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槟郎文集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槟郎
       
       昨天下午在高铁南京南站,将一位网友送上了回天津的高速动车,我的心情很激动。在我近十年的网络生活中,认识的网友很多,由网络交往发展到现实中见面的也有一些,但我不能不说,这是我的一位特别的网友,本名叫张涵。她七十岁了,只能靠两条拐杖行走,说“走”实际在别人看来只是很艰难的挪步。我们有长达八年的网络交往,这次却是第一次见面。相会短暂,情谊久长,我将永远难忘。
       我和张涵初相识在我自己办的网络社区,那时她的网名叫“网以载道”。2002年我到韩国大田外教,异域工作余暇的寂寞中,我将精力投入祖国的网络活动中。以写杂文和时评为主,活跃在一些论坛的我终于也自办了网络社区,吸引了相当多的网友来活动。我在中文网络上发现了一家在广州的互动社区系统,可以免费申请使用,但容量很小,不能个性设计,并且有商家的广告。要想升格为没有广告的真正的个性社区,就必须交一定的使用费。我请国内在徐州的网友锡兵帮我先垫钱寄款,我回国后还他。锡兵代我交了费后,已经申请使用的社区便有了个性化的特色。这个网络社区名称很长,叫“槟榔园文学书院社区”,简称“槟榔园社区”或“槟榔园”。得名的由来,是由我的网名同音的槟榔和我的专业文学两方面组成的。

       我制定了社区的总旨“利大众载大道,方称真思想;含热泪凝热血,始是好文学!坚守人文关怀,弘扬鲁迅精神;面向全球华人,繁荣民族文艺!”分类了几个论坛,又请一位东北的网友“朋友只在乎你”按照我的构思制作了长条形的GIF动画的站标或站徽,横在网页的顶上头。它以绿色的茂密的槟榔树为背景,“诗意栖居地,相会槟榔园”一行字动态地出现。还有其他一些设计特色,已经记不大清楚了。社区的存在时间大概只有一年的时间,2004年我回国后,国内的各种压力使我不得不关闭它。它存在时间虽然短暂,在当时影响却很大,许多当时的老网友一定都会记得。社区里活跃着许多有成就的网友,如黄喝楼主、东海一枭、湘山居士、刘路、泪眼看人、斗志、石勇等。今年二月,张涵曾写过《槟榔园回忆》,使我激动地回想过。
       张涵以“网以载道”名进入槟榔园社区,非常活跃,写文章不多,但热心跟帖,与别人交流,很快被我看重,做了版主。由于她的头像是男的,无其它性别特征,我们一直认为是个男士。社区关闭后,槟榔园的基本管理人员和网友多分散得失去联系,张涵却一直在别的社区论坛与我保持联系。去年她到南京来,想与我在现实中见面,我也答应了,但她到南京以后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是个女的,又不知道年龄,便吓得不敢去见她了。之后仍在网络上联系,她寄给我一张照片,我才发现她额头已有银发,拄着两条拐杖站在燕子矶御碑亭前。我便说,再有机会来南京,我一定会招待你了。
       今年八月初,她说月底来南京看望我,我便激动地期待着。我一直关注她的行程,得知她由天津到上海,又到苏州,2 号能来南京。那天自然联系不断,最终落实为她被其他朋友接站并安排在长乐路一家旅馆,第二天到我学校来参观,两人见面。我说主城区离江宁大学城很远,但乘地铁一号线很方便,但她说身体的原因,只能打出租车来。29号一早,我便赶到我的学校等她,十点钟终于在西面大门口等到出租车来。等张涵挪步出车门,我不由得大吃一惊,一头银发的七十岁妇女,小时候病的小儿麻痹症使她腿脚重度残疾。她两条拐杖拄在腋窝下,小腿萎缩,穿着皮鞋的两只脚都是外侧落地,个子便显得矮短,一步一挪地缓慢地移动,但上身壮实,精神旺盛。
       网友在现实中见面,或有“见光死”现象,我过去与网友见面便出现过几次。我与张涵的初次见面虽使我吃惊,毕竟我们有八年的网络交往,她如此高龄残疾而独身旅游天下,并专门到南京我校来看望我,只会让我感到亲切和敬佩。她热情很高,下车便要我给她在校门口照相,这里除了门楼外,还有林散之书法集字的涂刻在一块巨石上的校名,校门正对着的方山她过去游玩过。我陪着张涵挪步往校园里走,天偏偏下雨了,我又拿东西又打伞,照顾她很不方便,正好有我的一个学生小郑假期留校读书没回家,我便打电话喊她来帮忙。已经快十一点了,假期学校里的饭店都不开门,而食堂营业关门早,我们这样极慢地走向食堂恐怕来不及了,也太累坏了张涵,我便叫小郑用我的饭卡去食堂买三人的饭菜,我陪张涵先去我在元培楼的办公室。我们俩缓慢地移到楼下,我拽着她登上台阶进入楼内。张涵很高兴地听我介绍,著名教育家蔡元培是陶行知的朋友和同事,也是本校的董事,这栋教学楼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我的办公室在元培楼三楼,等我们移到一楼楼梯口,小郑已经打好饭回来了。张涵要坐爬着上楼,校里的保安和勤杂人员都吃惊地跑过来看,等她挨了一程,我终于说服她不要太固执,便将她驮到三楼我的办公室放到沙发上。小郑在电风扇下安排好桌子和饭菜,我们三人便坐在一起边吃边聊。我和张涵网友回忆在槟榔园社区的美好时光,说到一些两人都熟悉的网友,如灵儿、梦啊梦、琵琶舟、张青帝、老枫,温加宝,桃木剑等。她说在天津见过空空追梦,一个东北的有才华的网友;任笑天曾做过槟榔园社区副区长,她也见过,槟榔园关闭使他伤心得从此戒网专心做生意。她到北京见过斯特里谱,在搞建筑工程。张涵也抽烟,我们饭后便相互对着烟雾兴奋地健谈。她说在这样的雅静的大学校园的办公室里与我们吃盒饭,谈随心的话,对她是莫大的幸福。
       在共同深交的槟榔园社区老网友中,我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令狐鱼。我2001年开始接触网络,很快就在当时著名的西陆社区申请了一个免费小论坛,将自己的一些文章放在上面,并没有多少人来点击,却有一个家在苏北的中学生到这里来与我交流,从此网络上的联系一直没有中断。受当时和我的社会人文关怀的精神氛围影响,令狐鱼上大学时报考了法律系,大学期间就热心社会公益事业,毕业后没有去一般人看作的正规单位,而是北漂到北京,在著名的社会公益救助组织落实了自己的岗位,今年才26岁,已经在行业圈子里取得了成绩,被正规新闻媒体采访过,还受邀去过美国、台湾等地访问演讲过。最近他到南京工作,在新业伊始,他便主动要来看我。8月1号,我与有十年网络之交的令狐鱼刚刚第一次见面。这两天他刚巧到北京去了,所以不能三人一起聚会。张涵应该是在槟榔园社区里初识令狐鱼的,我们都佩服他的理想和才干,也为他为此受到的社会不正常的压力而不满。
       我们也相互谈到了自己。张涵是天津人,小儿麻痹症使她受了一生的苦,但她顽强地抗拒着命运的不公。她热爱学习,因为残疾而不给上大学,却拿到了几个专业的自学考试本科文凭,为自己赢得了一家光电单位的从事外文资料翻译整理的职业,获得了年老后的一份退休金。她俘获了一个健康男人的爱情,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又与他分手了,从此一个人过着自强自立的日子。她爱好广泛,对人文科学非常喜爱,文学修养很高,常在北京天津逛图书馆、听各种学术讲座,认识许多著名的学者文人,如黄继苏、张广天、舒乙和傅光明等。最特别的就是作为残疾人,她热心社会公益,一直捐款帮助落后地区的儿童上学,对她周围的人热情关心和帮助,被当地媒体报道过,还受邀到大学做励志讲座。据她自己的回忆,是在2003年的“非典”流行的日子里,在人们相互隔离的寂寞中,摸索着学会上网的,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很快便找到了槟榔园社区,从此作为自己在网络上的一个家。比她小27岁的我,这几年家庭和社会压力很大,由写杂文改为主攻诗歌,落落寡交,不似过去强烈的社会批判激情,张涵在一封公开发表的信中批评过我。今天,她却说羡慕我在这样的远离城市喧嚣的大学校园里工作,而我也表示以后由写诗改为写散杂文为主,以后更多地为社会人文关怀做些实际具体的事。
       热心的同学小郑一直陪同着我们,帮我们做这做那,我们都分别在有“人文学院”四个字的墙前与张涵合影留念。时间不早了,小郑便和我伴着张涵下楼出去,这次张涵坚持着自己下了楼梯。我们到陶行知先生巨大塑像后面的水塘边漫步,一路都由小郑帮拍照片。杨柳披拂,荷叶盘展,与张涵的绿色上衣融成一色,如图画般的风景中的拄着拐杖的张涵很美。她最后在陶行知巨像前照了相后,收起相机,三人坐在像前广场台阶上又聊了很长的一会。到下午四五点了,我们走向学校西大门,小郑先去大门外弘景大道上找出租车,我陪着张涵慢慢地往前挪步。出租车司机一看到残疾人,便将车尽可能靠近了我们,我和小郑缓缓地将张涵扶进驾驶室旁的座位。张涵回主城的旅馆去了,我和小郑目送了很久,我对自己的学生说今天太辛苦你了,非常感谢。
       30号一天下雨,我忙着自己的事。31号,我用手机电话频繁联系张涵,她说已订好回天津的高铁车票,令狐鱼明天上午由北京回到南京,下午送她去高铁南京南站。我便表示我进城去送她,但她说可能还有别的朋友送她,怕出租车一车坐不下,我便坚持一定到南站送她,她先是说不麻烦我,但终于答应了。小郑得知消息,也要和我一起送张涵,我俩便在9月1号昨天下午三点多到达高铁南站。送张涵来的只有令狐鱼一个人,我们四个人在候车室会合。张涵上斜上的自动电梯时,要有车站工作人员停梯,张涵拄着拐杖挪步上梯,我们在前后围着,再由工作人员开动电梯,到底下后再停梯,我们围着张涵到站台。车站工作人员同意先行检票及我们三人陪送张涵到站台,提供各种方便,是应该感谢的。送张涵进了动车车厢坐下,请乘务员沿途关照,我们便目送火车载着她飞速离去,我们三人由原路返回出站回家。
       相会短暂,情谊久长,我将永远难忘。一位七十岁高龄满头银发的妇人,又是拄着双拐用脚侧挪步,应该在家里安度晚年了,却独自行旅天下,这就是我的网友张涵,网名“网以载道”,八年后终于来与我现实中相会,不能不使我感动。健康人相比她应是多么幸福啊,可我们一般人却不如她的激情和坚强。张涵也说,能出来就出来,说不定哪一天就完全瘫下来了,被死神拜访,她要多见见她想见的分散在天涯各处的朋友,要写一百个人的故事。送过张涵,我和小郑回江宁大学城,请她在义乌小商品城的苏尚餐饮店吃晚饭,她一路对我的网友赞不绝口,说她受到了极好的生动的人生教育,当代青年人和大学生应当了解这个人,能从她身上学习收获到很宝贵的精神财富。晚上我给张涵发手机短信问好,她说已快到天津,她的女儿女婿将去接站,她期待着我们以后还会见面,我湿润了眼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