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不久前,被重庆警方诬陷的北京律师李庄已获释,平安地回到了家中,但这并不表明中国法制倒退的状况有所改善,因为薄熙来和王立军等枉法追诉的官员还毫毛未损,逍遥法外,只是更多的冤案隐藏下来,或转移它处,比如,近日,山东记者齐崇怀在服刑4年即将出狱之时,被滕州市法院以“漏罪”加判9年。
   
   

   他的律师和亲人都认为,滕州市法院对齐崇怀的再次起诉违反法律常识和国际上禁止双重处罚的原则。
   
   不过,与李庄不同,新闻界的李庄没人管,他不得不成为冤狱第二季的受害者,继续苦度铁窗生涯。这一判决生效,有力地说明了专制制度是产生薄熙来式人物和冤狱连续剧的根本原因,必须铲除土壤才能改变现状。
   
   海外媒体的报道说,曾在网上曝光山东省滕州市委豪华办公大楼照片,并因此身陷囹圄的山东记者齐崇怀,在服刑4年即将出狱之时,被滕州法院以“漏罪”加判9年。今年6月9日,山东滕州市检察院以“漏罪”为由对齐崇怀再次提出起诉。滕州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和职务侵占罪判处齐崇怀有期徒刑13年,合计决定执行12年。
   
   我很熟悉齐崇怀所处的监狱环境和遭受的苦难,也十分理解他归心似箭的乡情,但不论是狱中的警察,还是当地的官员,都在伴随着刑期结束的临近而忐忑不安,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一个因言获罪的冤案,而受难者是一位具有文字表达能力的记者,他的出狱不仅带走了眼见为实的践踏人权的罪证,而且还会进一步揭示当年欲加之罪的详细经过,这可能导致地方官场的地震,一些人会利用他所提供的重磅炸弹,进行残酷的内斗,甚至造成縢州各级官员的重新洗牌,故此,他们与齐崇怀有不共戴天之仇,必将不惜任何代价,要把他打入地狱。
   
   据报道,代理齐崇怀案的北京律师刘晓原向美国之音证实,上星期,法院驳回了齐崇怀的上诉。刘晓原说:“一审判决下来以后,他不服,我们提起了上诉。我们一直要法院开庭审理,因为我们认为这个案件事实不清楚,还有一些证人证言互相矛盾,但是法院没有开庭,只有书面审理,在上个星期驳回了上诉。”这就意味着齐崇怀在因敲诈勒索罪服刑4年后,还要在监狱中再度过漫长的8年。
   
   其实,在我看来,书面审理是一种敷衍上诉者的惯伎,许多人都曾领教过,既然是两审终审制,就应当认真开庭,但当地官员最怕的就是此案扩大知情范围,更担心真相暴露在阳光下,所以,找几个听话的法官去见他一两次,装模作样地复核一下了事,之后的结果已在意料之中,这种雕虫小技本人曾亲身体验过,其虚伪和卑鄙都令人发指。
   
   那么,为什么李庄第二季的加罪流产,而新闻界的李庄却没有理呢?
   
   这是因为,第一,薄熙来身处高位,与中南海的大佬们明争暗斗,党内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所以,各级官员都给司法和媒体留下了想象和博弈的空间,虽然这种空间不太大,但足够李庄为生存而游刃有余,与其说是法院坚持了原则,法律战胜了强权,不如说是胡温调侃了薄熙来,内斗救了律师,这正是薄熙来,王立军依然故我,李庄侥幸脱身,但齐崇怀之类小人物看不到希望的根本原因;
   
   第二,中国的新闻界在高压下,基本上已经彻底地割喉失语了,它不像律师界那么团结,还有一点点集体抗命的行动,所谓“记协”,不论地方级的,还是中央级的,都已经堕落成了专给政府“擦鞋”的可怜的帮腔组织,它不会为齐崇怀这样的良心记者讲话,如果有某个同行能在酒足饭饱之后,对迫害他的官员骂一声娘,就算汉子了,总之,王克勤成了“极品”和“绝响”,新闻界没有了贺卫方,陈有西,杨金柱!
   
   此外,更为重要的是,国内媒体披露新闻界“李庄”齐崇怀的冤狱内情的很少,少得如同雪落长夜,几乎没有声息,天高皇帝远的縢州市官员,可以静悄悄地把公检法玩于股掌之上,把这个案子继续做大,尽可能地使齐崇怀死在狱中,只有记者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贪官们才能睡个安稳觉。因此,縢州官员上下齐手,联合打压齐崇怀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媒体的报道说,齐崇怀的妻子焦霞6月9号在得知丈夫被再次判刑的消息后,情绪激愤,万念俱灰,曾在滕州市委大楼前跳河轻生,后被人救起。
   
   她说,她的丈夫就是因为曝光这里才被“领导”整进监狱的,她要死,就死在这里,以证明丈夫的清白。
   
   当被问及她现在处境如何时,焦霞说:“唉,这四年来,我就是想着,盼着能有希望,盼着有一天他能回来,现在,真的,希望看不到了,已经是绝望了。”报道转述 焦霞的话说,判决很残酷,但生活更残酷。她一人带着两个孩子住在租来的小房间里,常常不知道还能不能撑过明天。她说,儿子曾经问她,难道没有王法吗,她不知如何作答。
   
   这一情节清楚地表明,钱明会式的人物无时不在孕育之中,不是地方官员不知道枉法追诉导致的社会裂痕有多深,而是他们的冷漠,贪婪,自私,疯狂已无可救药,他们宁可与齐崇怀同归于尽,也不愿意在媒体的曝光下坐以待毙,他们对过去的一切都记忆犹新,知道记者笔力的作用和神奇。齐崇怀曾任《法制早报》主任,以及《法制周报》和《记者观察》的特邀通讯员。
   
   2007年6月,齐崇怀在网上曝光了一组山东滕州市委豪华办公大楼的照片,被网友疯传,并引发主流媒体的关注。而几年过后,当地的腐败与昨日比较,不但没有减轻,而且变本加厉,于是,各级政府对记者更是警惕万分。作恶的官员不会停止吃喝玩乐,行贿受贿,以避记者,只会利用手中操控的公检法加倍强奸和监控媒体,故此,齐崇怀之类敢言的义士岂有出头之日?
   
   据悉,齐崇怀的辩护律师刘晓原认为,滕州法院对齐崇怀的再次起诉,违反法律常识和国际上禁止双重处罚的原则。刘晓原说:“这个指控是不能成立的,这属于重复指控,因为你当年指控过了,你不能又来重新指控。”他说,在既有的司法判决情况下,又发现了刑罪,才称漏罪,但齐崇怀在今年6月受到的三项敲诈勒索指控,4年前都曾调查过,并被法院认定无罪,而且当年指控的证言和现在的证言之间,相互矛盾,明显不符合常理。
   
   其实,现在的身处司法部门的人员,绝大多数都是法律专业毕业的本科生或拥有更高的文凭,刘晓原讲的道理,他们的老师在课堂上已讲了无数遍,我想,他们没有一个不清楚这是一个重复加罪的冤案,但他们的良心已经被金钱腐蚀,他们眼睛已被“钱程”迷住,他们的手脚已被制度捆绑,他们的勇气已在酒杯里稀释,中国的政治体制不变,政法委书记不被废除,他们就不敢用自己的笔写下判决书,只能是道具和传声筒或酒囊饭袋。这正如2001年担任我的文字案主审的法官,大连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长张明朋,是留英法学专家一样,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在枉法裁判,而是为了养家糊口,升官发财不得不违背良心,充当薄熙来的打手和马仔。
   
   是的,这是一个黑暗而野蛮的年代,官员们手里有多大的权利和野心,就能把公检法的自家后院开辟修理的多大,把谎言的肥皂泡吹得有多大,而他们蔑视人的生命和法律尊严的恶行,则像用锄头除草,不会在乎群草的呻吟和林风的议论,也不会在乎反复无常割锄的荒谬和吝惜自己的力气,因为上级和下级都是这么做的,他们既是师傅,也是徒弟,直到有一天因为内斗失利成为了野草,加入了哭泣的行列。
   
   不过,刘晓原律师还是那么天真,以为新闻界也能出个李庄,他说,目前来看,在法律程序上还可以提出申诉,但只能一边服刑,一边申诉,而且结局如何,他也不得而知。要我说,他的申诉没有任何希望,因为中国的冤狱遍地都是,没有哪个中南海的领导人会对山东縢州官场感兴趣,那里没有对他们权力构成威胁的薄熙来,也就是说,齐崇怀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所以,他面对的漫漫刑期不是山中的云雾,而是云雾后陡峭的悬崖,假如齐记者有志于揭黑,就应当重心调整心态,沉淀仇恨,升华自我,超越烟火,必须明白这是一次未完的采访,在胜利来临之前,不仅需要坚韧不拔的勇气,还需要深藏不露的智慧,也许以后的9年会有新的发现和大彻大悟,不要带着冤屈和仇恨的心理,去和他人相处,要把每个人当成前生有缘的朋友去碰撞和交流,那么,等你踏出监狱大门时,就没有什么能阻挡自由的脚步!
   
   好在,齐崇怀与我一样,坐牢后多有贵人相助,这正是这个世界还值得我们留恋,为之舍身奋斗,也许可能还会有所改变的原因。据报道,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在齐崇怀入狱的四年中经常探望和接济他的妻子焦霞及一对儿女。我认为,不在于金钱资助多少,而在于精神鼓励的难得,这些生活细节正是焦霞打消拼死抗争的念头,还能够勇敢地生活下去的原因。如果中国社会没有孙文广这样的尊者,那么,我们的坐牢和牺牲还有什么意义?
   
   据报道,孙文广认为这次判决非常不人道,他说,当地政府是害怕齐崇怀出来揭发更多内幕,制造不和谐。孙文广说:“齐在监狱里不但不认罪,反而把监狱里的丑恶的现象,怎么样对付犯人,进行摧残虐待,写成文字,通过某种方式透露出来,在外边网上发表了,监狱和公安这方面对他非常不满意。”孙文广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齐崇怀本来就是冤枉的,现在更加冤枉了。
   
   对此,我的意见是,来日方长,保重身体,齐崇怀不必急于披露眼见的黑暗,那样操作起来相当困难,也会连累许多肝胆相照的朋友,既然与专制的抗争,是出于公心,就应当有点耐心和毅力,已经付出的多年坐牢的沉重代价,已被历史所铭记。应当不必急于求成,应当从长计议,而且,至关重要的是,不要总想着对縢州贪官报仇,而是应当学习坐牢长达28年的曼德拉,悲悯监管你的狱警,团结环绕你的狱友,牢记你的日夜分秒,生活点滴,为的是最终,砸碎这黑暗的制度,解救所有的人,包括诬陷你的警察,宣判你的法官,折磨你的酷吏!正因为我做不到这么高尚而伟岸,才写出来与你共勉,新闻界的李庄!
   
   2011年8月5日于多伦多BLOOR图书馆。
   
   首发自由亚洲
(2011/08/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