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我感到一股寒意,背叛陰謀一展開,被背叛的一方,有時在明知會有什么事發生的情形下,竟然無法可施,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這和神智清醒,被綁在木椿上一刀一刀割死一樣,痛苦的煎熬,至于极點!溫寶裕憤然道:“國王既然极得國民擁戴,自然應該有忠于國王的勇士,挺身而出,保護國王,消除陰謀!”陳耳听了溫寶裕的話之后,雙手掩住了臉,好一會,才放開了手:“當然會有這樣的人——我,就,是!”]
李芳敏144000
·因為出自以色列的,不都是以色列人;7也不因為他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成為他的兒女,只有“以撒生的,才可以稱為你的後裔”
·另一個空間,這种說法,可以有好几個解釋,而任何解釋,都超乎想像之外,因為自有人類以來,人都是生活在三度空間之中,另一個空間究竟是甚么,誰也不能精确地說出來。
·“我不是在和你們討論這件事,最好請你別參加你那种膚淺的意見!”
·你流人血的罪必歸到你自己的頭上。”
·所以,求你賜給僕人一顆明辨的心,可以判斷你的子民,能辨別是非,因為誰能判斷你這眾多的子民呢?
·禱告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啊,天上地下沒有別的神像你;你對一心在你面前行事為人的僕人守約施慈愛。
·心靈感應是一种十分微妙的事情
·因為所應許的話是這樣:“明年這個時候我要來,撒拉必定生一個兒子。
·因為他要徹底毀滅地上所有的居民,真是可怕的毀滅。
·任何人,對于有預知力一事,都有极大的欲望,几乎人人都想自己成為一個先知, 知道還未曾發生,而又肯定會發生的事。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我:“好,那你去死吧!”
·要嫁就嫁福州人?
·你們要哀號,因為所有的商人都滅亡了
·张昌福 是 福州人 .. 那又怎樣?
·结婚真的这么难吗???????
·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Keep deception and lies far from me
·我也想知道 [为何男人不娶初恋女人]?
· 33 把綿羊放在右邊,山羊放在左邊。
·“你買,她賣,你還希望什么?”
·1973年出生的布林,六岁前住在尚未解体的苏联。他说生活在极权体制下,政治言论都得受审的经验,影响他的思考和公司的政策。
·“為甚麼我要赦免你?你的兒女離棄我,指著那些不是神的起誓。我使他們飽足,他們卻去行淫,一起擠在妓院裡。
·心靈感應,腦電波, 預知能力不是人人都有的,但是預感的經驗,卻人人都有
·【停止暴力对待妇女】国家性运动
·【停止暴力对待妇女】国家性运动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15在城外,有那些狗,那些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以及所有喜愛說謊的和實行說謊的人。
·神經錯亂
·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聽。
·爱,原谅及罪 ZT
·“自然知道,如果一个研究近代中国战争史的人和我详谈, 我相信他一定会发现他所研究的全是一些虚假的记载。”
·贱事做尽,他不爱你。 ZT
·Chinese sex movie
·於是,神照著自己的形象創造人;就是照著他的形象創造了人;他所創造的有男有女。
·“无为而治”是老子政治主张、治国方术和人生哲学的核心。
·“哥倫布的雞蛋。”
·現在我的夢想是找到一個人,他想讓我做他的妻子
·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
·不甘于失败巫统激进份子和马来至上极端份子,上街挑衅胜选庆祝的华人,利用种族暴动导致513事件的发生
·马来西亚的马来人鄙视华人??? 大家觉得吗? 我觉得他们好像把我们当成狗!
·所以,我們中間凡是成熟的人,都應當這樣想.即使你們不是這樣想,神也會把這事指示你們.
· 耶和華看見人在地上的罪惡很大,終日心裡思念的,盡都是邪惡的。6於是,耶和華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7耶和華說:“我要把我創造的人,從地上消滅;無論是人或牲畜,是昆蟲或是天空的飛鳥,我都要消滅,因為我後悔造了他們。”
·耶和華必不肯饒恕他;耶和華的怒氣和憤恨必向這人發作
·50 多年前的日本妓女是这样卖淫招呼嫖客的
·我尋找一個美籍華裔成為我的丈夫.. ^-^
·不論 左派 右派 有敵派 無敵派 掃蕩派... 不論 何黨合派 只有 殺光共匪 天下太平!!!
·在巫统走狗马华公会的分裂华人团结之下,马来西亚华人成为马来服适马来人的次等公民,马来人享种种特权马来西亚华人被种种限制和不公平待遇。
·马来西亚的华人现在的地位连狗都不如......
·客人嘲笑道,或许马来人有点笨,没法,要照顾一下。
·中国人为何在马来西亚受虐?ZT
·言论自由有什么不好?
·馬來西亞一黨獨大制順應時局的轉變,也必然有崩潰的一天。
·馬來西亞:性、謊言、謀殺,與政治
·但耶穌說:“撒但,走開!經上記著:‘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
·13我把彩虹放在雲彩中,作我與大地立約的記號。
·13我把彩虹放在雲彩中,作我與大地立約的記號。
·在地球上不会有什么大事,因为就算整个地球爆炸了, 也只不过是宇宙中少了一粒微尘而已!
·信仰是无国界的。信仰是自由人权的。神是最终的审判者。
·信仰是无国界的。信仰是自由人权的。神是最终的审判者。
·阴茎折断了怎么办?
·阴茎折断了怎么办?
·如果你对一个吃人魔兽说,魔鬼,你太坏了! 这样能建立起人民可以更换的政府来吗?
·參與和公民精神的養成:弥尔著《自由论》,
·自衛殺人是否犯法?为什么自卫杀人不付法律责任呢?
·男性被强奸强奸(又叫性暴力、性侵犯或强制性交),是一种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 威胁或伤害等手段,强迫被害人进行性行为的一种行为。
·男性被强奸,怎么办?男人被强奸之后的尴尬. 男性被强奸,法律如何保护?
·民主可能会选出一个坏人,希特拉发动战争对外侵略,促发第二次世界大战涂炭生灵,这是人所共知。
· 但主的日子必要像賊一樣來到。在那日,天必轟然一聲地消失,所有元素都因烈火而融化;地和地上所有的,都要被燒毀。
· 因此,那城的名就叫巴別,因為耶和華在那裡混亂了全地所有的人的語言,又從那裡把他們分散在全地上。
·一個死了一個瘋了
·我正想在一個專家身上得到解決疑點的意見, 這种亂來的插口,而又沒有知識的人,真是再討厭不過了!
·哥白尼的学说改变了那个时代人类对宇宙的认识,而且动摇了欧洲中世纪宗教神学的理论基础。
· 你 要 專 心 仰 賴 耶 和 華 , 不 可 倚 靠 自 己 的 聰 明 ,
· 很多马来西亚华人想移民
·鬼船的進攻
·聖經 : 傳 道 書 Ecclesiastes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一句「學生們不要動,讓領導先走」,使288名學童葬身火海,領導們卻全部逃出生天...
·婚 姻 , 人 人 都 當 尊 重 , 床 也 不 可 污 穢 ; 因 為 苟 合 行 淫 的 人 , 神 必 要 審 判 。
· 如果你娶妻子,這不是犯罪;如果處女出嫁,也不是犯罪。不過,這樣的人要受肉體上的苦難,我卻不願你們受這苦難。
·所以甘霖停止,春雨不降;你還是一副妓女的面孔,不顧羞恥。
·妓女可以成為基督徒么?
·誰說人是万物之靈呢?
·海底基地
·我甚麼都不要,除了僕人吃掉的以外,但與我同行的亞乃、以實各、幔利所應得的分,讓他們拿去吧。
·殺了兩只狗^-^ 加州有地
·俄罗斯要向以色列学习打击恐怖主义经验 vS 印度总理:巴基斯坦是“世界恐怖主义中心”
·死共匪就是 欠人罵
·全世界無處可申的冤屈
·怎么辦?人類在很多問題上,都不斷在提出怎么辦?
·這個人又道:“人類制造出來的
·可是時間已經證明,毀滅的來臨,越來越近了。
·“孫中山早就提出過‘喚醒民眾’,過了那么多年,我看中國民眾昏睡的多,醒的少之又少!”
·神說:“你的妻子撒拉,真的要為你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以撒,我要與他堅立我的約,作他後裔的永約。
·每天都要禱告上帝...讓 共匪死光光..讓那些 沒人選的 高台⋯⋯狗官=天打雷劈=死無葬生之地!!! 今日中國 公開造假說謊=死共匪...一定下地獄 永遠的火湖!!!
·情報員之死
·耶和華說:“控告所多瑪和蛾摩拉的聲音甚大,他們的罪惡極重。 21 我現在要下去,看看他們所行的,是不是全像那聲聞於我的控告;如果不是,我也會知道的。”
·妓女最早上天堂!!!~~~那些 假道學=最快下地獄...
·馬來西亞残胞特权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感到一股寒意,背叛陰謀一展開,被背叛的一方,有時在明知會有什么事發生的情形下,竟然無法可施,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這和神智清醒,被綁在木椿上一刀一刀割死一樣,痛苦的煎熬,至于极點!溫寶裕憤然道:“國王既然极得國民擁戴,自然應該有忠于國王的勇士,挺身而出,保護國王,消除陰謀!”陳耳听了溫寶裕的話之后,雙手掩住了臉,好一會,才放開了手:“當然會有這樣的人——我,就,是!”

我直到這時,才緩過了一口气:“那……國王難道不設法應付?”
     陳耳歎了一聲:“國王雖然要設法應付,可是用什么來應付?國王除了國民的衷心擁護之外,早已不接触實權了,權力會在陰謀者的手中,現在,看來連史奈大師,也早成了主謀者的同党!”
     我感到一股寒意,背叛陰謀一展開,被背叛的一方,有時在明知會有什么事發生的情形下,竟然無法可施,只好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生,這和神智清醒,被綁在木椿上一刀一刀割死一樣,痛苦的煎熬,至于极點!溫寶裕憤然道:“國王既然极得國民擁戴,自然應該有忠于國王的勇士,挺身而出,保護國王,消除陰謀!”陳耳听了溫寶裕的話之后,雙手掩住了臉,好一會,才放開了手:“當然會有這樣的人——我,就,是!”
     他那“我就是”三字,每一個字之間,都停頓了一下,說得极強有力。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鬼混
    自序
    第01一部:重要人物被凶殺
    第02部:溫寶裕經歷凶殺案的經過
    第03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第04部:保安主任全然不同的說法
    第05部:降頭師大展神威
    第06部:藍絲姑娘
    第07部:意亂情迷失魂落魄
    第08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第09部:神出鬼沒降頭術
    第10部:令溫寶裕暴跳如雷的計划
    第11部:引路神虫
    第12部:溫寶裕中了降頭
    第13部:小寶做了什么?
    第14部:尖端科學探測到的巫術力量
    第15部:溫寶裕看得痴了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008.htm
   
   第八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藍絲用帶笑的聲音道:“好,我會轉告師父,我們總可以再見的。”
     溫寶裕咬了咬下唇:“如果我留下來不走,是不是可以和你在一起。”
     溫寶裕是膽大妄為慣了,他那樣說,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可是藍絲的反應,卻強烈得出乎意料之外。她雙手亂搖,臂上的金釧銀釧相碰,發出叮叮的聲響,神情惊恐:“不能,不能,這里會有极可怕的事發生——。”
     她說到這里,陡然住口,樣子更惊恐,像是剛才在無意之中,泄露了一個极大的秘密。她自然而然把手按在心口,頻頻吸气,溫寶裕還想追問究竟會有什么可怕的事發生,但是我看出,其中一定大有蹊蹺,用力拉了溫寶裕一下,搶著道:“你不能留下來,至少要先和你母親一起回去再說。”
     在這种情形下,能令得溫寶裕就范的,怕也只有拾出他的令堂大人來了。果然,溫寶裕一听得我這樣說,長歎了一聲,不再言語.神情憂郁,目光呆滯,像是遭到了莫大的打擊。
     藍絲的神情,這時也恢复了正常,我向她望去,用眼神向她詢問:是不是可以把她所謂“极可怕的事”向我們說說?
     藍絲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她略為搖了一下頭,現出的神情告訴我,最好提都不要再提這件事。
     我沒有再說什么,也沒有什么別的動作,可是卻更肯定,一定會有什么事發生,而且,一定正如她所說,是极可伯的事。
     藍絲雖然年輕,但是她來自一個對降頭術家有研究的苗峒,又是大有地位的降頭師的徒弟,不會對普通的事大惊小怪,所以,出自她口中的“极可怕”的事,一定是真正的极可怕。
     我當然對探索那种怪异的事有興趣,但如今先要做的事,是把溫家母子送回去——這也正是我兼程赶來的主要目的。
     藍絲又轉身向屋子走去,溫寶裕望著她的背影,這一次.輪到藍絲一步三回頭了,當真是回腸蕩气之至。我知道在這种情形下。催溫寶裕快些走,并無用處,所以只好耐心在旁等著。
     一直等到藍絲進了屋子(她在屋子門口的石階上。又站了足有一分鐘,這才進去的),溫寶裕才長歎一聲,向我望來。
     我早已等得火冒三千丈了,所以他居然也看出了我面色不善、沒敢再說什么。
     我望著路面,心中盤算著,在這里,要找車子,只伯還不容易。路上冷清得很,溫寶裕也看出了我的難處,居然建議:“要不要我進去,請藍絲送我們一程。”
     我吃了一惊,要是同意了他那建議,只怕這一對少年男女,更加難分難合了。所以我堅決拒絕,向前面一指:“走。”
     溫寶裕雖然不愿意,但是也只好開步走,走了不到几百步.岔路上一輛車子,飛馳而來,狂按喇叭,在我們的身邊,急剎車停下,陳耳探出頭來,叫:“謂上車。”
     我冷冷地看著他:“怎么,是想來押解我們出境?”
     陳耳歎了一聲:“衛斯理,你這人。”
     我怒,沖到他面前,拳頭在他面上晃著:“我這人怎么樣?”
     陳耳居然不躲不閃:“你這人,怎么不想想我和你通電話時,你在什么地方,身邊有什么人,我是不是能隨便說話。”
     我呆了一呆,我一點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可是這時,陳耳就算說了,我一樣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為什么在猜王和屋主人面前,不能說想說的話。
     陳耳看出了我的猶豫,打開了車門:“上車再說。”
     顯然對步行沒有興趣的溫寶裕,早已自行上了車,我也上了車,坐在陳耳的旁邊,先開口:“好像事情愈來愈神秘了,一些降頭師,鬼頭鬼腦地想干什么?”
     我是因為始終覺得猜王的神態有异,所有才順口這樣發問的,陳耳一听,臉色灰敗,聲音發顫,向我望了一眼:“你知道了多少?”
     我心中大是生疑:“一點也不知道,只是絕不明白,一個那么重要的人物,在公眾場合被殺這种事,怎么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陳耳的臉色更難看,伸手在自己臉上,重重撫摸了几次,像是想把臉皮全都搓下來一樣!
     看到他這种情形,我倒還沉得住气,知道他的心中,十分犯難,可是溫寶裕卻老實不客气,在他的身后,用力一拍他的肩頭,令得他身子震動了一下。
     溫寶裕聲大气粗:“啊,我不是凶殺的疑犯么?怎么忽然又可以自由行動了?”
     陳耳這才粗粗地歎了一聲:“根本沒有凶案了,還有什么疑凶?”
     我不明白的就是這一點,這時我知道溫寶裕不會干休,所以也懶得開口,由得溫寶裕去發問。溫寶裕嚷叫了起來:“這是什么話,明明我親眼目擊,在那酒店大堂,也不知有多少人看到過的事,怎么能說根本沒有發生過?”
     陳耳的聲音十分疲倦:“史奈大師說,他說:誰也不准再提,只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在我們這里,那就是說,這件事,就真的沒有發生過。”
     溫寶裕叫得更大聲:“史奈降頭師是什么——”
     我和陳耳都大吃一惊,雖然這時,我們是在一輛前進的車輛中,溫寶裕所說的話,不會有別人听到,可是他如果對史奈大師口出不遜,又怎能肯定史奈大師不會有神通可以知道?
     我剛想出聲阻止,料不到溫寶裕居然自動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
     (這种情形十分罕有,所以后來我追問他為什么會這樣,他的回答很有趣,也很合情理。)
     (他說,他本來确然想出口不遜的,但突然想到藍絲也是一個降頭師,不能連藍絲都得罪了,所以就自然而然住了口。)
     (愛情真偉大。)
     溫寶裕頓一頓:“史奈講了……也不能改變事實,人還是死了。”
     陳耳聳了聳肩,說出來的話,簡直惊心動魄之极,他道:“史奈大師既然這樣說了,他就能改變事實,人死了,他能叫人活回來。”
     他的語調甚至十分平淡,一點也沒有夸張的意味,可是那兩句話,令得溫寶裕那樣的人,一時之間,也目定口呆,啞口無言。
     人死了,史奈大師能令死人活回來。
     死人如果活回來了,那么,當然就不再有凶殺案了,所以,也根本不必掩飾,根本沒有凶手,一切都和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實在再簡單不過,猜王、藍絲他們,顯然早已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覺得我的問題很笨。
     而我,隨便我怎么想,我也無法想得到史奈會令死者活過來。
     根据溫寶裕的證供,那個重要人物的后腦,中了一枝鋼箭,宜貫串到前額。
     一個被利器貫串了腦部的人,在被确認為死亡之后那么久,還能活回來?
     雖然我決不敢輕視降頭術,但也難以相信它可達到這樣惊人的目的。
     溫寶裕首先叫起來:“你真的相信史奈大師有這种能力,能令死人复活?”
     陳耳的聲音苦澀:“和我相倍与否無關,他既然這樣說了,就一定做得到。”
     我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口:“他以前曾經使死人复活過,一個腦部受了那樣重傷的死人?”
     陳耳搖頭:“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令死人复活過,只知道他說了要做的事,從來沒有做不到的,不但我知道這一點,在這個國家里,上上下下,沒有人不知道。外來者或許一時不知道,但不必多久,也就會知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從倒后鏡中去看溫寶裕,只見他一臉疑惑之色。
     陳耳既然說得如此斬釘截鐵,他也就沒有什么再好問下去的了。
     沉默了好一會,我才道:“史奈大師弄走了尸体,是和煉一种十分奇特的降頭術有關?”
     當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車子正好駛到了一條小路口,陳耳一扭駕駛盤,車子就駛進了小路去。
     小路根本不是被車子行駛的,兩邊全是密密的芭蕉,一駛進去,就壓倒了不少,而陳耳卻一直把車子駛進了芭蕉叢之中,等到車子駛進了十來公尺之后,看出去,我們像是被許多綠色的怪物包圍了一樣。
     還沒有等我和溫寶裕問他為什么,他已說出了原因:“我們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會……十分駭人,把車子駛進來,不讓別人看到,在心理上,會覺得安全一些。”
     他的聲音,听得出是經過努力鎮定的結果,這就令得气氛格外神秘,我向溫寶裕一指:“是不是要先把少年朋友送回酒店去?”
     溫寶裕立時抗議:“不。”
     陳耳也道:“不,少年朋友在這件事中,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應該和我們一起討論。”
     溫寶裕一听,立時現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來。我道:“好,我們要討論的是什么?”
     陳耳壓低了聲音——雖然我相信他就算大聲吼叫也不會有人听到:“你怎么會問剛才那個問題的?你對降頭術有研究?”
     我搖頭:“不,我是猜測的,因為猜王在听到了尸体被史奈大師弄走之后,反應十分怪,還有一些不是很明白的講話。”
     陳耳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把當時的情形,詳細說一說,我就把當時的情形,從那一男一女出現說起。
     (陳耳在我提及那一男一女時,曾發出“啊”地一下低呼聲:“這一雙男女之間,有著凄迷之极的故事,降頭術使一個美麗的女子,變得恐怖無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