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 思念故国]
藏人主张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念故国

第八章 思念故国
    ——乡愁万里,如歌如诗,如漫天飞雪
   
   袁红冰著
   

   
   思乡,是纯凈的情感,比爱情还要纯凈。因为,思乡之情中没有任何本能的阴影。亡国者对故国的思念,则是思乡之情中最丰饶的意境——故国之思,超越个人生命,属于漫长而古老的历史命运,所以血泪丰饶。
   
   流亡者无论个人的境遇如何,他的心都是苦的;世间有万般苦,流亡藏人的心则最苦——那一颗颗思念故国之心,仿佛用花翎孔雀的胆汁浸泡过。
   
   一个西藏流亡政府的官员对金圣悲说:“佛法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他似乎想以此显示情感的超脱。这句话虽然有哲学意蕴萦绕,但是,哲人却不相信。从官员的这句话中,金圣悲听出某种说教式或者宣传的意味——不知为什么,即使形而上的哲理或者美丽的诗句,只要由官员说出,就总会散发出极端形而下的世俗气息。
   
   在金圣悲意识间,西藏才是佛学真实的故乡;佛学确认雪白日球般的岗仁波钦为宇宙的中心,也就确立了佛学与西藏高原生死相依的关系。至少对于藏传佛学如此。佛学如果被铁血强权摧残,湮灭在普遍物欲化的心灵间,西藏高原将由于精神的死亡而荒凉;佛学如果失去西藏高原,也就失去了宇宙的中心和永恒的故国——西藏青铜色的大地、金色的雪峰和莹蓝的雪水湖,是对佛学的壮丽的自然表述,失去那来自天启的表述,佛学又怎能不黯然失色。
   
   流亡藏人翻越喜马拉雅雪山时,凶险与梦同在。来到印度之后,梦在诗意干枯的现实中消逝;无梦的生活中,思念故国就成为另一个梦。前后两个梦境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憧憬未知的世界,一个是心灵的回归。金圣悲遇到的每一个流亡藏人,都是一滴思念故乡的金泪或者红血;都是一阵随永不停息的思念之风,飘向故国大地的黄叶或者落花。
   
   在德里藏人村拥满店铺和小摊的狭窄街道上,金圣悲像一片灰尘飘荡,只有把自己想象成一片灰尘,他才敢呼吸那散发出浓郁腐败味道的闷热、潮湿的空气。他觉得,自己的白骨也由于吸进粘乎乎的肮脏的空气而开始腐坏。就在这种白骨腐坏的绝望感中,从一个出售DVD盘片的小摊间,突然飘起一缕录音机播放的藏人的音乐。瞬间之内,金圣悲仿佛已经离开了印度,魂返空气浅蓝、清凉沁心的西藏高原。一个妖娆而莹澈的女声,随着雪水河波浪般起伏的音韵,吟唱情歌:“上山采一朵花,放进口袋里,带回送给情哥哥,那花儿呵,就是我的心… … 。”
   
   顺音乐飘来的方向望去,一个少妇呈现在金圣悲的视野间。由于坐在小摊后的暗影里,少妇的面容有些朦胧,如同一块生锈的铁板上的浮雕。然而,在痴迷地倾听藏歌中,她的泪影却晶莹明亮,像是飘落在红叶上的初雪的融水。对诗意的敏感使金圣悲注意到,少妇手里有一小块青铜色的岩石——她纤秀的手指情态炽烈而痛苦地抚摸着那块岩石,就像抚摸青铜色火焰般的思乡之情。金圣悲不知道少妇在想什么,为什么而泪影如银,但是他确信,那块小小的岩石一定是从西藏带来的。
   
   游历达兰萨拉期间,在树杆如红铜铸成的松树下,金圣悲曾同一位老人饮酒交谈。他们喝的是烧心的烈酒,谈的是能让顽石之心都疼痛的思乡之情。老人有贵族血统,五十余年前随达赖喇嘛一起走上流亡之路。老人的眼睛里只剩下凝重的沉思和铁锈色的忧郁——沉思与忧郁,仿佛百年暮雾的重迭;那是曾经年轻、坚毅、灼热、虔诚的生命的遗迹。
   
   老人倚着一块雪白的石头,席地而坐,声音像沉重的风,讲述他的心情:“从离开西藏边境的第一天起,我就想念拉萨,祈盼早些回去。谁知这一盼就是五十多年,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流亡的尽头。… … 这棵松是我来到印度第二年种下的,这块白石也是我用车从山里拉出来的。当时,以为用不了几年就能回西藏,想把树和白石留下来作个纪念,感谢这个收留过我们的国度。一年又一年,树叶越来越密,树影子也越来越重。坐在树下,我有时候觉得树影子好像要把我给埋掉。你再看,风吹雨淋,连这块石头都裂开了,人又怎么能不老。可心中想家乡的念头就不会老,那个念头好像越来越年轻… … 。”
   
   凝视着老人,就像面对一颗被五十余年的思乡之情烧焦的心。金圣悲知道他没有能力安慰老人——又有谁能给一颗枯焦的心以安慰呢?就在金圣悲心神黯然之际,他却惊诧地发现,老人眼睛里的迷茫突然被点亮了,犹如一片铁锈在阳光中燃烧起来。接着,他听到了老人兴奋的、神往的声音:“人老了,死在外面也没有意思。现在,山上的风还刮不倒我。我想再拿起枪,跟那些搞复国,搞独立的年轻人一起,翻过雪山回去——把血浇在西藏的雪地上吧,藏人的血不应该浇在别的地方… … 有个喝醉的藏人把自己的血和鹰血都洒在白布上比较,没有人能分清哪一片是藏人的血,哪一片是鹰血——都一样红得耀眼。我不应该让这么红的血,在我衰老的身体里变黑,我要让血浇在西藏的白雪上… … 。”
   
   思念故国之情不仅属于女人和老人,也属于壮年汉子。一位高大的中年僧人曾为思念故国而在金圣悲前垂泪。他出生在康巴,到印度后才作了僧人。金圣悲同康巴人在一起,即使以前完全陌生,也总会有一种自然的信赖之情。或许是康巴汉子形象中那种壮丽的雄性气质使金圣悲信任——他相信与他同样英俊的男子汉。佛的意境使这位康巴族僧人雄性的壮丽转化成坚毅的沉静,不过,金圣悲仍然能感觉到,那坚毅的沉静深处,时时掠起炫目的激情,犹如黑云间猝然闪耀的雷电。
   
   一九八九年,这位僧人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中学生。听到军警在拉萨屠杀僧人的消息后,他被愤怒点燃了,他觉得自己必须作些什么,否则怒火会把他的身体烧成灰。最后,他选择了翻越喜马拉雅,他就是要以此冒犯一下那个铁血强权。
   
   离开西藏之前,他与相恋的姑娘告别在荒野。他对情人说,他很快就会带着枪和西藏的自由一起回来。那一天的晚霞格外红,苍穹好像烧红的铁幕,而大地仿佛沉浸在血海中;回顾中,情人的身影同落日一起,在地平在线摇荡的野草丛中燃烧。他来到印度两年之后,才听到从他家乡逃出来的人说,他的情人后来被抓起来,关了几个月,警察向她逼问关于他流亡的事。从监狱出来后,他的情人就失踪了。人们都说她被关押期间,受了太多的侮辱。失踪前她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人太坏了,太可怕了。我要到没有人的地方去。”朋友们推测,她是走进藏北无人区,消失在日夜不停的风中。
   
   “得到这些消息后,我每天夜里都能听到她的骨架在风中呼喊,骨架白得像要把我的眼睛刺瞎… … 。”僧人发出一声悲啸般的长笑,掩盖他心中的苦痛,对于有勇士情怀的男人,把情感的伤口祼露出,意味着软弱。
   
   “也许因为僧衣的颜色同我们分别那一天晚霞的颜色很像吧。”——在回答金圣悲问他为什么作僧人时,中年僧人自我解嘲似的这样说。然而,金圣悲却理解僧人没有说出的原因。
   “如果不进入佛的意境,不去冥思生命虚寂的真理,对情人的思念会烧裂他的骨,会把他的心烧成殷红的灰烬… … 。”金圣悲默默地想,突然情难自禁地问出一个残酷的问题:“你曾对情人承诺,带着枪和自由回去。可是,作了僧人,就不能再拿起枪。你将怎样向已化作白骨的情人的鬼魂解释——解释你违背承诺的原因?”
   
   僧人的身体震撼了一下,然后便凝然不动,似乎变成一座石雕。在青铜色的沉默中,金圣悲发现僧人的眼角缓缓渗出一颗金泪。金泪沉重地滴落下来,在尘土上破碎。那一刻,僧人的神情比死还荒凉。仿佛他的魂已乘风回到藏北无人区,去寻找情人的白骨。而留在流亡地的,只是无魂的肉体。
   
   一天,金圣悲思索着藏人的思乡之情,走过达兰萨拉一条沿悬崖蜿蜒的路。一阵儿童的歌声随风从峭壁下飘上来,金圣悲的目光则如断翅的鹰,坠下陡崖。陡崖下有一座小学校。透过一间教室敞开的窗口,可以看到一群大约七、八岁的藏族小姑娘正在学习藏族歌舞。教室的墙涂成白色,那扇敞开的窗口仿佛是在枯骨般苍白的虚无之上凿开的一扇命运之窗,而流亡的藏族女孩只能在现实之外的虚无中载歌载舞,故国离她们似乎比现实到虚无还要遥远。
   
   金圣悲忽然想起,一个被父母托人从西藏送到达兰萨拉学习藏文的小女孩——她的眼睛眨动时,犹如两只翻飞的花翅蝴蝶——曾对他说:“我想妈妈,我想为她唱歌跳舞。看我唱歌跳舞,她的眼睛就像开了的花一样好看。”说完,小女孩轻轻叹息了一声,轻得像蝴蝶的花翅搧动的风,可是,金圣悲却从小女孩的轻叹中领略到如云如雾的茫茫哀愁。
   
   铁汉的金泪和小女孩的哀愁,最能令哲人心悲。此刻,透过那扇窗口,望着好像在苍白的时间之外歌舞的藏人女孩,金圣悲生命深处涌起一阵冲动——他想搂住坚硬的岩石,纵情痛哭。同时,他无法不诅咒命运:“上苍为什么要逼迫一个美而接近宁静佛心的民族,承受流亡的悲苦;难道苍天也妒嫉美,并仇视圣洁慈悲的佛心吗?如果任由藏人在流亡的悲苦中湮灭,而冷漠,而无所作为,人类本身就丧失了存在的正义性。”
   
   藏人的流亡是一首英雄史诗,翻越喜马拉雅表述诗的浪漫与美,之后在印度的流亡生活,则是为美而必须承受的属于诗的艰难。藏人是高原民族,生命中有冰雪的魂魄。然而,流亡藏人中的多数却不得不活在印度,这片酷热、潮湿、肮脏的低地,这本身就意味着艰难。但是,藏人为英雄史诗顽强地承受着艰难,无怨无悔。对于流亡藏人,翻越喜马拉雅之后,活着就是真理,就是不死的诗意之美。在制作工艺品的闷热的小作坊里,在出售各种小商品的摊铺后面,在苍蝇多于灰尘的混浊的空气里,一个个藏人的身影显示出比牦牛头骨还坚硬的生命意志。
   
   如果站在达兰萨拉群山之上,让俯瞰的目光越过印度次大陆,飘向世界,就会发现,无论在地球的何处,每个藏人都像一缕染血的雪尘,随风回旋、飘荡,向人类传播着关于一个当代英雄史诗的信息。不管在印度,还是在其它国家,即使在仙境般的澳大利亚,流亡藏人最深挚的情感,都是对故国的热恋,对家乡的苦思。而藏族流亡诗人群体,则用他们的诗,使藏人的思乡之情升华为生命的哲理和自由的诗意。
   
   对于绝大多数民族,诗意只栖息在诗人的生命中,而诗人又像沙粒中的金子一样稀少。然而,藏族似乎每个人都有成为诗人的可能,因为,这是一个用诗意表述心灵,用情感表述生命的民族。连佛心都诗意盎然。当代的达赖喇嘛和大宝法王都有诗作;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更是诗人中的天纵英才,他的诗使慈悲的佛心华美,美得如花如霞。或许很多人从对佛的理解出发,都不愿肯定仓央嘉措的诗情,但是,金圣悲却觉得仓央嘉措是一个奇迹,无论对于佛学,还是对于诗,都是如此——让佛心美如诗,让诗意在佛心中凈化,那应当是诗的艳美与虚无的哲学结成神圣同盟的高贵形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