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陈泱潮文集
·11.执政党迫切需要克服“政改恐惧症”
·12.天赋使命与担当,胡温中共中央有接受本建议的可能吗?
·13.大陆民主化是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前提条件
·14.开万世太平流芳万世,抗拒民主化政改遗臭万年
·15.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有关文章连接
·陈泱潮就《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一文的三点重申(1图)
·中国【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是不是玛雅人预言的“彩虹战士”的作为
●中共18大前夕的疾呼
·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欢迎胡锦涛:丹麦模式是最值得中国效法的模式
·18大前陈泱潮等海内外学人志士推中共党内民主制/王宁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三
·1.中国外交大势
·2.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政治发展的方向
·3.中国如何主导世界文化发展方向
·4.中国内政大势
·5.中国避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唯一良策
·6.在中国这样伟大的转变过程中……重申要点
·7.宗教问题是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
·8.如何化解不利于国家统一稳定的宗教文化
·9.不当宗教文化是产生严重贪污腐败的原因之一
·10.有效改变中国“合久必分”宿命的根本和基石
·谁在支持分裂中国——与俄联盟无异于与狼共舞!
·11.和全球化与之俱来的政治宗教化和宗教政治化倾向
·13.中国弘扬【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伟大意义
·12.主导合一世界宗教,使宗教全球一体化的力量在中国
·14.中国再不确立正确的宗教信仰行吗?
·15.依据什么判断中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
·16.中共国民主化变革的最难点是打破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7.正是中共领导一举打破了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禁锢
·18.经改的成就表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最难点已经解决
·陈泱潮回复凌黎网友跟帖五则
·19.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应运而来
·20.必须自觉克服“政改恐惧症”
·21.“政改恐惧症”的由来
·22.中国民主化改革的时机已经成熟,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23.当前中国局势是清末局势的重演:和平转型与破坏性暴力革命在赛跑
·24.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有利条件
·25.现在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不利条件
·26.《中国宪政民主和平转型维稳法案》要点
·27.既要积极又要稳妥地推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28.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29.二十一世纪成为中国人世纪的关键
·后记
·附:《陈泱潮关于晤谈的答复》
◇◇◇◇◇
▲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粉碎網特五毛黨及叛徒有組織有指揮持續不斷對陳泱潮的大規模誣蔑圍剿
◎《反擊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万维读者网 2011-09-19 13:11:03

万维网友乔叟来稿:温家宝在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发表重要讲话,被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Klaus Schwab)当面夸赞为“一场重要的政治宣言”,接着温又再放重炮,大谈政改,批评“以党干政”,重提“党政分开”,新华社全文播发温家宝相关言论,国内外媒体纷纷评论报道。

   
     虽然温家宝的“政改”话题由于此前多番释出,被指“只说不练”、“做秀”等等,但此番言论还是引得海外媒体纷纷解读。有学者指温家宝“讲比不讲好”,也有指其“经济功课没做好,转移视线”,“光说不做的政改呼吁,老百姓只当是在演戏”,继续坐实“影帝”称号。

  温讲话成江病情风向标:温越高调,内容越刺激,江病情就越重

   
     但新华社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编辑透露,温家宝此时大谈政改,只说明一个问题,即江泽民再度病重,中共高层对温家宝的控制力减弱。该高级编辑称,外界不知道的是,事实上,温家宝几次谈政改的时间,都与江泽民病情有关。只要江泽民病重,温家宝就趁机发言,争取政治分数。
   
     比如今年上半年,温家宝由于家属和亲信牵涉刘志军腐败案的影响,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高调活动。最低潮是5、6月份,温全力处理刘志军案带来的被动影响,最后终于保得秘书丘小雄平安过关。这段时间温的对外活动很少。
   
     但6月下旬到7月初,温突然加快了对外活动节奏,外访,考察,讲话,样样不误,并且在英国皇家学会再次发表“政改”言论,温之所以能如此活跃,就是因为那一段时间江泽民病危。
   
     该高级编辑透露,温的这个特点,已经被敏感的高级编辑、记者和一些高级官员所掌握,凡每次温的活动突然频繁,密度增加,尤其是发表高调言论,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江泽民又病重了。而且温的讲话份量、内容,也与江泽民病情成正比,即温讲话越高调,江的病情就越重。温的讲话份量和内容,已经成为江泽民病情的风向标。
   
     该高级编辑还透露,有海外媒体称新华社全文发表温家宝在大连的讲话“非常罕见”,其实是大惊小怪。新华社经常全文发表温家宝的稿子,上次在英国皇家学会发表的演讲,新华社就全文发表了,温总在深圳谈政改那次,新华社也发了。至于发了以后又被迫删改,那是另外一回事。新华社是国务院直属机构,当然是先听国务院的。

  该高级编辑透露,在温总发表上述讲话后,新华社内部也有议论,认为温总理那么多次谈政改,就这次批“以党代政”,才是真正指出了中国社会经济问题的症结所在。党的权力过大,利益集团主导了党的高层,并通过党来干扰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转,是近年来物价飞涨,房价调控失败,司法不公,社会不公问题严重的根本原因 。


  批“以党代政”剑指胡锦涛:温家宝已不愿再陪胡当亡国之君

   
     温家宝此次政改讲话,最引人关注的是谈到“以党代政”问题,温的原话是:“第一,坚持依法治国。一个执政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依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并且严格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这就需要改变以党代政,把权力绝对化和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为此,必须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这个任务是邓小平先生在30年以前就提出来的,我认为在今天尤为紧迫。”
   
     虽然有一些学者认为温的这个讲话“并无新意”,比如学者张祖桦就认为温的“讲话中没有一点儿具体措施,也不去落实。”“小平30年前都说过了,你还在说,有什么意义?”
   
     而宪政学者陈永苗也认为,“他发表了太多的政治改革呼吁,缺少实际行动,等于画饼充饥。” “中国改革改了30年了,我们已经没办法对你有期待了。难道改革还要改60年、改300年、改1000年不行?!”
   
     但是,温家宝批评“以党代政”的言论,还是开了自八九风波以来高层言论的先河。解决党政不分的问题是邓小平于1980年提出来的,胡耀邦、赵紫阳主政时期也着手改革,中共十三大后取消了一些部委的党组,但1989年之后又恢复了高度集权、以党代政的做法。此后的十四大至十七大,报告中再没有提过“党政分开”。
   
     温家宝重提此议,政治风险自然很大,正如炎黄春秋总编杨继绳所说的,“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过去这是分裂党的行为。”
   
     温家宝之所以能冒着“分裂党”的风险而不被清肃,“他有看法就说了,说了也没事儿”,原因倒不在于杨继绳所说的“现在就能够宽容对待,……这是一种进步。”众所周知,中共在进入十七大之后,言论控制愈来愈严,社会言论氛围比起江泽民时代已是严重倒退,何谈宽松。
   
     中共的言论政策,向来是随着党内斗争而有所变化。当党内斗争趋缓,较易达成一致时,表现为外松内紧,高层内部犹如铁板一块,不轻易表现出不同声音,江时代的大部分时间就表现为此。所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当然不怕外界的小呼小骂。当党内斗争趋烈时,则表现为外紧内松,六四之前,以及十七大之后,都是如此,一方面党内不同声音频频出现,一方面在社会上大捕异议人士,令民间禁声。所谓祸起萧墙,断不能再让宫墙之外趁机添乱。
   
     此番温家宝讲话,其意也并不真在政治改革,而在党内斗争。而温斗争所向,其实“以党干政”已明确表达,就是剑指胡锦涛。温在公众场合,尤其是在达沃斯论坛这样一个全世界政经名流精英汇萃之地说出这番话,说明温家宝想凭自己多年积养的民望,要寻求世界和中国国内的支持。

  据国务院办公厅一位高层人士透露,温家宝自十七大以后,就已逐渐拉开与胡锦涛的距离。温十六大时,不只想在经济上有所作为,还想与胡联手,从民生角度缔造一代盛世。但胡锦涛胸无大志,只想平安做稳十年,对于任何可能涉及政治体制的改革,都不敢触动,致使白白错过很多改革良机,浪费很多时间。十七大前后,温已对胡彻底失望。温的家属不止一次在不同场合,向其亲信团队表达出温对胡的无奈和反感,近来更指“胡是亡国之君”,应当正是温现在心态的反映。

   
     随着十八大的临近,中国社会问题已积重难返,如此下去,胡温一体都将做历史罪人,至少也是没有作为的一朝昏弱君臣。温不愿意历史上留下如此骂名。
   
     再加上搞经济不是温的强项,连年来物价飞涨、房价几近失控,中国经济转型步伐又曲折多变,对外竞争力也日益减弱。连年来,温家宝的家庭问题也屡受政敌攻击,其妻、其子、其弟、亲信,无不深陷腐败丑闻,这些都令温家宝不愿坐以待毙。大谈政改,是他突出重围,并且清史留名的唯一办法。

  江泽民去世 天下必乱

   
     国务院该消息来源分析称,温连年来处处亲民,屡谈政改,已营造了近乎于周恩来的亲民形象,在国内外声望是目前中共高层中最高的,已具备了中共党内民主派领袖的影响力。
   
     而胡是一代弱主,原本就管不住温家宝,目前又面临十八大安排,各路诸侯为求上位,正招歪招统统招呼,已令胡锦涛按下葫芦浮起瓢,顾头顾不了腚。就连所谓的团派内部,大家也是表面尊重胡锦涛,暗中实际上多处投靠,多处布线。如面对温的强势出击,胡锦涛几次震怒,但李克强就表现暧昧,不愿意恩师与温决裂,以免影响自己接任总理的大计。同时,李克强也多方与温妥协,希望在确保接任总理这一大计上,得到温的支持。
   
     所以,胡根本管不住温家宝。真正能制约温家宝的,只有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江主政十三年一直以所谓正负5度的方式,平衡左右之争,所以治下即有1998政治小阳春之治,又有严禁言论自由之弊,即有依法治国,又有以德治国。有人骂他左,亦有人说他右,“三个代表”就被左派广为讨伐。但江也因此平衡术积下了不可忽视的权力江山,使其在卸任后仍然发挥着重大的影响力。
   
     胡锦涛在左右翼的较量下,囿于出身平民,政治根基浅,生怕别人说他会导致共产党改换颜色,于是被迫偏向左派,无法充当平衡党内左右力量的权威。江泽民就成为中共平衡党内左右之争的人物。有江在,左右虽有争论,但矛盾不至于公开化,没有江或者江的身体有危,则党内不同声音就会趁机放大。
   
     现在中共内部除江泽民外,再无制约温的力量,可想而知,一旦江病危或者去世,温家宝将是失去缰绳的烈马。温在大连批评“以党代政”,是自十四大以来中共高层关于政治改革发出的最大声音,不仅说明温与胡已经决裂,更说明,如果江泽民这个罩在中共包括温家宝头上的“定海神针”一旦危殆,则温家宝必然要振臂一呼,要当中共真正的“叶利钦”。

  一句话,这其实是温的宣战书。

   
     该消息来源透露,据他所知,国务院这边一些人可能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因为连一些司局级干部都知道温的家人说“胡是亡国之君”,“总理不愿意殉葬”,这种小范围内的秘密了。而他刚听到这种说法,温总就在大连发表了批评“以党干政”的言论。说明中共目前的形势非常微妙和紧急。
   
     该消息来源分析称,关键是看江泽民的病情,如果江一旦危险,包括不死但成了植物人,中共内部都将可能面临异变。
   
   
   
(2011/09/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