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姜维平文集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虽然,正在风起云涌的大连万人抗议活动,表面上针对福佳大化,和前任市委书记夏德仁,但实际上剑指夏的靠山薄熙来,因为他不仅扶持了福佳民企,而且还提名重用了夏德仁,而令人愤怒的PX项目,正是夏德仁政绩工程的一部份,大连新闻界消息人士称,原本中南海高层权斗加剧,薄熙来背靠江泽民已失势,其90年代在大连的贪腐和枉法罪行正好浮上台面,他的众多死党被“双规”,眼下的维权运动和党内权斗合流,将彻底清算薄熙来。
   
   据报道,8月14日,大连市政府门前聚集的人群,已打出“夏德仁下台”的口号,这在大连历史上是少见的场面,尽管新任市委书记唐军,爬上了汽车顶部,声嘶力竭地呼吁越聚越多的人群散去,但他心里非常清楚:谁给美丽的大连留下一个烂滩子,谁给大连人民的脚下埋下了定时炸弹?薄熙来当政8年,利用其太太谷开来创办的律师所和程毅君名下的所谓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一方面巧取豪夺,掏空了大连人民口袋里的钱,另一方面把一个环境污染,财源枯竭,民怨载道的城市,传给了夏德仁。
   
   网上的报道说,颱风〝梅花〞8月8号过境辽宁大连市,冲垮了在建的福佳大化防波堤坝,危及只有20米之远的有毒原料PX储备罐,威胁大连民众的安全。而央视记者前往采访却遭到围殴,即使是央视名嘴白岩松主持的节目《新闻1+1》,也难免再次遭到“枪毙”的命运。当地民众在网上怒骂大连市委书记夏德仁。

   
   实际上,夏书记有点冤,他原本是东财校园的一名书生,因经常向《大连日报》投稿而与我较熟,他是经济学家,但不适合当官,只是在薄熙来办博士文凭的问题上百依百顺,而被破格提拔,先是副市长,后是副省长,薄熙来想取代闻世震当省委书记,让他做陪衬性的省长,但受阻失利,薄转去北京任商务部长,夏却不得不继孙春兰和张成寅之后,回大连替薄熙来守住大本营,但近年来仕途不顺,不仅薄熙来被发配重庆,而且众多死党下马,如,王益,张春江,等等,夏德仁是老实人,想闯出政绩,证明能力,而招商引资为首选,早在薄的时代即已被青睐的民企福佳,帮了他的大忙,于是,PX上马。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8月8号当天,大连地区风力高达8级,海浪高达20米,决堤造成海水倒灌厂区,直接威胁20个左右20-30米高的PX(对二甲苯)储备罐,每个储备罐占地面积约一个篮球场大小。当局紧急调派上千军警抢险,疏散附近居民。虽然当局宣称险情已被控制,无化工原料泄漏,但是,当地仍然一片恐慌,成千上万的居民冒雨大逃难。
   
   我从网上看到了这个消息,当天夜里都睡不着觉。念及当年项目论证时,大连电视台记者卢壬子的义举而扼腕叹息,他不仅最早指出这一项目的危害性,而且还曾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在“新视点”节目上为弱势群体呐喊,但这样一个良心记者,不仅未受到表扬,而且被调离了新闻界。现在,大连市政府自食恶果,人民终于看到了毁灭性灾难日益逼近的脚步。
   
   报道说,央视3名记者以及其他媒体记者试图进入现场采访,化工厂几十名员工在厂领导的带领下,围攻殴打记者,抢夺砸坏摄影器材。陪同记者采访的大连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宣传部外宣处长以及大连金州开发区公安局长,也都遭到围攻。目前,已有11名涉嫌围殴人员被警方控制。大连市政府9号召开会议,坚称没有发生泄漏。
   
   我认为,大连市出现这种状况一点也不奇怪,薄熙来当权时留下的传统作法就是强压媒体,愚弄百姓,他在大连搞的所谓“北方香港”,是以牺牲自然环境为沉重代价的,谷开来办的公司几乎囊括了大连招商的所有大项目,贪占了多达上亿元的民脂民膏,早在1997年就把律师所的生意做到了纽约,新加坡和香港,两个儿子都在英美读书,而大连老百姓却成了“房奴”,老虎滩等风景区,则变成了钢筋混凝土堆积的森林,民众不得不节水节电,呼吸肮脏的空气,背负“花园城市”的虚名,总之,薄熙来利用职权养肥了家人和死党,而把一个严重缺水,隐患多多的城市,丢给了孙春兰,张成寅和夏德仁。
   
   二十多年前,夏德仁找《大连日报》的编辑,是想发表一些论文,以便评上职称,其言辞之肯切,语言难以形容,后来,他被薄熙来提携,成为中共高官,也渐渐淡忘了平民百姓的甘苦,为了形象工程和“鸡的屁”,而不管大连人民的死活,让民企和国企联手,把炸弹放在大连人的床头,他忘了90年代初,谷开来促使台湾老板和大化合作,在富丽华附近搞了宝龙新世纪大厦等房地产项目,最终台商贷走巨款逃去无踪,而坑害了购楼者,大化也蒙受巨大损失,但薄熙来毫毛未损。
   
   这就是说,如果倒退十几年,谁敢说大连个“不”字?!如今,夏书记不得不代人受过,不仅在不久前忽然被调离了大连,而且老天爷又以突发事件,把他推到了政治舞台的中央,如果他任职后有贪腐的问题,将成为中南海高层新一轮权斗的牺牲品,毫无疑问,唐军为首的领导人必将革其职才能平息民怨民愤,而他的倒下,将使薄熙来的老巢已无完卵,他的家人吞进肚里的巨额钱财将被清算,其在山城精心编织的廉洁奉公的假面具,将被扯下。
   
   报道说,9号晚上,由名嘴白岩松主持的央视节目《新闻1+1》,已经播放了调查大连PX项目决堤事件的预告片,但在大段广告过后,却临时被撤换为重播的《焦点访谈》。当晚《新闻1+1》话题是:大连半年内三大国家重点项目都发生重大事故,有油库火灾、爆炸、溃坝。预告片显示白岩松和节目这次又是“火力全开”。事后,据说白岩松本人的一则微博,对此事表示无奈说:“今晚的《新闻1+1》临时取消,是因为就在上节目前两秒接到电话指示,拿下,没有原因,二话不说,就得拿下!”
   
   显然,这不是焦利所为,他没有这样的能量,而是江系人马的李长春在全力救薄熙来和夏德仁,不过,为时已晚,从马汶下重庆和薄熙来自评“全国治安第一”的举动看,他在北戴河会议上没分到“大蛋糕”,否则,不会由以往的贺国强力挺变成了副手视察,也不会搞五十万个摄像头恐吓对其不满的重庆人民,而政法委内部团体评出的“全国之冠”,不过是找不到政治情侣的“自慰”,而大连突发的万人上街事件,则成了压倒薄熙来的最后一棵稻草!
   
   看来,被日本人统治了40年,被薄熙来恐吓了10几年的大连人,已经觉醒了!据悉,福佳大化企业年产70万吨的PX化工项目,最初厂址设在厦门,引发厦门上万市民上街游行抗议,后来移址到大连,但人们默许了;2010年大连油罐6次爆炸,就紧挨着福佳大化PX项目,人民忍受了;之后,PX项目发生毒气泄漏事件,当地居民惊叹每天生活在恐惧中,而忍无可忍,终于暴发了文革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这是薄熙来灭亡的征兆。
   
   《中国经济网》报导说,福佳大化PX项目与防波堤都属于未批先建工程。而且,不符合须在距离城市100公里以外设立厂址的国际规定。决堤事件发生后,大连市政府成立调查组对PX项目搬迁问题进行论证,并尽快提出方案。《青年时报》10号发表题为“大连PX背后的权力溃坝”的文章,指出所有的豆腐渣工程都与权力腐败有关。显然,这是剑指薄熙来和夏德仁,可以预期,“薄泽东”的末日到了!
   
   2011年8月14日于多伦多
(2011/08/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