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曾节明文集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今年春夏之交,满清精神遗老、国内帝制拥护者金复新,因为发言一再被胡锦涛“和谐”,愤而登陆海外异议网站,观点鲜明且幽默地声讨中南海集团,其文观点独特、深入浅出、流畅风趣、嘻笑骂侃皆成文章,具有浓厚的民族、民间风味,三个月间,洋洋洒洒不下数万言。
   

   客观地说,貌似荒唐的金复新先生,是中国异议人士中少有的善思者,他观察分析问题眼光独到,且每每于荒唐之中见真知,看到他人看不到的地方,想到他人想不到之处。
   比如,他抛出的高论:《帝制是人类正常的社会制度,民主是逆天叛道的反宇宙歪理邪说!》”,看似不值一哂,但细究起来,如果“帝制”是君宪的帝制,“民主”指的是多数人吃掉少数人的“大民主”,他的歪论仍不值一哂吗?
   又如,金复新的救国主张:“把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把孔先生请回来”,让我们静夜凝神回望一下黑茫茫的中国历史,这个招致唾骂声一片的主张,难道就没有内在的合理之处吗?
   “科学”一词,被滥用到今天,许多中国人想当然的以为“科学”就代表正确、就代表真理、就代表健康...以至于动辄口称“科学”,并斥责别人“不科学”。中国共产党更是狂妄无耻得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排泄物都称之为“科学”,什么“科学社会主义”、“计生科学”...什么“科学发展观”云云。
   结果中共称之为“科学”的马克思社会主义,在全世界彻底失败了;中南海强行的、要老百姓断子绝孙的“科学生育”(计生)三十年来把中国搞到劳动力短缺、未富先老、整个社会面临大崩溃的危境(中国无能如欧洲、美国那样吸引移民);胡锦涛竭力推行的“科学发展观”,搞出了什么东东,大家从三鹿奶粉、毒疫苗、动车惨案中不难看明白。
   ... ...
   科学科学,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实际上,“科学”的本意乃单科之学,本来决没有代表正确、就代表真理、就代表健康...的本意,作为一门单科的学问,你的研究正确,在单科的范围内就代表了真理,否则就不是真理。而且,这个真理的正确性,只能局限在狭小的范围之内,超出了这个范围,不仅是谬误,而且是灾难。对果树施用农药化肥可以增产,但对人施用农药化肥能增产吗?“科学”也不一定对人类有益,相反,“科学”的副作用越来越大的暴露出来。农药、化肥、激素、转基因技术等种养科学对人类的深远祸患,越来越触目惊心。为什么聪明地区的人,如欧洲人和北美人都不吃转基因食品?难道是因为转基因食品“不科学”?
   这是为什么?因为人类社会是一个复杂的有机整体,决非任何“科学”——学科之学涵盖得了的。
   因此,如果某总统、某主席、某书记、某“旋风”、某股评、某医生、某智者提出某种“科学”方法,要指导国家、民族、企业、炒股、家庭、健康、人生,你只当它是歪理邪说谬种,就一定不会有错。
   事实已经证明,且仍在继续证明,所谓“科学发展观”就是“媚上发展观”,秉承上意的,就是“科学发展”,否则就“不科学”,就是“扶持落后”,就是没有“大局意识”、甚至是“在发展中没有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这就是胡锦涛的麻批发展观。
   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说穿了就是假“科学”之名行“国进民退”之实,在政治大倒退的同时,大搞经济上的极权倒退;胡锦涛挥舞“科学发展观”狼牙棒,把一大批民营企业打成“落后生产力”,肆意并吞、挤垮,以此种重新强化国家权力对经济垄断的方式,营建师朝鲜次品法西斯新极权的基础。
   
   金复新要把“民主”(德先生)驱逐出境,因而成了万炮齐轰的“金门”。如果这“德先生”指的是宪政民主,则金复新需要来纽约读一读政治系;但如果它没有人权保障的古希腊——毛文革式的“大民主”(乱民民主),则这种驱逐是正义主张。
   斯大林的反面贡献在于:他以刻骨铭心的方式,让俄国人明白了丧失自由的痛苦,宪政民主的可贵,反而为戈尔巴乔夫民主化、叶利钦改旗易帜填埋了沟壑;而毛泽东的深远危害则是:以毛文革的方式,将“民主”一词,在几代中国人心中搞臭,为今后民主化挖出了一道东欧、苏联都不曾有的鸿沟。
   许多中国人,尤其是“解放牌”及其上下两代人,一提起“民主”,就想起“文革”。笔者认识一位文革中被揪斗的越侨老革命,人很正直,对毛泽东、邓小平都满肚子牢骚,但每谈及中国“八九民运”都十分反感,认为:这些学生又想搞“文革”。现在积极投身海外民运的梁山桥老先生,“八九”期间正是一位卓有业绩的民营企业家,时在武汉碰到前来办公室募捐的学运学生,梁老先生竟勃然曰:“走走走,募什么捐,捐给你们搞文革吗?”“六四屠杀”后才后悔不迭。
   可见“解放牌”上下三代人,对民主误解之深,一提起“民主”,就以为是乱民民主(“大民主”)。作为“文革”的过来人满清精神移民金复新,在对民主的误解上,大概未能免俗,也患有“毛文革”过敏性综合症。
   
   为什么要把孔先生请回来?孔教是烂货伪宗教这一真知,早已由胡适等一大堆的先贤看出来了,比起基督教、佛教宗教,孔教确实是烂货伪教,比起孟德斯鸠、洛克、汉密尔顿等人,孔子确是烂货小人,比起他们的学说,儒家形同垃圾;但比马克思主义精神海洛因和中共“和谐”当权派强卖的三聚氰胺来,儒家则如自留地上种出来的粮食瓜果,没有化学污染。
   
   1919年,浅薄的中国知识分子咽不下巴黎和会转让中国胶东半岛一口气,大批群起盲动,在新店乌有的情况下,砸烂了“孔家”旧店”,结果整个民族整体沦为精神破落户,民族精神露宿街头,全国意识形态大乱。连李宗吾写的《厚黑学》,这样赤裸裸兜售流氓烂痞术的地摊货,居然风靡一时、大行其道,为包括毛泽东、张国焘在内的人顶礼膜拜...中国不比欧洲国家,人家国王倒了,教会还在,还有建立新国家的共识,中国是皇帝和信仰一起倒掉,整个民族毫无共识、魂飞魄散 (现在也是这样的情形,且比民国初年等而下之),这时候距宪政民主不是更近了,而是更远了。因而,“随着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国际共产邪灵比满清入关还顺利地乘虚而入,在这片鬼魔乐土上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俗话说,病急乱投医,转向威权的败北孙中山在事业屡败之余,当然投靠了“平等待我之民族”——节节胜利的列疯子和抢银行的小胡子。
   这是何等沉痛的一个教训!我们中国人必须牢记:在造好新房子之前,决不能砸烂旧房子,否则就成了无家可归的破落户。我们住着旧房子的同时,可以收放自如地建设新居;上来就铲掉旧房子,而后集体流浪在外,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日晒雨淋风餐露宿,还得遭受暴风雪和鸡鸣狗盗的侵袭,这样如何能够尽快地、顺利地建设新居呢?
   这儒家就是旧居。它虽经毛共破坏,但是根基和传统尚存,它仍然是中国社会的筋骨。在百年来国家无序无统、千疮百孔、且引进基督教和西方民主宪政学说无能一步到位的情况下,应该应还孔夫子这个烂货小人,暂时作为民族的精神凝聚力,暂时住在儒家这所腐朽的旧居中,让孔小人作为家长,暂时主持一下中国这个大家族,须知,中国出不了华盛顿,孔小人比胡和谐强万倍。
   尊孔复古的同时,应提倡“洋为中用”。“上午生光化电,下午子曰诗云”,德国香肠佐云南普洱、联邦共和、普选+内阁、贤相(总理)配明君(总统),儒耶佛并立...这就是中国的真正崛起之路,五十年不应变之崛起路。
   
   曾节明 写于 辛亥革命百年八月六日下午于纽约家中
(2011/08/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