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姜维平文集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共同富裕首先要有一个基础,就是“做蛋糕”,尽力把他做大,从这个意义上讲,汪洋没有错,其次,是要有一个公平的原则即“吃蛋糕”之前如何“分蛋糕”?从这个表述上讲,薄熙来也没错,但关键的问题是,中国有这个贤明的负责分蛋糕的官员吗?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情况,必须承认中共的领导人,比任何国家的官员,都善于和精于“做蛋糕”,不然的话,怎么会持有美国8000亿的国债,怎么会世界各地都有中国富人买的房产,怎么能让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人人都吃上饭呢?但是,分配制度真的做到公平了吗?95万个千万富豪意味着1000个人中,有一人拥有千万资产,但那999人呢,他们是应当看着别人吃的脑满肠肥,而自己却忍受相对的贫穷生活吗?
   
   
   由于人的智商,能力,机遇,命运不同,不可能在致富的道路上,同时起跑而又同时到达幸福的终点,所以,产生贫富之差是不可避免的,正因为如此,政府要有税收和二次分配,这样就回到上述的问题:中国的两极分化是政府的失职,官员的失查造成的,而他们的选拔,考核,重用,处分,等等,都得依赖专制制度,因此,尽管心知肚明,汪洋和薄熙来都回避了由谁分配“大蛋糕”的最主要的问题,他们认为,这是不能讨论的,老百姓必须在拥护他们是分蛋糕的主人的前提下,去争论效率和公平的孰重孰轻,而重庆和广东的媒体各事其主,各执一词,争得面红而赤,好不热闹。
   

   其实,他们已经扰乱了民众的视线。薄熙来是个机会主义者,他善于迎合草根阶层的仇富心理,抓住这一社会人心燥动的机会,抛出了“共同富裕”的陈词滥调,并且以不择手段地吃蛋糕,抢蛋糕,分蛋糕的办法,取悦于权贵集团,也给老白姓一点小甜头,又让媒体炒得天翻地覆,因此使汪洋暗然失色,既使派出广州市长去应酬薄熙来,他也不会停止“共同富裕”的迷人的“大蛋糕”的晃动。
   
   可是,一个健全的人,最痛苦的是,他既有眼睛,又有耳朵,既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又有很容易被感动流淌的泪水,既想讲真话,又怕去坐牢。我承认汪洋有难处,不敢讨论蛋糕由谁分配,即政治改革的问题,他的口才和风度都远不如薄熙来,不过,我们必须这样比较,汪洋在广东省有私人别墅吗?也就是说,他偷吃“大蛋糕”了吗?如果有,媒体不可能不报道,人们私下不可能不流传,而薄熙来呢?1997年,他太太就在北京亚运村买下了商住两用的高档公寓,在大连中夏苑有了小别墅,1999年,又以上班远为借口,在大连市西岗区长江路598号的万达公寓28层独占了三套房子,一个浴缸就花了26万元,难道这不是铁打的事实吗?也就是说,薄熙来已经吃了“大蛋糕”,而现在,吃蛋糕最贪婪的人,却转移了山头,换了一件赵本山式的小马甲,就以为别人不认识你了,这个漂亮的马甲就是“共同富裕论”,老实的汪洋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其实,共同富裕论是陈词滥调,毛泽东和邓小平都不止一次地讲过,只不过语言表述略为有别而已,但是,柏拉图的理想国实现了吗,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谁住过了?毛泽东临死前不久还在讲共产主义呢,但60年代的大饥荒不是饿死了七千万人吗?邓小平讲,先富起来的人,带动后富起来的人,大家共同致富,这没错啊,但是,谷开来是第一批开律师所的先富起来的人,但薄熙来把多余的房产恩赐给大连的穷人了吗?2008年,我亲自去上文提到的寓所暗访,房产还是薄熙来的,负责此街道的曹书记还是无房户,他咋的不给小曹呢?咋的不带动别人共同致富呢?再说,90年代中期,大连那时还是货币化分房呢,大连第十五中学的老师王志馨亲自给薄熙来写信,反映其先生周老师大半辈子无房住,单位领导分房不公的问题,求他写个批示,帮个大忙,但薄熙来太傲,他的秘书把信转给了信访办,信访办转给了教委,教委转给了周老师所在的学校,触怒了领导,不但没分到房,而且挨了一顿骂,忧愤交加,死于疾病,今年八十多岁的王志馨,托人从香港买回一本我写的《薄熙来传》,她读后对我说,过去很多事我们不知道啊!原来他也“赵本山”式的演员啊!其实,薄熙来不用批示,把三套房子让出一套给王志馨和周老师就成,就这一点看,“薄泽东”对不起毛泽东,1974年,知青家长李青林贫困交加,给毛泽东写信,他不仅回了函,还寄了三百元,说是“聊补五米之炊”,还承诺“此类事全国甚多,容当统筹解决“,而薄熙来呢,一个字也不批,一个子也不舍得给王老师,何其虚伪也!再看他在大连住的房子吧,楼号是598,楼层是28,车号是51,电话号码也带8,想想这一切,你就明白了,蛋糕就那么多,那么大,他咬去一大口,咋能“共同富裕”啊!难怪他叫薄熙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嘛,谁能想象一个贪得无厌的官员,能搞所谓的“共同富裕”?
   
   所以,做蛋糕不难,分蛋糕亦易,这都是表面现象,而深层的社会问题是,制度创新的出路在哪里?我们应当响应温家宝的号召,立即进行政改,建立一个民选政府领导人的与国际接轨的制度,用宪政民主和三权分立的制度去约束领导人分蛋糕。而目前最危险的社会思潮是,薄熙来通过官办媒体和网络水军,大肆宣传和摇唇鼓舌,正在扰乱人们的思想,鼓动一种仇富的平均主义的浪潮,而把自己推到包打天下的救世主的风头浪尖,企图让老百姓相信,明年的中共十八大如果上位,中国民众就能“共同富裕”了,毛泽东,邓小平所描绘的美好愿景就能变成现实。
   
   试问,一个连身边的穷人都不怜悯,都不愿意拔一毛而相助的官员,能去真正地实现“世界大同”吗?毛泽东也讲假话,但他没把儿子送到英国哈罗公学读书啊!一个把两个儿子都送到西方读书深造的人,你能相信他是真心提倡年轻人到大西北创业吗?一个连邻居,连教师都冷酷对待的人,能脚踏实地的去带领重庆人“共同致富”吗?
   
   也许有人会说,别计较旧账,他过去怎么样无所谓,关键是看薄熙来现在如何做?他不是唱红打黑,罚没了很多黑社会分子的不义之财吗?其实,薄熙来一方面用抓捕刘健春,李晓枫这样的贪腐案子,震慑了媒体,让他们违心地顺从自己,一个声音渲染“共同富裕论”,把这个概念股炒热;一方面又利用文强案,张韬案,强奸了公检法,让他们低眉顺首,大开冤狱之门,把那些他不喜欢的民企老板判刑,使他们人财两空,还背上一个黑社会的恶名,一夜间扣押了巨额的天文数字的财产,又在暗箱中变卖和托管,喂饱了死党。就拿彭治民和李俊来说吧,他们的私人财产就分别多达数十亿元啊,不用“做蛋糕”,不用那么辛苦,就象文革那样“抢蛋糕”就行了,只要心黑,手辣,脸皮厚,巧言善辩,两面三刀,喊口号,抓异己,打土豪,分田地,就能得人心啊!
   
   这样,一张一弛,一软一硬,一骗一打,一招一式,搞得鸡飞狗跳,风生水起,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连CNN都摇晃啊!晃出了排行榜啊!然后,再把抢来的“大蛋糕”重新分配,能叫他升官的京城权贵得大头,能喊“薄书记辛苦了”的山城小民得小头,前者以李俊案为证据,我们看到了触目惊心的真相,后者以当地媒体为噱头,使世人晕头转向,前者使军头张海洋偷着乐,后者使千万蚁民找不到北!试问,这不是“抢蛋糕”的文革重演是什么?
   
   
   显然,搞“共同富裕”的人必须具有这样的品质:悲悯,善良,正直,有社会责任感,乐于与他人分享权力和“大蛋糕”,而且,应当表里如一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薄熙来非君莫属吗?他在大连市政府工作时,办公室在三楼,如果把他的房间和其它职员比较,就知道他骨子里流着封建帝王的黑血,他吃饭必须到大连饭店贵宾间,他岳父常年免费住在金石滩酒店,他儿子上学必得由秘书吴文康驾车护送,他老婆出门得有身穿黑色西服的小伙子『保镖』陪同,他玩够了的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张某必须远离大连,批评他的文人必须关进牢里,等等,这样的人能与他人分享“大蛋糕”吗?
   
   我不否认,中共官员里确有一些愿意和他人分享蛋糕的人,至少不会去象无赖一样公然地抢劫民营企业主的“大蛋糕”,但是,中国出现薄熙来这样的官员是偶然的吗?或者说,只要做大了蛋糕和高调地唱红打黑“抢蛋糕”,“分蛋糕”,就能解决中国的社会不公,分配不均的问题吗?老百姓就能安定团结吗?文革时是毛泽东抢了刘少奇,薄一波,邓小平的蛋糕,他们的家人也跟着倒霉,现在,被抢者已经死了,儿子们翻了身,家人跟着鸡犬升天,不接受教训,心胸开阔地去致力于民主和法制的建设,使子孙后代远离社会动乱和分裂,而是反过来贪腐枉法,排斥异己,冤冤相报,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地侵占和抢夺别人的“大蛋糕”,还用华丽的辞句骗人,企图往上爬,永远骑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这是什么“共同富裕”啊?!
   
   在我看来,要想公平地分蛋糕,必须学习加拿大的民主法制,必须一人一票地公选出分蛋糕的官员,再用独立的司法系统,和自由的舆论媒体,监控官员“吃蛋糕”和“分蛋糕”的每一个细节,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官员不公,立即用选票换掉,谁还去上访?谁还去行贿?谁还能因言获罪?
   
   总之,切不可把希望寄托在薄熙来这样的演员身上,假如他在十八大上当了领导,还不如李克强和汪洋呢!他要是上去了,非在四年内,把憨厚老实的习进平和谨慎小心的胡锦涛整惨不可,到了那时,红歌将淹没了九州大地,无数个对立派的官员象文强一样,在老百姓的欢呼声中,以火箭之速下了地狱,“薄语录”将取代《毛选》,毛像让位于“薄照”,九个常委得下去八个,薄瓜瓜就是“薄二世”,全国的电视台都成了“薄视台”,王立军开着装甲车踏平了天安门,他设计的红雨衣,将带来血光之灾,无数个类似李俊的老板,乖乖地交出“大蛋糕”,不能逃出中国,就得入大狱,狱里也得唱红歌,那才是第二次文革呢,现在的重庆是预演和彩排啊!我用这样的顺口溜描述他:西红柿『市』,太阳升,中国出了个“薄泽东”,偷吃蛋糕一大块,却叫人民求公平,呼儿嗨吆,他为自己谋幸福,说的比唱得还好听!
   
   2011年9月8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首发 自由亚洲
(2011/09/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