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陈维健文集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中东民主浪潮,引发了中国一场虚拟的“茉花革命”,却让中共当局惊恐万分,抓捕了一大批异见人士。其中著名者有艾未未、江天勇、腾彪等人士。他们关押的时间虽然不长,三个月的时间里都 络续释放回家,但回家后,虽没有缺胳膊少腿,但都形影相失,判若二人,他们对外界的关心的沉默,有一种让人沉重得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折磨让这些昔日为民请民,不畏权贵,敢说敢干的人士沉默如铅,眼神流露出只有着历经过地狱 才有的恐惧。
   腾彪是在被 关押70天后释放的,这个昔日以敢言著称,憨厚耿直黑铁塔似的法学博士回家后竟然怯生生地不敢说话了。可想见的是,他必定感到上一次被 拘时警察所说:“不老实,打死挖个坑埋了算了”并非戏言。艾未未是在被失踪80天后被 释放的,人们看到昔日敢于伸出指头“草尼马当中央”乐呵呵的大胖子,不但神情默然,形体皆失,昔日厚实的身板,竟有风吹跌倒的单薄。江天勇是被 失踪二个月后被释放回家的,这位在法庭上雄辩涛涛的大律师,身形消瘦精神萎靡,对采访者一个字儿地说“抱歉”,最后连抱歉也不敢说了。最近二位刑满 释放的维权人士,胡佳与郭飞雄也是同样地低调噤声。瘦弱的胡佳面对媒体的采访是“忠孝不能两全”觉得亏欠了家人。对于狱 中的状况只字不提。他的妻子则只盼外界不要来打扰他。昔日意气奋发的郭飞雄与入狱前已是大相径庭,词不达意地表示:“希望在民主与法制的大局下,尽个人力量,营造一种宽容、和解的气氛”。关于服刑期间的奇特经历,则表示不方便说。
   艾未未也好,腾彪、江天勇也好,还是胡佳、郭飞雄都是近年来活跃在中国维权舞台上的知名人士,他们既有体制内的名份,也有体制外的名声,更有国际上的名望,他们所作所为也均在当局所认可的边缘上。这些年来他们在维权中也遭受来自各级利益集团的恐吓威胁,但毕竟只是地方上一批泼皮无赖的小打小闹。他们还可以以自己的身份与正气让他们不敢胆大枉为。除胡佳与郭飞雄是在几年前被实打实判外,艾未未他们几个都是被一帮神秘的人物,以黑社会式的方式被绑架失踪的。他们的家属既不知道抓他们的是谁,也不知道关在何处,更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那些传统的公、检、法一律以“不知道”打发家属。这种方式充满了诡秘、萧杀。但毕竟时代不同了,外面的社会与里面黑不见底相比,总还有雨,还有阳光,当他们的心理调整好以后毅然地以自己的亲身遭受,把这个社会光彩鲜艳之下,鲜为人知的黑暗揭露出来。艾未未在回家二个月后打破了沉默,向外界透露了关押期间的遭遇:在81天的关押中他受到52次的审讯。他说:“我和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整个人置身在黑暗之中,我担心我就这样悄无声息,没人知道我在哪儿,永远没人知道。我就像粒小黄豆,掉在了地上,滚到了某个角落的地缝里,发不出声音,永远被搁置在那儿”。这段经历让他体悟 到他只是这个匿 名制度中的一个号码而已。他形容北京是一个梦魇,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是一个罪恶的城市。虽然艾未未没有详细讲述这81个日日夜夜,但从上面这段话已经清楚地知道,这81天里他所遭受的恐怖,那是一段难以描述的黑暗,无法口述的折磨。江天勇在艾未未之后也打破沉默,揭露当局对他的迫害。他说:在他被关押的二个月里,他没有见过阳光,除出黑暗就是屋里刺眼的灯光。在这个期间我被转移过二次,但都是用黑头套蒙住眼睛,整个春天我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我没有看到春天的阳光。在二个月的时间除出殴打体罚外,逼迫唱“红歌”与语言虐待。审讯者告诉他,你不要想去看守所,更不要幻想到法庭,你别作梦。他说那个时候我感 到自己随时会疯掉,随时会精神分裂,随时会跳起来痛击他们,各种可能都会发生。在这样的恐怖之下江天勇出来后记忆精神都出现了问题。
   在这之前,高智晟律师遭遇的恐怖也许更为典型。高智晟在被失踪再度出现后,他披露了里面的遭遇:在里面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815。他们对他说:815你过去指控我们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没有错,现在我们都 要让你感受一遍。他们几天几夜把他拷在板上不能动弹,强烈的光线让他不能闭上眼睛,他们脱光他的衣服,扔在水泥地上,在他身上小便,用牙签戳他的生殖器,他们要他编造与女人的故事,要越详细下流越好,否则就是折磨。他被迫编了故事,他们告诉他,你的故事录音已经寄给你的妻子、朋友,让他们看看你是这样一个人。他绝食抗议,他们告诉他,你绝食了四天,你的孩子也四天没有饭吃了,你是不是还要绝食下去。他坚持不合作,他们告诉他,没有关系,但你的女儿可能就会被人强奸了。高智晟说,作为一个父亲,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屈服了。高智晟在披露了他的遭遇后,又再一次地失踪了,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下落。这种让犯人精力、精神、彻底崩溃,令犯人自尊、信心完全丧失的酷刑,这样令人发指的的故事,我们只能在毛时代的“文革”与斯大林的“大清洗”才能听到。当年苏联大清洗中所有被指控的党的领导人军队指挥官与知识份子,包括象布哈林这样优秀的共产党人知识份子,都毫无例外地痛哭流涕地指控诉自己的罪行,要求枪毙自己,并以最好的词汇赞美斯大林,他们为什么如此,令他们这样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保全自己的妻儿。在这些被指控的领导群里,唯一坚强不屈,视死如归的是乌克兰中央书记柯秀尔,但是当审讯者当面强奸他16岁的女儿时,他屈服了。“文革”时的中国也是同样地恐怖,当年被 打成“走资 派”的中共干部经受不住酷刑,不是 虐待致死就是自杀。他们在死前和苏联被 清洗的干部一样,纷纷流泪检讨,指控自己的罪行,呼喊毛主席万岁。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死亡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这个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的主席,尽管检讨、认罪但是依然无法幸免遇难,当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躺在开封地下室的一块铺板上时,他的身份只有一个无业者的化名,没有人知道这个不成人形,糜烂腥臭的老人是中国的国家主席。无法无天地迫害异见的当局,应该看到今天你们践踏法律制造恐怖,明天就有可能加之于你们身上。刘少奇临死前曾经要求以宪法来保护自己,而被 刑讯者耻笑。一个在当政时弃宪法而不顾迫害无数的人,事到临头,只能是自作自孽。这是一个国家主席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道理,今天的当政者难道还不能思量、醒悟。文革后建立起来的法律是千万中国人,包括中共干部在内的生命换来的。最近推出刑法修改草案,修改内容包括允许在没有宣布任何指控罪名的情况下,可以任意将某人在秘密地点扣押六个月。将“强行失踪”合法化。这是更甚于无法无天的恶法。殷鉴不远,无法无天,制造恶法终将得到报应。

   艾未未、江天勇在经历这样的恐怖以后,依然能够揭露黑暗是需要何等的勇气。他们今天揭露,明天完全有可能象高智 晟一样再度被 失踪。但是正如江天勇所说:“当局对他实施两个月的强制失踪, 就是想让他体会恐惧,但是,如果不把遭遇的事情说出来,他们的威胁就达到了目的”。为了中国人不再遭受这样的恐怖,他们说出了经历。如果不是这样勇敢的,守护着中国良心的异见者出来证词,很多人都难以相信这样的恐怖,是一个标榜中国的人权,是有史以来最好的时候的当局所做得出来的。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时代,在一个反恐为国际要务的今天,一个与国际社会已经打得火热的政权,一个在许多个国际人权公约签下名字的国家,敢于如此的制造恐怖迫害异见,这不仅仅是中共政权的残酷,更是国际民主社会,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对中共政权放纵的结果。中国老百姓所遭受的不公,中国异见人士遭受的迫害,让中国三十年来的开放成果都失去了份量。21世纪的中国正在重返20世纪中国的共产法西斯 主义。
   
   
   
   
(2011/09/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