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
罗列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汤原

    艾未未先生从今年4月3日在北京机场失踪到现在,国外媒体纷纷扬扬,国内传统媒体大多保持惯有的沉默,偶尔发出点声,也是帮忙帮闲或者帮凶,对艾进行肆意系统的抹黑,比如抄袭别人作品、强奸、诱奸艺术青年等!作为还有一点良知的中国人的我,觉得应该为艾未未写点或做点什么,可每次拿起笔,又不得不放下,我实在不知怎么写才好!

    对于艾未未本人,我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他是著名诗人艾青的儿子,中国奥运会举世闻名的鸟巢就有他的参与设计。然而,这两年艾未未最引起官方和民间知识分子注目的,大概还是他痛骂余秋雨及参与四川汶川地震死难学生调查,和北京杨佳刺杀上海警察等事件。毫无疑问,艾未未是公共知识分子,他在身体力行地为弱势群体说话办事。而当今中国的现实却是,只要你坚定不移地站在弱势群体一方,那你悲剧性的命运就基本决定了,最终的后果至少有两个:在官方,他们认为你的介入,闯入了他们的禁区,增加了不和谐因素,煽了他们自称和谐社会的耳光,他们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千方百计地构陷你。为欺世人耳目,往往采用“政治问题用非政治化方式”处理。我记得判郭飞雄是以“非法经营”的罪名,判盲人陈光诚是以“煽动破坏公共财物”的罪名,目前拘押艾未未,用涉嫌经济犯罪为手段,就明显是这一思路。在民间,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只要火烧不到他们身上,其麻木、冷漠、自私的程度,比上个世纪初鲁迅作品中描写的民族性好不到哪去。正如小说«药»中夏瑜的悲剧一样,革命者为大众流鲜血,民众的收获就是用他们的血做馒头!这个自私的民族,实在不值得仁人志士为他赴汤蹈火!

    凡真心为弱势群体发声,并为之实践的,我都愿意贡献出我对他们的尊敬。请不要相信“以德治国”、“依法治国”、“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那样的谎话:“以德治国”掩饰了官吏们的凶残狠毒,“依法治国”在很多情况下充当的是遮羞布的角色,“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话是说给孩子们听的!据说艾未未在狱中遭到酷刑,这个我绝对相信!铮铮汉子如郭飞雄、高智晟者,在里面都“认罪服法”--艾未未,我在心中把你当作我的兄长,请你原谅我的卑微与怯懦,你的身躯也不是钢铁铸成的,我劝你也“认罪服法”吧!清者自清,岳飞不应该冤死在狱中,等出狱后,赶快离开你的祖国吧!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权,这样怕招惹是非的大众,你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哪?!

    摘自2011年5月14日《德国之声》听众园地网页

   

   

   

(2011/08/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