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天涯何处是家园?]
刘逸明文集
·阎崇年和于丹不妨大胆地将刘水告上法庭
·是谁给了煤老板雇凶杀人的勇气?
·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
·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
·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敬告有些媒体,请别再把我当标本
·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禁止“非正常上访”,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2009年的第一场雪
·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感恩节
·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中星九号”升级凸显广电总局的霸道与癫狂
·应当解散中国的各级地震局
·深圳火车站何不公布900多位未上座乘客名单?
·脚踢农妇,县政府的保安为什么这样狠?
·诈捐门进一步暴露了中国女明星的低劣品质
·就诈捐门事件致尚雯婕的忠实歌迷
·毒奶粉重出江湖,监管部门难辞其咎
·出语惊人,“脑残教主”杨丞琳真的“脑残”?
·“80后”干部集体上任为何如此吸引眼球?
·别让“喝水死亡”论为酷刑逼供的替罪羊
·官方才是山西地震谣言的始作俑者
·日理万机的刘翔何不找个替身参加“两会”?
·召开“两会”,中共当局何必如临大敌?
·“八零后”是中共专制体制掘墓人
·暴力拆迁与血染的GDP
·疫苗事件,山西省卫生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离别的谷歌明日还会更好地重逢
·降半旗致哀掩盖不了玉树地震的人祸本质
·名酒专卖店卖假烟,传说中的挂羊头卖狗肉?
·体操运动员董芳霄年龄造假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又进入了乱伦时代?
·上海世博会无法撑起崛起的大国形象
·急功近利让新版《三国演义》无法成为经典
·宋山木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
·宋山木夫妇的名字暗藏玄机
·赵作海蒙冤再现中国法制之耻
·富士康“十连跳”折射台企非人化管理
·“宋山木楼”到底要不要改名?
·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宋山木楼被除名,山木培训岂能无动于衷?
·诸葛亮隐居地之争可以休矣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谁不痛快?
·青少年热爱暴力与鲁提辖无关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涯何处是家园?

   家就是心灵的避风港,在你颠沛流离的时候,在你身陷囹圄的时候,或是在你感情受挫的时候,你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家。家因为有亲人而温馨,因为有房子而安定。仅仅只有房子或者仅仅只有亲人的家总让人觉得是残缺的,甚至连家的感觉都没有。
   
   从小在长江边长大,便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记得儿时的几间老宅,离水不远,虽没有“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情画意,但只要走出户外,便有绿荫簇拥的小径,让你直达江边。面对滚滚东逝的江水,还有江面争流不息的船只,不禁觉得天空地阔,心旷神怡,灵感也会携手而至。
   
   水是生命之源,我们的祖祖辈辈,就是靠着这取之不尽的长江水,和岸边广袤肥沃的土地,完成了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不知流传着多少神奇玄远的传说。听老一辈讲,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故事就发生在江边那片万头攒动的芦苇林。

   
   1987年的春夏之交,一场大火将我家的房屋烧得片瓦无存。依稀记得在那个夜晚,我和父母在看到房顶上的一团火光后迅速跑到户外,没过多久,房子便成了一片火海,冲天的火光将整个村子都照亮了。当我在邻居家睡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我发现家已是残垣断壁,那几间老宅只存留于记忆之中了。
   
   大火无情人有情,在缺衣少食的那段岁月,父老乡亲都义无反顾地向我家伸出了援手。我们全家暂住在邻居家简陋的房屋之中,每当风雨大作的时候,屋内就会漏雨。几个月后,在亲戚的帮助下,我家又在原址上建了一间房屋,虽然新房看起来比老宅赏心悦目,但每每想到付之一炬的老宅,仍然不禁黯然神伤。
   
   这些年,到处都在征地和拆迁,所幸的是,因为我家地处偏僻的江边,所以,房屋暂时得到了保全。听父亲说,离家不远的隔壁村子那里将要建一个几十万吨级的码头,而我们那些靠江边的地方很可能也会在将来被征用。我暗自祈祷,但愿那一天最好不要到来。
   
   最近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并未给农村和农民带来多少好处,农民依然是最贫困的一群人。记得在十几年前,我回到村里的时候,总能感受到那沸腾的民怨,在春节来临的时候,很多乡亲甚至连鱼肉都买不起。如今虽然不用缴纳高额的税费,但只能靠种田为生的农民依然是生活拮据。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很多农民虽然穷困潦倒,但终究不愿意放弃自己生活的家园。在生活的重压之下,虽然很多年轻的农民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外地打工,但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依然是想方设法地回家,每年春运的壮观景象足以说明家对他们的重要性以及吸引力。
   
   为了“高峡出平湖”,三峡过程曾导致不计其数的人永远离开自己的家园,曾经看过央视的纪录片《大三峡》,里面农民挑着担子,牵着牛赶路的场景至今在我的脑海中闪现,虽然不曾亲历,但完全可以体会到他们告别家园的悲伤心情。
   
   几天前,看到一则消息,一群没有“身份”的人生活在哈尔滨市阿城区一个曾经叫青龙山村的地方。因为没有合法有效的身份证件,他们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出门工作、上学,哪怕生老病死。他们居住地虽归省会哈尔滨所辖,但村庄就像淹没在现代文明中的原始部落。这样的事情大概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谁都想不到的,就如同想象不到有黑砖窑一样,可见,这个社会在漠视生命上比其它社会更能创造奇迹。
   
   正当很多人对“原始部落”感到震惊的时候,另一则令人心酸的消息问世了。在浙江台州的一个墓群,一些来自河南、安徽等地的打工者在坟墓间搭棚为家,居住在那里的不仅有成年人,还有很多未成年的孩子。中国人一般都信神信鬼,这些人的举动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那些从小就在墓地长大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对那些棚子有家的感觉。
   
   在这个表面上冠冕堂皇的社会,不知有多少人被迫背井离乡、无家可归以及买不起房子,多少人住在破烂不堪的房子中延续着自己的生命。和谐社会对于他们而言很远很远,天涯何处是家园?没有人知道。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2011/08/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