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方案--宪政联邦体制]
郭国汀律师专栏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方案--宪政联邦体制

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方案--宪政联邦体制

   

   郭国汀[1]

   

   中共六十一年铁血统治已造成严重的民族分裂危机,由于西藏问题涉及历史上主权归属争议,高度国际化,西方社会的广泛支持,成熟的流亡政府,为全体藏人共同崇拜并有全球号召力的精神领袖,汉族居民数量稀少,稳定主权的力量依赖内地资源等因素,使得西藏问题远比新疆、内蒙问题更严重。因此解决西藏问题,其他民族问题亦将迎刃而解;若西藏问题长期悬而未决,极易引发其他民族问题随之激烈爆发。[2]

   

   中共宣传历来将西藏描绘成“世界上最野蛮,最落后,最黑暗的地区”;早期称达赖为“反动叛乱匪帮”,“奴隶主”,“分裂分子”;指责其“旨在恢复西藏旧社会的制度和达赖啦嘛的特权地位”;中共暴政协50年来不遣馀力的抹黑妖魔化达赖喇嘛,实质上挑拨汉藏人民之间的友善关系,例如:1968年北京电台称达赖喇嘛是“一政治僵尸,匪徒和叛徒”。北京周刊一篇文章描述达赖喇嘛是“口密腹剑的刽子手”,指控达赖喇嘛每年用三十颗人头和八十个人的鲜血用做宗教礼仪的牺牲贡品 [3]。Lodi Gyatso还记得当时中共宣传宣达赖喇嘛“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吃人肉的屠夫” [4];中共甚至公然诽谤达赖喇嘛实际上是“强奸犯,指达赖喇嘛为甘地夫人提供非常奇怪的性服务!”[5];2008年3月20日西藏共党书记张庆黎信口雌黄“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指称“同达赖集团进行着一场血与火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 [6] 西藏前书记陈奎元指控:“同达赖集团的斗争……事关国家民族的根本利益,没有任何调和的馀地”要“剥掉达赖的宗教外衣”;李瑞环指斥“达赖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是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是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公安部长孟建柱指称:“达赖不配做一个佛教徒”;温家宝痛斥达赖喇嘛为“伪善的骗子”(hypocritical liars),[7]并两次声色俱厉指责达赖喇嘛“一贯标榜不追求独立的说法是一派谎言,所谓中国政府灭绝西藏文化,完全是一派谎言” [8] 上述中共要人的信口雌黄诽谤达赖喇嘛充分证实中共高官的极度无知下流傲慢,蛮横无理。

   

   事实上,达赖喇嘛是一位受到全世界各国人民尊敬与爱戴的真诚善良仁慈博大宽容和平理性富于智慧德高望重的高僧大德,是藏人心中的活佛。他为了西藏民族独特的宗教文化文明的生存与发扬光大,始终坚持非暴力、慈悲怜悯原则,争自由人权和真正的民族自治权,其坚韧顽强自信宽容智慧的抗争无与伦比,业已创造人类历史上弱小民族反抗强权暴政的奇迹。自1973年始走向世界,达赖喇嘛先后300多次出访了62 个国家,应邀到世界各国演讲60次,获得世界各国名校颁发的荣誉哲学博士、神学博士、佛学博士、法学博士、教育学博士、文学博士、人类学博士、荣誉研究员等47个荣誉博士学位(包括斯坦福、普林斯顿,哈佛等尖顶大学,涉及哲学、逻辑学、伦理学、心理学、生物伦理学、生态学,认识论等领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等各种自由人权奖80个。成为各国政府、政要、大学、研究机构、世界各大宗教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最受欢迎的座上宾。美国前总统布什称赞说:“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及世界政要皆见证了陛下作为一个诚信、虔诚和和平的人。他已赢得美国人民的尊敬和爱戴,美国也赢得了他的尊重与爱戴。”[9]美国国会议员托马斯蓝托斯说:“达赖喇嘛陛下的抗争勇气,使他成为一名人权和世界和平最主要的辩护者。他为终止西藏人民的苦难,通过采取和平谈判与和解方式,长期不懈的努力,需要巨大的勇气和牺牲。他在解决国际争端,人权问题及全球环境问题已成为公认的领袖”。[10]美国总统办公室主任佩络西评价达赖喇嘛:“对西藏佛教信徒而言,他是地球上显灵的活佛。从国际社会看,他是西藏人民的精神领袖。对千百万信众和崇敬者而论,他是智慧和同情的泉源。对年青人而言,达赖喇嘛陛下是如何使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一个积极的板样”。[11]由此可见他深受全世界爱好和平和自由的人民发自内心的尊敬与爱戴,如今业已成为对全球政治、宗教、文化和精神心灵影响力最大的人之一,2008年他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第32名。但他始终自谦:“我仅是个真诚的佛教和尚”![12]

   

   一、西藏问题的概念

   

   达赖喇嘛在多种场合表述西藏问题涉及主权,[13]政治,社会性质,法律,人权,宗教,文化,人民的身份,经济和自然环境等问题;[14]“不仅仅是人权侵犯的问题,而且是政治争议”;[15]“是事关六百万西藏人民保护我们独特的文化,身分和文明的问题”;[16]“是人民决定其本体的抗争;”[17] “是为民主,人权与和平而抗争,是为独特文明的民族和国家的生存而抗争”;[18] “为了西藏人民特有的文明,独特的文化,灵性传统以及自然环境的生存”;[19]“西藏拥有无价的金,铜,铁,石油,天然气,煤炭和铅矿藏。是否允许那些对我们的宝藏(即自然资源)没有任何权利的野蛮的盗匪,抢劫和夺走这些属于我们的宝藏;[20] “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在殖民统治下的国家”;[21]“今日的现实乃是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处于殖民统治下的国家”。[22]归纳言之:西藏问题至少以三种形态表现:社会政治体制,诸如主权,人权,政治,社会;宗教文化文明,比如宗教信仰,语言文化,习俗;及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保护。

   

   中共官方则认为:不存在西藏问题,只愿意解决达赖喇嘛个人的前途问题。温家宝2008年3月16日在记者招待会上称: 只要达赖喇嘛承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领土的一部分,放弃分裂活动,可以就他个人的前途问题进行协商和对话。[23] 针对达赖喇嘛数十次公开表示不寻求独立,只要求真实的自治,以维护西藏宗教文化传统,保所西藏自然环境的真诚意愿,则一概斥之为谎言。而2008年4月17日在东京举行的中日外长会谈中,中国外长称“西藏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他国不应干涉。西藏问题绝非宗教,民族,人权的问题,而是维护国家统一,防止中国分裂的问题”。胡锦涛说:1987年9月以来拉萨多次发生的骚乱事件,其实质就是分裂祖国,反对共产党,颠复社会主义制度的严重斗争。达赖喇麻反复公开声明:“我并不需求西藏的独立。我需求的是西藏人民能有机会享有名副其实的自治,以保存自己的文明、独特的文化、宗教、语言、生活方式,并使之发扬光大。我最关心的是确保西藏人民独特的佛教文化遗产。”

   

   中共官方历来用政治意识描述西藏问题,例如《西藏日报》称:「西藏由于受到历史地理等诸多因素的制约,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相对落后,从封建农奴社会遗留下来的迷信、愚昧、非科学的东西至今还禁锢广大农牧民群众的思想」。姑且不论西藏是否所谓“封建农奴制社会”,也不论中共暴政历来凭借暴力恐怖威慑国民,以欺骗谎言愚民,即使西藏社会真如中共所说,中共也根本无权擅自强制“解决”西藏,否则,英国法国甚至俄国及日本当年入侵中国完全有理,因为他们的社会政治经济司法体制远比当时的中国先进得多。帝国主义国家是“解放”中国人民,那还用中国人浴血奋战保家卫国吗?

   

   党用文人往往迎合中共暴政旨意,例如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教授认为西藏问题是由于宗教、语言、政治等因素造成的,他还证明西藏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分析西藏分裂主义的产生过程,详细介绍英帝国主义势力介入西藏事务、支持藏独的始末,指称由于英帝国主义当年的种种行为,造成今天的西藏分裂主义。[24]

   

   愤青赵春可谓深受中共洗脑之害的典型。[25] 或许不消几年后,他便会为自已的垃圾硕士论文羞得无地自容。

   

   持大汉族主义的文人如徐明旭称:“达赖喇嘛一夜之间,从政教合一的最高领袖变成了民主领袖,人权斗士。西藏的民族问题掩盖或扭曲了政治制度问题。达赖喇嘛所说的自由,不是废除农奴制,他的人权也不是要解放农奴,而是要民族独立。达赖喇嘛至今还是反民主的政教合一的领袖。从这个意义上说,达赖喇嘛充其量算一个民族领袖,根本不是一个民主领袖”。[26] 徐先生很有睁眼瞎说的勇气,达赖喇嘛流亡五十二年的不屈顽强英勇抗争,居然是“一夜之间”?其指责达赖喇嘛争取的自由不是废除农奴制,抗争的人权不是解放农奴,更与共产党的瞎指控如出一辄。事实上,早在1955年始达赖喇嘛即着手对西藏进行民主改革,但由于各种外力阻碍未取得实质进展,西藏流亡政府自1960年便开始选举议会代表,2000年民主选举产生了第一个民选政府首脑,早在十年前,达赖喇嘛便在政治领域已半退休,而2011年月则完全退出政坛。

   

   西方亲共的梅·戈尔斯坦(Melvyn Goldstein)之《喇嘛王国的复灭》被译成中文吹嘘成权威。他在《龙与雪狮:二十世纪的西藏问题》文中提出解决西藏问题的对策:中国应保有西藏政治、军事与经济的控制权,但应让藏人在“文化保留地”生存。纽约时报的纪思道说它是“对西藏最佳的介绍文章”,并称“西藏情况如此糟糕,是达赖喇嘛与中国的错,华府不应支持西藏”。纪思道2008年5月18日发表《受够和平了》一文主张,若支持西藏,美国会鼓励,甚至赞助潜在极度危险的极端主义运动。“香格里拉将会变成恐怖份子的滋生地。”[27]

   

   一位海外专家称“西藏问题一半是汉人的问题。从上到下,对西藏宗教文化缺乏起码的认识和尊重。[28] 北京口是心非,实际采用关门主义:故意提出达赖不可能接受的政治自杀性条件:“只考虑其个人前途问题”;无论达赖说什么,一律戴上“实质上是要求独立”的帽子,旨望拖死达赖后,西藏问题自然消失。[29]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知识分子同情支持西藏。达赖喇嘛证实“过去两年来,中国的很多作家、知识分子,写出一千多篇支持解决西藏问题的文章,都是了解西藏问题之后发出的心声”。强调应尊重西藏人民的自由,西藏人民有权选择自己的领袖、社会制度、自己的信仰、文化和生存方式。这种选择权不属于汉民族[30]。西藏问题涉及领土主权,政治体制,区域自治,社会经济,司法法律,人权侵犯,宗教文化,语言教育,移民和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等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乃是民族独立与真实的自治权及西藏全球独一无二的宗教文化保护及脆弱的生态环境保护问题。

   

   二、西藏问题的实质

   

   新华社引江泽民原话称“所谓“西藏问题”实际上是近代以来西方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产物”。就是图谋“西藏独立”,达到分裂中国的目的。亲共文人宋鲁郑称:“西藏问题的实质是国家利益博弈的问题。自然是不择手段,不讲规则,完全依靠相互的实力”。溱洧梅胡扯:“西藏问题的实质不是民族或宗教,而是阶级斗争,是关系到中华民族核心的问题”。中共认为“西藏问题就是达赖问题”,故自1980年胡耀邦提出解西藏问题的五点意见,至温家宝当政,始终限于安排达赖喇嘛的个人前途。周农建称“西藏问题说到底其实仍是一个达赖问题”。[31] 上述人士要么克意歪曲西藏问题的核心如江泽民,要么持强盗逻辑如宋鲁郑,或者纯属被长期强制洗脑后的极度无知者如溱洧梅,至于中共及美籍华裔学者之西藏问题即达赖问题之论,显然是自以为聪明实则愚不可及的一厢情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