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东方安澜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文/东方安澜

   灶上热气腾腾,九个人,一大家子在包饺子,其乐融融,一派和谐。有个人却不识相,硬闯进去,指着这九个人的鼻子,硬要给这一家子朗诵自己写得《中国的死路与出路——致胡总书记的一封建议书》,这个神经病人叫胡星斗,后来有木有被送进疯人院,我就没跟进关注,我只是被这个夜豁豁的题目给吓坏了,要死要活的,一看题目就弄得心惊肉跳,这样子下去,迟早要被他吓心脏病出来。

   有话好好说吗,把题目搞得惊天动地,我就害怕。腿肚子直打颤。也许我有受虐倾向,越害怕越喜欢偷窥,从手指缝里看出去,原来是一篇犯傻文人的《消灾经》。后来为了进一步掂量胡星斗的犯傻程度,我就买了《传统中国的偏头痛》。奇了怪了,这么一个教授,写了这么一本书,也是石沉大海,在社会上泡沫星子也不泛,没一点动静。我就判断他一定是个杂牌教授。

   你看那个于丹教授,吐沫星子那么飞一会,有名有利大红大紫,到哪儿都能骗吃骗喝前呼后拥,让别人把自己当老爷供着。可怜杂牌教授连冷猪头肉也闻不到。闻不到冷猪头肉的人偏偏喜欢独木桥,也不怕惹一身骚,要斗胆去什么建议不建议,弄点动静出来,给领导添麻烦,为了确诊是我的误判还是他真的时一腔热血,我开始观察胡星斗。

   观察从研究开始。《传统中国的偏头痛》谈到了中国文化的弊端文化人的历史面目,历史的沉渣泛起后在你我身上的投影,中国文艺的狭窄和局促,科技文化经济宗教彼此互扯后腿又互为因果,把传统描绘成一堆杂烩。胡星斗啊胡星斗,本来我只想知道你对传统的看法是三七开呢或者四六开或者怎么样,你却耍弄一个书呆子的狡猾,对传统的价值判断含含糊糊,吊人胃口。

   想当年老人家有什么九根指头一根指头的关系,后来那个白黑猫还有三七开的说法,你一直不下结论,我就只能一直读下去。传统的面目,对传统的最大呈现,算是本书的最大亮斑。所谓解读批判赞扬还在其次,胡星斗的传统,象马列和正统道德的滤网过滤出来的,百事可乐加了玉米汁,多少有一股酸味,当然,苏打味是少不了的。肚里的气不住地从鼻孔里冒出来,不停地打嗝,别人看着以为你太贪吃,吃得太饱,自己清楚这都是柠檬惹的祸。

   读完《中国传统的偏头痛》,让人无语言语,说不出什么,都对,都有道理,但总有一股味道缠绕不去,完了以后发现是酸腐气。历史曾经这样演绎过,但未来的历史也会这样继续演绎下去,历史是由人演绎的,人无时不刻受环境和传统的制约,就像那个什么建议书,内容都好都对,但恰恰忽略了传统对人的桎梏,所以,建议也是白建议,权力基础来自哪里,必然会为那里服务。人不可能做超越于经验能力之外的事情。胡赵曾经想挣脱枷锁,但最后不都玩完了吗。

   中国没有死路,历史上经历了无数兵燹暴乱自然灾害都挺过来了;中国也没有出路,经历了无数灾难人口还是蝗虫一样密密麻麻,“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中国人只会在传统的泥淖里轮回,中国人只能这么着,所以,很不幸,《中国传统的偏头痛》也只能是属于用学问写的一本胡言乱语的书。

                               2011/9/23

(2011/09/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