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姜维平文集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像曹天这样的亿万富豪,不悄悄地去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再去继续赚大钱,而是做起当市长的美梦,并且还存在着一线希望,炒得沸沸扬扬,实在是一个异类,但毫无疑问地,企图在政治领域引入竞争机制,而得到执政党的许可,也获得老百姓的掌声,目前难度太大,假如中共冒出蒋经国式的伟人,奇迹就会出现,否则,曹天问政,只能是无语问苍天。
   
   不过,自从曹天宣布竞选郑州市市长那天开始,中国政坛应当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他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不是党员,或不是党组织包装出来的民主人士,可不可以担此重任?显而易见,与其说中共对此不放心,不如说是不信任,它最担心的是,曹天会挖了制度的祖坟,以前历任官员的不廉洁的纪录怎么办?我想,这可能是地方官员竭力杯葛他的主要原因。
   
   且莫以为曹天的“亿元廉洁保证金”,贪官听了也舒服,它可能使许多吃官饭的人胆颤心惊,郑州老百姓虽然举双手拥护,但中国官员的授权方向是自上而下的,曹天想倒过来,是一场乾坤变位的革命,正因为如此,媒体炒作他才有意义。它预示着一个民主选举的时代即将来临。或许它比其它国家会略迟一点,但这一天必将瓜熟蒂落。

   
   于是,曹天站在了历史的交叉点上,他的后边是一片专制的大海,他的前边是民主的彼岸,如果说任何重大事件都具有其必然性,那么,我们就不能责怪他心血来潮,他的伟大在于超越了私利的束缚,而其悲哀在于执政党的短见影响了判断力,其实,解救中共和腐败政府的最佳良药,是引入竞争机制,不要以为反对党是自己的敌人,敌人能使政治人物起死回生。
   
   问题是,像现在这样坐在火山口上等死,而不改革,还能等多久?混一天算一天的念头使中南海的所谓几代领导核心人物,消失了渐次隐去的背影,他们不会喜欢像曹天这样的人,更不会认同解救他们的人,往往以挑战他们的面目出现,而基层官员也在步其后尘而去。谁也说不好,那场烧尽专制制度的火焰,会在何时被愤怒的暴民点燃。
   
   一旦点燃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因为在一个没有政治强人的中央集权国家里,既便某位领导人,想依靠暴力平息公众事件,也是一厢情愿,而暴民骚动过后的中国,不会是民主,只能是分裂,因此,未雨稠缪的智者是温家宝,他提出的自上而下的政改,走到了茉莉花革命的前面,却折断在人民的叹息声中,这只能归咎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僵化和自私,也归咎于他与体制难以割舍的联系。
   
   显然,曹天也是一个个改良派,他有足够的财力玩政治,也有广远的人脉关系,云集他的团队,并推出诗意的纲领,但可惜体制内没有强势人物的力顶,他单薄而脆弱,也许领导一个民企,他是参天大树,夺得郑州市长的宝座,他目前还像被遗弃在路边的小草。
   
   我们只是听到了小草的歌唱。假如中国是宪政民主的社会,他未必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但命运肯定给他冲刺的跑道。而现在,他找不到继续较力的方向。
   
   而且,他身处习惯势力的围困之中,如同孤岛,体制内的掌权者会用放大镜去“爱”他,“爱”得他死去活来,查补六百万的税费可能仅仅是开始,而他的多个股东被“双规”,才是击毙他的子弹,假如从鸡蛋里挑不出骨头,就会把鸡蛋变成石头,反正官员有的是时间和精力,一定会把他的梦想变成碎片,因为像这样的有志之士,挤入体制,贪官就得走上断头台或牢狱。所以,结果并不乐观。
   
   现在,曹天问政的消息令我思索很久,那碎片的玻璃已把很多善良人的心刺伤,我想在闪亮的碎片中拾起破局的希冀,而却一无所得,也许做个假设能使我们清醒,
   
   如果曹天真的当了市长,他能不能领导全部是党员的下级,又如何听命于一元化的红色的上级,他能否游离于常委会之外,下达自认为正确的指示,特别是他反腐的决策,如何让纪委和政法委去落实?答案是令人困惑的,可见,曹天想在体制内杀出一条血路,却只能倒在血泊中。
   
   正因为如此,他的问政才是具有启迪意义的,无疑地,他不是一个政治家,也不是一个完全的商人,在这个被火和血映红的时代,在这个缺乏诗意和激情的时代,他只是一首诗,辞句是美丽的,但没有明晰的内容,而且诗句终是无解,类似北岛的诗:我不相信,曹天的诗是:为什么我不行?
   
   只有大多数的中国人团结起来,都向执政者提出同样的问题,世界才会改变,郑州才会出现民选的市长,不过那时,我们这一代人已化为尘土。唯其如此,曹天写出了最悲壮的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RFA

此文于2011年09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