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姜维平文集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日来,薄熙来正在调动各方面的力量,为自己进军十八大造势,又是华文媒体论坛,又是国内网站老总聚首,尽显焦躁不安,但最能集中表现他施政纲领的观点,就是“共同富裕”了,但是,这一目标不仅勾起了辽宁人对他在大连以权谋私,抢先致富的往事的记忆,而且,使知识精英们从理论与实践两个方面看穿了他谎言的虚伪性和险恶用心,他的所谓“共同富裕”的观点和邓小平一样,都是实用主义的陈词滥调,他们先富起来的家人,没帮助过哪个穷人后来居上,只是在政权发生危机之际,花言巧语地想再忽悠一把屁民而已。我看,离十八大还有一年左右时间,这是薄熙来神话谢幕前的最后的表演。
   
   据报道,9月15至16日,重庆召开了区县工作座谈会,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表示,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都要求必须走共同富裕的路子;如果重庆能够把这条路走通、走好,就是对人民的贡献,也是为实现社会主义理想进行了实实在在的探索。会议结束前,重庆市委、市府为每个区请了一尊“五大书记”铜像。
   
   由这段文字,我看出了这样几个问题,一是他在中南海权力核心中的位置,并非重庆媒体渲染的那么重要,把邓和江以及胡并列表述,并全部和“共同富裕”绑在一起,已表明胡锦涛和江泽民留下的势力依然平分秋色,薄熙来不得不把他们等量齐观,全部抬出,这一点从近期苏伟的文章中也可以看出,他把明显顶牛的薄和汪试图粘在一起,显示了薄熙来无法左右逢缘的矛盾心态,看来,薄想让党内各派都支持他的“共同富裕”论,并在下一届党代会上给他认同票。

   
   二是,较之胡耀邦,邓小平的理论,可能容易被现有的九大常委接受,在强人已去的时代,每个人都不足以压服他人,而邓的贡献和观点是他们避开政改,自我修复的精神上的动力,薄抬出了“共同富裕”的陈年旧账,温唱出了“党政分开”的历史挽歌,而他们都不得不把后背靠在邓的身影上。
   
   与胡锦涛的谨言慎行不同,薄熙来乐于模仿西方政客故弄玄虚的小伎俩,新华社的报道转述薄熙来的话说:“今年是建党90周年,我们不能忘了党的光荣历史。当年,毛、刘、周、朱、任‘五大书记’从西柏坡进京‘赶考’,毛主席提出‘两个务必’的要求,咱们要牢记于心,务必永远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永远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要继承发扬红岩精神,坚定不移地走共同富裕之路。”
   
   毫无疑问,这段言论有点身份不符,因而使中南海高官们心里不舒服,上述“五大书记”的角色确也复制,但薄熙来不在其位,常言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偏于西南一隅的“重庆王”,明显在教训京城的上级,要求他们学习毛泽东的“赶考”之行,向下级交出廉洁的满意的答卷,这种个人挑战集体,地方挑战中央,用过去的故事挑战现任领导的壮举,历史上不太多见,他是显示君弱臣强,还是党内民主?我不好妄下结论,但肯定的一点是,如果中国还是九龙戏水的话,薄熙来以后就象死鱼,只能上岸了。
   
   
   实际上,我们假定薄熙来是赶考的主角之一,他也不合格,因为第一,他和去西柏坡的“五大书记”不一样,那时中共官员想贪腐也没条件,唯一能玩的是换换老婆,而薄熙来不同,不仅换了太太,而且靠谷开来的律师所作掩护,赚得金光闪闪的,吃得脑满肠肥,明显地,真正主张“共同富裕”的人,必须具备自身廉洁的前题条件,一个把两个儿子送到英美读书的人,一个把大连的大生意尽收老婆囊中的人,再说“共同致富”,实在不够资格。
   
   第二,毛泽东等人赴京赶考最终是交了白卷的,不仅他本人并不廉洁,养尊处优,妻妾成群,而且,他的下级官员前腐后继,一个更比一个贪,只不过那时没有什么合作制的私人律师所,江青不能像谷开来那样,把生意都做到了美国,也不能把私人房产搞在了亚运村。既然不想变革制度,既然毛泽东赶考也失败了,那么,薄熙来就能及格?鬼才相信呢!
   
   在我看来,薄熙来不过是在利用谎言成山的媒体,渲染毛泽东的功绩,凭借时间流逝,淡化往事给屁民带来的错觉,来稀释执政党的罪行,仿佛毛的时代是廉洁的,贫富两极分化不太明显,社会是公平正义的,只是一部分官员没有“考好”,如果薄熙来能重整旗鼓,一切社会矛盾就会迎刃而解,实际上并非如此,一方面他通过文强案绑架了贪腐成灾的公检法,抓捕了对立派的官员,打掉了不服从自己的民企老板,把他们包装成黑社会和保护伞,但却培植了新的贪官污吏和黑社会;另一方面通过李晓枫案强奸了媒体,使他们变成了假大空的谎言机器和阶级斗争的工具,把“共同富裕”的弥天大谎重新包装上市,企图卖个好价钱。
   
   不过,薄熙来不是“五大书记”,却是谎言大师毛泽东的徒弟,他在上述会议的讲话中,先是表扬了旗下的一些追随自己的官员,他知道众星捧月的份量,他说,大家都谈到“共同富裕”,市委全会做出决定后,各区县动作很快,有不少好思路和新成效。为何提出共富的目标?因为共同富裕既是公平,是民生,也是持续发展的动力。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是要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而不是两极分化。至此,狡猾的薄熙来打住了,他不能再像老毛头那样描绘共产主义梦想,但仿照毛的口吻抨击了西方社会的所谓弊端,假如他的儿子不在美国呱呱,可能信徒会多一点,然而,薄熙来比较厚黑,还是玩出了老毛“三分之二说”的破绽。
   
   新华社转述他的话说,西方国家不管发展到什么程度,一提到共同富裕,话就不硬气了。社会主义为什么能唤起无数志士仁人,为之奋斗牺牲?就因为有共同富裕的目标,有公平、正义的追求。这些年我们进行改革开放,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是完全必要和正确的,但也要头脑清醒,我们走的不是西方的路子。。。。。。
   
   薄熙来的这段指责,已经被黄奇帆给否定了,与此同时发言的黄市长,竭力推崇所谓的“供应学派”,只要我翻开书看看,就知道这个学派来源于何方?它也叫弹性学派、供给面经济学,等等,是20世纪70年代主要在美国兴起的一个经济学流派。主要代表人物有罗伯特,蒙德尔、阿瑟,拉佛、马丁,费尔德斯坦、保罗,罗伯茨,等等。这些人不是西方的,难道是重庆人吗?薄熙来说人家讲话不硬气,来源于无知,偏见和狂妄。
   
   建立在这个无知的基础上,薄熙来得出了错误的结论:共同富裕是古代志士仁人的期待,更是当代人民群众的心愿。这是一个世界级难题。当今世界有两大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现在,资本主义社会的两极分化已经很明显,由此引发的社会问题,再高明的政治家也束手无策。正如马克思所预见的,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决定了它自身无法克服的危机。我们搞社会主义,坚持生产资料公有制,从根本上解决了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路子会越走越宽。一些人看到西方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就羡慕不已,其实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没有看到它内在的、尖锐的、复杂的社会矛盾。
   
   薄熙来的这个结论是求教于瓜瓜得出的吗?资本主义不好,为什么谷开来早在1997年就把律师所分部建到了纽约,他们家的人整天跑到“灯红酒绿”的地方干嘛?依我看,“共同富裕”的确是世界难题,但产生的原因和解决的办法很复杂,我不是经济学家,讲不透此事,但我很迷惑:现在,被称为资本主义的加拿大,像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国,怎么更像资本主义?有人称它是权贵资本主义,倒挺形象的呢。我在加拿大没看到明显的两极分化,而在中国的重庆,不公平的事儿比比皆是:2010年2月2日,我写了《由王娅想到薄瓜瓜》,同年12月6日,我写了《薄熙来与奥迪哥》,2011年6月7日,我写了《停唱红歌,救救母亲》,接着,又写了《农妇走好,天堂没有骗子》。试问:王娅,吴远碧和奥迪哥救助的穷人,是不是社会两极分化造成的典型人物?他们是美国和加拿大人吗?我看,薄熙来才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呢!
   
   总之,对于一个赴京赶考的人来说,首先得有“准考证”,这个“证”是什么?就是廉洁奉公,而薄熙来恰恰没有,如果习近平和李克强去赶考,我不敢说他们一定能考上,那得等十八大上任后再目击观察,但最起码人家有证件,即,他们至今没有贪腐的罪证在网上流传,而贪腐成性,证据确凿的薄熙来岂可同日而语?一个困守在山城的贪腐分子,自己没有准考证,却以毛泽东的口吻,向别人发出命令和挑战,还咄咄逼人,真是怪哉!
   
   不过,薄熙来在上述发言中还是说对了一句话:“解决共同富裕的问题不能等、不能拖,越往后,解决起来就越难,成本就越高,付出的代价也会越大。”他这样讲,这是因为他感觉老百姓要造反了,一旦茉莉花开了,不论是薄熙来,习近平,还是胡锦涛,李克强,温家宝,等等,都再也没有与老百姓改良互动的机会了,所以,眼下,避免社会动荡最急迫的问题是,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抓捕薄熙来之类的两面派,把他在大连破坏“共同富裕”抢吃蛋糕的丑闻尽快昭示天下,那么,他的巧言善辩就失去了骗人的市场,否则,等他上位,人民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
   
   2011年9月25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纵览中国》9月26日首发
(2011/09/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