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
徐沛文集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1
   
   
   德国瑞雪纷纷的时候,我收到加拿大的朱瑞发表的《盛雪和另一种殖民》。我既惊又疑,曾于2011年1月21日去朱瑞的博客求证并有如下留言。
   

   博主:您好!
   
   前段时间有人把您对盛雪的评论发到我的邮箱,对我触动很大。我上网后给盛雪写过一封信,表达我的敬意,现在想来真是一厢情愿……谢谢您。
   
   在我的人生道路上也有一本西藏画册,其中一篇文章《从西藏被“汉化”谈起》提到您和徐明旭,在此奉上,欢迎批评指正。
   
   http://xup​ei.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8426
   
   合十
   
   徐沛
   
   
   2008年的西藏血案让我获知朱瑞们在为藏民鸣冤叫屈,也促使徐明旭在中共媒体充当“西藏问题专家”。我发表《从西藏被“汉化”谈起》后,徐明旭引用鲁迅来骂我,而我自视鲁迅天敌。所以,只能遥祝曾经饱受中共迫害的徐先生还能幡然醒悟,摆脱中共,超越鲁迅。但我乐于与热爱西藏的朱瑞交流。
   
   进入盛夏后,我却读到盛雪等十五人签名的北美华人媒体达兰萨拉参访团回应朱瑞的公开信,想起给朱瑞的留言,我去大纪元博客查看,没有发现朱瑞的回音。而我给朱瑞留言时,没有注意那些借机辱骂盛雪的匿名者。那时我认为盛雪是公众人物,朱瑞有权利公开批评她。现在发现,朱瑞七月又收读匿名辱骂自己的邮件,“鉴于此匿名信,是以盛雪和西藏为内容”,朱瑞“就不得不写一写,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于是当事人忍无可忍,发表上述公开信。而匿名者又把《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以朱瑞的名义群发和张贴……
   
   2
   
   
   共产党及其五毛党惯于匿名诽谤造谣,冒名挑拨离间。反对共党专制的仁人志士总是被抹黑搞臭。而我乐于义务为受害者清洗污垢,洗刷污名。
   
   在我看来,朱瑞和盛雪都算独立自主的知识女性,各有主见和追求。她们因为首届藏汉对话而相识。(我的相关评论为《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朱瑞倾心于写作图伯特(西藏),讴歌图伯特,“喜欢独来独往”;而盛雪在六四屠杀后移民海外投身民运,“公开、全力、鲜明地推动中国民主运动”。她关注共产党制造的六四问题、西藏问题、维吾尔问题、台湾问题和法轮功问题,支持各个受害个体和团体。人权高于主权是像她一样的中国民运志士的共识。盛雪善与三教九流来往,致力于结束共党极权,自然处于风口浪尖,既遭惹是非,更遭惹五毛。
   
   《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中透露,盛雪曾向达赖喇嘛表示:“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游行时喊‘中国滚出西藏’的口号!……当我听到你们喊‘让中国滚出西藏’时,尽管我也支持西藏,但是,我非常不舒服”。 对此用中文写作的藏族作家唯色在相关评论中说,“盛雪既非什么知名作家,更非我们图伯特的最好的汉族朋友,民运人士倒是不假。说出‘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游行时喊中国滚出西藏的口号’这类话太恶心了,她有什么资格做如此说?!还‘希望’,可笑之极!”
   
   唯色像大陆人一样从小接受共产党的赤化,因表达对达赖喇嘛的敬仰而遭到迫害,被迫离开拉萨,在监控中生活在北京。唯色被迫在“铁屋子”里过日子,心里自然难免鲁迅式的火气,不能理解华人反感“中国滚出西藏”的口号,情有可原,但我理解盛雪的一片苦心。因为我也一有机会就说,共产党先霸占中国,后占领藏区。如果中华民国没有被国际共运颠覆,既没有台湾问题,也没有西藏问题。大陆各民族要先一起解体共党,才能解决共产党制造的问题。
   
   拜读西藏流亡政府新当选的噶伦赤巴洛桑僧格博士就职演说后,我还请推特上的一位藏人转发三点反馈: “他们对汉人的压迫和虐待发声反抗 ”— 压迫藏人的不是汉人而是共党,其中也有藏人!“北京在西藏的统治既无正义,又无前途”—北京在中国的统治也是一样。“寻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框架内实现西藏名副其实的自治”—这叫与虎谋皮,不可能实现!
   
   我支持盛雪不是因为她的名气,而是因为她从事民运。2004年,我因她对大陆同行杨天水的关注与她有电邮联系后,曾写作《人生如戏 —致盛雪》表示,“依我来看凡是有自我意识,知道捍卫人权,追求民主自由的文人都属民运人士。而民运早在五四时就在中国兴起,中共正是滥用了国民党统治下人民拥有的言论、信仰等等自由才靠谎言和暴力在大陆颠覆了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国家—中华民国。鲁迅则是国际共运扼杀中国民运的最大文痞。”
   
   共党最怕各民族团结起来,结束极权专制。所以,共魔会利用一切可能挑拨离间,制造矛盾。哪里有争斗,哪里就有共特的踪影。
   
   希望善良的读者警惕,从中吸取经验教训。有不满直接与对方交流,如不能达成共识,可以井水不犯河水。总之,不要给中共势力可乘之机,各尽所能促进民间交流,早日瓦解反天反地反人类的共产暴政,以免更多的同胞为了自由而被迫自焚。
   
   
   
   莱茵河畔 2011年夏
(2011/08/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