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严家祺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5·5均勢平衡者角色
·5.6國際體系的簡化模型
·5.7國際體系結構的要素
·5.8國家間的四種作用力
·5.9國際體系的四項特徵
·8·1太空的范围和划分
·8·2航天时代
·8·3"高边疆”战略
·8·4太空资源和太空工业化
·8·5单向透明战场
·8·6太空战
·8·7NMD和TMD
·重贴:《霸权论》『全能战争网』和『战争脑』
·外星殖民:太空事业是全人类的事业
·國際秩序與國內秩序在表現形式上的区别
·太平洋五大板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南海的四种海域
·海牙仲裁庭的两项法律错误
·
新贴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人类社会中的“动物政治”


——再谈“心因突变”和“ 创造史观”


香港《前哨》2011-9


严家祺


   世界上有悠久历史的国家都经历过专制政治时代,从专制政治到民主政治,是一种社会进化过程。埃及、突尼斯把原来的独裁者赶下了台,现在还没有获得民主。利比亚人民为推翻卡扎菲专制政权,正在战斗中。中国历史上发生过一次又一次推翻专制王朝的起义、战争和革命,除了辛亥革命後有过短暂的民主外,中国政治至今仍是专制政治。为什么这些国家的专制制度这么顽固?这篇文章企图从“跨学科”的角度,从“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来分析专制政治的起源问题。

   

从公元前五万世纪谈起


   人类社会的专制制度,最古老的形式是古埃及的法老专制制度,产生于公元前三十一世纪,距今五千多年。在中国,从夏商周以来,大大小小的王朝,包括分封的或割据的王朝,首领或首脑的权力都不受限制。秦始皇实行中央集权,把“权力不受限制的首领制”在广阔的地域中统一实行了,建立了中央集权的专制制度。
   从生物学和考古学角度看,人类社会的专制政治的起源,不应当只从古代埃及的法老时代、两河流域的苏美尔城邦、印度河流域和黄河流域的远古文明中去寻找,而应当首先从公元前五万世纪——距今五百万年前以来的“前人类时代”、新石器时代的“非制度化”政治中去寻找。
   “前人类时代”的政治是“动物政治”。政治并不是人类独有的。美国动物学家弗朗斯•德瓦尔(Frans De Waal)写过一本书,专门谈“黑猩猩的政治”。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图)弗朗斯•德瓦尔《黑猩猩的政治》一书封面
    动物有社群行为、领域行为、迁徙行为等等行为。凡是有权力和地位争夺的社群就有政治。一个国家内部、国际社会有政治。一个家族、一个“办公室”内部的成员之间,为了争夺微不足道的权力和地位,也有政治。黑猩猩“团伙”内部同样有政治。
   动物为了生存,就需要各种资源。动物占有一定的区域或空间,不允许其他动物侵入,而动物在这一区域或空间中,能方便获得它所需要的资源。动物占有并保卫这样的区域或空间的行为,就是动物的“领域行为”。动物第一次建立自己的领域的时候,往往会发生与其它动物的接触和战斗,领域一旦建立,就可以靠“声音显示”、“行为显示”、“化学显示”来保卫领域。鸟类的歌声、鸣叫可以起保卫领域的作用。
   对某些动物物种来说,当他们集群时,或被安放在同一“领域”中,会形成一定的“攻击—顺从”关系。社群内部不同个体因而在获得食物、异性等方面有不同的先後顺序,这就是“优势顺序”。社会昆虫和极大多数动物物种在集群时不能形成“优势顺序”。当我们把一只新鸡放进长时间在一起的鸡群时,就会遭到连续几天的攻击,或者它战胜鸡群的每一只鸡,或者在遭受轮番折磨後屈从最低下的地位。在监狱中,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爱德华•威尔逊(E•O•Wilson)在《社会生物学》中说,优势顺序“较为普遍的形式是多重等级,地位最高的个体统治所有其他动物,次高的个体统治除了最高以外的其他动物,最末的一个个体处在最底层,其存在完全仰赖于它上级的让步。”
   

专制是动物统治的最简单形式


   爱德华•威尔逊说,“优势顺序”也可以称为“优势等级系统”或“社会等级系统”,“专制是其最简单的形式:一个个体统治类群中的全部其他成员,而从属者中全无等级可言。” “等级系统的网络有时被一些三角要素或其他环状要素而复杂化,但这样一些排列顺序较专制和线性顺序更缺少稳定性。”所谓“三角要素”或“环状要素”是指A服从B,B服从C,C服从A。
   这种“社会等级系统”不仅在鸡群中存在,在狒狒、猩猩、黑猩猩群体中表现得更为明显。黑猩猩打猎大型动物时,在彼此合作和运用智力的过程中,形成了“首领制”。黑猩猩群体中存在权力、性、倾慕、支持、偏狭、敌对各种关系。领头的雄黑猩猩处于最高等级,别的黑猩猩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就会主动去梳理他的体毛。在梳理前,先发出哼哼声、向头领鞠躬。但领头的雄黑猩猩不梳理别人。黑猩猩群体中存在权力斗争,企图推翻现有秩序的黑猩猩,会在领头黑猩猩面前表现得很恭敬,同时秘密地与其他黑猩猩结盟。结盟的办法是梳理雌性并同她们的幼崽玩耍。对黑猩猩群体来说,权力不受限制的“首领制”——专制体制,就是最简单、最有效的统治形式。
   

延续“动物政治”的人类政治


   现代人是从远古人类经过猿人(晚期猿人就是直立人)、早期智人、晚期智人进化而来的。有些动物也有语言,人与动物的一大区别是,人类的语言中包含有无法遗传的“心因”。早期智人的喉未下降,不能说话。直到十万年前,才形成了现代人种的大脑解剖结构——能产生、存储、重组复杂“心因”的大脑。从早期智人、晚期智人到古代埃及、古代中国、古代两河流域和古代印度河流域文明时期,在人类的进化过程中,从公元前五万世纪到公元前六世纪都沿袭了黑猩猩式的“最简单的统治形式”—— 权力不受限制的“首领制”——专制体制。
   动物不能改造自然环境和自身的社会环境,而人类能够改造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人类在一部分地区——古代希腊罗马,用自己智慧和创造力,创造了不同于专制体制的政治组织形式,但在另一些地区——古代埃及、古代中国、古代两河流域和古代印度河流域,,始终存在着阻止改造社会环境的力量,始终维持着五万个世纪以来的专制体制——权力不受限制的“首领制”。这是人类史上一些地区最没有创造的一个领域,如果说有创造,只是使动物的专制政治披上了人类在不同时代的华丽外衣——有愈来愈严密、愈来愈复杂的社会控制手段,但专制政治的本质——从“攻击—顺从”关系中产生出来的、最简单的统治形式,没有丝毫变化。
   人类的专制政治在不同时代、不同地区、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形式。在国家形成前和国家形成初期,是没有“制度化”的。专制政治存在有两个前提,一是有一群人在一相对固定的地区定居,二是这群人之间存在一相对固定的等级秩序。专制政治下的权力,主要受武力和更高权力的约束。专制政治的核心是,这种等级秩序中存在一个权力不受其他成员限制的“最高权力中心”。这个“最高权力中心”通常是一个人,有时也可以是几个人。
    在专制政治下,权力愈大,受的约束愈少。权力会增加人的动物性。对动物来说,“优势等级”,就是食物、巢地、栖息地、交配机会的优先权以及受到恭维。看一看罗马帝国、波斯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俄罗斯帝国、中世纪教廷和中国历代王朝的历史吧,那些首脑——皇帝、国王、哈里发、沙皇、教皇,在某些时期,权力使他们丧失人性,绝对权力使他们绝对丧失人性。且不说他们压迫人民、用酷刑对待政敌,他们的“性行为”也与动物一样。在五万个世纪的漫长时期中,领头动物或首脑人物,在和平状态下都要有“身份标志”。雄性领头恒河猴的“身份标志”是:抬着头、睾丸下垂、步伐缓慢。人们不知道的是,作为首脑的人,在捡阅仪仗队时,他们的行为模式与领头恒河猴是一样的,不过多穿了一件衣服,人们看不到首脑人物此时下垂的睾丸。
   

“基因突变”和“心因突变”


   人类从生物学上说也是动物,人类作为一种物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也就是生存和繁衍。但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是,人类不仅有改造自然环境的能力,而且有改造社会环境的能力——使人不受侵害和奴役,使人的权利得到保障的能力。人类最近五千年来的进步,就是通过不断改造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得来的。
   人改造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能力,首先在于人能够在头脑中构划出自然界和社会中本来没有的事物的形象,通过一次又一次尝试、修正,最后把头脑中的想法变成现实。
   旧石器时代开始于公元前二万六千世纪,直到公元前四百世纪,人类的脑中才产生适合功能的“语言中枢”。人会说话,才能有效交流思想,大脑中的“心因”才能传播。旧石器时代人制造“打制石器”的能力是靠“遗传基因”传播的,因为没有语言,即使某一人头脑中有了特别的“心因”,也无法传播到另一个人的头脑中。从公元前一百二十世纪开始的新石器时代以来,出现了“磨制石器”和陶器。这两个时代的最大区别是,“打制石器”,打成什么样,人很难控制。人的大脑中很少有制成後石器的形象。人在“磨制”石器前,在大脑中已经有了“制成後的石器”的式样,这个“式样”,就是人头脑中已有的、多种“心因”(Memes)的新的组合。人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制造出石器工具来。“心因”(Memes)就是头脑中各种各样的式样、形象、办法、计划的“思想单元”或“文化基因”。人与人谈话,“心因”可以从一个人的大脑传播到另一个人的大脑中(参见今年《前哨》第八期《创造史观》)。
   旧石器时代历时二百六十万年,新石器时代只有几千年。从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是人类进化过程的大飞跃。这个“飞跃”,与人类大脑中有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心因”和“心因组合”有密切关系。从新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到工业革命时代,到今天的电脑网路、人造物种和航天时代,科学技术的进步都是“心因”突变和新组合的结果。旧石器时代人类的进化是“遗传基因”突变的结果,而新石器时代以来、特别是从公元前三十世纪以来的人类社会进化是“文化基因”——“心因”突变的结果。
   生物“基因”的突变,造成生物进化;人类“心因”的突变,导致社会进化。
   

“大一统文明”和“多体制文明”


   人类最早的文明是在大河流域和地中海(包括爱琴海)沿岸发生的。大河主要有非洲的尼罗河、亚洲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印度河、黄河。由于大河流域的陆地联成一片,所有大河流域的文明都在经历城邦或村镇阶段後,通过征服而发展成大的王国或帝国,这种文明称为“大一统文明”。爱琴海沿岸的城邦,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各自为政,无法像大河流域那样因征服而形成大帝国,这种文明称为“多体制文明”。公元前三世纪,希腊北部的马其顿王国兴起,在马其顿王打败了中部希腊各邦的联军後,希腊的城邦时代就此结束。马其顿王亚历山大的东征,灭亡了波斯帝国。古代希腊的海洋文明也告结束。这时产生的文明是“大一统文明”。而在亚历山大东征前,希腊城邦多种政治制度的并存——“多体制文明”存在了数百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