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BURMA-缅甸风云
·大缅族主义情绪被煽动起来了
·由缅甸王朝末日说起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由普京的锵锵之言讲起
·缅甸军队展开冷血进攻
·缅甸革命元老德钦丁米雅逝世
·缅甸军政府长寿百年?
·缅甸为民请命的名律师 U Aung Htoo
·中国为首迅速崛起
·缅甸UNFC对目前和谈与陆空攻击发表声明
·赛万赛谈最近缅甸和谈进展
·缅甸全国停火在拐弯爬行
·成龍——100%龙的传人
·缅甸果敢:温2009年知2015年
·停战!建设缅甸Federal邦联!
·缅甸全国停火会议五月初续开
·缅甸边签全国停火协议边打内战
·缅甸佤邦五月初续开全国停火会议
·缅甸UNFC主席给登盛总统的公开信
·缅甸众少数民族维护果敢兄弟
·缅甸佤邦五月初和平会议困难重重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夜深人静,掸民主联盟秘书长赛万赛 (Sai Wansai,Gen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 打电话来,对我哭诉:
   “你的缅族民主斗士耶敏刚去见马克思,
   我的密友掸族好汉赛森尊(Sai Hseng Zuen),最近也魂归天国了”。

   
   我驚问:“赛森尊?何许人也?”。
   
   电话那端,沉默良久,才呜嗯道:
   
   “千头万绪,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记得是在掸邦贺勐(Ho Mong)——我们蒙泰军MTA总部,
   那是他和昆赛(Khuensai)出版掸论坛报SHAN的单层木屋,很宽敞。
   我们共同度过了值得回忆的时光。
   看到过他和坤沙的参谋长召发朗(Sao Falang)为新闻报告事件争论——面红脖子粗。
   若问最全心全力投入掸先驱论坛报者是谁呢?——就是他赛森尊!
   
   是纽约掸邦会议!
   见到他和召昆赛,Sao Tzang(掸族领导与大学老师), Sao Harn(掸族领导韩永贵),还有缅甸联邦流亡政府总理盛温博士(Dr.Sein Win)、成员岛吞博士(Dr. Thaung Htun)、吴波拉(U Bo Hla Tint)等——那已是1995年元月了。
   
   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哟——那是在华盛顿DC的一个掸族朋友家的集会,他一边帮主人捧茶倒酒奉送食物,一边见缝插针,问些尖锐问题。
   在回程汽车中,我才有机会向他探询有关蒙泰军问题,得知真实军力约2万人。接着谈到扩充兵力问题、领导人问题、继续革命问题——错综复杂。
   我清楚记得他念念不忘要制造美国军队那样的士兵身份证,发给每名掸族士兵——好让他们阵亡时能及时准确地通报其所属部队与其家属,并追悼、致哀、敬礼。
   他感慨地说:感谢战士们为吾邦吾族吾民阵亡牺牲,我们不该草草率率。
   他就是这样有侠义心肠!
   
   再见到他时,是2003年12月,那是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缅甸毒品与冲突”会议——由缅甸跨国学会(Burma Transnational Institute)与缅甸荷兰中心(Burma Centrum Netherlands)联合举办的。
   我们同睡一间房,因而我能在夜晚听到他在认真试讲预习第二天的英文讲稿。
   我问他为何要预练?他苦笑着说他英文不好。我告诉他即使他发音不完美,但说出来人家听得懂,就可以了——不是母语嘛!
   有备而去,他第二天讲得很棒——他就是这样要事事完美者。
   他直截了当对我说他睡得不好,因我有鼻鼾声——我惊讶他太豪爽,太有话直说。我们掸族人一般都不会这样横冲直撞。
   
   会后他到我德国家小住几天。我和我太太带他去吃希腊餐;他虽不会饮酒,却乐意品尝德国各类酒,以加深经验与常识。我们敬佩他自我节制力强,饮酒从不过量!
   他很欣赏希腊餐——在泰国重见时还常对我们提及。
   
   在掸民主联盟会议和我数次访问清迈时,我都很高兴见到他。
   他直率——有时颇似无礼;但真诚——毫无恶意。
   只要事关掸邦掸族与SHAN掸先驱论坛社,他绝对忠诚可靠。
   我忘不了他口袋内常带的那小本子——在偶谈、座谈、会议、社交聚会时,只要值得记,他都立即掏出小本子迅速潦草记下。别忘他又身兼记者哟!
   
   我和我太太两次跑到医院直往他的病床探望他——替他打气加油。
   在电话中他老是佯装身体没事。他不愿让人操心牵挂——其实他患肝癌绝症,存活率甚微。
   
   失去他这样全心全意献身掸邦掸族掸人的革命事业人物,很难不叫我们悲痛万分呀!
   他无私献身吾邦吾族自由、民主、发展事业,如何感激他才算最好呢?
   让我们擦干眼泪,化悲愤为力量,继续为他未竟的革命事业,尽力而为吧!
   
   安息吧!赛森尊好战友!好兄弟!”.
   
   听完赛万赛娓娓哭述,我也热泪盈眶,仰天默喊:“英雄的赛森尊!你不愧闯荡人生一趟!愿你英魂永垂不朽!”。
   ==
   
   貌强补记:
   赛森尊1952年11月7日生于掸邦南佤区芒森(Manghseng)。
   1959年在芒森佛教寺院、1962年在腊戍区当阳市(Tangyan, Lashio District)学校、1962年在当阳中学、1970年在曼德勒中学等,相继刻苦学习。
   工作生涯:
   1972年在当阳合作社工作,1973年与歌星Sai Hsaimao合作发行击乐专辑“在彬龙许下的诺言”(The Promises at Panglong),在缅甸驻曼谷使馆前愤怒示威后被捕。他1974年加入掸邦军,在Chao Tzang Yawnghwe领导的情报局工作。1978年出版掸文“萨尔温江热血澎湃”(Lerd Harn Nawng Khong)杂志,1982年出版掸文“觉悟”(Perd Parng)杂志。1983年参加掸族团结革命军(Shan United Revolutionary Army)的组织工作,出版“自由大道”(Freedom Way)书报。1984年“掸邦复兴委员会”(Shan State Restoration Council)成立后,成为Khuensai Jaiyen领导下的情报局主任,除“自由大道” 书报外,再创刊“独立”。1991年扩建为掸先驱论坛报社(Shan Herald Agency for News),该办公室1996年迁往清迈。
   任掸论坛报社副编辑期间,他经常亲赴缅甸内部与边疆一带采访,不辞劳苦。
   他也是掸族作曲家兼歌唱家,以Hsakhaha闻名掸邦掸族。他创作300多首歌曲,约150首他亲自引吭高歌,深得国内外掸族群众喜爱——时常回旋于掸邦高原,远达泰国、老挝、西双版纳傣族区。
   他病逝于2011年9月15日9时45分,留下爱妻Nang Lawn Yeun与两子一女。
   战友、同志、亲人、媒体、文化界、音乐界人士、高山流水革命知音Hsakhaha,齐齐参加了追悼告别会与葬礼。
   由清迈Wat Papao 到Sankulake坟场,由掸族僧伽诵经带领,途中不少人纷纷加入,致使送葬人数长达2000多,男女老少流泪轻哼他那最感人肺腑的“游泳人” Lwi名歌:
   
   ~不是我已见到岸,
   ~也不知何时能游到岸,
   ~无论如何,我要破浪奋游、奋游、奋游!
   ~不管海多宽,
   ~不管岸多远,
   ~我毅然决然
   ~迎浪奋游!
   ~奋游!
   ~奋游!
   ~要嘛死,
   ~要嘛自由!
(2011/09/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