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一坨屎也要劳教 薄熙来书记食言了]
石三生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坨屎也要劳教 薄熙来书记食言了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最近,常看到有个网友,也不管石三生写的是啥,总是抢着第一个留下口号式的跟帖:“立即无条件释放方竹笋!”。开始并不介意,以为只是个恶作剧。因为在自己所关注的众多网上事件中,不记得有个啥方竹笋、圆竹笋的。况且以自己目前已经门可罗雀的影响力,也实在想不出这个网友有啥企图?
   

   今日,发过一篇《党和国家将为我罗织怎样的罪名?》,旋即遭到国内网站统一删除后,就有些闲的蛋痛,恰好又看到在法天下此文后唯一一条跟帖。就不由得跟着帖子在网络上搜了一下。一搜不要紧,看了那条让方先生吃劳教的微博,笑得自己鼻涕眼泪一块儿流个不停(大部分是感冒,也可能是鼻炎的后遗症)。笑过,遂决定敷衍一篇文字,不为救方先生于水火。但为无聊的世道增加一些足供喷饭的笑料尔。
   
   方竹笋,原名方洪,居当今解放区红都重庆。网络资料显示,方先生生于1966年,今年当是四十有五的年龄。只因顽心太重,发了一条涉嫌埋汰红都两大领袖的微博,竟被判处劳动教养一年。开始搜到的微博,关键处都是×××以及jc、f之类,看着,就是这一坨屎、那一坨屎,你吃他吃的,全然不知有啥妙处。待到搜到原文一看,就不能不捧腹大笑了。原博如下:“勃起来窝了一驼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把这驼屎端给检察院吃,检察院端给法院吃,法院端给李庄律师吃,李庄说,这驼屎太臭了,谁窝的,谁自己吃。”
   
   说句不算见多识广的话,方先生这个微博,绝对有侵权嫌疑,因为我至少在十年之前,就听到过类似的笑话。以我们是个讲究文明的社会来说,方先生此博果然是大大的老少男女皆不宜。薄熙来书记和王立军市长,用了前清的话说,人家那是封疆大吏,很可能还是上殿面君都可以带盒子炮的主儿。等闲的君王都会恐惧于封疆大吏,你说你一个人家治下的老百姓,不歌功颂德、人家不让你去吃屎也就罢了,怎么还敢以下犯上,让大老爷们去吃屎呢?就是搁在道光皇帝哪儿,也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不是?虽然有个汪洋书记鼓励老百姓骂娘。但听话听音儿。大官人的话一般都是自话自说,万万当不得真的。老百姓当真可以骂娘,南方报系也就不会遭到整肃了。以石三生的观点,此等刁民敢口出秽语污蔑当朝大吏,判一年劳教实在是有点不能承受之轻,应该重判以儆效尤,怎么着也得判他个十年监禁吧?判他劳教也有隔靴搔痒之嫌,应该把把他直接发配到小煤窑,让他日日的人间、地下来回挖煤、背煤。看他还敢不敢信口雌黄?
   
   不过,话又说回来,义愤归义愤。咱既然是个又有文明又讲究依法治国的国家,官家做事总不能太离谱。前些日子,薄熙来书记不是已经面对社会上众多传闻,说他要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进行了坚决的否认吗?文革之时,最兴的,不就是个文字狱吗?博书记既然不想搞文革,又何必对方先生一个顶多就是有些不雅的微博大动肝火?
   
   最近,看到日本NHK爆出周恩来的后人说,周当年曾经因林彪叛逃一事对毛的结论不满,私下说:“他妈的,明明是极左,怎么是极右!”真是没想到啊,连老周都会说脏话。相比之下,一坨屎虽臭,毕竟也是人吃五谷杂粮的产物,不管你是贱为贩夫走卒,还是贵为皇亲国戚,你就是日日吃燕窝鱼翅,拉出来的不还是一泡臭屎?不知重庆文明是怎样,我知道在东北、在山东,惯常都有说笑着让人去吃屎,难道都弄去拘留、劳教不成?
   
   但愿这一坨屎的劳教只是一场误会,薄熙来书记和王立军市长都被蒙在鼓里。以博书记曾经留学于美帝国的经历,自当知道连贵为总统的奥巴马都常美国人民骂做白痴。悠悠众口,一千多万人口的大都市,靠这样封堵恐怕不是个办法,依法治国必须从高层做起。如果方洪没有犯其他的罪过,还是应了那跟帖,赶紧无条件释放算了。
(2011/09/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