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康正果: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下)]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著名律师李和平被警方监控 发生肢体冲突(图)
·沧海:打破沉默,奥运前夕为被囚中国作家发声”在纽约反响热烈(组图)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图)
·康正果:奥斯威辛的诗意栖居—序蔡楚诗集 (图)
·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图)
·许志永博士探访京城黑监狱遭殴打(图)
·秦耕:永远的包遵信-包遵信先生逝世一周年祭献(图)
·“吆尸人”话语的中国-《中国底层访谈录》英文版在美畅销(图)
·中国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
·刘晓波博士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图)
·《零八宪章》签署者刘晓波获颁捷克人权奖(图)
·刘霞:美国笔会自由写作奖答谢辞(图)
·艾晓明:艾未未、志愿者和寻找遇难学生名单(图)
·81个当事人签名反软禁反监控 接力起诉开锣
·丁子霖 蒋培坤:呼吁各方,营救刘晓波
·强烈谴责北京警方非法限制刘霞的人身自由 呼吁公众关注刘霞的处境
·冯正虎:不移动--“维护回国权”的行动(图)
·零八宪章一周年,刘晓波面临重判(图)
·艾晓明:雪天里落下的五月花-我的获奖感言(图)
·天安门母亲:“天安门母亲”举行2 010年新春聚会(图)
·维权律师江天勇及家人再次遭警方跟踪骚扰(图)
·专访杨宽兴:高智晟“走失”背后的严重人权侵害(图)
·刘晓波:我的自辩和最后陈述(图)
·赵达功回到家中,刘晓波可能被遣送回辽宁服刑
·谭作人被判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图)
·冷锋:野花蔡楚及其野花--《别梦成灰》(图)
·艾晓明:四川好人谭作人(图)
·我们无法容忍——就刘贤斌被刑拘专访王丹(图)
·专访胡燕:公开抢劫的上海世博会动迁(图)
·陈奎德 王光泽:诺奖授予刘晓波有助于推动《零八宪章》运动(图)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告(图)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一)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二)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三)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四)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五)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六)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七)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会图片(八)
·陕西爆发四万余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钱云会事件”公民共同声明第五批签名(共210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发起者:曾经,我有一个最卑微的请求
·艾晓明:今天,人人都可以成为艾未未(图)
·艾晓明:“如此自由,如此富有,如此美丽!”——想念王荔蕻(修改稿)(图)
·中国公民联合国控告团筹备委员会在纽约成立(图)
·网友发起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死亡名单民间调查(图)
·陕西爆发四万余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联合国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图)
·政府对媒体报道7.23动车事故再下禁令
·艾晓明:人物专访:王荔蕻谈福建三网民案与视频围观(图)
·冯正虎等上海市民第16次集访人大维护公民诉权(多图)
·王丹演讲会在纽约举行(图)
·金鐘:香港民主的里程碑——讀《大江
·专家揭露政府故意降低中国奶业标准牟私利(图)
·历时两天的中国民主转型与制度设计研讨会在纽约结束(图)
·传被失踪网友胡荻在精神病院治疗
·冉云飞改监视居住回家(图)
·网友号召8月12日到法院围观王荔蕻案开庭
·范燕琼:三网民无罪!王荔蕻无罪!(图)
·王荔蕻案今开庭,众网友现场网上齐声援
·冯正虎:上海访民支持最高法院批评地方法院司法不作为(图、视频)
·大连市民今天上街散步反对PX项目(图)
·武汉市被精神病群体探望徐武受到国保阻挠(图)
·联合国控告第二十天 今天我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吃河蟹看和谐(多图)
·推友公布迫害维权人士的国保罪恶档案
·《南风窗》杂志社长和采编主任停职,广东版文字狱再现
·国际人权组织继续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和刘霞
·北明著《藏土出中國》在香港出版(图)
·铁流:中共全面封杀言论自由,胡总书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孙文广:大学生怒吼与中国希望——女警仗势逞凶纪实之二(图)
·网友庆贺卡扎菲垮台 期冀中共是下一个
·吕耿松今天出西郊监狱,杭州异议人士仍然被控
·骆家辉好平民,成都一顿饭180元
·社会各界冲破阻扰 隆重迎接吕耿松先生归来!(多图)
·胡耀邦之子批胡锦涛让百姓现在创业很难(图)
·艾晓明纪录片:让阳光洒到地上
·网络评论员(五毛)工作者指南曝光(图)
·网民关注因“茉莉花革命”而被捕的网友“渺小”(图)
·金拂晓:美利坚合众国成功的秘密
·多个城市基督教神学培训点遭查抄
·环球时报吁严防“持不同政见者”
·洪哲胜:中国左右派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唐丹鸿:西藏:困顿轮回与良心的距离(上)
·唐丹鸿:西藏:困顿轮回与良心的距离(下)
·清流浦:中国军队如不脱胎换骨必内战
·王维洛:三十年后怎么办?——三峡工程砾石泥沙淤积问题的真相
·杨光:杂谈国体与政体
·陕西华阴为造人工湖毁青两万亩(图)
·“零八宪章”第二十六批联署者名单(412人)
·紧急关注上海访民治安总队递游行申请被押送久敬庄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网友质疑当局枉判王荔蕻9个月刑期
·李双江儿子打人事件禁令到,网友唏嘘
·中国网友在推特上纪念“9.11”十周年
·康正果: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上)
·康正果: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下)
·张敏:郭飞雄13日刑满出狱回到广州家中
·网民抗议中南海以“四个9.13”混淆罪责
·十位中国作家维权人士获今年赫尔曼-哈米特奖
·秦永敏:北京市公民参选人参选新闻《号外》(第一到第三)
·西藏人民议会确定六位新任部长(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正果:被忽视的先声——重温殷海光的“共产党问题”论述(下)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02日 转载)
   
   
    作者: 康正果 (博讯 boxun.com)

   
   
    五
   
    殷海光在后来最受推崇的著作似乎是《中国文化的展望》(《全集》1-2)这部巨著,但我并不认为它是一部多么成功的著作,许倬云和金耀基在他们的评论中所指出的瑕疵,我看都是说得很有道理的。殷海光的确堪称为一个富有感召力的政论和专栏作者,但他的才力和学识尚不足以驾驭一部如此宏大的文化论述和历史纵览。他让太多的西文数据在他的行文中列队跑马,却未能就所探讨的论题建立起一个系统的和思考成熟的理论构架。尽管如此,读这一部长卷,你还是会碰到不少突然涌起的议论喷泉,会在见识那些新奇景观的同时捧到一掬零碎的求知快饮。只可惜那些思想的喷涌并未形成一道内在连贯的长河,没有汇聚出奔流不息的走势和冲力。但不管怎么说,该书汇集的丰富引文和转述的各种论点毕竟有其令人大开眼界之功,散布在各章的议论随处都闪烁出思想的火花,读下去不时令人眼前一亮。比如在“民主与自由”一章中,根据华斯霍恩的论述,殷海光这样区分英国与亚非国家追求民主的不同:“英国的政治自由并不是从人众争面包而得到的,而是许多利益集团为着使他们的利益不受政府干涉而得到的。亚非地区的饥饿群众如果干涉政治的话,他们最紧逼而又实质的驱动力,并非为保护自己的利益,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利益可资保护。驱动他们干涉政治的力量是要求最低生活资据……英国是一些‘有’的人干涉政治。亚非一般地区是一群‘无’的人干涉政治。二者干涉政治时的心理状况,注意所在,目的所在,都很不同。因此,他们对于政治的影响也很不同。英国工商资本家要求政司‘少管些’,于是导出自由。亚非地区的饥饿群众要求政司‘多管些’,因此导出‘统制’,并由之而集权化。他们不向政司要求他们做什么的权利,他们只向政司要求他们所需要的东西。这类要求占据首要地位时,自由的要求就退隐了。”(《全集》2,页493-494)我之所以对这一段所作的区分深感兴趣,并特意将其摘抄于此,是因为其中所叙述的情况一阅即令人联想到中国的现状。中国今日的工商利益集团几曾作过英人那样的抗争?难道他们就甘心这样无所作为地与官府维持权钱交易的关系?如果他们只满足在官商勾结中谋取一己之利益,法制保护下的权利和自由何日才得以实现?而弱势群体,如果他们始终指望亲民的党中央解决他们的困难和冤屈,一味仰仗官方去打击利益集团如狼似虎的侵吞,毛左的势力会不会重新抬头?凡此种种,都是当前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的难题和危机。
   
   
    此书不同的章节中也时涉及“共产党问题”的论述。金耀基在评论中便称赞殷海光说,“他对共产性格的剖析、唯物主义的抨击、共产党人手法的透视…… 有了入木三分的批判,这一份工作,在中国知识分子心灵失落、视觉迷惘的当儿,有很高的提示和清洁功能。”因此该书在大陆新出的版本中遭到大量的删节,比如第十三章“世界的风暴”便被全部砍掉。因为对中共的最高权力人物,殷海光在书中作出了否定的论断,说“他们为了追求权力,动脑筋动到人类社会文化里的中心信仰、道德价值和认知是非真假层。他们为了征服人类,先精练一套可以活用的说词,来搅乱人类这层根子。人类这层根子搅乱了,中心信仰消失了,道德价值幻灭了,是非真假都无所适从了,于是他们再以极肯定的态度,抱着完成历史使命的精神,介绍他们未来的‘社会主义天堂’。这些人是一群心灵的洗劫者。心灵洗劫是 ‘内战’;奴役或毁灭人身是‘外战’。彼等的策略是先‘内战’而后‘外战’,或内外交攻……自由世界在和赤化势力对抗时,必须从道德价值认知上的真假着手还击。如不从这一根本层澄清起,而从半路上动手,那便是舍本逐末。”(同上,页540)
   
    这一段话初步涉及到中共颠覆价值序列的问题,也表现出在该书前半部纵笔批判传统文化的殷海光一旦触及到赤潮滔天,中共乱邦的全面失序状况,也会有悚然的醒悟,终于认识到,五四以来,把传统与现代绝对对立起来的观念是一个重大的失误。殷海光这部大书,与其说是作出了对中国文化的展望(prospect),还不如说说是对现代中国文化变迁的重估(Reappraisal of Cultural Change in Modern China)。由于在观念上未滤清五四反传统论述的局限,又受到中国/西方和传统/现代两极对立说的束缚,殷海光忽视了一个很少有人注视的事实,那就是面对西方的冲击,中国社会所作出的反应中一直都潜在着一种从传统向现代“过渡”的努力。而传统社会重德操的价值观乃是中国社会伦常秩序的骨干,是民国人成长为“国民”或“新民”不可缺失的底气。中共集团在其发起之日,大量地裹挟了中国文化失序状态下涌起的社会沉渣,将那些既不见容于传统社会规程,又不具备现代社会质量的成员啸聚在无产阶级革命的旗号之下,从此把“传统”统统贬为“封建”,给“现代”安上“资产阶级”的罪名,用他们的暴力革命切断正在形成中的良性过渡,结果把百年中国的社会转型引上了一条既反传统又反现代的通向奴役之路。如果说,每当殷海光在其文字自由主义的情绪激荡下讨论问题时很容易发出苛责传统的论述,那么一到他面对“共产党问题”,目睹那“群众性的革命运动……要吞食一个社会的一切才智、真诚、希望,以至于生命”时,他的“知性真诚”便唤起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和道德勇气,促使他对自己和他人发出“注重德操”和“献身真理”的呼唤。这本书写到了最后几页,殷海光才明确指出,从清末到 1949年之前,“中国人自动起来做了许多社会改革、教育普及、学术提高、物质建设的事”,才进而肯定中国应该走“和平的、渐进的、自生自长的及自发演变的”英国式道路。(同上,页608、617)这一逐渐明晰起来的展望,直到该书的末尾才露出了熹微的光亮。
   
    《中国文化的展望》一书完成出版于殷海光去世前几年,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他对赤潮赤祸的追讨,是持续不断而至死不渝的,他从未因后来越来越厌弃国民党的僵化政策而有丝毫的左倾逆反,他那看穿了中共本质的“知性真诚”从未对此一暴力集团抱有任何幻想。
   
   
    六
   
   
    讽刺的是,殷海光这样一个坚定反共的学者,直到他临终之日,似乎并未敏感出他身边一个学生浓烈的赤色气味。这个学生就是在今日台湾被捧为大师的李敖其人。谈到李敖之“赤”,倒不是说他具有组织上的共产党员身份或所谓“共谍”的嫌疑,而是说他这个人在气质上和表达方式上那种进攻侵犯的气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殷海光所归纳的那几点中共特性。这正是他与他老师殷海光的“知性真诚”明显的对立之处。在抗战胜利后那个知识分子普遍向左转,共产党最吸引左倾知识分子的年月,殷海光不怕被讥笑为落后顽固,竟敢于在反共的问题上站出来替政府说话,假使他不具备“知性的真诚”,恐怕就很难做出那样的事情。而与此同时,他还写出《中国国民党的危机》一书,受到张道藩的称赞,曾被印出来供国民党内部参考。在文中他警告国民党说:“一九二0年以来中国政治上出现了一个克星。这一个克星,就是在中国的这一支共产党。……这一个集团乘着中国底贫困,混乱,战争,与低落而发展而壮大。他们一直受着外国底培养,操纵和指使;图谋借着将全民性的国民革命转变而为阶级性的社会革命的这种所谓内在发展的手段,夺取中央政权,降中国为其主人之属地。”同时他又痛陈国民党的弊政,把它比成一个 “旧式大家庭”,把其中的派系比成“大家庭里的各房”,指斥他们偷空大家庭以充实自己的私房,并 断言国民党“这棵大树,旦旦伐之,已经衰老不堪。”他明辨就明辨在并未因反共而护短国民党,反而到后来对国民党批评得越来越重,直到他那些言论被指责为起到了帮助共产党的不良作用。
   
    在殷海光看出中共险恶走势的年代,李敖还在小学或初中读书,在思想感情上,他多少或受到过当时青年学生“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的影响。与五四以来的很多左倾青年有着类似的情意结构,李敖也明显具有对抗父亲的倾向。据说,后来在父亲的葬礼上,他公然抗拒戴孝和叩头之类旧式的丧礼,曾使家人和亲友为之侧目。由此导致了他学生时期的“师长情结”:为逃避父亲的管束,遂转而投奔值得崇拜的老师,在那个老师身上找到可置换父亲权威的榜样。这个老师就是遭受当局迫害的共产党地下党员严侨。像严侨这样性格的人物,在台湾的遭遇固然令人唏嘘同情,但即使他当年没逃到台湾而留在大陆,其结局也绝不会太好,甚至会被整得更惨。如果说李敖对严侨的追随和同情更多地来自一个重理想的男孩纯真的情怀和一定的正义感,还让人觉得真诚而颇有血性,那么他后来的追随胡适和殷海光,情况就渐渐有了变化。除了他们批评当局的言论和自由主义思想吸引李敖以外,大学时期的李敖,亲近那些大名人,不能说没有攀附其声望,寻求提携的企求。就陶希圣回避他登门求见一事即可说明,他言行中流露的拉拢意图,明眼人已有所觉察。
   
    在李敖那“狂者进取”的行为中,从一开始即有一股挑衅的劲头。他第一次拜见殷海光,劈头便追问起殷海光参加“十万青年十万军”和在《中央日报》任主笔的那一段经历。他俨然在逼问老师的历史问题,言谈间让人觉得,与现在反对国民党的言行相对比,殷海光从前追随国民党反共的言行似乎就显得不太光彩了。这又是殷海光这个“知性真诚”的人与李敖那种与共产党具有“共性”的人另一判然有别之处:前者不会因为他反共,便对国民党类似于中共那样的专制熟视无睹,更不会因为他当前骂了国民党,就不再认同国民党一贯的反共政策。那是两个不容混淆的问题,一个“知性真诚”者不但要避免陷于党同伐异的偏狭,还须有明辨是非的君子气度。相反的是,李敖从一开始就在建立小人“同而不和”的路线,就试图采取“恶人为得势”而划分敌我的策略。他对殷海光的挑战明显带有拉帮结派的口气,他一开始就试图把他老师自由主义的求真立场拉拢到共产党那种建立话语霸权的统一战线方向上去。不可否认,在威权时代,李敖的言论和抗争行动对台湾的走向民主,是起到过积极的作用,是有他不可否认的贡献。这也正如共产党在与国民党斗争的整个过程中,其中的个别人士所说的和所做的,相对地来看,也曾对民主和自由的伸张起到过局部的积极作用一样。但李敖后来因反国民党而成了大名,他的不少文化炒作就与他被国民党打压时的抗争有了很大的不同。他明显表现出与中共那种死咬住敌人不放手的偏执:中共先是以反国民党而“成匪”,后以打败国民党而“成王”,这一成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日已达到其光辉的顶峰。但此后六十多年,那个党权政府的作为却全无足称道,他们唯一不羞于拿出来宣扬的,就只剩下了反复讲述他们如何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故事。时至今日,北方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失地已永远划归俄国,南海的油田和岛屿多已让他国捷足先登,钓鱼岛以同样的方式悬在一边交日本看守,北京方面只是一再口头宣布自己拥有主权,却至今无足够的实力发兵去直接占领。只有打国民党的影视剧六十多年来,一拍再拍,百演不厌,让解放军始终被定格在银幕上大发军威。李敖先是因反国民党而坐牢(尽管他两次坐牢均以其它罪名判处),随后以反国民党而成名,他写了那么多骂倒国民党的书籍,至今还骂得不亦乐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