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颍水清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蓬莱仙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佩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世界第一女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才女曹颖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校园风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雨绮
·艾鸽诗歌让《生命远离死亡》
·艾鸽诗歌《自由有多远》
·艾鸽诗歌《我拒绝遗忘》——致现代中国的一切苦难
·诗歌:《致天之骄子》
·诗歌:《我与你同在》
·诗歌:《还我春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来冬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小仓优子
·水调歌头(迎2009春)
·艾鸽留影于1989年春
·油画:十字架之春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徐倩之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玉无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娇娆
·《自由的诱惑》封面
·《人祭三部曲》之三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二回(图)
·艾鸽诡谲派诗体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三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四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回(图)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回(图)
·转发奥巴马就职演说中文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蒋欣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葳葳
·诗歌:自由再出发
·诗歌:寻找春天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2)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浪淘沙(悼念戈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玉婷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宮田麻里乃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苏州园林)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杨柳枝
·诗歌《那个时刻成为永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川藏第一美女
·转美国宪法(中文版全文)
·《活灵》400---406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周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封面
·艾鸽诗评古代十大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艳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竞选之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邓玉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露荷疏影
·诗歌:我内心深处的节日
·胡耀邦说:“我的身体非常健康!”
·中国青年报曾顶撞胡耀邦
·诗歌:期待自由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迥野空旷月如钩,心伤揪。此恨凭谁倾诉、总难休,哭春秋。
    天无断,世道乱。万千愁。早知美是不幸、掩黛首,莫出楼。
   
    网文:因为长的漂亮被带走 20岁美女裸死上海派出所
   
    ——女儿惨死派出所 父母上访十年未果
    曹致建说,女儿曹燕是非常漂亮。去世那年她才20岁。2002年11月17日,快要结婚的女儿去男朋友家看新房,路中遭遇不测,死在奉贤泰日镇派出所。“后来我们到了殡仪馆一看,非常残忍。我女儿上下没有衣服。她的下身有块脏的纱布,上嘴唇咬着下嘴唇。”派出所一工作人员私下告诉曹致建,当时派出所人看曹致建女儿漂亮,就以检查身份为由将其带到了派出所。
   
    10年前上海市民曹致建的女儿在上海奉贤区公安局泰日镇派出所内死亡。派出所所长称其吸毒而死,并要求私了;曹致建夫妇质疑死因、拒绝私了。10年来他们一直在上1访,但至今未果。
    曹致建回忆说,女儿曹燕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去世那年她才20岁。2002年11月17日,快要结婚的女儿去男朋友家看新房,但路中遭遇了不测,并死在了奉贤泰日镇派出所。曹燕去世当天奉贤派出所并没有通知家属,第二天通过居委会通知他们到派出所,当时是周姓所长接待了他们。
    【录音】“这个姓周的周所长神色慌张。第一句话就说,你女儿人长得漂亮,昨天自己在昏迷中注射毒品死了。我就问周所长,你既然说,我女儿自己注射的,那你肯定要有证据了?人证、物证、现场在哪?他说,算啦,算啦,私了。证据拿不出来。”
    曹致建接着说,奉贤派出所提供他一份女儿尸检报告。上面写着:曹艳长期吸毒;死亡原因:注射毒品。但后来法医解剖尸体,并未发现死者体内有毒品残留物质。而且,经过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这份尸检报告没有法院的盖章和签字。
    按照周所长的意思,曹艳是自杀身亡。可曹艳的父亲在殡仪馆看到女儿尸体状况显示,女儿是被杀。
    【录音】“后来我们到了殡仪馆一看,非常残忍。我女儿上下没有衣服。她的下身有块脏的纱布,上嘴唇咬着下嘴唇。一看死不瞑目啊!右手两个手指的指甲朝上翻开,胸口有四五块青块。我就问,这是咋了,一个人自己注射毒品,她上下不可能没有衣服啊。她身上的青哪来的?右手两个手指的指甲怎么朝上翻啊?他(周所长)说: 不要谈了,人死了不能复生,现在就私了,了就了,不了就算了。”
    曹致建拒绝私了,却被公安非法居留了10天。
    【录音】“人证、物证、现场都没有。他就跟我来黑的,后来就扣押我,关了我10天。他说:“你把事情捅大,你是个草民啊,和我们搞?!”
   
    派出所一工作人员私下告诉曹致建,当时派出所人看曹致建女儿漂亮,就以检查身份为由将其带到了派出所。
    【录音】“有公安局内部的好心的人说实话了,你女儿在派出所昏迷了,他如果放女儿出来,你女儿举报事情捅大。你女儿在昏迷中,他一看一不作二不休,把你女儿注射毒品死亡。”
    曹致建说,后来奉贤区公2安局副局2长陈鸣强也曾出面,希望他和奉贤派出所私下了结。但遭到他和妻子的拒绝。那以后,求助无门的曹致建夫妻走上了至今未果的漫漫维权之路。
    【录音】“上海的律师一看,怕啊。后来好心的律师说实话了,他说:“上海的命案多啊,律师没用的,我们上海的律师不像国外的律师。媒体也看,也怕了,我上海电视台、报社、都跑过了,我已经跑的山穷水尽了,无路可走了。真的,我看到上海太黑暗了!太黑暗了!太黑了!真的太黑了!太黑了!真的太黑了!所以,我彻底失望了。”
    曹致建说,通过他和妻子10年艰辛上1访,真正认清了本质。
    【录音】“10年来,我们一直上1访,夫妻俩10年没有上过班,精力、财力,人啊彻底跨了。我对这个社会彻底看明白了,彻底看透了,透了,太残忍了。”
    在采访结束时,这位老人说出了自己在有生之年的两点期盼:【录音】“第一,希望碰到一个好心人、正义的人,公正执法,帮我伸张正义。第二点,期待曙光啊、期待光明!我盼星星、盼月亮,盼了10年了!党领导的天下,我煎熬了10年啊!”
    随后,记者拨通了奉贤区公2安局副局2长陈鸣强的电话,对方表示,不是陈本人,也不清楚曹艳遇害的事情。
(2011/09/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