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盛雪文集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At Bloody Dawn
·Chinese Writers: Organ Harvesting Atrocities Will Stop Only with the E
·The Sea and Its Shore
·VISION TINES: Interview With Chinese Dissident and Her Account of the
·The TAXI Stand Jam
纪念妈妈
·
·李桂琴的生命慶典
·A celebration of LI Guiqin’s life
·坚韧与善良,平凡而伟大!
·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
挚友来鸿 诗稿汇编
·
·读盛雪信感赋奉寄致敬
当代中国史稿
·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图)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
·《當代中國史稿》訂購單 (图)
·华盛顿地区华人将举办
“回顾文革与六四研讨会”
·写于1994年5月
·盛雪高票当选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
·唐夫:评《远华案黑幕》
·堅持27年揭露六四 盛雪入選「加拿大故事」
·【专访】盛雪:共产党政权没有权力平反六四
·盛雪:赵逝世宣判了民主政治改革的死刑
·结束暴政是这个时代最大的事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2011-8-12 10:45:29 来源: 南都周刊 浏览量: 9728 
   
   2011年7月23日,中国最著名通缉犯、厦门远华前董事长赖昌星终于归国并沦为阶下囚。十二年间,这个精明的福建人是如何在媒体、司法与中加关系的缝隙中,借势助力,见风使舵,在大洋彼岸过着心惊肉跳的日子?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7月23日,厦门特大走私案首要犯罪嫌疑人赖昌星被加拿大有关部门遣返回中国,中国公安机关依法向赖昌星宣布逮捕令。
   
   
     记者_季天琴 上海报道
   
   
     赖昌星回国10天了,这些天,本应被媒体追逐的他,湮没在国内此起彼伏的公共事件里,渐渐被人淡忘。
   
     加拿大西部时间7月22日中午,温哥华国际机场,全部乘客登机完毕后,赖昌星在两名边境服务局官员押送下,由service gate 直接登上加航AC029的特等舱。
   
     知情人向加拿大中文电台的时事评论员、华裔媒体人尚虹透露,赖全程铐着手铐,虽在特等舱,但只能吃普通舱的食品,食物全部预先切割成小块,用塑料勺进食;加方押送官员配有“强迫入睡”药物,如果赖情绪不稳定,会让他一路睡回北京。
   
     赖昌星的神秘出逃,恰如他此次归途,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1999年,接到举报的“4·20”专案组进驻福建厦门,听闻风声的赖昌星漏夜出逃,先由深圳边防内线护送过关,从厦门逃到香港,连过境记录都没有留下。是年8月13日,赖昌星以香港游客身份携全家赴加拿大,成功逃离中国。赖氏进出动静之间,远华特大走私案曝光。跌宕起伏的人生,以及光怪陆离的传闻,使得赖昌星被民间演绎成了一个传奇符号。
   
     事实上,赖昌星从未真正淡出过公众的视线。在加籍移民律师、“金牌大状”马塔斯(David Matas)的帮助下,赖利用加拿大刻板却又宽容的司法审核程序,巧妙地进入评估—上诉—再评估—再上诉的循环。
   
     12年后的7月21日下午6时,这场持久战总算等来了结局,加拿大联邦法庭法官肖尔(Michel Shore)作出了终审判决,裁定不接受赖昌星提出的延缓遣返申请。
   
     在遣返聆讯现场旁听的尚虹认为,赖其实已经做好了回国的准备。她说,赖昌星出庭时表现颇为轻松,在间歇休息时,甚至与相熟的中文传媒记者们有说有笑。
   
     曾经多次采访过赖昌星的旅加华裔作家盛雪也向《南都周刊》表示,对赖而言,这个结局已经相当理想:十二年前,他是一个本该被判死刑的罪犯;十二年来,他享受到了加拿大人道主义的法律援助;即便现在被遣返回国受审,中方也做出了不判死刑、允许加方定期探视以确保无酷刑、无虐待、公开公正庭审的“三承诺”。
   
     遣返攻防战
   
     尽管赖昌星曾多次向外界表态,他认为自己的人生很精彩,折腾过,风光过,铐过手铐坐过牢,挣过大钱见过大官。不过,这个曾经的商界强人也经常流露出幻灭感:在加拿大十二年,精神压力很大,心力交瘁。
   
     2000年3月,赖氏一家旅游签证到期,加拿大发出有条件离境令。8个月后,在美加边境尼亚加拉大瀑布赌场边的希尔顿饭店,赌了几场的赖昌星被埋伏已久的加拿大皇家骑警以“违反移民法”拘捕。
   
     赖曾对周围人坦言,那时候很恐惧,进赌场是为了麻痹自己,白天他拼命玩21点,晚上回酒店打电话给国内了解案情进展,每天都听到很多不好的消息,说不怕是不可能的。
   
     此次被拘捕前的2000年7月,赖以“中国政府迫害商人”为由,向加国提出难民申请。加拿大的移民法律体系以其宽容、人道著称,这跟其早期的移民多为在其母国受压制的弱势群体有关。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说过:不管你是从海里游过来、坐飞机飞过来,还是从陆地上越境过来,只要一踏上加拿大的土地,就有权利申请难民。
   
     一年后,赖昌星一家的难民听证会开始。这场难民资格甄别,被认为是加国移民听证史上耗时最久、花费最多、也最引起公众关注的案件,据称花费近1000万加币(折合人民币5000万元左右)。
   
     听证会涉及证人多达25个,加拿大移民部不仅从中国聘请了四位事实证人,包括侦办远华案的“4·20专案组”成员吴建平、检察官李拥军、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案”检察官王中华及“远华案”辩护律师之一赵秉志,还从中国境外聘请了4位非中国籍的专家证人,这些专家意见具有特殊的证明效力。
   
     2002年6月21日,加拿大难民委员会用294页的裁决书,拒绝了赖昌星一家五口的难民申请。判决书中事无巨细地列出了证人证词,认为北京的四位证人“绝大部分可信”,而对赖昌星的评价为“不可信”,并称有足够理由相信赖昌星犯有“严重的非政治性犯罪”。
   
     这只是移民部和赖昌星律师之间,一场长达十余年的攻防大战的开始。 其后三年,赖昌星不停上诉,要求撤销难民裁判庭的裁决,直至加拿大最高法院拒绝受理其上诉请求。赖的律师马塔斯甚至一度声称,要向联合国难民委员会控告加拿大政府。
   
     加拿大对遣返对象有免于面对死刑的人道主义关怀,因此,马塔斯援引加拿大《判例法》,说赖昌星回国后可能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也可能被判处死刑”。
   
     这场漫长的攻防战一直延续了四年,2006年5月16日,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宣布移民部终于完成对赖遣返前风险评估,认为他被遣返中国后无生命危险,决定启动遣返程序。然而,千钧一发之际,赖昌星在机场以头撞柱,险中求活,避过遣返尝试。
   
     尽管外界认为赖的撞柱之举可能是一种行为艺术,不过,这个不轻易放弃的赌徒还是为自己赢得了喘息之机。2007年4月,联邦法官伊夫·德·蒙蒂尼(Yves de Montigny)裁定将风险评估报告发回重做,原因是该报告缺少对赖回国“可能遭到虐待的机制上的可信保证”,移民部的遣返努力,由此回归原点。此后,赖昌星似乎开始了流亡生活中的一段安逸日子。他不仅在卑诗省通过了5级驾照考试,还在2009年初获得了工作许可,每月缴纳54加元的保险费用后,即可享有全面医疗保险待遇。
   
     2009年2月,他接受加拿大《环球华报》总编辑黄运荣的采访,披露自己的生活状况:上网“斗地主”、看电视。
   
     赖昌星俨然翻盘成功,当年年末,他又向媒体放风,称自传《赖昌星说赖昌星》已经脱稿,书籍是由他本人口述,一名来自台湾的剧作家代笔完成,负责编印的是一家菲律宾的出版社,会在香港印刷装钉,然后在国际发行,还会出英文版。他还透露,新书还会附送一张DVD光碟,书里主要介绍他的成功发家史,光碟里会就他“拉拢官员”等情况做些解释。不过,这本自传迟迟没有面世,但赖案水面下的角力却从未停止。
   
     今年7月7日,按兵不动四年后,移民部下属的边境服务局突然拘押了赖昌星,自此,赖昌星直到聆讯结束也未能踏出羁留地。
   
     长期跟踪报道赖昌星案的尚虹向《南都周刊》解释称,移民部代表加拿大政府,穷追猛打赖昌星,这说明加国是在认真地遣返赖昌星,不过,最终还是法庭说了算,无论移民部怎么想,作为三权分立的国家,政府无法干涉司法独立。
   
     尚虹介绍,在这一次遣返聆讯中,马塔斯远在德国柏林,靠视频电话进行了陈述,法官肖尔对他的冗长辩护明显表露出不耐烦,认为他老调重谈。
   
     法庭对中方的“三承诺”表示信任,判决书称,“加拿大要求中国政府就赖昌星一案作出严格、清楚和明确的保证”,“中国政府为了荣誉和脸面,将会恪守这些承诺。”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赖昌星出逃后,《查处厦门特大走私案展览》在原厦门远华集团有限公司总部开幕。
   
     政治博弈
   
     “我的口袋中,常常不到10元,日子真的很贫苦,但说出来,外界总是不相信。”
   
     “现在很穷,是零,不,是零下。”
   
     “如果能留在加拿大,希望做农夫。”
   
     爱哭穷,爱红薯稀饭,也爱咸鱼,这是赖昌星留给加拿大华人的印象。赖昌星忌讳别人说他有钱。盛雪记得,有次赖昌星跟她抱怨:我开什么好车,别人就说车是我的,如果我坐公共汽车,那公共汽车是不是也是我买的呢?
   
     曾经多次采访过赖昌星的加拿大华界意见领袖丁果认为,赖很土,也很精,他远比许多文化人知道如何对付媒体,他知道什么样的表达,可以上媒体的头条,让舆论来为自己“漂白”。赖昌星也曾告诉丁果:对“小记者”们,从来不多说,因为没用。
   
     现实生活中,赖昌星并没有给人留下生活拮据的印象。尚虹介绍,1999年8月,刚到加拿大的赖氏一家以130万加元(时值约800万人民币)购入位于温哥华富人区西57街一间独立屋,该屋约一年后以99万加元转手。此后,赖还曾住过本拿比市丽晶大厦,以及温哥华市中心的房子,尽管赖声称房子只是朋友低价租给他,但很多华人相信,这只是赖假借朋友之名而已。
   
     赖昌星的金钱流动,也成为加拿大皇家骑警的调查对象。今年7月13日,加拿大移民官员夏普卡(Cheryl Shapka)出庭作证,指认赖昌星曾以女友林萍萍的名义购入列治文市豪宅,并花20万至25万加元装修,装修工人全是中国人,每到发工钱的日子,赖昌星就会拿出一沓人民币。
   
     警方也出庭作证,指认赖昌星在上述民宅中从事与澳门同步的地下赌博,还为赌客提供餐饮、按摩和介绍高利贷服务。此外,警方认为赖昌星与亚裔黑帮组织“大圈帮”也确有往来,其中著名的“大家姐”曾彤施(Betty Yan) 与赖昌星有可能是合作伙伴,共同分成借贷厚利。曾彤施在2009年4月被枪杀,死前与赖昌星及林萍萍在上述豪宅内吃晚饭。
   
     盛雪透露,赖昌星也知道皇家骑警在查他,而赖本人也非常担心,即使不遭遇遣返,他在加拿大也会遭遇刑事指控。这也是这次赖昌星能够直面遣返的因素之一。
   
     “留在加拿大只能给他们添乱,案子多拖一天就得多花加拿大纳税人的钱,加拿大也急着将他遣返。”尚虹分析。
   
     不过,赖昌星案,自始至终没有摆脱对其的政治解读。非常巧合的是,当赖昌星的遣返聆讯在加拿大戏剧性告终时,2011年7月16日至24日,加拿大外长贝尔德(John Baird)首次出访北京。贝尔德坦言,赖昌星案件是中加双方交谈的内容之一,但其坚持,政府无法干涉司法进程。
   
     旅加专栏作家陶短房分析:此次重启遣返,联邦职能部门采用赖昌星最熟悉不过的“程序游戏”,将赖一直羁留到聆讯,彰明了联邦政府的遣返决心,尽管法理上行政无权干预司法,但这种决心的彰显,显然会产生无声的影响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