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
走向大自然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http://c3.ac-images.myspacecdn.com/images02/88/l_83bdab67ae2b4475acb7839c6081e396.jpg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引子
   
   
   今天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战斗英雄赵风山了,无论官方的记录和人民的记忆都成
   了空白。
   
   用GOOGLE 搜索了一下, 一共只发现了几个记录。
   
   首先找到的是“我的爷爷孤胆勇士赵风山”,文中载有赵风山立功的奖牌、奖状、
   和赵风山的照片。文章详细地叙述了赵风山立五大功的经历,一个人抓住国民党军
   队五十多个俘虏的传奇, 但却只字不提赵风山得特功的事迹。 这篇文章在网易网
   上像昙花现了一下,几天后就消失了。不知是被删除的, 还是自己拿下的?
   
   文章后有两个跟贴:
   “在新春佳节到来之际!我代表活着的战友给上香、敬酒。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北兴
   农场。”
   落款是黑龙江网友老干部王世鹏,这一定是和赵风山当年一起驰骋战场,出生入死
   的战友留下的。
   
   下一贴是:
   “怀念在心里,默默!”
   落款是黑龙江大庆网友,这可能是知道他后来身世的农场人留下的。
   
   除此以外还有两处记录,一处是百度的抗美援朝吧,其中有用朝鲜文写的立功奖状,
   和赵风山戴着很多奖牌穿着军装的英姿焕发的照片。跟贴都是向往军功的当代青年
   用对英雄充满崇敬和羡慕的语气写的:
   
   “抗美援朝老英雄赵风山,英武帅气,军人气质。”
   “眼神和现代人都不一样。”
   “嗯,十足的军人气质,看证书中的文字,应该是朝鲜族的吧!”
   等等。
   
   再有一处就是网易的军魂纪念碑中对于赵风山的记录:
   姓名:赵风山
   去世(阵亡)时间:1998
   籍贯:辽宁
   部队:四十四军一三0师三八八团
   
   后面的跟贴有:
   “祖国不会忘记你们!!!!!!!!”
   也许这些先烈们离开我们太久了,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曾经为了我们的祖国驱除
   外辱,为了我们的人民谋求解放。今天,就让我们为他们献上一束鲜花吧!祖国和
   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我们的后代也会牢记那段血的历史。”
   “致敬!”
   
   最引我注意的跟贴却是题名love4999的:
   “让我爷爷以及那些地下的前辈爷爷辈的人安静一些吧,他们不图那个!”
   悲恸之情和难言之隐溢于言表!
   
   岁月正像江河涛涛的流水不断淘去人间的记忆,真实的赵风山正在渐渐地被时间的
   浪涛埋没,慢慢地不再存留任何痕迹。而后代人从江河两边留下的泥沙淘出的对英
   雄的遐思和崇敬,也许正是对赵风山惊心动魄和悲哀人生的嘲弄。
   历史和人生有时就是这样不合逻辑, 荒唐和无情。
   
   
   
    正文
   
   
   1966年,文化革命开始了。正像十六条宣称的,文化革命是要整走资本主义道路的
   走资派,不能整群众,这迫使农场党委必须从自己干部队伍中选出一批走资本主义
   道路的当权派,抛出来,执行中央十六条的精神。农场第一批被揪出来的牛鬼蛇神,
   虽都是干部,但没有一个是在党政重要位置上的当权派,其中包括粮食科付科长赵
   风山。
   
   食堂的大字报上骇然写着,国民党特务营营长赵风山不算下令杀的共产党,自己承
   认亲手用刀砍死的共产党就有一百多。
   
   我感到奇怪,赵风山是什么人,如果大字报上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为什么还能在农
   场当粮食科付科长?
   
   在那个宁左勿右的年代,大会小会上都是要求枪毙赵风山的群众呼声,甚至没有一
   个人对杀了一百多共产党员的赵风山,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没有得到司法追究做一个
   合理说明。我认为这个赵风山死定了,批判大会结束了,在归回宿舍的黝黑的小
   道上,我试探地对下放干部张瑜说:“这个赵风山肯定要被枪毙了”。谁知,张瑜
   淡淡地说:“他死不了”。说完后,在夜色苍茫中,可以看到张瑜神色凄楚, 流露
   出一种对人生无常的淡淡嘲弄。我知道在这种非常时期,作为一个经过抗日和解放
   战争的延安下放干部,是不会再多说一句话了。
   
   但是张瑜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为什么张瑜说赵风山死不了?我伸长耳朵想在工人
   中得到一点信息。但是大家似乎都早就知道这件事的原委, 没有人谈论它。我知道
   的只是赵风山的工资是农场最高的,二百多元一个月,而且赵风山的老婆也是农场
   出名的美人,外号黑牡丹。且不论他是否杀过一百多个共产党员,就凭上面两条,
   他已经犯了中国社会的大忌,高高的站在被枪打出头鸟的林子上。
   
   我终于忍不住了,想弄清为什么张瑜说赵风山死不了。我将突破口锁定在出身烈士,
   由于嘴快嘴臭得罪了大部分领导和工人的李云飞身上。当然不能直接问,几年农场
   的改造已经使我有了这个党喜欢和培养的投其所好,讲假话的丰富经验。我说:李
   师傅,这个赵风山杀了这么多的共产党,太可恶了,为什么我们不马上将他直接送
   去枪毙了。我装出一付义愤填膺的样子,心理对我的改造成就颇为得意。李云飞听
   见我问他,高兴极了,马上卖弄起那些在农场其它人那里已经一钱不值的新闻来了:
    哈, 你知道这个赵风山是什么人吗?
   我当然不知道。
   解放军画报的倡刊号的封底的里页就是他的整版照片,戴着军帽,挂着满胸的奖牌,
   下面写着解放军特等战斗英雄赵风山。
   哇……,我做出吃惊的样子,李云飞讲得更有兴致了:
   你知道,什么是特等功吗?
   不知道。
   罗盛教也不过是一级战斗英雄,只有黄继光才是特等功。
   哇……, 他怎么得的特等功?
   辽沈战役,他领了一营人穿着国民党军队的服装,打入国民党军队内部,将他们的
   战略步骤打得乱七八糟……。
   我原以为这样的事情都是电影中编来哄大家开开心的,没有想到现实生活中真有这
   样的传奇。
   解放军指挥部认为赵风山的行动,为减少部队正面进攻的伤亡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
   用,授他特等功……, 李云飞眼中闪烁着敬畏和羡慕的光。
   那么他怎么会落到农场当一个粮食科付科长?我更好奇了。
   解放后,肃反运动,他交代了自己被俘前当过国民党特务营营长,光亲手用刀砍死
   的共产党就有一百多,大家傻了……。
   后来呢?
   谁也不敢碰这个马蜂窝,直报国防部。据说到了毛泽东那里,毛泽东批了八个字
   “功过相抵 永不重用”。
   
   现在我就对后面赵风山的斗争会风声大, 雨点小不奇怪了。
   
   很快文化革命风云剧变,风水轮流转,抛出赵风山的党委成员也沦为人下囚,一个
   个戴高帽,剃鬼头,到处游街。等到造反派掌了权的时候,这些当代官员们已经
   变成农场累赘,被作为新牛鬼蛇神与我们这些老牛鬼蛇神编排在一起劳动改造了。
   
   
   与我分在一起的有机关党委书记余XX,和中学校长李喜元等等,令我吃惊的还有赵
   风山。看来不管是党委当权,还是造反派当权,对赵风山来说都是一样的恶运当头。
   在那个所谓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人人紧跟毛泽东,人人都叫捍卫毛泽东思想,
   人人都叫毛泽东万岁。但是云谲波诡,谁也不知道自己最终会被入录毛泽东编制?
   还是被丢弃到反对毛泽东的百分之五的一小撮中。所以不管谁上台,看来都要借对
   杀死一百多个共产党的赵风山的愤怒来反弹,来证明和来表现自己坚持毛泽东思想
   的货真价实。
   
   我感到惊讶的是,中外史家至今都没有发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之所以史无前例,
   所以区别于世界和历史上的任何革命,并不是因为它是一个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也
   不是它是一个造反的革命,也不是因为它打倒刘少奇,更不因为它自称是无产阶级
   反对资产阶级的革命,而真正的奥妙是这个革命没有敌我两方。大家都说自己是毛
   泽东的忠实战士,大家都骂对方是反对毛泽东的叛徒,大家明明都是争当毛泽东的
   奴才,但是大家偏偏要说自己是在造反。这一点连贵为国家领导人的邓小平都不能
   避俗,在给毛泽东的信中将奴颜婢膝发挥到淋漓尽致。因此这是一场不靠政治和军
   事较量来决定输赢的战斗,而是由谁得到毛泽东的欢心来确定输赢的革命。这样一
   个革命能够与文化和无产阶级有什么关系呢?它实实在在是一场中外古今从来没有
   过的全民争“奴”大革命。
   
   文化革命研究的另一个空白是,文化革命中这个民族表现的对毛泽东的忠心,并不
   真正代表他们天天叫喊的对毛泽东无比的热爱,也不代表他们对天天膜拜的毛泽东
   思想的无限崇拜,更不表示他们对吾皇毛泽东万岁的愚忠。这里的实质是这个由于
   在长期的空前残酷的政治运动的威胁中为了自保而变得极端狡黠,短视和愚蠢的民
   族,没有人睹毛泽东输,每个人心里都认定了毛泽东战无不胜,因此每个人都愿意
   站在强大的毛泽东一边去摧毁毛泽东要打倒的一方,而置这一方真的是坏人?是恶
   魔?还是好人?是天使的事实和道德责任,良心责任完全不顾。
   
   换句话说,那时候,如果有一个人预言毛泽东这次输定了,并且能让中国人确定无
   疑的相信这个预言,那么这个自称无比热爱毛泽东的民族,在一秒钟中就会冲上去,
   像狼群撕裂它们死亡的同类一样, 将毛泽东撕得粉碎。
   
   所以文化大革命是中国统治权术和民族性格发挥到高水平的精彩表演,在这台比好
   来坞的任何大片更耗资更场面浩大到巨戏中,毛泽东像一个高明的西班牙斗牛士,
   在挑逗这头中国民族的巨牛。表面看来毛泽东无比强壮、凶悍,其实真正强健、凶
   猛的是这头牛。只不过这头牛愚蠢无比,被毛泽东指东向东,指西向西,玩弄于掌
   上而已。如果这头蠢牛一旦失控,那么就非常可怕,敢于玩这头蠢牛的毛泽东确实
   是艺高胆大。这头蠢牛在毛泽东死后,才恍然大悟,此时羞愧有加,像泼妇一样尽
   其恶毒之词谩骂恶魔毛泽东,以消自己当年跳忠字舞和三敬三祝时那付丑态的心头
   之恨,当然也没有人再承认自己干过那些无聊的事情,好像都是别人干的。不过这
   也只是在毛泽东死后发泄发泄而已,如果毛泽东此时复活,他们很可能变得比猴子
   还快,高呼毛主席万岁,开始互相揭发对方在毛死之后,曾经用过极其恶毒的语言
   侮骂和攻击过我们敬爱的死去的领袖毛主席。
   
   赵风山在这样的革命和民族中当然是无法幸免其灾的,没有人再记着他出生入死为
   这个国家所立的血淋淋的功劳。在这个没有原则和是非的民族中,一个从高位和殊
   荣跌下来的人,或者不再有权力玩弄别人的人,遭到欺凌、围攻、以至身败名裂、
   家破人亡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与这些下台的干部在一起劳动是不沉闷的。农场的干部大都是有资历的解放军转业
   军官,对共产党的政治运动深有了解。所以他们在暂居劣势时并没有那种天要塌下
   来的感觉,相反嘻嘻哈哈,互相调侃。机关党委书记余XX对李校长说,你也太放肆
   了,昨天斗争会上,蹶着屁股在那里九十度的时候,你要和我换帽子。李校长说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