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司徒華 (三 - 完)]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徒華 (三 - 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司徒華說,對於入黨的邀請,他抄了陳雲一封信的一段話作為答覆,大意是不入黨比入黨對黨的貢獻更大。

   這不是很清楚表示他準備仍然以民主人士的面貌出現,而暗中為共產黨賣力嗎﹖這不是表示甘當共產黨的外圍卒子嗎﹖

   這裡頭﹐也有他的以退為進的策略。

   這時的他,是香港立法局議員,也是中共委任的基本法草委。接著,他率領民主對話團上京陳辭。這是他最意氣風發的日子,但有誰知道,他是中共的半隻棋子呢。

   他左右逢源,躊躇滿志,難怪他說,聽話的話,連特首也有得做。可見他那時腦裡已有特首的影子了。如果不是有六四事件,一個香港、英國和中共都能夠接受的九七特首便可能在司徒華身上出現。

   六四事件 -- 這個只有鄧小平才能做出來的、驚天動地、難以形容的殘酷事件 -- 把許多人嚇壞了,也把許多人的神經震動了一下。

   這當然包括非共產黨員和共產黨員,以及各種光譜的共產黨同路人。

   司徒華也不可能不受到震動。他辭去草委之職,停止了和共產黨的暗線聯絡。

   另一方面,他的中共暗線聯絡人、新華社社長許家屯也已遠走美國。他和中共已斷了線了。

   以後眾所週知的是,他和中共撐了二十年。然而二十年後,他肚子裡的中共蟲又蠢蠢欲動了。這便是和中共秘密接觸,談出了二零一二政改方案,一個被批評為出賣民主的政改方案。

   我想,人們最不滿這個方案的,主要不是它的內容,而是它的達成方式。

   這是民主黨和中聯辦秘密接觸達致的,誰知道你們還有多少檯底交易。

   很明顯,這是司徒華的傑作。只有他最善於黑箱作業、暗線聯絡。此所以他力護這個方案,竟到了和人潑婦罵街的地步。

   其實,這是他試圖和中共恢復關係、重新啟動暗線聯絡的第一步。只是他時不我與、已走到生命的盡頭了。

   他的死﹐對民主黨並非壞事。否則這條中共蛆虫將會綁架民主黨﹐要跟隨他的意思和方式做事。

   搞民主,是不需要遮遮掩掩、吞吞吐吐的。司徒華的方式,註定他是一個不顧原則的專搞謀略的人。

   香港的民主運動長期由司徒華領導,可說是一荒謬劇。

   末了﹐希望民主黨引以為鑒﹐並清洗司徒華的影響﹐以重新爭取香港人的信任。

   (完)

(2011/09/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