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另一次尷尬的聚會更是有點滑稽,發生在台灣。我從美國返香港,打算在台北停一下,目的是觀光和探友。我有兩個人想見面,都是四十年前的相識了。我們一直都沒有聯繫。由於知道他們的職業,我是靠互聯網查出他們的電郵地址來,並在動身之前和他們聯絡上的。他們兩個其中一個其實是我的學生,我讀大學時兼職教英文的學生。他後來到台灣讀醫,現在是著名的神經科醫生。成就不錯。我是轉折地在幾年前才知道他的情況的。這個學生我有印象,他在班上很靜。我希望他還認得我。另外一個相識,派頭也不小,是德國的哲學博士,現在台灣某大學擔任哲學教授。他在四十年前曾推薦我接替他的小學教職,可說曾經幫助過我。我故意在回港時經過台灣見見他們,一個是要向他道賀,一個是要向他道謝。

   在酒店,和學生會了面。我們都由青少年變了老年了,正是「鄉音無改鬢毛衰」。但總算互相認得。他執弟子之禮甚恭,並在酒店內請我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餐。因時間所限,只相聚兩句鐘,便互道珍重而別。

   翌天,我們便坐捷運到台中探老朋友。老友夫婦在車站迎接我們。我們彼此辨認沒有問題,雖然他燙了髮,蓄了一個「爆炸裝」。久別重逢,十分開心。他駕車送我們到一個他相熟的餐廳吃飯。彼此談話間十分愉快,直至我們說台灣市面似乎很好,人們似乎很守秩序,也很安居樂業。這一下他開始攻擊起台灣社會起來,治安問題、失業問題、教授人工低等等。我說,台灣不是海外一個自由民主的地區嗎﹖我也提到了普世價值的追求。這下可闖了禍了。

   他隨即展開了猛烈的攻擊,說普世價值是美國人的邏輯。意思是我在美國這麼多年,中了毒了。他贊成統派,由中共統一台灣,這樣中國更加富強。我對他這個想法,十分驚訝和惶恐。你是搞哲學的,應該重視人文價值,怎可能提出一個葬送台灣自由民主的主張。我有點動氣了。於是,和他唇槍舌劍起來。我一點不讓。我想,我雖然不是博士,但我讀書不會比你少。你可能學有專精,但不及我的博。而且,我對世事人事的觀察,肯定比你長期在象牙塔裡為深入細微。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堅持。最後他對我說,他是教邏輯的,他不要再跟我討論了。他是動了真氣,而且訴諸權威,表示他是哲學教授,不屑再跟我談了。以後下來,我們再沒有怎樣交談。他駕車送我參觀他的校園,他的教授樓。他有兩輛小汽車。看來他的家庭環境很好,但不知什麼緣故,卻對社會這樣不滿。他沒有請我進他的家坐。然後他送我回到車站。我們大家分別了。

   這真是一次很失敗的聚會。我千里迢迢到台灣會一個四十年不見的朋友,結果吵架收場。其實這些場合我並非不能處理,只聽不講,便可以了。但我卻不想他以為我緘口便是默認他的道理,因此起而抗辯。台灣的民主自由,得來不易,這顆海外明燈,我們必要保護。

   回到香港後,我給他發去一個電郵,感謝他的款待,並就言談間的衝突道歉。他沒有回覆。我可能真是冒犯了他的「權威」了。

   ========================================

   餘音﹕

   世事真是沒有絕對。我以為再沒有機會跟第一次聚會的黃君會面了。誰想幾天前有朋友約敘舊,他竟又翩然而至。這次我們談得很好。畢竟幾十年前的舊交是不應這樣隨便丟棄的。

(2011/09/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