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党政军民一切良心人士应当积极表态支持温家宝总理]
陈泱潮文集
·石破天惊伊能静(组图)
●阎学通
·这篇文章令我对这个阎学通刮目相看
●向松祚
·向松祚:2017中国经济能实现第二次跨越吗?
●末世国师论·陈奎元先生切莫误国乱政
·1.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相当于【国师】地位
·2.当今中国需要并且必将产生伟大的【国师】
·3.《特权论》作者进言于陈奎元先生
·4.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遵循和信守的职业道德和素质要求
·Ⅱ.【国师】必须具有的学养
·Ⅲ.【国师】必须具备的素质:
·Ⅳ.【国师】必须走在时代前面
·Ⅴ.【国师】必须能够提供制定正确政策的理论依据
·Ⅵ.【国师】更不能是“棍子”
·5.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在理论上搞清的几个重大问题
·Ⅱ.必须找准病根:揭示当代中国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
·Ⅲ.必须能够重铸国魂信仰:有效匡扶世风道德
·Ⅳ.必须能够清楚解释当代中国政治路线左右极端化恶果的生发原因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6.对陈奎元先生“批判普世价值” 误国乱政违宪罪行的批判
·Ⅱ.陈奎元“批判普世价值”是严重违反宪法的犯罪行为
·Ⅲ.陈奎元先生应当考虑你一再反对普世价值对中国人民的适用性,是否犯了【渎职罪】?
·Ⅳ.陈奎元疯狂反对普世价值政改,必将被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7.且看陈奎元先生误国乱政极其虚伪且自相矛盾的一些说法7.1
·Ⅱ.谈暴政禁言必亡,却反对普世价值政改
·Ⅲ.谈反腐崇俭,却无视空前绝后的制度性贪污腐败
·Ⅳ.谈“亲民、养民”,却把中国人民当作猪狗牛马来奴役
·Ⅴ.谈要“摆脱兴亡周期率”,却疯狂反对民主化变革
·Ⅵ.坚持专制独裁国体制度,决然逃脱不了通过战乱改朝换代的厄运
·8.只有【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即【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8.1.经无数事实及切身体验,确认无神论是错误的
·8.2.《聖经·旧约》明确昭示了这一真理:造物主主宰世界
· 8.3.事实胜于雄辩:中外历史证明确实是造物主主宰世界1
·8.3.2.“日不没帝国”英国的历史见证
·2度关乎人类生死存亡? 地球变暖或引发危机(图)
·8.3.3.超级强国美国的历史见证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出狱声明
·8.3.4.前苏联东欧巨变的历史见证
·8.3.5.南北韩的历史见证
·8.3.6.中国自身的历史见证
·8.3.7.中共国自身的现实见证
·鮑彤: 人權為目標,和平為道路
·8.3.8.上帝信仰在中共国勃起初见成效
·ZT毛泽东创造历史上皇帝的34个第一
·8.4.今日中共国当局拒绝和阻碍唯一真神信仰的后果1
·8.4.2.没有唯一真神信仰的中共国,宗教信仰走火入魔
·8.4.3.超常稳定的西方国家是具有三角稳定结构的体制
·陈破空:维基解密扯下中南海惊天黑幕
·8.4.4.国家没有正确的宗教信仰,就等于没有灵魂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8.4.5.儒家文化本质上是无神论专制文化,已经不合时宜
·8.4.6.无神论国家科技与军事必然永远落后于信仰 上帝的国家
·8.4.7.坚持无神论专制独裁,中共国必然加速覆亡
·8.5.【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最佳方略
·9.只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10.【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本次人类文明毁灭大劫到来前夕的导师之言
·11.【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既是 上帝信仰的中国化,也是 上帝之道的全球化
·12.【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所证明的【上帝本体实存】对净化人心的重要作用
·13.【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所倡导的【灵本主义】对匡扶世风的重要作用
·14.【弥勒-指导灵】对中共决策者顽固反对普世价值政改的严肃警告
·答关于“中国不需要什么国师”之说
·二答关于“中国不需要什么国师”之说
●本·拉登之死
·中共专制独裁救星本·拉登已死
·本·拉登之死的意义
·ZT我们是上帝庇护的国度
·小布什功追里根总统
·任雯颐 “怎样处理本-拉登的遗体说明美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李天笑:本‧拉登毙命 中共心事几人能解
·ZT奥巴马收看拉登击毙过程 这张照片说明了什么
●李光耀亞洲價值觀批判
· 1、爲李光耀之死而嘆息且自責
·天意流布于互聯網:ZT紫薇聖人將在2015年前出世!!
·2、習近平必須堅決打破新加坡迷信
·3、請習近平但看新加坡在李光耀死後局勢的變化
·4、再次提請習近平一定要三思!
·5、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無異於說亞洲黃種人劣等論
·李光耀之死与所謂亞洲價值觀的破滅
·6、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邪惡本
·7、亞洲民主國家成功的例證是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否定
·8、中共專制獨裁教父李光耀是中國人民的災星
·9、李光耀教唆中共如何在法制的名義下厶と藱
·10、李光耀未能在新加坡實行光榮革命的重要原因
·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批判
●金正恩
·金正恩完全有可能短命被暗杀(图)
◇◇◇◇◇
▲視野與關注卷
●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新唐人電視臺可否就孫中山問題組織一場電視辯論?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唯我独革类与五不搞胡说集团居然高度一致
·谁的声音对党政军观念的转变更有影响力?
·未来中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民间应当理直气壮公开声援和支持温家宝疾呼政改
·反对派不应和五不搞胡说集团异曲同工一致打击温家宝疾呼政改
·人人自我为中心的无神论党文化是中国民主化的大敌
·“要民主最力的普世个体自由主义核心”批判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政军民一切良心人士应当积极表态支持温家宝总理

   @CDZCYC 陈泱潮推特文
   

211.温家宝总理2011“夏季达沃斯论坛”会议上声言要和全国人民互动促进“党政分开”的重要讲话,是不折不扣的革命行动。凡我中国民众中一切期盼实现宪政民主的人士和党政军体制内一切有良知的官员,应作出积极回应。要充分认识到这是避免中国落入分裂战乱、成就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重要一役!

   
   附:

牟传珩: 中共建制后最特立独行的总理


——温家宝与民间“政改”互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30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2010年9月,本作者曾在香港《争鸣》杂志等海内外多家媒体先后发表《致温家宝总理的民间谏言书》,基于中国“六四镇压”以来“以党统政”的政治大倒退这个关键问题,谏言温家宝回应民意,登高一呼,从“党政分开”这一关键环节上发声破局。

“一场重要的政治宣言”

   
    9月14日,温家宝在大连出席夏季达沃斯论坛举行的企业家对话会,当论坛主席施瓦布问及“推进政治改革”问题时,温家宝终于直言不讳地回应民间诉求,表示要与人民“互动”,重新吹响胡耀邦、赵紫阳时代的“党政分开”号角,高调发布了包括“司法独立”等五条具体、可操作目标,将近年来的“政改”呐喊推向最高峰。温家宝说,“关于政治体制改革,这些年我讲过多次;这次会议,不仅是我同在座的各位互动,我脑子里想的实际上是我同全国人民的互动。因此,我感到责任重大,必须准确地、坦诚地谈出我对各方面问题的看法。”他接着说,“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 温家宝如此鲜明地提出导致“权力绝对化”的“以党代政”问题,是“六四”镇压后的中共最高层,首次有人高调接过胡耀邦、赵紫阳模式的“政治改革”旗帜,重启“党政分开”议题,被“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当面夸赞为“一场重要的政治宣言”。
   
    今年3月10日,吴邦国在人大工作报告中把去年的“两个绝不”发展成为今年的“五个不搞”。然而, 3月14日上午,总理温家宝便在中外记者见面答记者问时,高调首提中国发展道路的“新四个坚持”,即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以人为本;坚持社会公平正义;坚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温家宝曾以“天变不足畏 祖宗不足法 人言不足恤”为信条,大胆表达党内非主流声音。其实,他早在2008年两会记者招待会中,就提出干部要思想解放,需要“独立思考、批判思维和创造能力”

“中纪闻”剑指谁?

   
    今春以来,中共十八大临近,太子党要“唱红中国”,中南海政局风向标大举左转,总理温家宝却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香港特区原全国人大代表吴康民时特别强调:内地的改革所遇到困难,主要是两股势力,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所残余的;另一种则是“文革”遗毒。两股势力影响了人们不敢讲真话,喜欢讲大话,社会风气不好,应该努力纠正。
   
    然而, 5月25日中共《人民日报》却突然发表了署名“中纪闻”(即中纪委谐音)的《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文章,火药味十足地发出 “六个决不允许”令:决不允许在群众中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决不允许公开发表与中央的决定相违背的言论﹔决不允许对中央的决策部署阳奉阴为﹔决不允许编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决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泄露党和国家的秘密﹔决不允许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此文杀气腾腾地称,少数党员在一些涉及党的重大政治问题上说三道四、我行我素。坊间舆论认为,此文明显是剑指温家宝及部分党内老干部的普世价值观改革言论。
   
    接着,官方新华社31日又发出2000多字的长篇报导《中共为什么重申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该文声称,党员有义务“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对党忠诚老实,言行一致,坚决反对一切派别组织和小集团活动,反对阳奉阴违的两面派行为和一切阴谋诡计”。文章专此引用苏联、东欧共产党丧失政权的“前车之鉴”,以及当前国际上一些动乱的“警示”,说明中共对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的一再强调更显重要和迫切,这体现了中南海对苏东波“和平演变”的一贯“忧患意识”。

胡温政治同盟关系已经破裂

   
    记得去年温家宝深圳高调谈“政改”不久,胡锦涛2010年8月6日也在深圳发表了“重要讲话”,但其主旨却是“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道路”改革。胡锦涛所强调政治体制改革的目的,竟然是“加强党的领导,增强党的活力。”由此可见,胡与温两个讲话,虽然同声强调“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但关于政改内涵,即对“党的领导”的诠释却并不一致,这不仅仅是一般方法论的争执,而是涉及中国未来命运的价值观分野。这标志着“胡温新政”的政治同盟关系已经破裂。
   
    过去8年,温家宝多次在公开场合谈政改,但他每提一次政改,都受到党内保守势力和左派的围攻。温家宝在党内一向势单力薄,施政举措处处受制,深感被体制捆绑的痛苦。他除了救灾和访贫问苦之外,在政治、法制、外交、文化、新闻等领域几乎都没有用武之地,这便是温家宝下决心要在最后不到两年的掌权岁月伸伸手脚,发发声音的原因。于是他曾打破常规,单枪匹马地在人民日报刊文,为因反自由化(普世价值)不力而被罢免的胡耀邦鸣不平,传心声。去年6月初,中国互联网上流传一份原中央政策研究室局长,左派代表人物张勤德的公开信,题为“对温家宝总理的六条意见”。该文指控温家宝致使资产阶级自由化改革观产生更大影响,猛批温家宝“在公有制经济逐步丧失主体地位的情况下,策划和主持制定的‘非公36条’,大大推进了产权私有化。

最特立独行的总理

   
    在中共建制后的统治史中,作为总理的温家宝尽管势单力薄,但无疑是坚持改革,大胆发言,最特立独行的一位,即使胡耀邦、赵紫阳,也未明确其崇尚普世价值观的立场。誓言凿凿要“准备一百口棺材”治贪的朱镕基,在政治议题上也是谨言慎行。其实,朱镕基更想做的是强势总理,期望“清廉树威”,而几乎很少提政治体制改革,更不提民主自由与普世价值。
   
    有些舆论认为温家宝只说不练,意在“作秀”,甚至有人发出“温家宝真想政改,何不与体制决裂”的偏激言论。然而,这些年来,温家宝在体制性禁锢的情况下,不仅顶着极大压力,在经济上积极策划和主持制定了“非公36条”,为推动中国经济进一步私有化打开了缺口,而且在政治上推进民主决策、政务公开,信息透明、审计监督,中央部委“三公”开资接受监督等等力所能及的改革,并由此而触碰了不少既得利益者的痛处。应该说,在当今中国,最嫉恨温家宝,不时释放出温家腐败,个人“作秀”烟雾弹的正是盘踞特权地位,阻挠改革的腐败利益集团。
   
    今年1月24日,中国总理温家宝面对各地政府围堵、拦截、打击迫害上访的严峻形势,在国家信访机构亲自接见访民。舆论普遍认为,温家宝此举旨在鼓励群众发出声音批评政府,说出不公,即“创造条件,允许群众批评监督政府。”当天有媒体称温家宝接见访民,为“共和国总理首次与来京上访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 这不仅是对饱受迫害的上访民众的鼓励与声援,更重重地掌掴了两股官僚势力:一是一直以来始终坚持打击镇压上访民众的政法委系统;二是各级漠视民众利益,不断拦截、封杀上访诉求的地方政府官员。此据 《博讯》报道,一位中宣部副部长在宣传部的通报会上失控,直斥温家宝是“麻烦制造者”。信息称,这位中宣部副部长斥责温家宝“惟恐天下不乱”,是“麻烦制造者”,说温家宝为了自己的功名与作秀,不管不顾。说他去接见访民,落下了61年来的第一个“接见访民的总理”的美名,却让北京大为紧张。

不要总是期待官方行动

   
    眼下,中共关于是否推进“党政分开”争论的实质,是要不要政治改革。如果说,当年“姓资姓社”的争论,还主要是意识形态之争,那么,当今关于“政改”方向争论,则涉及更多的是腐败利益集团的现实利益。现在,保守势力围剿温家宝“政改”呐喊,实质上反映的正是腐败利益集团因恐惧其权力与利益受到制约与损害,而本能地做出敌视与阻挠政治改革的反应。
   
    今日中国,在内意识形态僵化守旧,官权私利相互盘结,只想升官发财,不断声言“决不”的政治生态中,温家宝的“风雨无阻,至死方休”决心,断无果而终。由此以来,温家宝终于省悟了,其实他未来的政治生命,深深植根于普世价值与全体民众的期待之中,中国政治改革的真正希望在民间。正所谓“礼失求诸野”,温家宝此次“夏季达沃斯论坛”所发出的明确信息,就是要表明他在体制内已经无能为力,所以才要与“人民互动”,借助民间的推动力,以求打破腐败利益集团盘根错节,垄断权力,拒绝变革的政治僵局。由此而言,当今中国所有海内外期待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力量,都应当团结起来,支持温家宝选择走向人民,接受普世价值洗礼的道路,以求共同推进中国的民主现代化进程。
   
    其实,在中国特色的政坛上,表态即有行动意义。尽管温总此次政改宣言又被中共主流边缘化,但却引发了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好评与网民的积极回应。由此便决定了,温总理的政治生命即使在下野后,也会在民间社会得到复活与延续!
   
    对中国的宪政变革而言,不要总是期待有来自官方的行动,民主更应从每一个人的足下争取。
   
    (首发《议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2011/09/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