不断缩水,一钱不值,造成股民恐慌和社会动荡,所以,被上级叫停,陈伟力的所谓高科技投资创业公司撤离大连,但是,股民损失惨重,对其恨之入骨!这也是由薄熙来支持搞得名堂,只是没人敢于清算而已。
   
   由此观之,陈伟华所说的“叛徒”,是不是也包括陈伟力,薄熙来在内?或者说,陈家即要名声,又要利益,鱼和熊掌都想兼得?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红脸高调,白脸藏着,这是怎么回事?
   
   报道说,談到時下的貪污腐敗現象,陳偉華說,“我覺得腐敗分子和叛徒沒有兩樣。在她看來,在戰爭年代,叛徒為自己茍且偷生,沒有經受住考驗,出賣組織和同志,他們沒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中;現在的腐敗分子性質和他們一樣,就是只想到自己,沒有想到民眾,所以,他們不能稱為真正的共產黨人,是黨內的敗類”。
   
   要我说,陈伟华讲得真好啊,但他们家人做的就不太漂亮,他只有那么几个男女家庭成员,难道不知道陈伟力在大连干的勾当?我只了解大连,不知道其它地方,请问,陈伟力在其它城市没做生意吗?也没利用父辈的公权力吗?如果本身不廉洁,说别人是“叛徒”,人家心里会服气吗?老百姓能认同吗?
   
   据报道,在陳偉華的專訪刊出前,前總理朱鎔基的“講話實錄”在全國出版發行;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則在一個座談會上高調發言,直指文革結束後,中共自我批評不夠,否定文革的底線要堅持,不能突破;而已故元老鄧小平的長女鄧林,近日亦舉辦畫展,不過沒有官員剪綵致辭,她也未評論時政。
   
   我认为这些官场表象说明,十八大之前的中南海高层内斗已如火如荼,太子党里分成了好几派,一派是真正的廉洁派,比如,习近平,胡德平等人,比较自律小心,据我所知,薄熙来在大连把土地,生意的“大蛋糕”给了王军,李力践,叶某等众多高干后人,但没有习近平的份,习家没有任何人找过薄市长办事,这是事实,但是,邓朴方搞过大连康华公司,王震后人搞过“美食村”,李铁映儿子参与过“帝王大厦”的开发,陈伟力搞过“山屏花园”,等等,现在,他们看到相对廉洁的共青团派步步逼近,担心受到他们和老百姓的彻底清算,所以,纷纷跳出来敲边鼓,试问:薄熙来给了他们“大蛋糕”,他们能不拥护他吗?他们鼓噪这些花言巧语,是为了隆重推出薄熙来,也是为了保住自己家族的经济利益!
   
   至于邓林办画展门庭冷落,这说明了人情冷暖,也显示了胡锦涛的谨慎小心;薄瓜瓜和陈晓丹照片的外传,则是狡滑的薄熙来精心策划的攻心术,他仿佛在告诫党内各派,别看我老爹死了,但陈云后人还全力挺我呢!你邓家后人支持胡锦涛,算个啥?薄熙来想通过联姻找到太子党的凝聚力,这与他当年抛弃李雪峰之女,而投入军界权贵谷开来的怀抱是一脉相承的!其目的都是为了权力。
   
   因此,别被陈伟华的美言迷惑了眼睛,看看他的家人都做了些什么,想想他们下一步要干什么,我们就头脑清醒了很多。不论习近平上,李克强上,还是薄熙来上,都应当明白:贪腐的确是“叛徒”恶行,它背叛的是养育他们的人民,是令人切齿痛恨的,但人民期盼的是制度变革,因为没有制度监督官员的权力,仅靠个人品质,有的人有效,有的人没有效,有时有效,有时也没效,总之,人民不放心,我们不能再期待廉洁的救世主了,人民已经被欺骗得太久,我们已该清醒。假如陈伟华真的大义灭亲,就应当首先斥责薄熙来是贪腐的“大叛徒”!
   
   迷人的谎言休矣,新的制度来兮!
   
   2011年9月13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香港《前哨》2011年10月号首发
   
   附告:《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即将问世,敬请关注。
(2011/09/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