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盛雪文集
****
·叶宁:自由中国运动致盛雪的公函
·回应朱瑞以正视听(有图有真相)
·致朱瑞
·张菁:实在不能不对朱瑞说几句话
·刘淇昆:致华盛顿“汉藏关系研讨会”与会者的公开信
·黄河边:温哥华汉藏论坛经费的坦白交待
·刘轩: 忍不住要说的几句话
·华枝春满:推动汉藏交流要端正心态
·天立:汉藏交流之路的艰难
·朱學淵:中共有九十年的斗争经验
·郭国汀:妒忌心作崇,置汉藏大局于不顾
·次旺诺布:应真诚对待汉藏交流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万毅忠:涉藏问题上一团诡异的阴云(图)
·张朴:小平头与朱瑞的二人转,还要唱多久?(图)
·盛雪:政权有限 人性长存
·不锈晓刚:特定時期 重點打擊
·赖建平:刘劭夫与盛雪,究竟谁是特务?
·请不要借用救援王炳章的行动来攻击人
·李方: 中共五毛对海外民运新玩法:出书泼粪、定点斩首
·Expat Sheng Xue reaches out about Chinese government’s intimidation
·《明报》出動裸照攻擊「中國間諜」 盛雪下周赴渥太華報警
· 民阵主席盛雪 诉说受攻击事件
·China's overseas critics under pressure from smear campaigns, cyber at
·杨茂森:盛雪被污蔑的深层原因
·环球邮报:远在海外的盛雪遭到中国政府的恐吓
· 前中國外交官談中共在海外線民的醜陋技倆
· 罗乐:盛雪受攻击非民运内斗
·新唐人电视台:民陣主席盛雪 訴說受攻擊事件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二○一○年五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加拿大皇家騎警的一個電話,對方說,皇家騎警正在對賴昌星進行「涉嫌詐騙」的調查。對方詢問我,賴昌星是否詐騙過我的金錢?我說:賴昌星沒有詐騙過我金錢。對方詳細詢問我認識賴昌星及和他打交道的細節,追問我,是否賴昌星曾經勸說我投資和他一起做生意,或向我借錢,以及是否有任何金錢來往?我解釋說:如果說有金錢來往,那就是他還給我五千加元錢的一張支票跳票了。此後這筆錢就沒有還給我。我說,我不認為他是有意詐騙。對方說,會有皇家騎警官員來和我面談。
   
   

     他在加拿大最後的日子很難過
   
   
   
     加拿大皇家騎警兩名官員在今年三月和我見面,再次詢問我和賴昌星認識的過程,以及他是否詐騙過我的金錢。我再次就五千元欠款未還的情況作了解釋。大約是二○○二年,他有幾個朋友從中國到加拿大來玩,他托我先生在多倫多接待他們。我先生訂酒店、租車、帶著旅遊、請吃飯等共花費兩千多加元。後來,他約我到溫哥華去談事情,並讓我帶上兩個朋友去看他,他答應出機票錢。我們三人的機票錢共兩千多加元,所以加在一起是四千多元加幣。他當面開了一張五千元的支票還給我,說不用細算了。但是,回來存入支票卻跳了票。他解釋說,他以為銀行賬戶解凍了,結果不行。此後,他沒有再提此事。我認為他沒錢可還,而且處境一直很艱難,也就沒有再提。該官員詢問我,為什麼我沒有被賴昌星說服,參與他的「生意」。我說,很簡單,賴昌星是一個失去自由的人,而且一直面臨被遣返回中國的困境,怎麼有能力和空間料理生意呢。再說了,我也沒有錢去投資他的什麼生意。皇家騎警的官員笑笑說:你很智慧。但是確實有很多人並不這麼想。這名官員最後說,他們已經掌握了很多資料,如果屆時賴昌星還沒有被遣返回中國,他可能面臨在加拿大蹲監獄。我立刻意識到,賴昌星離被遣返的日子近了。
   
   
   
     賴昌星笑對遣返
   
   
   
     七月二十一日,當加拿大聯邦最高法院裁決賴昌星應該被遣返時,賴昌星沒有表現出以往的沮喪和絕望。此前,他的律師馬塔斯已經表示,如果這次聆訊輸掉的話,將不再提出上訴。沒過二十四個小時,賴昌星就被押上了飛往北京的航班。他沒有像二○○六年被帶到飛機場時那樣抵死反抗。相反,他留給加拿大的最後一個形象是笑眯眯的。
   
   
   
     我想,他在加拿大的十二年,為自己被遣返回國贏得了許多保障和空間。中國政府除了一再承諾不判死刑、公開審訊之外,還准許加拿大外交官定期探視他。所以,在全面權衡了留在加拿大和回中國的利弊之後,這個在中國曾經富甲一方、呼風喚雨,十幾年被媒體聚焦,且喜歡賭博的福建農民,決定再賭一把。
   
   
   
     這幾年,雖然他被解除了軟禁,拿到了工卡和駕駛證,但是他的日子肯定越來越難過了。在加拿大經過了十二年的拘押,在家裡僱請保安、軟禁、有條件外出等等待遇之後,他沒有獲得更多的自由,而是遭到皇家騎警的刑事罪案調查。他自己非常清楚自己的處境。
   
   
   
     他於今年四月曾經致電給我,說知道加拿大皇家騎警在調查他,而且知道中國公安部駐香港警聯部鍾XX最近到加拿大和加國警方探討他的遣返事宜。如果法庭判他輸掉官司,他如果同意遣返,加國將不對他進行刑事罪的起訴。賴昌星並說,這個鍾XX是個貪官。我問他怎知道的。他說,有人在香港向他匯報情況,這個人拿錢就能買通。他出門辦事,一手一個小姐。
   
   
   
     賴昌星在電話上一直抱怨近來很煩,說計劃在香港出版自傳《賴昌星說賴昌星》,但是受到中國官方的大力狙擊而一直出不成。他還詢問《遠華案黑幕》賣得怎樣。我說,大概賣了三萬多冊吧。他說,不可能這麼少,因為他聽說,出國訪問的官員人手一本的。我知道他一直以為《遠華案黑幕》讓我大賺了一筆。聊到最後,他問我如何在加拿大出書,可惜他這本自傳最後還是沒有來得及出版。
   
   
   
     賴昌星是中國特色的產物
   
   
   
     賴昌星在加拿大走到這一步應該也不是偶然的。他成長的環境和時機,也就是中國所謂改革開放的年代。他沒有受過什麼教育,他從社會上親身歷練的經驗就是搞關係、交朋友、講交情、湊份子。他曾來電話說起,要找一些人投資,在公海上建一個加油站,利潤很高。他還曾要集資買下一船香煙,說轉手就能盈利等等。他也問過我,是否願意參股。我說沒有錢也沒有興趣。我曾想,這種私下湊錢集資的運作方式,在加拿大不一定合法。可是,他只會這一套。
   
   
   
     當我得知他放棄上訴,決定接受遣返回國的時候,我猜想,他在加拿大這些年也熬煩了,不想在連語言都不通的加拿大監獄繼續煎熬。而且他前妻和兩個孩子已經先後回國,到目前為止都還算平安。
   
   
   
     八十年代中期,當我還在中國某個雜誌社工作時,接連發生的幾個事件深深的震撼了我。有一次,雜誌社為「北京雪花電冰箱廠」的廠長做人物專訪,因為這個廠長被評選為「全國十大優秀企業家」。但是,當雜誌還沒有來得及印刷出版,這位全國優秀企業家就被打成了「全國十大經濟罪犯」之一。
   
   
   
     一系列類似的事件給我巨大的衝擊,我知道,在政治上一黨專政,經濟上改革開放的畸形制度下,在中共為了需要而不斷調整、變換、收放、動盪不穩的經濟政策下,沒有企業家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赖昌星在我的采访本上写下:远华案是中共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
     中國的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說得很清楚,經濟改革是「摸著石頭過河」,目的是「要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中國需要實行「經濟改革開放」政策,是因為,中國的權力核心需要在理論上為了「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立論創說;同時,在實踐上也需要一大批敢於嘗試致富的人在前面鋪路架橋。如今,由屍骨鋪設的血淋淋的中國經濟起飛的機場跑道,和由屍骨拼接的讓經濟飛馳的火車鐵軌,已經讓中國的權貴核心快速地抵達了富於中國特色的權貴樂園。
   
   
   
     其實,賴昌星注定了是鋪路的石子,不管這塊石頭有多大,曾經被派過多大的用場,最終的命運還是要被牢牢的嵌入地下,並被從上面疾駛而過的「先富起來的一部份人」的車輪,無情地碾過、壓碎。
   
   
   
     賴昌星是中國特色的果實。他是一個只讀過兩年小學的福建晉江農民,隨著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大潮而衝上浪頭。他從七十年代後期開始搞企業,做生意。他曾經經營過二十五家企業,涉及從汽車配件、衣服鞋帽、紡織機械、旅遊巴士、煙酒、石油、鋼材等等領域。他發財致富的一路都是中共權貴的栽培和利用。一九九九年遠華案爆發,中共指控賴昌星走私逃稅八百多億元人民幣。而賴昌星做生意的這些年,政府相關的各個環節、各個機構都幹什麼去了?別忘了,那些環節都是國家機器,都是共產黨政權機關。
   
   
   
     我在溫哥華他家中採訪時,他曾經在我的採訪本上寫下:遠華走私案是中共權力鬥爭的代罪羔羊。
   
   二○一一年八月五日
   
   首發《動向》雜誌,2011年8月號,總第312期。
   
   

此文于2012年05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