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走向大自然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http://c2.ac-images.myspacecdn.com/images02/65/l_4929dbc704324089a049f54bcb832e41.jpg
   
   记念北京石油学院毕业集训运动四十四周年
   
   

   四十四年前的今天,一九六五年三月二号,十一个北京石油学院的反动学生正在北京
   火车站候车,他们将被押送到黑龙江省北安农场劳动改造。
   
   灰暗的灯光下,没有一个人说话,他们的脸在灯光下显得苍白憔悴颓唐,几个月来
   的斗争会已经将他们折磨得半死,现在他们将被送到遥远的北大荒去,是什么样的
   苦难在等着他们呢?每个人都在悲伤和恐惧之中。
   
   站在最角落的是章建航,学校的斗争会上说他的父母解放前是恶霸地主。他的罪行
   来自他的一首歌颂农村建设的诗,诗中有肥猪二个字。他被强迫承认诗中的肥猪是
   暗喻毛泽东,在毛泽东是红太阳的年代,这是够杀头的罪。今天回头看去,真正的
   奇才是那个第一个发现肥猪与毛泽东有联系的人。五七年反右后的中国知识界揭开
   了中国文人历史上最可耻的篇章,被反右吓坏了的中国知识分子得了恐惧症:于是
   一边开始歌功颂德,无言不无共产党,无歌不颂毛主席;另一边人人要求进步,靠
   拢党组织,汇报思想和阶级斗争新动向。发现诗中的肥猪与毛泽东有联系,只是当
   年知识分子无数互相残害的杰作之一。但是知识分子的兢献忠心,阿谀摇尾,互相
   出卖(包括与父母划界限),并没有缓息伟大领袖心中对这些文人的鄙视。他终于做
   出中国知识分子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结论,在文化革命中将他们统统送到
   炼炉中去烧烤:不管是过去整人的;还是被整的。
   
   章建航的母亲和二个妹妹远远地站在他的旁边。一个优秀的电影导演可以让一个演
   员维妙维肖地演一个垂死的人,但是他绝对无法让一个演员演出一个除了悲伤和恐
   惧,再也没有任何其它人性的人。这是一些意志已经被社会和同类压垮了的人,她
   们看每个人的眼睛都充满了恐惧,好像在说;“我有罪,请你放过我” 。
   
   站在左边的是鲍有光和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是北洋政府送去留洋的老文人,我曾经
   见过他,他像是一下子老了很多年。他是一个历史学家,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前程
   对于他的儿子会是多么艰难,这是比生离死别更彻骨的痛苦。
   
   王有林坐在行李上,两眼茫然的望着远方。没有人来送他,尽管他的家在北京。他
   是一个孤儿,父母弥留时,要求比他大十多岁的哥哥等到弟弟成人后才能结婚。哥
   哥忠心地履行着对父母的承诺,每天在工厂做工,供给弟弟上学。兄弟两人在睡床
   上议论了不少中国的反修政策。弟弟在学院中被同学揪出来后,系党副书记张西昆
   对王有林开始了日以继夜的攻心战,王有林揭发了对他有养育之恩的哥哥。他的哥
   哥随即就被作为反革命送进了监狱。立了功的王有林并没有得到张西昆允诺的宽恕,
   现在他心灵中压着我们双倍的负担。
   
   在我右侧站着李家富,他来自广东的乡村,这是一个遗腹子,母亲怀他时丈夫就死
   了。留下两分薄地,孤儿寡母没有能力种,就租给人种。解放后定成分,地太少,
   不够地主,但是有剥削行为,被定成小土地出租。李家富的问题是62年回家探亲时,
   看到农村俄死了人,农村干部多吃多占,农民不喜欢人民公社,盼望包产到户等等,
   觉得与报纸上说的不是一回事。他是团员,还是付班长,回校后找政治辅导员廖国
   芳汇报思想。廖国芳说,你做得很好,以后有想不通的就找我汇报。到了毕业集训
   时,廖国芳将他汇报的内容全抖了出来,他就不容置疑地成了反动学生。而李家富
   的母亲也正在李家富成了反动学生的时候,到井边去挑水折了腰,这使她不能再挑
   水,每次需从地上爬到井旁,用几个小时拖一点水回来,她正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大
   学毕业儿子回来帮助她哩。
   
   李家富的后面是陈耀强,长得很高,鼻子翘翘的,有着一张讨女人喜欢的脸。可以
   说即便将陈耀强以一百个罪名定罪,最不应该定的就是反动学生。陈耀强是个不折
   不扣的纨绔子弟,他算是半个华侨,母亲在印尼,父亲在广州开饭馆,生了九个女儿,
   最后得了这么一个儿子。陈耀强在学校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与一个比他差不多矮一半
   的女同学成天在校园中压马路。陈耀强的问题是看完电影战上海,回到宿舍时,站
   在宿舍门口仿照电影中一个国民党高级军官,一边两脚立正,将右手高高举起敬礼,
   一边叫蒋委员长到。陈耀强变成了反动学生,使他在印尼生了九个女儿一个儿子的
   母亲,像发了疯似地开始了长达八年的要将儿子从中国弄到印尼去的坚韧不拔的斗
   争。
   
   这是无声的送别。火车起动的时候,我看到鲍有光的父亲跟着火车跑着,他哽咽着
   叫喊着 “ 有光,要想着我”。在灰暗的月台灯光下,火车将他慢慢地愈抛愈远,缩
   成了一点。我们就这样离开了北京。
   
   一路上我的耳边回旋着鲍有光父亲哽咽的声音,“ 有光,要想着我”,我想,这句
   话的潜在意思是“ 有光,为了我,不管什么发生,千万不要死”
   
   押送我们的是保卫处的一个干事和两个低年级的学生。这个干事是复员军人,个子
   很高,对我们礼貌而冷淡,一点看不出他心里的实际感情。上火车前,他从袋里掏
   出一顶那种帽舌可以用一个扣子与帽体连在一起的帽子,戴到头上,顿时显得非常
   干练。二个押送我们的学生中有一个四川人,对我们说话时总是避开我们的视线,
   声音非常小,没有一点押送人的趾高气扬,给人的印象仿佛不忍看到这些人。几个
   月的批斗,使我们已经习惯于被人鄙视,一个押送我们的人,没有大声说一句话,
   更没有说一句侮辱的话,已使我们从心里感激涕零。整个押送气氛悲哀压倒了肃杀,
   使我们隐隐感到一种似是而非的恻隐之情围绕着我们,不过这也完全可能是我们出
   于自怜产生的错觉。
   
   在火车上我看到那位保卫干事在远处跟女服务员好像在说什么,后来女服务员走过
   我们身边时,似乎是不经心的但是很快又很专注地看了我们每人一眼。
   
   火车上的十多小时没有人互相讲过一句话,各人似乎都沉浸在自己的心事和对于不
   确知的未来的巨大压力下, 没有心情去交谈。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交谈可能也是不
   允许的,虽然押送人没有明白宣布这条纪律。
   
   到哈尔滨的时候正是午夜,我们要在这里换去北安的火车。哈尔滨的火车站比北京
   更是昏暗,虽是三月,夜间非常冷。我们将被子铺盖等行李堆在中央,大家围着行
   李坐地下。充满夜寒的车站,显得凄凉和空荡。范同明拿出一个短笛,吹了起来,押
   送人也没有制止他,他吹的是苏武牧羊,哀怨的笛声,催人泪下。可怜的范同明是我
   们这些人中将来命运最悲惨的一个,在他吹笛子的时候,他怎么知道等着他前面的
   路程将是何等的艰难。
   
   笛声哀扬,我看着范同明悲沧的脸,想,这就是那个被学校宣称气焰非常嚣张的范
   同明吗?我记起我被定为反动学生后,一个夜晚,一个学校的高层官员找我谈话,
   用一种玩笑的口气提起有些反动学生现在还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时,在灰黄的灯
   光下,他脸上露出的那种对范同明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不懂事感到好笑的表情。
   
   范同明来自骁勇善战的广西,那里的民风要比表面粗犷豪放,暗里藏针的东北大汉
   耿直。他的父亲是一位国民党团级军官,这是一个最坏的层次,听说死在监狱里,
   要是级别再高一些,反而会受到共产党礼遇。这种被称为血仇子弟的人在政治运动
   中是权利最没有保障的。
   
   范同明的脸看起来有一种沉毅,倔强,说话很慢,而且对人的问话要有一个停顿才
   能反应,说明脑子不是很敏捷。范同明的问题就是一句话,说他附同苏修的口气,
   诬蔑中国人几个人穿一条裤子。加上他气焰嚣张,拒不认错,所以被定成了反动学
   生。
   
   后来我问过范同明他说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 我们这些不堪一击,在党面前痛
   哭流涕,苦苦求饶的反动学生中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会让我感到是一个奇迹,而
   且备感荣光。范同明有些不好意思,罗里罗嗦的说了半天,我听懂的他反复说的就
   是反面教员这四个字。可能是学校要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当反面教员的意思。
   我觉得范同明的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差,词不达意,我无法知道这是运动后受到刺激
   变成这样的,还是原来这样?但是这绝对不是一个校方描述的顽固,坚持反动立场,
   甚至不惜一死的刚强形象。
   
   我基本上明白了范同明是被拖下水的,这种中国人几个人穿一条裤子,明明是宣传
   用来激起人民对苏联仇恨的话,就算有人对中国反修政策不满意,也不会拿这种中
   国人都不认可的话来攻击的。问题是只要将范同明卷到这个逻辑上来,他是会被愈
   拖愈说不清楚的,所谓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说,恐怕也是有人先问范同明是不
   是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开始的。像范同明这样耿直,倔强的人在乱世如果去参
   军,不管是共产党军队,还是国民党军队,都会像他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卓越的军
   官。可是来到大学这种钩心斗角的地方,他的脑子是无法绕出这些文人给他设的圈
   子的。
   
   到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我们上火车了,等待我们的竟然不是拉人的客车,而是拉
   货和牲口的闷罐车,这种车没有窗户,也没有座位,我们都坐在行李上,门一关上
   里面黑黑的。车上有一个洞,可能是给我们大小便。从哈尔滨到北安虽然不是非常
   远,但是是每个小站都要停的特慢车,要走十二小时。我们就这样坐在没有光的黑
   黝黝的闷罐车中十二小时,黑暗中没有人说一句话, 大家心里对后面还会有什么在
   等着我们充满了恐惧。
   
   到北安县的时候,我已经在闷罐车中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被强烈的光线照得睁不开
   来。等到我能够看清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北方边塞小城,几栋疏疏拉拉的二三层
   楼房更点缀出边城的荒凉。路上看不到土,上面被一层由雪踩实,而变成冰和土混
   合的东西覆盖着。路上走着长相与北京,哈尔滨人看起来很不一样的人,戴着有着
   长毛的狗皮帽,两手对插在袖筒里,鼻子冒出大团的白气,眼睛深陷在高高的鼻子
   里,就像凶悍的鸟。我想起过去在书上念到的,很多在中原犯了罪的人,为了躲避
   追捕,就闯关东,可能指的就是这个地方吧。
   
   这十一个人中,数我年纪最小,体力也最弱,加上前几个月的逼供批判斗争,我已
   经到了临近奄奄一息。从火车站到农场招待所对正常人大约是三十分钟的路程,但
   对于我变成了无限的走不到头的路了,我背着一个大被子,一手提着一个帆布箱,
   一手提着一个旅行包,根本走不动。由于胳膊没有力量提箱子,就想借腿的力量,
   腿都磨破了,加上我的鞋是那种北京市面上最普通的棉鞋,黑灯芯绒的面子,白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