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李芳敏144000
·有一位神
·20 她戀慕她的情人,他們的下體像驢的下體;他們射精像馬一樣。
·宣教的中國 Mission of China
·超越一切 Above All
·你想,这三个人,谁是那个落在强盗手中的人的邻舍呢?
·Let me think first ^-^
·女人啊,你到底想嫁什么样的男人?ZT
·金山阿伯 ^-^
·一個熱愛中国的日本人給中国的情書
·耶穌傳《受難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25 你這該死、邪惡的以色列王啊!你的日子到了,最後懲罰的時刻到了。25“‘O profane and wicked prince of Israel, whose day has come, whose time of punishment has reached its climax,’
·“不是每一個對我說:‘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入天國,唯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21“Not everyone who says to me, ‘Lord, Lord,’ will enter the kingdom of heaven, but only he who does the will of my Father who is in heaven.
·恬不知耻 did not know how to blush; 也 不 知 羞 恥 。
·無 人 悔 改 惡 行, 他 们 毫 不 惭 愧 , No man repented of his wickedness,They certainly were not ashamed
· 世人哪!耶和華已經指示你甚麼是善,他向你所要的又是甚麼;無非是要你行公義,好憐憫,謙虛謹慎與你的 神同行。8He has showed you, O man, what is good. And what does the Lord require of you? To act justly and to love mercy and to walk humbly with your God.
·Tree Vs. Bear : Repentance not only says “I’m sorry,” it also says “I turn from my sin.”
·Jesus Loves You 耶稣爱你
·’29 我因這些事怎能不施行懲罰呢?像這樣的國家,我怎能不親自報復呢?”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31 先知說假預言,祭司憑己意把持權柄。我的子民竟喜愛這樣,到了結局你們怎麼辦呢?
·童話 , 我害怕吗?
·童話 , 我害怕吗?
·我的子民竟喜愛這樣,到了結局你們怎麼辦呢?
· 你多么通晓门路,去寻求爱情!就连坏女人,你也可以把门路指教她们。 你必双手抱头从埃及出来,因为耶和华弃绝了你所倚靠的,你靠他们必不能成功。
· 所以甘霖停止,春雨不降;你還是一副妓女的面孔(“面孔”原文作“額”),不顧羞恥。 "Therefore the showers have been withheld, And there has been no spring rain. Yet you had a harlot's forehead; You refused to be ashamed.
· 你這被毀壞的啊!你在幹甚麼?即使你穿上朱紅色的服裝,佩戴黃金飾物,用顏料畫大你的眼睛,你自炫漂亮,也是白費的。愛你的人仍然鄙視你,他們都在尋索你的命!
·天下有兩難:登天難,求人更難。
·8 他們的舌頭是殺人的利箭,嘴裡說的是詭詐;跟鄰舍說話滿口甜言蜜語,心底裡卻設計陷害他。9 我因這些事怎能不懲罰他們呢?像這樣的國家,我怎能不親自報復呢?”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鳄鱼的眼泪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貓哭老鼠假慈悲
·鳄鱼的眼泪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貓哭老鼠假慈悲「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眼」
·背叛 : 因此耶和華這樣說:“看哪!我必使災禍臨到他們身上,是他們不能逃脫的;他們雖然向我哀求,我必不聽他們。
· 他們如果有不聽從的,我就把那國拔出來,把她拔除消滅。”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他們如果有不聽從的,我就把那國拔出來,把她拔除消滅。”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這邪惡的人民,不肯聽從我的話,他們隨著自己頑梗的心行事,隨從別的神,事奉敬拜他們;所以他們必像這根腰帶,毫無用處。
·旱災:土地乾裂,列國虛無的偶像中,有可以降雨的嗎?
· 你離棄了我,你轉身背著我;因此我要伸手攻擊你,毀滅你,我不會再回心轉意。”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我的痛苦為甚麼長久不止呢?我的創傷為甚麼無法醫治,不得痊愈呢?你對我真的像叫人失望、靠不住的溪流嗎?
· 邪靈回答他們:“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你們是誰?”
·来自Tiger_11 的带有攻击性邮件
·来自Tiger_11 的带有攻击性邮件
· “你向這人民傳講這一切時,如果他們問你:‘耶和華為甚麼宣告這一切嚴重的災禍對付我們呢?我們有甚麼罪孽?我們犯了甚麼罪,得罪了耶和華我們的神呢?’
·耶和華這樣說:“倚靠世人,恃憑肉體為自己的力量,心裡偏離耶和華的,這人該受咒詛。
·於是他們去收殮她,卻找不到她的屍體,只找到頭骨、雙腳和雙掌。
·把這七十人殺了,然後把他們的頭放在盤子裡
· 他對我說:“這是向全地發出的咒詛:凡偷盜的必照著書卷這面所寫的被清除;凡起假誓的必照著那面所記的被清除。4 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要使這書卷出去,進入盜賊的家和指著我的名起假誓之人的家,這書卷必留在他的家中,要把他家裡的木料和石頭都毀滅(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
· 以斯拉祭司站起來,對他們說:“你們對 神不忠,娶了外族的女子為妻,增添了以色列的罪過。現在你們要向耶和華你們列祖的神認罪,遵行他所喜悅的旨意,與這地的民族和外族的女子分離。”
· 他們聽說,你教導所有在外族人中的猶太人背棄摩西,叫他們不要給孩子行割禮,也不要遵守規例。and they have been told about you, that you are teaching all the Jews who are among the Gentiles to forsake Moses, telling them not to circumcise their children nor to walk according to the customs.
·但有一件事我要向你承認,他們所稱為異端的這道,我正是根據這道來敬拜我祖先的 神的。一切律法和先知所記的,我都相信。
·保 羅 說 : 無 論 是 少 勸 是 多 勸 , 我 向 神 所 求 的 , 不 但 你 一 個 人 , 就 是 今 天 一 切 聽 我 的 , 都 要 像 我 一 樣 , 只 是 不 要 像 我 有 這 些 鎖 鍊 。
·但 我 们 愿 意 听 你 的 意 见 如 何 ; 因 为 这 教 门 , 我 们 晓 得 是 到 处 被 毁 谤 的 。但我們覺得應該聽聽你本人的意見,因為關於這教派,我們知道是到處遭人反對的。”
·[佛主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interest topic ^-^
·[佛主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interest topic ^-^
· interest topic ^-^
·曹长青:台湾和以色列在野蛮威胁下生存 ZT
·曹长青:台湾和以色列在野蛮威胁下生存 ZT
·曹长青:台湾和以色列在野蛮威胁下生存 ZT
·2007年智利南部冰川湖突然消失,湖底出现可疑裂缝 . 耶和華說:“你作了甚麼事呢?你弟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呼叫。
·斯塔克穷到先烧房子后开私人飞机自杀,牛到这等程度,充分体现了美国制度比中共制度优越万倍。ZT
·斯塔克穷到先烧房子后开私人飞机自杀,牛到这等程度,充分体现了美国制度比中共制度优越万倍。ZT
·斯塔克穷到先烧房子后开私人飞机自杀,牛到这等程度,充分体现了美国制度比中共制度优越万倍。ZT
·斯塔克穷到先烧房子后开私人飞机自杀,牛到这等程度,充分体现了美国制度比中共制度优越万倍。ZT
·稱頌 神的威嚴和大能.耶和華作王,他以威嚴為衣;耶和華以威嚴為衣,以能力束腰,世界就得以堅立,永不動搖。 2 你的寶座自古就立定,你從亙古就存在。 3 耶和華啊!大水揚起了,大水揚起了聲音,大水揚起了澎湃的波浪。 4 耶和華在高處大有能力,勝過大水的響聲,勝過海中的巨浪。
·自由言論 + 自由思想=地球人 基本人權! ^-^
· 所有不潔淨的、行可憎的和說謊的,決不可以進入這城。只有名字記在羊羔生命冊上的才可以進去。
·這世代終結的預兆? ^-^ Signs of the End of the Age
· 同樣,你們甚麼時候看見這些事發生,也應該知道神的國近了。
·“欢迎你们办护照到联合国上访。”
·中國人民 唯一公敵 : 流鳄鱼眼泪的恐怖主义分子中國共產黨 ^-^
·神創造人的時候,是按著自己的樣式造的
· 行事為人要光明磊落,好像行在白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放蕩縱慾,不可紛爭嫉妒。 行 事 為 人 要 端 正 , 好 像 行 在 白 晝 。 不 可 荒 宴 醉 酒 , 不 可 好 色 邪 蕩 , 不 可 爭 競 嫉 妒 ;
·声音,电脑,神秘失踪,“精神病”,流氓肆无忌惮的骚扰
· 耶 穌 回 答 說 : 馬 大 ! 馬 大 ! 你 為 許 多 的 事 思 慮 煩 擾 ,
· 凡 有 血 氣 的 就 必 一 同 死 亡 ; 世 人 必 仍 歸 塵 土 。All flesh would perish together, And man would return to dust.
· 婚 姻 , 人 人 都 當 尊 重 , 床 也 不 可 污 穢 ; 因 為 苟 合 行 淫 的 人 , 神 必 要 審 判 。 Marriage is to be held in honor among all, and the marriage bed is to be undefiled; for fornicators and adulterers God will judge.
·10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中 国 大 陆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全世界 ]^-^
·10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中 国 大 陆 ];願 你 的 國 降 臨 在[ 全世界 ]^-^
·願 你 的 旨 意 行 在 地 上 , 願 你 的 旨 意 行 在 [中 国 大 陆] ^-^
·耶 稣 说 : 撒 但 ( 撒 但 就 是 抵 挡 的 意 思 , 乃 魔 鬼 的 别 名 ) , 退 去 罢 !
·24  神是靈,敬拜他的必須用心靈按真理敬拜他。
·有口不言?
·夢醒時分 The moment when dream is awakened...
·26 創造人類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所有爬行的生物!
·要解決流浪貓的問題,就要實施TNR─捕捉、絕育、釋放。
·H-a-c-k-e-r 黑客
·你們還是自高自大!難道你們不該覺得痛心,把作這件事的人從你們中間趕出去嗎?
·你們不知道那跟娼妓苟合的,就是與她成為一體了嗎?因為經上說:“二人要成為一體。”
·要用身體榮耀 神.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不是都有益處。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我不要受任何事的轄制。你們是用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
·剜去了他的眼睛,帶他下到迦薩,用銅鍊捆綁著他,他就在監牢裡推磨。
·乃 是 用 水 又 用 血 = 隨 即 有 血 和 水 流 出 來 。
·馬來西亞政治 : 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 : 安華Dato' Seri Anwar bin Ibrahim
· 耶和華啊!求你使天下垂,親自降臨;求你
·倪匡
·倪匡/卫斯理科幻作品集- 于是恍然大悟:這世界上原來是因為先有奴隸,然后就自然有了奴隸主的。
·因 為 他 們 硬 著 頸 項 不 聽 我 的 話 。
· 我必在怒氣、烈怒和忿怒中,用伸出來的手和強有力的膀臂,親自攻擊你們。
· 你安定的時候,我曾警告過你,你卻說:‘我不聽!’從你幼年以來,你就是這樣,不聽從我的話。
· 因為這地滿了行淫的人;因受咒詛,地就悲哀,曠野的草場都枯乾了;他們走的路是邪惡的,他們的權力誤用了。
· 作了夢的先知,讓他把夢述說出來;但得了我話語的先知,該忠實地傳講我的話。禾稈怎能和麥子相比呢?”這是耶和華的宣告。
· 萬事令人厭倦都是虛空.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
·主說:“先前的事,我從古時就預言過了,已經從我的口裡說出來了,又說給人聽了;我忽然行事,事情就都成就了。
·一只死蚊子
·人生如夢
·廢立
·“你這污靈,從這人身上出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這是一件相當可怕的陰謀,這個人的地位,再進一步,那就只有國王這個位置了。所以,他要改變地位的行動,必然是一場政變。不論是利用軍事行動來完成政變,還是利用降頭術來完成政變,政變的必然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混亂、屠殺、死亡、斗爭。一個國家政變的結果,不但影響一個國家,還可以影響鄰近的國家,也可以影響世界局勢,影響會擴大到什么程度,誰也不能預測。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index.html
    科幻小說>倪匡科幻作品集

    鬼混
    自序
    第01一部:重要人物被凶殺
    第02部:溫寶裕經歷凶殺案的經過
    第03部:溫寶裕證供中令人難以接受之處
    第04部:保安主任全然不同的說法
    第05部:降頭師大展神威
    第06部:藍絲姑娘
    第07部:意亂情迷失魂落魄
    第08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第09部:神出鬼沒降頭術
    第10部:令溫寶裕暴跳如雷的計划
    第11部:引路神虫
    第12部:溫寶裕中了降頭
    第13部:小寶做了什么?
    第14部:尖端科學探測到的巫術力量
    第15部:溫寶裕看得痴了
    ---------------------------------------------------------------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h/008.htm
   
   第八部:篡奪王位的大陰謀
   
     藍絲用帶笑的聲音道:“好,我會轉告師父,我們總可以再見的。”
     溫寶裕咬了咬下唇:“如果我留下來不走,是不是可以和你在一起。”
     溫寶裕是膽大妄為慣了,他那樣說,我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可是藍絲的反應,卻強烈得出乎意料之外。她雙手亂搖,臂上的金釧銀釧相碰,發出叮叮的聲響,神情惊恐:“不能,不能,這里會有极可怕的事發生——。”
     她說到這里,陡然住口,樣子更惊恐,像是剛才在無意之中,泄露了一個极大的秘密。她自然而然把手按在心口,頻頻吸气,溫寶裕還想追問究竟會有什么可怕的事發生,但是我看出,其中一定大有蹊蹺,用力拉了溫寶裕一下,搶著道:“你不能留下來,至少要先和你母親一起回去再說。”
     在這种情形下,能令得溫寶裕就范的,怕也只有拾出他的令堂大人來了。果然,溫寶裕一听得我這樣說,長歎了一聲,不再言語.神情憂郁,目光呆滯,像是遭到了莫大的打擊。
     藍絲的神情,這時也恢复了正常,我向她望去,用眼神向她詢問:是不是可以把她所謂“极可怕的事”向我們說說?
     藍絲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她略為搖了一下頭,現出的神情告訴我,最好提都不要再提這件事。
     我沒有再說什么,也沒有什么別的動作,可是卻更肯定,一定會有什么事發生,而且,一定正如她所說,是极可伯的事。
     藍絲雖然年輕,但是她來自一個對降頭術家有研究的苗峒,又是大有地位的降頭師的徒弟,不會對普通的事大惊小怪,所以,出自她口中的“极可怕”的事,一定是真正的极可怕。
     我當然對探索那种怪异的事有興趣,但如今先要做的事,是把溫家母子送回去——這也正是我兼程赶來的主要目的。
     藍絲又轉身向屋子走去,溫寶裕望著她的背影,這一次.輪到藍絲一步三回頭了,當真是回腸蕩气之至。我知道在這种情形下。催溫寶裕快些走,并無用處,所以只好耐心在旁等著。
     一直等到藍絲進了屋子(她在屋子門口的石階上。又站了足有一分鐘,這才進去的),溫寶裕才長歎一聲,向我望來。
     我早已等得火冒三千丈了,所以他居然也看出了我面色不善、沒敢再說什么。
     我望著路面,心中盤算著,在這里,要找車子,只伯還不容易。路上冷清得很,溫寶裕也看出了我的難處,居然建議:“要不要我進去,請藍絲送我們一程。”
     我吃了一惊,要是同意了他那建議,只怕這一對少年男女,更加難分難合了。所以我堅決拒絕,向前面一指:“走。”
     溫寶裕雖然不愿意,但是也只好開步走,走了不到几百步.岔路上一輛車子,飛馳而來,狂按喇叭,在我們的身邊,急剎車停下,陳耳探出頭來,叫:“謂上車。”
     我冷冷地看著他:“怎么,是想來押解我們出境?”
     陳耳歎了一聲:“衛斯理,你這人。”
     我怒,沖到他面前,拳頭在他面上晃著:“我這人怎么樣?”
     陳耳居然不躲不閃:“你這人,怎么不想想我和你通電話時,你在什么地方,身邊有什么人,我是不是能隨便說話。”
     我呆了一呆,我一點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問題,可是這時,陳耳就算說了,我一樣莫名其妙,不知道他為什么在猜王和屋主人面前,不能說想說的話。
     陳耳看出了我的猶豫,打開了車門:“上車再說。”
     顯然對步行沒有興趣的溫寶裕,早已自行上了車,我也上了車,坐在陳耳的旁邊,先開口:“好像事情愈來愈神秘了,一些降頭師,鬼頭鬼腦地想干什么?”
     我是因為始終覺得猜王的神態有异,所有才順口這樣發問的,陳耳一听,臉色灰敗,聲音發顫,向我望了一眼:“你知道了多少?”
     我心中大是生疑:“一點也不知道,只是絕不明白,一個那么重要的人物,在公眾場合被殺這种事,怎么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陳耳的臉色更難看,伸手在自己臉上,重重撫摸了几次,像是想把臉皮全都搓下來一樣!
     看到他這种情形,我倒還沉得住气,知道他的心中,十分犯難,可是溫寶裕卻老實不客气,在他的身后,用力一拍他的肩頭,令得他身子震動了一下。
     溫寶裕聲大气粗:“啊,我不是凶殺的疑犯么?怎么忽然又可以自由行動了?”
     陳耳這才粗粗地歎了一聲:“根本沒有凶案了,還有什么疑凶?”
     我不明白的就是這一點,這時我知道溫寶裕不會干休,所以也懶得開口,由得溫寶裕去發問。溫寶裕嚷叫了起來:“這是什么話,明明我親眼目擊,在那酒店大堂,也不知有多少人看到過的事,怎么能說根本沒有發生過?”
     陳耳的聲音十分疲倦:“史奈大師說,他說:誰也不准再提,只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在我們這里,那就是說,這件事,就真的沒有發生過。”
     溫寶裕叫得更大聲:“史奈降頭師是什么——”
     我和陳耳都大吃一惊,雖然這時,我們是在一輛前進的車輛中,溫寶裕所說的話,不會有別人听到,可是他如果對史奈大師口出不遜,又怎能肯定史奈大師不會有神通可以知道?
     我剛想出聲阻止,料不到溫寶裕居然自動住了口,沒有再說下去。
     (這种情形十分罕有,所以后來我追問他為什么會這樣,他的回答很有趣,也很合情理。)
     (他說,他本來确然想出口不遜的,但突然想到藍絲也是一個降頭師,不能連藍絲都得罪了,所以就自然而然住了口。)
     (愛情真偉大。)
     溫寶裕頓一頓:“史奈講了……也不能改變事實,人還是死了。”
     陳耳聳了聳肩,說出來的話,簡直惊心動魄之极,他道:“史奈大師既然這樣說了,他就能改變事實,人死了,他能叫人活回來。”
     他的語調甚至十分平淡,一點也沒有夸張的意味,可是那兩句話,令得溫寶裕那樣的人,一時之間,也目定口呆,啞口無言。
     人死了,史奈大師能令死人活回來。
     死人如果活回來了,那么,當然就不再有凶殺案了,所以,也根本不必掩飾,根本沒有凶手,一切都和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實在再簡單不過,猜王、藍絲他們,顯然早已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會覺得我的問題很笨。
     而我,隨便我怎么想,我也無法想得到史奈會令死者活過來。
     根据溫寶裕的證供,那個重要人物的后腦,中了一枝鋼箭,宜貫串到前額。
     一個被利器貫串了腦部的人,在被确認為死亡之后那么久,還能活回來?
     雖然我決不敢輕視降頭術,但也難以相信它可達到這樣惊人的目的。
     溫寶裕首先叫起來:“你真的相信史奈大師有這种能力,能令死人复活?”
     陳耳的聲音苦澀:“和我相倍与否無關,他既然這樣說了,就一定做得到。”
     我也忍不住插了一句口:“他以前曾經使死人复活過,一個腦部受了那樣重傷的死人?”
     陳耳搖頭:“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令死人复活過,只知道他說了要做的事,從來沒有做不到的,不但我知道這一點,在這個國家里,上上下下,沒有人不知道。外來者或許一時不知道,但不必多久,也就會知道。”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從倒后鏡中去看溫寶裕,只見他一臉疑惑之色。
     陳耳既然說得如此斬釘截鐵,他也就沒有什么再好問下去的了。
     沉默了好一會,我才道:“史奈大師弄走了尸体,是和煉一种十分奇特的降頭術有關?”
     當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車子正好駛到了一條小路口,陳耳一扭駕駛盤,車子就駛進了小路去。
     小路根本不是被車子行駛的,兩邊全是密密的芭蕉,一駛進去,就壓倒了不少,而陳耳卻一直把車子駛進了芭蕉叢之中,等到車子駛進了十來公尺之后,看出去,我們像是被許多綠色的怪物包圍了一樣。
     還沒有等我和溫寶裕問他為什么,他已說出了原因:“我們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會……十分駭人,把車子駛進來,不讓別人看到,在心理上,會覺得安全一些。”
     他的聲音,听得出是經過努力鎮定的結果,這就令得气氛格外神秘,我向溫寶裕一指:“是不是要先把少年朋友送回酒店去?”
     溫寶裕立時抗議:“不。”
     陳耳也道:“不,少年朋友在這件事中,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應該和我們一起討論。”
     溫寶裕一听,立時現出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來。我道:“好,我們要討論的是什么?”
     陳耳壓低了聲音——雖然我相信他就算大聲吼叫也不會有人听到:“你怎么會問剛才那個問題的?你對降頭術有研究?”
     我搖頭:“不,我是猜測的,因為猜王在听到了尸体被史奈大師弄走之后,反應十分怪,還有一些不是很明白的講話。”
     陳耳作了一個手勢,示意我把當時的情形,詳細說一說,我就把當時的情形,從那一男一女出現說起。
     (陳耳在我提及那一男一女時,曾發出“啊”地一下低呼聲:“這一雙男女之間,有著凄迷之极的故事,降頭術使一個美麗的女子,變得恐怖無比。”)
     (溫寶裕插了一句口,這小子的思緒,天馬行空,不受拘束,想到哪里是哪里,他陡然問:“我真弄不借,她變得恐怖,他弄瞎了自己的眼睛,怎么就可以相處了?那是一种什么樣的恐怖?”)
     (陳耳居然回答他:“很難明白,總之是在触覺上沒有什么變化,但在視覺上卻可怖莫名的那一類。”)
     (溫寶裕還想說什么,我不耐煩起來:“原振俠醫生見過那女子中了‘鬼臉降’之后的恐怖情形。好奇心那么強烈,不必亂猜,問問他好了。”)
     (溫寶裕還是咕峨了一句:“自己猜出來的,才有味道。”)
     等我把經過說完,陳耳的面色,更是難看之极,汗水涔涔,過了好一會,才自他的口中,吐出四個字來:“太可怕了。”然后,過了一分鐘,他又重复:“太可伯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