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藏人主张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第九章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在物欲与心灵之间
   
    袁红冰著
   

   
   “西藏问题的本质究竟是什么——是民族矛盾,还是政治或者文化矛盾?”
   “中共暴政以汉人为主体,这个铁血强权对西藏半个世纪的大屠杀和大迫害,是否证明汉藏矛盾构成西藏问题的主题?”
   
   “万年冰川易融,百年血仇难消——藏汉之间的血仇将因佛的慈悲而消融,还是将由于中共当局的暴虐而孕育出又一次血海淹没历史的时刻?”
   “所有这些问题,都因为刻意的谎言或者灵智的蒙昧而处于朦胧之中。为击碎谎言和蒙昧的硬壳,让真相裸露出来,则必须首先审视汉族的命运——弥漫在汉族命运上的,不仅有重重谎言和蒙昧,更有血雾般迷茫的民族悲哀。迄今为止,没有谁真正理解汉族的历史和命运。… … 。”
   大地还覆盖在铁黑的暗夜之中,一条陡急的峰脊则斜指向泛起淡青色晨光的天空,犹如一道切割暗夜和白天的锋刃。金圣悲端坐于峰脊上的身影,像一片青铜色的泪影——哲人在从事他的事业,即思想。
   
   汉,意指壮丽、盛大的水势;以汉为族称,恰好表述出这个族群的文化之源——冲开重山峻岭,撞破铁壁高崖,在辽阔的神州大地之上,奔腾万里的金色狂涛巨澜。那金色灿烂的大河,超越时间,涌流在永恒之巅,成为东方文化的象征。
   
   周朝末年,诸侯争锋;春秋战国,群雄并起。统一的专制体制由此被撕裂。专制统治的裂痕恰是思想蓬勃涌现的空间。一时之间,学术百家争鸣,精神的盛典,旷绝古今;思想百华齐放,文化繁荣,无与伦比。中国文化的苍穹,群星璀璨;中国文化命运凯歌行进。这一时期,不仅奠定了中国文化的思想基石,而且把精神自由,思想多元的文化传统,刻在时间的鐡碑之上。此后的千年历史,相当程度上都是在执行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遗嘱。
   
   思想可以于瞬间之内超越永恒,然而思想的实效性却滞后于时间。强汉盛唐正是春秋战国时期积淀的思想文化内涵的充分展现。其间,虽然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反动,亦有君主试图强化思想控制,不过,由于思想多元的文化传统的顽强,仍然阻止了类似欧洲中世纪神权政治那种绝对的心灵控制主导中国的命运。
   
   宋朝经济繁荣,却又是汉文化思想停滞的起点。儒学被皇家钦定为国学。这意味着专制者要用铁血强权,把儒学推上绝对真理的王座,并以绝对真理的名义控制人的思想。然而,儒学毕竟没有非理性化为信仰,所以,宋朝皇室依然没有能力如欧洲神权政治那样,达到对心灵的极权主义性的绝对控制;国学之下,佛学、道学等其它精神派别,除某些例外,没有受到类似“异教徒”的指控和迫害;诗词歌赋等文学形式,也还能在儒学精神之外找到生存空间。尽管如此,儒学的国学化还是成为扼杀创造性思维的专制铁手。思想文化的脚步因此戴上沉重的铁链而难以前行。
   已经充分展现者只有两种命运,或者如盛开之后的花一样凋残,或者从创造性思维中获得新的生命力。强汉盛唐的充分展现,意味着春秋战国时期累积的文化能量的充分释放,而宋朝强化思想控制的倾向,又关死文化创造性思维的铁闸,于是,一个思想凝固的时代开始了。
   
   意志是人类命运的根本动力,而思想文化是意志的源泉。思想之泉的干涸,不仅预言文化的整体衰落——除了文学,因为,精神的压抑必然导致情感的苦痛,情感的苦痛则是文学的永恒主题,文学之美以情感的痛苦为皈依——而且预言中国历史命运将失去进步的根本动力。
   
   蒙古狂飙犹如从虚无间骤然奔腾而出的宿命的诅咒,冲荡万里,横扫欧亚大陆。对于庸人和弱者,败于蒙古并不是耻辱。因为,蒙古铁骑的刀锋所向披靡,无人可敌;蒙古武士的神勇来自苍天。但是,对于汉唐之际曾经独步云端的中国,亡于蒙古意味着历史性的挫败;蒙古统治下,汉人沦为低等族群,从而严重摧残了大汉民族的尊严与自信。
   
   不过,历史毕竟又给了汉人一次机会,以太阳和满月的名义再次崛起:蒙古败亡,消失于大漠;明朝出世,重建中国。遗憾之处在于,这次崛起并不是由于汉人找回了曾经的尚武精神,而是由于蒙古战刀在比古罗马更荒淫的腐败中锈蚀。蒙古人似乎只满足于以征服世界来证明武士的荣耀,而并不在乎,也没有兴趣长久地维护王朝统治。同时,明朝的建立也只表述本能反抗的结果,而不是一次文化的创生运动。
   
   于是,思想继续停滞在御用儒学之中,妇女缠足也在继续隐喻专制对人的束缚——汉唐之际,舞女为舞姿之美而缠足;宋明之际,妇女缠足却堕落成一种儒学的道德表述。康德曾有言:道德应当用以律己;当道德成为对他人的要求时,道德必定虚伪化,并成为束缚自由人性的枷锁。而真实人格则将由于道德的虚伪而异化为谎言。
   
   明朝同宋朝相比,精神控制更加严厉;儒学,这个伦理道德之学,被专制者用来驯化社会。结果却是道德异化为伪善的教条和人格的谎言化。伪善的道德之下,只有奴性,没有人性;人格一旦沦为谎言,生命便表述最丑陋而堕落的本能存在。另外,明朝的命运也告诉人类,只有诸如“文艺复兴”那样的文化创生运动,才能引导命运走出历史的轮回;一个历史进程如果不是被创造性思维所推动,不是以创造性的文化精神为时代意志,则只会预言过去的逻辑将再次主宰现实。
   如果忽略细节性,满清对明朝的征服,同几个世纪前蒙古对宋的征服几乎毫无二致:来自草原的民族,挟自然的野性与勇猛,以数量上根本不成比例的骑士,击败了多如虫蚁的汉人——被御用儒学道德所伪善化和怯懦化的汉人。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便是满人对汉人尊严和自信的摧残,比蒙古人更彻底。满人用屠刀迫使汉人改变祖宗的发式:男人都留起一条猪尾巴式的大辫子。与此同时,绝大部分汉人儒生都无视改变发式使祖宗蒙受的侮辱,成为满清的“忠臣“,从而显示出专制御用儒学的人格伪善性。
   满清是汉文化的消费者,他没有能力为中国注入历史发展的文化动力。清朝,中国国土扩展,疆域辽远。然而,文化却仍然停留在早已枯萎的时间中。这个从宋朝开始的思想文化的停滞,将再次决定欧亚大陆东部这片壮丽山河的命运。中国思想文化冻结于千年之前的历史,西方思想文化却以“文艺复兴“的名义,展开数百年的狂飙突进;康熙大帝沉醉于拓展疆土的丰功伟绩,西方诸国则把精神能量的聚积作为当务之急。
   
   在中国思想文化的停滞中,西方却冲破中世纪思想停滞的长夜,迎来命运的晨光。对于中国,历史开始又一次屈辱的轮回。只是这次使中国蒙受失败屈辱的,不是来自大漠草原的自然野性,而是在思想创造中崛起的西方文化。面对西方文化,中国文化缺少的不是诗意之美,也不是与心灵有关的哲理;中国文化的缺失在于两个离世俗生活更近的领域。首先,中国文化没有率先进入科学理性领域,而科学理性构成近现代物性能量的智慧源泉。所以,科学理性的缺失使中国在物性能量的意义上,丧失同西方文化竞争的资格。其次,在政治法律领域,或者社会管理领域,中国仍然被宿命拴在数千年前的国家权力家族私有的铁柱上,而西方文化则以古希腊文化复兴的名义,创造出属于近现代的民主法治原则。国家权力家族私有的政治文化,剥夺了中国文化在社会正义领域同西方文化竞争的资格。
   
   在历史轻蔑的斜视下,承受失败和无尽的屈辱——这便是近代史上中国的命运。弱者的命运本就意味着失败与屈辱。不过,最艰难的却是中国文化的命运。这种艰难,前所未有。蒙古的征服和满人的征服都只表现为对中国的政治经济控制;在文化领域,蒙古和满人在相当程度上是汉文化的继承者。所以,元朝和清朝,中国在政治的意义上亡国,汉人的文化祖国仍然存在。近代,中国面临的不仅是军事力量的逼迫,更是一种也具有数千年精神传承的文化的逼迫。文化的逼迫比武力逼迫更深刻,因为,逼迫的锋芒直指文化的祖国和心灵的故乡,而人的本质在于文化或者心灵的存在。
   
   曾经创造出冠古绝今的诗意之美和丰饶智慧的汉文化处于危难之中,亟需创造性思维为她注入精神能量,来弥补科学理性和社会正义的缺失。只有如此,汉文化才可能以独特的精神魅力,再次感动历史,征服命运,从时代之巅,摘取美与真理的王冠。所谓“危难见真情“,然而,中国文人表现出的真情,却是对文化祖国的诅咒,对心灵故乡的背叛,对精神家园的离弃。他们把近代的失败归罪于中国文化精神,并以侮辱中国文化为学术时尚。他们只想作一件事——争当思想的乞丐,向西方乞讨真理。同满清时改换祖宗发式的儒生一样,他们也长出一根猪尾巴式的辫子,只是他们的辫子长在灵魂中,而且风骚地展现出西方猪尾巴的风韵。
   
   近代西方知识分子对于文化传统却曾表现出完全不同的态度。尽管中世纪神权政治的千年黑暗以基督教为宗教基础,但是,在上帝放弃了世俗的令牌,并作出忏悔之后,西方知识分子不仅没有抛弃基督教,反而把它作为文化传统之一,虔诚地保留下来。西方知识分子对文化传统的态度不仅意味着对文化祖国的深情,同时也在表述一个真理:文化传统的罪错都属于过去,都随时间的枯叶飘落于虚无化的历史,文化传统所蕴涵的智慧之美则属于未来;在这个意义上,如果抛弃文化传统,也就抛弃了一种文化命运的未来。
   
   国运衰败当然有文化的原因。不过,应当为中国的近代衰落负责的,并不是中国文化精神,而只是儒学的文化命运:儒学被专制权力奉为国学而形成的千年思想停滞。中国文化需要的是自由的拯救。只要复活春秋战国“百华齐放,百家争鸣”的精神自由、思想多元的局面,中国文化的再次崛起,必将成为历史的趋势。然而,近现代中国文人,心灵间骄傲地摇曳着一条荷兰猪的小尾巴式的辫子,亢奋于作思想乞丐。金钱可以通过乞讨获得,真理却不能;创造性思维是趋近真理的华山之路。似乎命运也瞧不起思想乞丐而故意恶作剧,中国文人最终为中国乞讨到的,乃是西方文化极权主义传统的近现代经典——马克思主义。
   
   二十世纪中叶,中共建政标志着中国,一个万年文化古国的沦亡。中共宪法载明,全体中国人都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思想指导。这意味着,中共享最高法律形式宣示它的意志,即要用铁血强权和国家暴力,维护马克思主义的绝对真理的地位;这意味着,马克思主义成为对中国人进行西方极权主义式的绝对心灵控制的精神铁牢;这意味着,中国已经沦为马克思主义的政治和文化的殖民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