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张召忠将军将国家忽悠成了个半吊子]
石三生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召忠将军将国家忽悠成了个半吊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国人自古便有得民心者得天下之传说。无论是昏君还是明君,坐北朝南时,都相信自己是上帝的代表,人民的拥戴者。当然,今人看历史,不难发现:在三千年有文字记载的国史中,皇帝不过是千千万万炮灰的结果。一将成名万骨枯,一朝君王天下丧。也有例外,比如宋太祖的和平演变,兵不血刃便黄袍加身。大宋朝可能是历史上除臭名昭著的司马氏家族,唯一一个善待前朝皇帝家的朝代。如是,我们的历史中,才会有了空前绝后的宋文明。我们甚至可以断定,在我们所谓的漫长文明中,唯有宋太祖才是一个真正意识到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人。陈胜吴广虽然最早喊出了此语。但毫无疑问,他们若真的坐上了龙椅,不会比始皇帝更好。
   

   自从被国保怀疑有花柳病,留了案底还写下了坚决不会革命的保证书,对所谓的国事便看淡了许多。虽然国人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扯淡。当你所有的冤屈无人知,一句牢骚却能上达天庭时,你自然也会明白了这扯淡的话不过是让人民时刻准备着当炮灰。国家兴,与你无关;国家有难时,你就要跟着遭殃。如果说此前石三生这么想,还属偏激。当远在非洲大陆的卡扎菲大叔终于要彻底完蛋时,就会发现这样的解读是多么的有道理了。
   
   在百度搜索头条中,有这么一则《利反对派称中国阻止其国外资金全部解冻》的新闻。说““全国过渡委员会”的一名发言人表示,中方在与反对派谈判时竭尽全力希望反对派保护中方在利比亚的利益。根据之前的报道,中国在卡扎菲政权当政期间在利比亚有巨额的投资,合同金额超过200亿美元。尽管反对派已经承诺要保护中方的利益,但由于利比亚战事主要由西方主导,反对派已经表示在战后重建时要论功行赏,因此中国利益有被损害的风险。”
   
   看到这则新闻时,石三生就笑了,笑的成分几乎清一色的幸灾乐祸。自己一介小民,虽然早就被灌输了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要关心的程式。被打压后,却真的不敢知道这国事是个啥东东了。原以为也和家事差不多,乡里邻里的,你对我友好,我便给你个笑脸。你曾经给我一瓢饮,我便挖口井回报你。人家有纠纷,咱就出个公道。就算是儿子打了老子,咱也得看看那是个啥老子?若是那等连自己女儿都奸淫的牲畜,咱不敢亲自上阵,别人要帮着人家儿女清理门户时,咱好歹也要喊声该打,表达一点儿义愤,断没有帮着那老牲畜维护体面的道理。利比亚内乱一起,顾晓军先生就写了篇要《公审卡扎菲,绞死卡扎菲》。愚本以为是真知灼见。谁能想到:或许是老东西给党上课上的太多,把党的耳根子都磨出了老茧。除了打到张春桥时,如今的党跟着响应了一下。现在不管他讲的如何透彻,都被视作疯言疯语,无人理睬了。
   
   当然,不理睬顾晓军的主要原因,不只是因为老东西太过气。而是我党有了自己的国事处理专家—张召忠张大将军。国家要是聪明呢?在人家正、反双方未见输赢前,也不是不可以袒护一方,毕竟那卡扎菲大叔是咱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好学生,私下里眉来眼去难免。就算动用国脸国媒,也好歹随着人家局势弄成个争辩双方。让卡扎菲和反对派都错误地以为咱谁都支持。你搞成个一言堂,不管三七二十一非得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坚决支持卡扎菲。这不成孤注一掷了吗?200亿美元啊!偌大个国家,难道当初就没有一个头脑清醒的撤侨专家看到这样赌博的风险?好嘛,如今咱极力反对的反对派指日就要君临天下了。你才发现自己下错了赌注。怪谁呢?只为了满足一下张召忠将军的意淫,竟然不惜用200亿美元的豪赌啊!都说赵本山能忽悠,人家却给自己忽悠出来一架空中客机。我看张大将军更能忽悠,他把咱忽悠的连个前倨后恭都算不上,只好前做了小人,后依旧不能当君子。人家的国外资产都存放到咱们国,你不给解冻也就罢了。人家存放到外国的财产咱也能看住?也许能,在俄罗斯也向反对派递出了橄榄枝之后。说不得,咱只好来个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呜呼,大国的外交怎么会如此不着调呢?若说利比亚是头一个乱的,咱摸不着头脑也就罢了?为什么突尼斯、埃及先后演变之后。我们的国事专家们还是搞不清天下大势呢?此时,不由得想起前时一架飞往刚果的飞机失事,上有一中华民族。我外交部发表声明,建议国民出行,最好选择有安全保障的交通工具。这声明给我的最大震撼,是那个遇难的可怜人儿,乘坐波音飞机之前,肯定没有去咨询一下我大使馆。当时就想:外交部果然是神仙,连飞机安全不安全了如指掌,当然就能料定利比亚内乱,卡扎菲肯定胜出了!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谁能想到呢?不但我七年级的儿子被张大将军忽悠的昏头昏脑。就连我们偌大的第二帝国,也被张大将军忽悠成个半吊子了。
(2011/09/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