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陈维健文集
·和平崛起还是武力崛起
·民主自由社会的死角
·逼人杀人的“和谐社会”
·绝望的等死者
·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中东民主浪潮,引发了中国一场虚拟的“茉花革命”,却让中共当局惊恐万分,抓捕了一大批异见人士。其中著名者有艾未未、江天勇、腾彪等人士。他们关押的时间虽然不长,三个月的时间里都 络续释放回家,但回家后,虽没有缺胳膊少腿,但都形影相失,判若二人,他们对外界的关心的沉默,有一种让人沉重得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折磨让这些昔日为民请民,不畏权贵,敢说敢干的人士沉默如铅,眼神流露出只有着历经过地狱 才有的恐惧。
   腾彪是在被 关押70天后释放的,这个昔日以敢言著称,憨厚耿直黑铁塔似的法学博士回家后竟然怯生生地不敢说话了。可想见的是,他必定感到上一次被 拘时警察所说:“不老实,打死挖个坑埋了算了”并非戏言。艾未未是在被失踪80天后被 释放的,人们看到昔日敢于伸出指头“草尼马当中央”乐呵呵的大胖子,不但神情默然,形体皆失,昔日厚实的身板,竟有风吹跌倒的单薄。江天勇是被 失踪二个月后被释放回家的,这位在法庭上雄辩涛涛的大律师,身形消瘦精神萎靡,对采访者一个字儿地说“抱歉”,最后连抱歉也不敢说了。最近二位刑满 释放的维权人士,胡佳与郭飞雄也是同样地低调噤声。瘦弱的胡佳面对媒体的采访是“忠孝不能两全”觉得亏欠了家人。对于狱 中的状况只字不提。他的妻子则只盼外界不要来打扰他。昔日意气奋发的郭飞雄与入狱前已是大相径庭,词不达意地表示:“希望在民主与法制的大局下,尽个人力量,营造一种宽容、和解的气氛”。关于服刑期间的奇特经历,则表示不方便说。
   艾未未也好,腾彪、江天勇也好,还是胡佳、郭飞雄都是近年来活跃在中国维权舞台上的知名人士,他们既有体制内的名份,也有体制外的名声,更有国际上的名望,他们所作所为也均在当局所认可的边缘上。这些年来他们在维权中也遭受来自各级利益集团的恐吓威胁,但毕竟只是地方上一批泼皮无赖的小打小闹。他们还可以以自己的身份与正气让他们不敢胆大枉为。除胡佳与郭飞雄是在几年前被实打实判外,艾未未他们几个都是被一帮神秘的人物,以黑社会式的方式被绑架失踪的。他们的家属既不知道抓他们的是谁,也不知道关在何处,更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那些传统的公、检、法一律以“不知道”打发家属。这种方式充满了诡秘、萧杀。但毕竟时代不同了,外面的社会与里面黑不见底相比,总还有雨,还有阳光,当他们的心理调整好以后毅然地以自己的亲身遭受,把这个社会光彩鲜艳之下,鲜为人知的黑暗揭露出来。艾未未在回家二个月后打破了沉默,向外界透露了关押期间的遭遇:在81天的关押中他受到52次的审讯。他说:“我和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整个人置身在黑暗之中,我担心我就这样悄无声息,没人知道我在哪儿,永远没人知道。我就像粒小黄豆,掉在了地上,滚到了某个角落的地缝里,发不出声音,永远被搁置在那儿”。这段经历让他体悟 到他只是这个匿 名制度中的一个号码而已。他形容北京是一个梦魇,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是一个罪恶的城市。虽然艾未未没有详细讲述这81个日日夜夜,但从上面这段话已经清楚地知道,这81天里他所遭受的恐怖,那是一段难以描述的黑暗,无法口述的折磨。江天勇在艾未未之后也打破沉默,揭露当局对他的迫害。他说:在他被关押的二个月里,他没有见过阳光,除出黑暗就是屋里刺眼的灯光。在这个期间我被转移过二次,但都是用黑头套蒙住眼睛,整个春天我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我没有看到春天的阳光。在二个月的时间除出殴打体罚外,逼迫唱“红歌”与语言虐待。审讯者告诉他,你不要想去看守所,更不要幻想到法庭,你别作梦。他说那个时候我感 到自己随时会疯掉,随时会精神分裂,随时会跳起来痛击他们,各种可能都会发生。在这样的恐怖之下江天勇出来后记忆精神都出现了问题。
   在这之前,高智晟律师遭遇的恐怖也许更为典型。高智晟在被失踪再度出现后,他披露了里面的遭遇:在里面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815。他们对他说:815你过去指控我们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没有错,现在我们都 要让你感受一遍。他们几天几夜把他拷在板上不能动弹,强烈的光线让他不能闭上眼睛,他们脱光他的衣服,扔在水泥地上,在他身上小便,用牙签戳他的生殖器,他们要他编造与女人的故事,要越详细下流越好,否则就是折磨。他被迫编了故事,他们告诉他,你的故事录音已经寄给你的妻子、朋友,让他们看看你是这样一个人。他绝食抗议,他们告诉他,你绝食了四天,你的孩子也四天没有饭吃了,你是不是还要绝食下去。他坚持不合作,他们告诉他,没有关系,但你的女儿可能就会被人强奸了。高智晟说,作为一个父亲,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屈服了。高智晟在披露了他的遭遇后,又再一次地失踪了,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下落。这种让犯人精力、精神、彻底崩溃,令犯人自尊、信心完全丧失的酷刑,这样令人发指的的故事,我们只能在毛时代的“文革”与斯大林的“大清洗”才能听到。当年苏联大清洗中所有被指控的党的领导人军队指挥官与知识份子,包括象布哈林这样优秀的共产党人知识份子,都毫无例外地痛哭流涕地指控诉自己的罪行,要求枪毙自己,并以最好的词汇赞美斯大林,他们为什么如此,令他们这样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保全自己的妻儿。在这些被指控的领导群里,唯一坚强不屈,视死如归的是乌克兰中央书记柯秀尔,但是当审讯者当面强奸他16岁的女儿时,他屈服了。“文革”时的中国也是同样地恐怖,当年被 打成“走资 派”的中共干部经受不住酷刑,不是 虐待致死就是自杀。他们在死前和苏联被 清洗的干部一样,纷纷流泪检讨,指控自己的罪行,呼喊毛主席万岁。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死亡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这个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的主席,尽管检讨、认罪但是依然无法幸免遇难,当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躺在开封地下室的一块铺板上时,他的身份只有一个无业者的化名,没有人知道这个不成人形,糜烂腥臭的老人是中国的国家主席。无法无天地迫害异见的当局,应该看到今天你们践踏法律制造恐怖,明天就有可能加之于你们身上。刘少奇临死前曾经要求以宪法来保护自己,而被 刑讯者耻笑。一个在当政时弃宪法而不顾迫害无数的人,事到临头,只能是自作自孽。这是一个国家主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道理,今天的当政者难道还不能思量、醒悟。文革后建立起来的法律是千万中国人,包括中共干部在内的生命换来的。最近推出刑法修改草案,修改内容包括允许在没有宣布任何指控罪名的情况下,可以任意将某人在秘密地点扣押六个月。将“强行失踪”合法化。这是更甚于无法无天的恶法。殷鉴不远,无法无天,制造恶法终将得到报应。

   艾未未、江天勇在经历这样的恐怖以后,依然能够揭露黑暗是需要何等的勇气。他们今天揭露,明天完全有可能象高智 晟一样再度被 失踪。但是正如江天勇所说:“当局对他实施两个月的强制失踪, 就是想让他体会恐惧,但是,如果不把遭遇的事情说出来,他们的威胁就达到了目的”。为了中国人不再遭受这样的恐怖,他们说出了经历。如果不是这样勇敢的,守护着中国良心的异见者出来证词,很多人都难以相信这样的恐怖,是一个标榜中国的人权,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时候的当局所做得出来的。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时代,在一个反恐为国际要务的今天,一个与国际社会已经打得火热的政权,一个在许多个国际人权公约签下名字的国家,敢于如此的制造恐怖迫害异见,这不仅仅是中共政权的残酷,更是国际民主社会,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对中共政权放纵的结果。中国老百姓所遭受的不公,中国异见人士遭受的迫害,让中国三十年来的开放成果都失去了份量。21世纪的中国正在重返20世纪中国的共产法西斯 主义。
   
   
   
   
(2011/09/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