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大连又火上浇油?]
姜维平文集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连又火上浇油?

    作为一个大连人,真不想看到这样的新闻:8月29日上午,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又发生了火灾。据现场记者透露,可能是一个油罐着火引爆,离厂区约五里处,就能看到大火的滚滚浓烟,路旁到处是警察,周围学校不得不放假,学生和教师紧急疏散。报道提醒说,大连,这座浪漫之都,成了名副其实的“伤城”,两年之间,大连被烧了几回:2011年7月16日下午,中石油大连石化公司一炼油装置发生泄漏起火;2010年12月15日,中石油大连新港储油灌区附近区域失火,3人在火灾中遇难;2010年10月24日,中石油辽河油田的工作人员在拆除“7,16”火灾中的103号罐时,引发火灾;2010年7月16日,中石油大连新港储油灌区发生爆炸和原油泄漏事故,部分原油流入附近海域,至少50平方公里的海域受到污染,直接损失在5亿元以上。(据《财经国家周刊》)这种系列的突发事件,已成为8月14日引发了数万人的游行抗议的原因之一。
   
   然而,好像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我想,这和当地官员没有转变“维稳高于一切”的观念,和本末倒置的思维定势有关,刚才我看到了自由亚洲电台的一篇文章,记者称,他打电话给大连市政府“应急办”查问,对方告诉他未经授权,他不便回答有关问题,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据我所知,“应急办”是一个特殊的部门,实际上,它是近年来各级地方政府专门设立的说谎和文过饰非的一个机构,我2008年亲自去拜访过,没想到主持日常工作,和应对国内外媒体的,竟是我的老同学,《大连日报》记者陈某,陈是1982年和我一起分配到《大连日报》当记者的,他在政法部工作,负责市委主要领导的报道,因为善于走“上层路线”而红得发紫,成了大连国安局的线人,不仅当年直接参与了对我的秘密监控,而且还成了市政府的新闻官,像他这样的人,名为记者,实际上已经是“应急办”的谎言大师和秘密特工了,所以,怎么会把真相告诉海外媒体呢?而掩盖事实真相,就是助虐为纣。
   
   这就是恶性事故频发不断的主要原因之一:中石化的领导会想,出了这么大的事故,闹得沸沸扬扬的,也没什么,反正有“应急办”替我们挡驾,有新闻官给我们遮丑?有什么了不起的!所以,两年内发生四五起,也不觉得脸红,万人上街也不可怕,反正天下永远是共产党的,再闹就把你送到监狱里!如此以来,威胁大连人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的更大的灾难,就一步步地逼近了,因此,这不是偶然事件,这是制度的问题,今天的这次起火爆炸事故,又是火上浇油,我的故乡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怎能保持沉默?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偶尔发生一次事故或许还算意外,如此密集的反复出现,显然有深刻的背景需要检讨和反思。对于专业技术人员来说,总能找到技术上的借口,比如,所谓“储油罐在高温烘烤下爆裂走火”、“常减压蒸馏装置换热器泄漏”,等等,这些高深的名词,公众不太懂,但事故发生后暴露出来的问题,却已经让公众有了清醒的判断。它以去年“7,16”火灾为例说,过后不到一个月,事故深层次原因还未查清呢,渔民的损失还未补偿,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却大张旗鼓地召开了“7,16”火灾事故抢险救援表彰大会,9个单位和197人分别被授予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光荣称号。这种奇特的论功行赏真是皆大欢喜。
   
   实际上,这和上述我指出的制度滋生的思维定势是一致的,领导干部出了问题,被媒体不疼不痒地披露之后,只能最终由自己解决,那么,必然是掩盖真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表彰抢险救人的所谓英雄事迹,则是巧妙的办法,既可以提醒大家以后注意,又可以重建老百姓的信心,维护原有的一元化的领导,于是,据报道,该公司职工反映,本该承担事故责任的相关单位和个人,没撤职查办,受到法律追究,竟成为了功臣,立功受奖。尤其是负责原油罐区生产管理、安全管理、消防的部门和负责人,都成为了表彰重点。这是什么黑白颠倒的混蛋逻辑啊?这怎么能根治事故灾害呢?报道批评说,如此表彰,公众怎么可能不愤怒,不震惊?当时的舆论对此批评铺天盖地,公众的愤怒被火上浇油,石油企业的声誉一跌再跌。但是,中石化财大气粗,直属国资委,他毫不在乎!
   
   同样荒唐的逻辑,也导致了去年“7,16”爆炸漏油事故的理赔方式,据报道,事故发生数月之后,中石油和大连市政府均未对污染损害赔偿做出严肃处理,而是采取了强势手段,千方百计地阻止遭受损失的水产企业和养殖户到法院起诉,使民告官的以法治国的承诺成了一纸空文,题为《中石油以投资抵赔偿了结大连漏油事件》一文,展示了吃惊的内幕真相:中石油与大连市政府达成“投资抵赔偿”的默契,油污清理结束的后续赔偿工作,由大连市政府负责,中石油“以投资抵赔偿”——在大连的长兴岛投资2000万吨/年炼油、100万吨/年乙烯项目。上述炼油项目上马后,中石油在大连市的炼油能力将达5050万吨/年,其产值预计将占到大连市GDP 的1/3。
   
   由此看出,官员重视的是上下级或平级的关系,是政绩公程,是“鸡的屁”,是廉价的掌声和招商引资的巨额回扣,绝非老百姓的生死安全。试想,如果中国是民主体制,当官的权利不是上级所赐,而是民众投票选举,并有司法独立相佐,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咄咄怪事吗?一次爆炸是失误,二次爆炸就是犯罪,三次爆炸就是杀人,四次爆炸用什么词句形容都不为过,如果在加拿大,内阁总理都得辞职,而在大连呢?中石化的老板都没事!中国的官员真舒服啊!不知道这回“应急办”又会如何应急?中石化新的“陈同海”又会不会不好意思!也许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但真理也会在网络时代黯然失色。
   
   记得“8,14事件”当天发生之时,我打电话询问故乡的朋友,惊奇地发现,他们虽然身临其境,有的还走上了街头,但都没有全景式的观察描述,因为他们受到了限制,而政府对真相和批评的打压,正是恶行加倍猖獗的原因。海外的读者往往独享便利:不仅可以从各大网站上看到《广场日记》,还看到了白天和夜间的视频,仿佛我自己就走在中山路的大街上一样,但可悲之处就在这里,当事件已经出现在海外媒体上时,后果往往是严重的,也是不可挽回的,比如,虽然,大连市委书记唐军勇敢地登上了车顶,承诺搬迁PX项目,迅速平息了风波,还算开明和果决,但大连环境污染,社会矛盾尖锐的问题,毕竟呈现出来了,这个印象能改变吗?
   
   同样道理,大连石化距离居民区不过百米,周围还有学校和商场,旅店,其它工厂,等等,如果爆炸后的局部大火,不能侥幸地及时扑灭,其进一步蔓延,将造成一场不可想象的灾难。据称,在去年“7,16”事故后,国务院调查组提供的资料显示,大连沿海各个原油罐区实际储存的油品总计700多万吨,人们说,如果出事,整个大连将在火灾里燃烧5年。一旦液体码头失火,仅剧毒就有可能导致上百万人死于非命。难怪此地近日搬迁的人不绝如缕,房价暴跌啊!这是多么可怕的前景,难道只有变成严酷的现实,“应急办”才能认为我不是危言耸听吗?
   
   2011年8月29日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8月29日首发
(2011/09/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