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像曹天这样的亿万富豪,不悄悄地去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再去继续赚大钱,而是做起当市长的美梦,并且还存在着一线希望,炒得沸沸扬扬,实在是一个异类,但毫无疑问地,企图在政治领域引入竞争机制,而得到执政党的许可,也获得老百姓的掌声,目前难度太大,假如中共冒出蒋经国式的伟人,奇迹就会出现,否则,曹天问政,只能是无语问苍天。
   
   不过,自从曹天宣布竞选郑州市市长那天开始,中国政坛应当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他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不是党员,或不是党组织包装出来的民主人士,可不可以担此重任?显而易见,与其说中共对此不放心,不如说是不信任,它最担心的是,曹天会挖了制度的祖坟,以前历任官员的不廉洁的纪录怎么办?我想,这可能是地方官员竭力杯葛他的主要原因。
   
   且莫以为曹天的“亿元廉洁保证金”,贪官听了也舒服,它可能使许多吃官饭的人胆颤心惊,郑州老百姓虽然举双手拥护,但中国官员的授权方向是自上而下的,曹天想倒过来,是一场乾坤变位的革命,正因为如此,媒体炒作他才有意义。它预示着一个民主选举的时代即将来临。或许它比其它国家会略迟一点,但这一天必将瓜熟蒂落。

   
   于是,曹天站在了历史的交叉点上,他的后边是一片专制的大海,他的前边是民主的彼岸,如果说任何重大事件都具有其必然性,那么,我们就不能责怪他心血来潮,他的伟大在于超越了私利的束缚,而其悲哀在于执政党的短见影响了判断力,其实,解救中共和腐败政府的最佳良药,是引入竞争机制,不要以为反对党是自己的敌人,敌人能使政治人物起死回生。
   
   问题是,像现在这样坐在火山口上等死,而不改革,还能等多久?混一天算一天的念头使中南海的所谓几代领导核心人物,消失了渐次隐去的背影,他们不会喜欢像曹天这样的人,更不会认同解救他们的人,往往以挑战他们的面目出现,而基层官员也在步其后尘而去。谁也说不好,那场烧尽专制制度的火焰,会在何时被愤怒的暴民点燃。
   
   一旦点燃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因为在一个没有政治强人的中央集权国家里,既便某位领导人,想依靠暴力平息公众事件,也是一厢情愿,而暴民骚动过后的中国,不会是民主,只能是分裂,因此,未雨稠缪的智者是温家宝,他提出的自上而下的政改,走到了茉莉花革命的前面,却折断在人民的叹息声中,这只能归咎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僵化和自私,也归咎于他与体制难以割舍的联系。
   
   显然,曹天也是一个个改良派,他有足够的财力玩政治,也有广远的人脉关系,云集他的团队,并推出诗意的纲领,但可惜体制内没有强势人物的力顶,他单薄而脆弱,也许领导一个民企,他是参天大树,夺得郑州市长的宝座,他目前还像被遗弃在路边的小草。
   
   我们只是听到了小草的歌唱。假如中国是宪政民主的社会,他未必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但命运肯定给他冲刺的跑道。而现在,他找不到继续较力的方向。
   
   而且,他身处习惯势力的围困之中,如同孤岛,体制内的掌权者会用放大镜去“爱”他,“爱”得他死去活来,查补六百万的税费可能仅仅是开始,而他的多个股东被“双规”,才是击毙他的子弹,假如从鸡蛋里挑不出骨头,就会把鸡蛋变成石头,反正官员有的是时间和精力,一定会把他的梦想变成碎片,因为像这样的有志之士,挤入体制,贪官就得走上断头台或牢狱。所以,结果并不乐观。
   
   现在,曹天问政的消息令我思索很久,那碎片的玻璃已把很多善良人的心刺伤,我想在闪亮的碎片中拾起破局的希冀,而却一无所得,也许做个假设能使我们清醒,
   
   如果曹天真的当了市长,他能不能领导全部是党员的下级,又如何听命于一元化的红色的上级,他能否游离于常委会之外,下达自认为正确的指示,特别是他反腐的决策,如何让纪委和政法委去落实?答案是令人困惑的,可见,曹天想在体制内杀出一条血路,却只能倒在血泊中。
   
   正因为如此,他的问政才是具有启迪意义的,无疑地,他不是一个政治家,也不是一个完全的商人,在这个被火和血映红的时代,在这个缺乏诗意和激情的时代,他只是一首诗,辞句是美丽的,但没有明晰的内容,而且诗句终是无解,类似北岛的诗:我不相信,曹天的诗是:为什么我不行?
   
   只有大多数的中国人团结起来,都向执政者提出同样的问题,世界才会改变,郑州才会出现民选的市长,不过那时,我们这一代人已化为尘土。唯其如此,曹天写出了最悲壮的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RFA

此文于2011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