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带血JDP”导致为党献礼悲剧——中国最急需的是政治改革提速]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牟传珩:中国经济发展的负面代价——环境恶化严重
·牟传珩:前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期——历史分期问题探索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带血JDP”导致为党献礼悲剧——中国最急需的是政治改革提速

2011年7月23日晚20时34分,在温州双屿镇下嶴村路段高架桥上发生动车追尾事故,致3节车厢从桥上坠落桥下,1节悬挂。被追尾的D3115动车第16节车厢被压成面饼,现场惨不忍睹,震惊海内外。这个事件标志着“带血JDP”的发展速度终于翻车了。
   24日12时52分,事故发生后16小时,新华网发表《动车追尾已有35人死亡 搜救工作基本结束》报导,揭示了权力者因急于掩埋车头,恢复通车,停止救人,再一次诠释了官员们受“党的利益高于天”意识驱使而蔑视生命价值的事实,令社会各界愤怒和谴责。中宣部29日夜间通过手机短信下达的禁令瞬间传遍全世界,成为世界媒体中国新闻的热题。中宣部的禁令说:“鉴于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境内外舆情趋于复杂,各地方媒体包括子报子刊及所属新闻网站对事故相关报导要迅速降温,除正面报导和权威部门发布的动态消息外,不再做任何报导,不发任何评论。”
   此据浙江《钱江晚报》记者李林透露:“事件刚发生后,中宣部的通知半天发来一次,接着一天来三次通知”,严防揭露真相。此事件极其经典地诠释了失去监督的“集中能力办大事”的制度性炫耀和挥霍,注定了今天这样的中国特色民族悲剧。
   “献礼”性劣质工程屡酿悲剧
   记得 6月30日,在中共成立90周年前一天,国内多家官方媒体高调报道为给党生日祝寿,中国交通能源系统四大项目创出世界“最”纪录:世界一次建成线路里程最长、技术标准最高的京沪高铁全线通车;世界最长跨海大桥胶州湾大桥、中国最长海底隧道胶州湾隧道同时通车;世界最长的天然气管道西气东输二线工程干线贯通投产。然而,7月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朝闻天下”栏目就以“如此工程”为题,报导了6月30日赶在中共“七一”献礼而宣布完工的胶州湾跨海大桥,实际上是未完工已通车,存在大量安全隐患的工程。有专家指出,这个“世界第一跨海大桥”如此提前数月“早产”是非常危险的。人们看到的只是表面上大桥的护栏或路灯没有按好,但很可能在赶进度的过程中,还存在很多人们看不见的内在的质量隐患。而京沪高铁在2008年1月份开工的时计划工期为5年,应在2013年完工,现在竟然仅仅为了给党献礼,提前了整整2年。事实充分说明了,给党的“面子”贴金,远远要比普通百姓的生命与安全更重要。

   如此四大项目创出世界“最”纪录大礼,令人不禁联想起不少“献礼”性劣质工程所酿成的悲剧。1999年为迎接中共建政50周年而赶工完成的北京火车西客站,落成不久就发现天花板漏水、墙体剥落、大厅玻璃脱落等,被民众称为豆腐渣工程,在民愤滔滔的问责下,当局才成立专案组调查,最后挖出一大批贪官。2010年12月,新落成的首都机场T3航站楼,屋顶被大风撕裂。它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献礼工程,耗资300亿元,号称能抗12级大风。 2007年8月,为迎建政庆典的湖南凤凰县在建的沱江大桥倒塌,酿逾60人死亡惨剧。这些年来,一些地方建筑工程之所以出现接二连三的质量问题和安全隐患,关键就在于,每一项“献礼”工程里面无不有赶时机、抢风头的政绩冲动。尤为严重的是桥梁工程方面的问题:即将完工被拆除的有;8年24次大修的有;没建成就成烂尾的有;桥粘粘有,桥裂裂也有;还没建成就相继垮塌的更是屡屡发生。在如此严峻的现实背后,都有党管干部体制下的官员们急功近利、献礼媚上的政绩观作崇。这种借胆大妄为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面子工程,来凑热闹,赚眼球,欺瞒百姓的事件屡屡发生,究竟由谁主导?由谁纵容?又有谁追问?有谁负责?无数生者死灵,至今也没到一个满意的交待!
   高铁速度是吹出来的泡沫
   此次“7•23”动车惨祸后,新华网温州7月28日电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28日说,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分析,“7•23”动车事故是由于温州南站信号设备在设计上存在严重缺陷事故反映出的设备质量、人员素质、现场控制等问题,说明铁路部门的安全基础还比较薄弱,这些问题反映出铁路部门的安全管理不到位。安路生完全回避了这些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好大喜功,急攻近利,力图用“带血的JDP”支撑合法性的主导意识。
   中国造价超过三峡工程的高速铁路,长期以来被外界普遍指责是中共最大的政治面子工程。根据铁道部此前公布的资料,“十二五”期间,中国铁路建设新线投产总规模将达3万公里,安排铁路投资2.8万亿元。这个最大的政治面子工程,造成铁道部的负债总额从2008年的8千多亿人民币,激增到2010年的近19000亿元。为了讴歌如此面子工程,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多家顶级党媒都争先恐后、地连篇累牍的大加媚颂,大搞“中国速度”大跃进: 诸如“中国高铁世界速度第一”,“中国高铁用几年的时间跨越了西方和日本几十年的路”,“建设高铁能拉动经济增长和扩大内需”,社会主义制度的辉煌“集中能力办大事”云云自我吹捧、美誉之词满天飞。
   许多铁路专家早曾警告过,中国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匆忙赶建世界最长、最快的高速铁路网络,可能会导致灾难。这起追尾事故不仅悲剧性地证明他们的警告是正确的,更终结了北京向全世界出售它刚刚成型的高速铁路技术的雄心。2008年胶济铁路两车相撞的人为事故,导致72人死亡、416人受伤的悲声尤响在耳,时过不久,高铁事故又接二连三。现在连央视国际互联网站亦刊登“工程质量问题频现,赶工期成安全生产巨大隐患”的文章,指京沪高铁为了迎合上意,建设工期比预定时间整整缩短了40%,是造成事故频生的源头。曾任铁道部的副总工程师、科技司司长、高速办副主任周翊民,6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高铁速度是吹出来的泡沫。”周翊民直指,高铁最高营运时速本来只有300公里,但前铁道部长刘志军坚持要创“世界第一”,不顾安全强行提速到350、甚至380公里,指当局“是吃掉安全系数的造假”。
   “面子工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此次“7•23”动车追尾惨剧,暴露出为党贴金的“面子工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降低标准,冒充先进,以次充好。的内在本质,代表着中国高铁承载着太多的造假与贪腐。凤凰台时事评论员邱震海日前在《天天读报》节目叹息:日本高铁47年零事故,中国却在10天中连出7起事故,并且立即毁掉现场阻挠全面调查。 同济大学教授、著名铁路专家孙章指出,中国高铁均装有防止相撞和追尾的安全闭塞系统,但此次温州惨剧证明中国自行研发的安全闭塞系统存在缺陷和不成熟。
   为迎接中共党庆90 献礼积极完工的京沪高铁,仅在5天之内(7月10日至14日)就发生了6次故障,即使在“7•23”事故后,京沪高铁定远段又发生了停电停车事故。8月1日,又因不明故障,导致甬温线温州南站十余趟动车晚点,最长达四个多小时,造成大批旅客滞留。如此混乱的管理在出事后不需要彻查改进,居然还能继续在铁轨上高速停停跑跑?人们不得不对通车仅仅一个月的京沪高铁安全提心吊胆。此外,此次发生相撞事故的甬温线,在兴建时就已事故多多,曾在一年多内发生四宗施工事故,造成13死21人伤。此次追尾相撞事故发生的地点双屿镇路段,在2008年兴建时曾经发生过移动模架坍塌,压毁了三间民居,造成七死19人受伤。中国经济周刊曾刊发的《高铁工程师为何一辈子不坐高铁》文中写道:“与中铁某局一位朋友聊天,我问他,现在的高铁到底有无隐患?朋友婉转地说,我们公司有个工程师,去年退休了。他在离开工作岗位时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这辈子出门坚决不坐高铁。’”
   制度腐败了,哪里都没有安全
   铁道部是中国计划经济中的最后堡垒,长期以来政体合一,集公安、检察和法院系统于一身,是一个十足的腐败独立王国。仅在今年,铁道系统陆续被双规的高官就有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运输局长张曙光、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林奋强、副局长马俊飞等等,这表明腐败问题已经渗透铁道部的方方面面。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带头疯狂腐败,在高铁建设中大肆受贿,虚假投标、指定工程,据说涉贪金额高达几十亿元。而具体主持高铁项目的运输局局长张曙光早已成为裸官,转移海外的财富据传高达百亿元。高铁工程的油水大部分为各级铁道部官员集体瓜分,每次重特大事故发生后,铁路部门都有一批官员倒台,但新上任的官员仍然如飞蛾扑火般陷于新一轮集体分赃。中国高铁大建设其实也是一场利益大分赃的赌场,他们只管将民脂民膏搂进自己的腰包,那顾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铁道部的腐败恰恰正是中国制度性腐败的一个缩影。
   这些年来,“北京速度”的“带血JDP主义”,向自然贪婪攫取,已经导致了环境无染、资源匮乏,遍地弄虚作假,到处玩忽职守;天灾人祸接二连三,公共安全事件不断爆发,权力腐败已经全面渗透国家机体的骨髓。如今,党、政、军、司哪个领域没有腐败?大江南北何处不见豆腐渣工程?全国各地谁未受害三鹿奶、地沟油和瘦肉精?此前,北京面对日本核泄露依然坚持雄心勃勃大干快上要扩大核能发电的计划,高官们像声称高铁技术是最先进的一样,也要民众相信“中国核安全监管可以让人们放心”。如今,连日本这样的政治民主,科技先进、发达的国家,都保证不了核安全,我们如此一个权力黑箱决策,程序不民主,百姓天天被“舆论导向”,北京拿什么来确保“中国核安全监管可以让人们放心”,又如何能让全体国民相信“中国核电站的技术要高于福岛核电站技术,安全性是有保障的”?
   “不要带血的GDP”警告
   面对如此惨不忍睹的高铁追尾,连央视都发出评论:能不能让我们喝一杯放心的牛奶,能不能让我们住一套屹立不倒的楼房,能不能出事后先别把车头埋掉?能不能让人们的幸福享有最基本的安全感?中国,请你放慢速度的脚步!走得太快,不要把人们的灵魂落在后面! 2011年7月28日,人民日报更是以罕见的直率,发出“不要带血的GDP”警告。
   现在,“北京模式”的 “带血JDP”,已经导致了好大喜功的“最”纪录,脱离了普世文明的现代化和中国“民权立国”的辛亥革命轨道。在今日之中国,由“建党大业”发动的这个高铁火车头拉动着“带血GDP”所维系的“辉煌”已经现了原形。用2011年7月24日的《纽约时报》头条摘引一则微博的话说:“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为陷阱,不要让房屋成为废墟。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享有自由和尊严。”
   有人说:“7•23的无数冤魂与亿万民众的怒斥,终于拽慢了中国高铁疾驰的车轮。”今天,我们看到的高铁悲剧,不仅仅是硬件建设在发生问题,其更根本问题是发生在配套的软件、制度和管理上。如今由“7•23”动车惨剧聚焦起来的中国百姓万炮齐轰铁道部,烽火所指的其实是制度的腐败——当中国向往民主政治的火车头“被”一再熄火,经济GDP的追尾惨剧便就不可避免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