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主张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第十一章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他的红焰之心却被青铜色的风吹散
   
   晨光中,金圣悲站在峭壁之巅,用久久的遥望,向达兰萨拉的群山告别。
   

   陡峻的山体间,盛开的红花像昨夜苍天飘洒的血泪的痕迹;一块块裸露的巨岩上,僧人正在吟诵经文,迎候朝阳,而僧衣犹如从枯骨般苍白的岩石中渗出的深红禅意。金圣悲黑色皮衣敞开的双襟随金色的晨风摆动,仿佛振翅欲飞的鹰,而他眼睛里却弥漫着迷惘的神情,宛似茫茫的云海。
   离别之时,最能令人感到时间的虚幻。金圣悲来达兰萨拉,是为追寻藏人之魂,虽然他的思想已经深深渗入藏人流亡的命运,可是,却仍然没有找到那属于西藏高原的魂魄——离别和当初的到来重叠在一起,中间的时间却灰飞烟灭,而未来仍然要在苦苦的追寻中湮灭于虚无。不过,金圣悲此刻的迷惘似乎并不完全是由于没有寻找到藏人之魂,因为,迷惘间隐隐飘摇着一缕芳香。
   
   太阳升起不久,就被低垂的黑云遮住。昏冥中,金圣悲沿碎石的小路,走下峭壁。天地晦暗之际,金圣悲的生命却突然被照亮了。随即他发现,一位少女伫立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向他凝眸注视。金圣悲立刻认出,那正是雪顿节上向大宝法王献金哈达的紫衣少女。
   
   今天,少女卸去节日的盛装,美色自然得像昨天的落日遗失的一片嫣红的晚霞,或者像一块大地深处长出的妖娆的岩石。她站在远处,静静地望着金圣悲;纤秀的手指缓缓地撕碎一朵金红色的花,仿佛在艰难而伤感地撕碎一个美丽的期待。
   
   自从数年前在纳木那尼峰下同梅朵相识之后,金圣悲就再也没有用心注视过任何女人。那并非由于遵守任何世俗道德的戒律,而是因为她与梅朵的恋情具有超凡脱俗的魅力——他们的恋情与其说是关于色欲的故事,不如说是诗意如花的哲理。今天,他的红焰之心却在用思想注视那位少女。难道形象的美会让哲人忘却对哲理的迷恋?
   
   “在大宝法王的视野中,这位美人只是一具骷髅:他超越虚幻的时间,用大智慧之刀,割尽美丽的血肉,裸露出生命的本质——骷髅乃是生命虚幻的象征。然而,即便美人是骷髅,也必定莹白如玉,流光溢彩,秀色天成;少女的白骨之艳,也定然能让铁佛起色欲之心,还俗之愿。”
   “在我的眼睛里,美人是一缕绚丽的虚无,又是一首血肉艳美的诗。我与大宝法王的不同在于,属于他的虚寂的真理洁白如梅枝上的初雪,因为,他本质上是以时间之外的宁静为永恒皈依的圣者;属于我的虚寂的意境,则璀璨如万里云霞——虚无并美丽着,因为,我本质上是以美为上帝的诗者;对于我,真理必须美,否则,我就蔑视真理。”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不走上前去,用火焰之吻,在美人的红唇上烧灼出爱情的伤痕?如果那样作了,她的天纵之美必定会给我以灵感,让我能够再次创作出一个值得流传千古的诗篇。难道我已经过分苍老,以致于没有勇气走进美人和诗意了吗?”最后这个思想令金圣悲青铜色的面容蒙上一层寒霜般的神情,然而,片刻之后,从生命深处涌起的高傲就抹去了那种神情。
   
   “不——,我依旧像鹰一样消瘦,我的眼睛还有雷电的锐利神韵,我仍然可以攀上百丈悬崖,采摘一缕淡蓝的风,挂在美人的眼角眉梢;尽管属于我生命的时间已经如满树红叶纷纷飘落,可是,我还是能够与天下所有的少年对决:少年或许可以让美人迷恋,而我却能点燃美人——我不是草原上漫天野火过后渐渐冷却的岩石,而是失落在永恒之外的远古太阳的残骸:一片辉煌的雄性之美。”
   
   “噢,我不能走近眼前的美人,只因为我曾经丢失过心,而现在这颗心既是梅朵芬芳的身体上腾起的红焰,也是梅朵的嘱托——她嘱托我寻找藏人的魂;如果我走近眼前的美人,就背叛了我的心,远离了日夜都在我红焰的心中承受焚身之痛的梅朵… … 噢,我时常听到梅朵的白骨被烈焰烧裂的声响;只有找到藏人之魂,我的烈焰之心才能熄灭,梅朵也才能从焚身的苦痛中得到解脱,埋葬在我心灵的灰烬中——灰烬定然是深红的,而梅朵那被烈焰洗净的白骨,也定然色调灿烂。”
   
   “噢,眼前紫衣的美人呵,我将继续追寻藏人之魂,无暇牵着你白莲花般的手,走进艶丽的情爱,去寻找诗意萦绕的生命意义。请你不要责怪我,就把我当作一阵偶然吹乱你鬓边柔髪尔后又远去的风… … 。”
   
   金圣悲走过了那片美人伫立的山坡,步履间却突然感到了艰难,艰难得仿佛铁链锁住的苦役犯的脚步。他早就明白,命运不允许回顾;如果一定要回顾,能看到的只有无尽的遗恨,但是,他仍然停下脚步,回身向美人望去。这一刻,金圣悲发现美人突然变得憔悴了,像牢狱铁窗外的一朵枯萎的花,而她的眼睛荒凉得,连寸草不生的黑戈壁都不敢与之对视。
   
   金圣悲迅速转回身体,把背影留给美人,快步向前走去,似乎要摆脱什么——不是想摆脱美人的凝注,因为,美人荒凉的注视瞬间便已成为他终生难忘的记忆,而是要摆脱一种令他恐惧的感觉。真正的哲人无恐惧,金圣悲也早已进入超越恐惧的生命意境。然而,此刻他却由于那种感觉而恐惧了:他觉得自己变成一片阴影,干枯、浅薄而又黑暗。
   
   恐惧之雾消散之后,金圣悲内省的目光才看清自己的生命——刚才回顾时,在美人荒凉的注视下,他的烈焰之心竟然熄灭了。心灵之火熄灭后,生命中只剩下无尽的黑暗,那是太阳也无法照亮的黑暗。金圣悲处于干枯的茫然之中,并怀念烈焰之心,更准确地说,是怀念烈焰之心带给他的灿烂疼痛。
   
   “唯有灿烂的痛苦,才是真实的生命。烈焰熄灭,痛苦消逝,生命便凋残为一片阴影。噢——,苍天呵,请再次赐给我灿烂的痛苦,那一颗风中的红焰之心吧!”金圣悲的意志突然崩溃了,生命的废墟间只回荡着这一声悲叹般的祈愿。同时,他的思想战栗着,开始亲吻对梅朵的怀念。
   此前,金圣悲一直竭力不让思想接近对梅朵的怀念,因为,他与梅朵的恋情间的形而上的意境,美得令他敬畏,似乎任何回忆的足迹,都会弄脏那初雪般圣洁的意境。然而今天,为重新找到烈焰之心,他决意不顾一切,返回保留在记忆祭坛上的恋情;他相信,只有对梅朵的思念才可能点燃他生命中那无尽的黑暗。
   
   从少年时起,金圣悲就开始了寻找生命美的事业。他看到,美丽、高贵的灵魂都迅速在尘世中凋残了,消失了,而活着的,是表述丑陋和虚假人格的行尸走肉——美似乎已经诀别了人的概念。金圣悲因此而悲伤。庸人的悲伤不过几声抽泣,几声哀叹,哲人的悲伤则会让心在燃烧中化为灰烬。
   
   心变成枯骨般苍白的灰烬,那是超越绝望的苦痛。绝望并不意味着希望之叶落尽后的荒凉;绝望乃是宇宙黑洞般的巨大的能量场,能把火焰灼伤的仇恨、疯狂的悲怆、呼嗥的痛悔等等激烈的情感,在冲荡碰撞中趋向极端,或者毁灭命运,或者创造历史——能够感受绝望,生命便仍然没有结束。而当时,金圣悲连绝望的能力都已经失去;心灵变成一片死灰,生命就是多余的了。于是,他走上西藏高原。
   
   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当代这样,从西方到东方,从自由制度中的公民,到极权专制下的政治奴隶,都把物欲视为生命的图腾。人类如熙熙攘攘的蚁群涌入物性贪欲挖掘的黑暗隧道,想要寻找幸福的光明。许多人穷尽了物欲,并没有找到幸福,生命却被疯狂的物欲之火烧焦。然而,更多的人仍然像被恶魔的诅咒控制了一般,争先恐后地涌入物性贪欲的隧道,那永恒的黑暗。
   一些在贪欲之鞭抽击下痛苦不堪的人想起了香格里拉的传说。为得到心灵的救赎,他们走上西藏高原,寻找属于古老传说的美丽和幸福。他们来了,停留得很短暂,因为,他们不够坚硬的心难以长久承受接近时间本质的荒凉;他们离去了,会长久地回忆,因为,短暂的停留中,西藏高原圣洁的美感已经足以使他们终生不忘。不过,无论如何,他们拯救灵魂的努力并不能成功——他们缺乏超越物性生活方式的哲学能力。
   
   金圣悲走上西藏高原,却不是为得到心灵的救赎。哲人本身就是心灵的拯救者:在物性贪欲主宰的时代,让自己的心灵变为一片死灰,以抗议生命的堕落,这本身就意味着心灵的拯救。金圣悲要寻找的,是高贵而纯洁的死亡方式;或者说如何以高贵的方式,推开死亡之门,回归虚无的意境,那心灵的哲学故乡。
   
   人类实施过许多种自我结束生命的方式:溺水、刎颈、服毒、投缳、割腕、剖腹、浴火等等。但是,即使是其中最壮烈的方式,也不能使死亡完全不在尘世中留下物性的痕迹。有精神洁癖的金圣悲觉得,那种物性的痕迹是他难以忍受的污秽。对于他,“活着,还是死去”这个哈姆雷特之问并非终极之问——“如何以高贵和美丽的方式死去”才是。他相信,通向虚无的美丽而圣洁的死亡之门,就在西藏高原,那离苍天和太阳最近的地方,那片佛依托的大地。
   
   风是苍天的情人,岩石是远古烈焰的残骸。白天,金圣悲牵着浅蓝色的风跋涉;夜晚,哲人搂着疲倦的风在岩石的裂痕间进入梦境,那是关于早已干枯的远古烈焰的爱恨情仇之梦。在西藏高原上走过春天与秋季,金圣悲终于来到纳木那尼峰下的草原。在这里,隔着圣湖玛旁雍错,可以遥望佛教的世界中心,冈仁波钦。
   
   那正是傍晚最辉煌的时刻:巨大的日球在银浪般的群山上燃烧,金雾弥漫的风从辽远的天际涌过荒凉的高原;蓝得令铁石之人都会心碎的天空下,冈仁波钦的冰雪之峰此时呈现出艶丽的浅红色,形似一朵红莲花含苞欲放的蓓蕾。山峰下,低垂在原野上的紫灰的云层像圣山的祭坛,云层间起舞的金色雷电仿佛献给圣山的祭品。
   
   凄厉的鹰啸突然撕裂了金圣悲对冈仁波钦之美的迷恋。他看到,一只巨鹰敛起像是生铁铸成的长翅,向草地上的羊群急速俯冲而下,犹如从苍穹之巅降下的铁黑色的恶咒。一位牧羊女展开双臂,用身体护住几只毛色如银的小羊。虽然只来得及作瞬间的掠视,金圣悲已意识到那位少女的美色可以醉倒浩荡的万里长风。
   
   诗意丰饶的男子对女性美的判断,本质上是一种瞬间的感觉——如果一个女人只能给人以实体感,即使那种实体感丰腴得令人想情不自禁地抚摸,她的魅力也会在性高潮之后立刻枯萎;只有能让坚硬的铁汉愿用心灵轻吻,而不是物性之手抚摸的如诗如歌的女人,才有来自天启的美色。而电光石火间的一瞥,金圣悲死灰般冷漠的心灵竟有璀璨的愿望流光溢彩——他想让自己青铜色的亲吻,随晚霞一起飘落在少女的柔情之上。
   
   巨鹰仍然在俯冲中,一只金毛的藏獒发出闷雷般的咆哮,跃上色如枯骨的巨石,紧接着又扑向空中。就在藏獒白森森的利齿即将咬住巨鹰之际,铁黑色的鹰爪却已插入藏獒的眼睛。在长翅搧起的狂风中,巨鹰重新飞上天空,眼睛破碎的金毛藏獒则摔落下去,同时发出能在铁石上划出伤痕的呼嗥。不过,呼嗥间只有悲愤,却没有哀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