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混沌的政治]
藏人主张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我对当代藏史研究的若干心得与思考
·谈论十八大期间的藏人自焚
·大而空的高层“涉藏”会议
·中共十八大前后对藏政策会有变化吗?
·《铁鸟》被触动了北京的神经
·中共下达通知要求孤立自焚家,庭严惩同情藏人
·藏人自焚引起汉人震撼
·自焚剧增学生镇压
·青海藏区上千师生示威抗议遭镇压
·张朴:论藏人自焚
·藏人自焚抗议进入新阶段
·北京出台对藏政策的雏形
·蒙维藏汉共促国际干预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4)
·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混沌的政治

第七章 混沌的政治
    ——命运在谎言和无知中蹒跚
   
   袁红冰著
   

   
   凈化政治,是历代理想主义者追求的目标之一。然而,迄今为止,政治多数时间内都在表述肮脏,而中共极权是肮脏至极的政治存在。在这个政治体中,聚集了阴谋、谎言、背叛、伪善、凶残等等人性最丑陋的因素。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西方极权文化传统的近现代经典,却在古东方文化之冠中国,以中共极权的名义,获得最强悍而血腥的生命形式——这个事实构成东方文化近现代失败的铁证,而且是最具悲剧性的证明。
   
   中共极权将汉文化摧残殆尽,变中国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化和政治殖民,同时,也把西藏的命运推向前所未有的大劫难。中共使西藏成为当代的一个重大国际政治问题,而中共暴政的政治意志则是西藏问题的根源。那么,中共对西藏的政治意图究竟是什么?或者说,西藏问题是怎样产生的?对于这个历史早已回答的问题,人类却似乎并不完全清楚。不同立场的人们从不同角度所作的回答,释放出混沌不清的信息。甚至这一届西藏流亡政府的某些重要官员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像达兰萨拉暮雾中的树影一样模糊。
   
   西藏是世界的制高点。不需要别的,仅仅“制高点“这个概念,对于人类就具有某种神秘的、超越理性的诱惑力。虽然航空航天技术的发展,已经给人俯瞰地球的视野,不过,伫立在地球的高度之冠,瞭望世界——这个意境仍然会激起征服的野心。
   
   西藏是最具战略价值的水源地。东亚大陆、南亚次大陆、东南亚半岛,以及中亚的部分地区,所有伟大的河流都以西藏高原的万座冰峰为源流。可以说,西藏是苍天赐给人类的水库。据传言,印度的甘地夫人曾讲过,人只要有阳光和清水就可以生存。如果是这样,人类尽管无法征服太阳,但只要控制了西藏,就意味着控制了数十亿人的一个生存要素即水源。与之同时,西藏蕴藏的富饶的自然矿产资源,也是引发觊觎之心的重要原因。
   
   地球的制高点和苍天赐予的水库,这两个因素是中共控制西藏的实用主义的原因。不过,中共对西藏的实用主义考虑,并非造成西藏问题的政治原因。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达赖喇嘛同中共签署“和平协议”,实际是西藏人意志的一种表述:只要能够保证西藏作为藏人心灵的家园和文化祖国的地位,佛心慈悲的藏人愿意为避免流血而作出政治的让步。
   
   西藏青年会会长次旺仁增曾对金圣悲说:“中共统治西藏六十年的所作所为,就是西藏复国独立的理由。除此之外,西藏复国独立不再需要任何其它的理由。” 次旺仁增,这位出生于美国、足迹从未踏上过西藏土地的藏人,不仅用简捷的语言说出西藏复国独立的理由,而且也说出了西藏问题产生的本质原因——中共在西藏六十年的所作所为。中共的所作所为以一句话概括,就是用铁血强权在西藏推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和文化殖民统治,对藏人实施文化意义上的种族灭绝,即消灭藏传佛教和藏族的其它传统文化精神。
   
   实施文化性种族灭绝——这是问题的要害。西方极权主义文化精神的首要特征在于,通过对人的心灵的绝对控制,从精神上奴役人类并征服历史命运。中共虔诚地继承了西方极权文化的这个基因。中共的政治意图,并不是像希特勒灭绝犹太人那样,从生物学的意义上灭绝藏人,而是要灭绝藏人的文化存在。事实上,即使一个汉人同情支持西藏的自由和文化存在,也会受到中共的迫害,甚至监禁和屠杀;即使一个藏人,只要背叛民族文化传统,支持在西藏实施共产党文化的政治殖民统治,也会被中共暴政视为“同志”,并获得高官厚禄的赏赐。
   
   如果说希特勒是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种族主义者,那么,中共暴政就是文化意义上的“种族主义”者。当然,这丝毫不意味着中共暴政比希特勒仁慈。且不说灭绝心灵比灭绝肉体在生命哲学的意义上更残酷,因为,人的本质在于心灵,仅就生理学范畴内的屠杀,中共暴政也为西方极权主意文化书写出史无前例的凶残。中共信奉国家暴力,信奉国家恐怖主义。在实施文化性种族灭绝的过程中,对于忠实于心灵家园的人,中共总是毫不犹豫地运用铁血强权进行大迫害。而藏人从整体上又恰是一个忠实于心灵的族群。于是,中共大规模屠戮藏人的反人类罪行和藏人的浴血的苦难,就都不可避免。
   
   中共对藏人实施文化性种族灭绝的天性,构成当代西藏问题的起源;中共暴政必须在西藏坚守极权统治的政治需要,则使西藏问题成为一个中共政治范畴内的死结。
   
   “六. 四”事件之后,邓小平为让历史尽快淡忘他和中共暴政血洗北京的反人类罪行,推行鼓励人民疯狂追求物欲的国家政策。邓小平,这个出身于黑社会世家的精明的老政客,十分清楚人性的弱点——只要中国人的心灵在物欲中腐烂,他们就不会再以良知的名义记住“六.四”之血。邓小平果然成功了。中国人迅速堕落为只能听懂物欲召唤的动物,并不再有兴趣关注中共暴政的罪行和他人的苦难。不过,邓小平或许没有想到,堕落得最迅速,腐烂得最彻底的,首先是中共官员群体。现在,中共的千万贪官污吏已成人类历史上最无耻的经济犯罪集团;中共官僚集团也堕落为实施特务统治的政治黑手党。中共官员比任何人都了解中共暴政的腐烂、堕落和凶残。他们最大的恐惧在于,他们的反人类和反社会罪行有一日会受到历史性的审判。因此,中共官僚集团唯一的政治意志就是用国家暴力、谎言和物欲诱惑,来维持极权专制。对于罪行累累、血案如山的中共官僚集团,极权专制是最后的立足点,退一步就会落入历史的深渊。
   
   胡锦涛以及其它中共高官,多次在不同场合公开宣称,台湾问题和西藏问题是中共的“核心国家利益”,原因也正好在于此。台湾之所以被中共列为其“核心国家利益”,是因为台湾自由民主化对于十五亿中国政治奴隶的示范作用,已经构成对中共极权专制潜在的致命威胁。所以,中共一定要用“统一”的名义,灭绝《中华民国》的主权,通过控制并进而消灭台湾的自由民主制度,来清除对它的这个致命的政治威胁。西藏被中共列为“核心国家利益”则是因为,在各个少数民族反抗中共文化性种族灭绝的正义事业中,藏人的抗争最具精神的能量,最顽强,最卓有成效,同时,西藏自由运动也受到广泛的国际关注。如果西藏自由运动获得成功,不禁会激励各少数民族的自由运动,甚至可能引发中共极权专制在中国的全面崩溃,所以,中共不仅不会允许西藏自由——无论以高度自治的形式自由,还是以复国独立的形式自由——而且追求在国际政治范围内摧毁西藏自由运动。
   
   中共暴政已经制订出明确的战略规划。按照这个战略规划,中共将在二零一二年晚秋,中共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之前,或者用统战的方式,或者用军事的方式,实现对台湾的政治控制。在解决台湾问题之后,立即开始最终解决西藏问题的进程。所谓“最终解决”,在国际政治上的目标就是迫使印度驱逐西藏流亡政府,从而使西藏流亡政府在世界上没有立足之地。为实现这个目标,中共首先将采取强烈的外交措施,甚至通过在各条大河的上游建高坝,控制印度水源的方式,施加压力。如果这些方法不能奏效,中共会发动对印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实现其政治意志。对印度军事行动的最后期限为二零一五年。
   
   极权政治的生存,事关中共权贵阶层的生死荣辱,所以,中共暴政不可能同意任何西藏自由的方案——无论是高度自治,还是复国独立。因为,西藏的自由必将合乎逻辑地成为整个中国自由的先导。西藏问题由此成为死结。解开这个死结只有两个不能共存的方式,一是藏民族文化和西藏自由运动一起,被中共暴政扑灭;一是中共暴政如前苏联共产帝国那样彻底崩溃。藏人自由实现的唯一可能,就在于中共极权暴政被钉入铁棺,沉入大海;藏人的自由同中共官僚集团的根本利益势同水火。属于藏人命运的自由的星辰,不可能在中共极权政治铁幕遮蔽的夜空中升起——这是一个宿命。
   
   金圣悲心系荒野,意在天外,情归落日,本对政治不甚关注。然而,他年轻时代的诸多酒友同学,皆成中共高官,所以,中共政治内幕常通过各种途径为他所了解。正由于此,他对藏人的自由前途极感忧虑。忧虑主要不是因为中共暴政的阴险、凶残和伪善,而是因为本届西藏流亡政府的某些官员,一个本该对中共的政治战略具有洞察性理解的群体,实际上对中共的了解连隔着铁皮搔痒的真切性都没有,更谈不到洞若观火。
   
   西藏流亡政府是藏人政治意志的象征。如果它的官员对于中共暴政灭绝西藏自由命运的政治本质懵然不知,就意味着藏人的流亡之路又一次走上了锋刃;夜不能寐时,金圣悲常听到危险在叩击藏人的命运之门。
   
   把藏民族的自由命运寄托于同中共暴政的政治谈判——这是西藏流亡政府某些官员不了解中共的一项表现。中共战略性的政治目标在于消灭自由西藏运动。之所以还要同达赖喇嘛的代表谈判,是试图实现下列战术性设想:其一,制造中共有通过对话解决西藏问题意愿的假象,欺骗国际舆论,缓解国际社会对中共暴政摧残藏民族人权的反人类罪的抨击。其二,在藏人的自由运动中播撒对中共的政治幻想的种子,以缓解藏人反抗暴政行为的强度。其三,拖延历史进程。而拖延历史进程的原因有两个。首先,按照中共的战略安排,要先解决台湾问题,然后解决西藏问题,所以,台湾问题解决之前,中共需要在同西藏有关的问题上拖住时间的脚步;其次,中共要勒住时间的缰绳,是在等待达赖喇嘛圆寂。尊者一旦圆寂,中共将用本质上反宗教的铁血强权,推出作为他们政治代理人的“达赖喇嘛”,就像他们已经在班禅大师圆寂之后所作的那样。
   
   中共的谈判是一个政治阴谋。对此,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唯独西藏流亡政府的某些官员懵然不知。他们把自由西藏的前途置于同中共的谈判桌上,等于把藏人延续了半个世纪的英勇悲壮的流亡之路,引入绝境死地。
   
   每逢想到藏人同中共谈判的情形,金圣悲的意识间都会浮现出一个场景:几只憨头憨脑的牦牛,诚心诚意地同一大群狡诈肥大的耗子商量,试图说服耗子退出草原,不要破坏牦牛赖以生存的草场。根据金圣悲的理解,除了一些已经被汉人教坏的藏人之外,藏民族是世界上最真实的族群,真实得如同荒野上的岩石和花草。藏人同中共的谈判实质上就是世界上最真实的人,被世界上最狡诈、虚伪、阴毒的动物欺骗的过程——欺骗的效应不仅作用于参加谈判的藏人,而且还误导西藏的命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