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作为一个母亲,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孩子,更值得心疼的了,但安庆市却发生这样一件事:早晨7点45分,颜颜的妈妈看着女儿活蹦乱跳地走上幼儿园校车,下午5点05分却接到老师的电话,说女儿被遗忘在校车里闷了一天,然后,又是抢救无效死亡的噩耗。可以想见孩子的妈妈会是怎样一种痛不欲生的心情?8月5日国内出版的《新安晚报》图文并茂地披露了这一新闻,看了让人扼腕叹息。为什么只有等到死了人,才会关注孩子的安全问题呢?
   
   该报道说,安庆市的朱昌兴和陈庆红夫妇难以想象,8月2日这一天,不到3岁的女儿经历了巨大的痛苦。因为在医院看到女儿遗体时,她浑身湿透、身上还多有泥沙,夫妻俩至今还不能接受园方关于女儿是被“闷死”的说辞,而安庆警方初步查明,女童被遗忘在幼儿园校车内8个多小时最终死亡,事发幼儿园已被勒令停课,我推断它杀的可能性不大,想必孩子在无助时拼命挣扎和哭喊,不仅汗流浃背,而且泪雨流尽,校车的地上有泥沙,故颜颜的父母存有疑虑,也在情理之中。
   
   不论如何,孩子临死前的绝望和痛苦,都是震撼人心的,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未成年的孩子没有生活自理的能力,不仅社会要创造条件保护他们,而且老师和家长也要细心地关照他们,据笔者以前了解的情况,随着中国整个社会的日益商品化,人们似乎追逐金钱胜过关注生命,关爱自己胜过关心它人,享受现在多过忧虑未来,上述悲剧就是一个社会缩影,它使我们激愤而无语。

   
   由于学龄前儿童的教育收费较高,生意很好,所以,全国各地都雨后春笋般地诞生许多各种名目的学校,有的是国营,有的是民营,有的是个体。但都是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重视赚钱,轻视质量,忽视安全,所以,类似上述的事故频繁发生。
   
   据凤凰网报道,2007年5月29日上午,因被校车驾驶员“遗忘”,一名3岁男孩在当日30摄氏度高温中,滞留肥东撮镇蓝天幼儿园校车中6个小时导致昏迷,被发现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查涉案蓝天幼儿园属于无证办学;2007年8月8日7时许,因负责接送的两名幼儿园老师和校车司机疏忽大意,济南一幼儿园5岁幼儿被遗忘在校车内,直到当天下午5时20分才被发现在车内死亡,后被法医鉴定为中暑死亡;2007年8月20日,年仅1岁零8个月的唐崇书在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富景幼儿园的校车上,因为被接送老师遗忘在车上,被困接近6个小时,惨遭闷死;2010年5月19日上午,广东省潮安县磷溪镇一名4岁女孩被村内一家幼儿园园长接到学校后被“遗忘”在车内——等到6小时后被发现的时候,这个女孩昏迷不醒送治无效死亡;2010年7月31日上午,西安市一名两岁女童被遗忘在幼儿园接送孩子的校车内直到下午4点30分才被发现,孩子不幸窒息身亡。
   
   这就是说,这已经不是个别现象,也不是什么新闻,它折射出近期社会的政治体制的裂变和人心不古,如果监管部门的官员是民选的,如果监管部门真正地做到防患于未然,如果幼儿园的领导和老师信仰基督教或有社会责任感,如果整个社会不是一切向钱看,如果校车司机,爱每个孩子如同己子,我相信这种悲剧就不可能一再上演。
   
   当然,我不是说全国每个幼儿园都是这样,只是说问题的严重性和普遍性,我们现在做任何事情都在看个人品质,一个地区经济如何发展,看官员,一个学校怎么样,看校长,上述这个园长兼司机太粗心,就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为什么不尽快地在制度上创新呢?让一个民主和法制的制度,能够像悬在人们头上的剑那样,制约和逼迫每个人遵纪守法,关爱他人,特别是关爱儿童?为什么只是等到矛盾激化后死了人,才亡羊补牢?
   
   由此,我想起中学的老师王志馨,她在大连第一个创办了双语学龄前幼儿园,叫“小问号幼儿班”,至今已历时二十多年,从未出过什么事故,为什么?因为她的个人品质好,也带动了家庭成员,她当园长兼教师,儿子是校车司机,儿媳负责财务,女婿是美术教师,她告诫儿子,每天接送孩子,必须做到手把手,即早晨要从自己的手,晚上交到家长的手,二十几年如一日,绝不疏忽,他说,现在家长都一个孩子,出点事,没法交待啊!。。。。。。这朴素的话语表现了她良好的品质,但并非人人都能达到王老师的思想境界,也就是说,必须改变目前这种靠个人品质治国治校的社会弊端。
   
   《新安晚报》的文章描写到,每天下午5点半,颜颜的奶奶都会站在家门口的马路旁,等待校车送孙女回来。8月2日下午,已经5点45分了,校车始终没有踪影,奶奶非常着急,赶紧打电话给儿子。电话的那一头,31岁的朱昌兴正守在医院急救室门口,忐忑不安地来回踱步,还强忍失控的情绪,告诉母亲说颜颜没事。然而,抢救室的门打开后,颜颜躺在抢救台上一动也不动。“我喊了好久,宝宝。。。。。。可是她再也不答应了。。。。。。”朱昌兴后来向记者回忆起这个情节,忍不住双手抱头,掩面痛哭。这是多么感人的一幕,白发人在无望地等待孩子,年纪大的人在处理孩子的后事,人们做生意时,得到了一堆堆花花绿绿的废纸,却遗失了未来!
   
   不是我危言耸听,而是铁的事实,温州7,23高铁事故中,不是有一个两岁零八个月的儿童叫项纬伊吗?他就险些被活生生地掩埋!六四事件时,军队不是奉“老年党”之命枪杀了许多要求民主和自由,反对官倒和贪腐的孩子吗?汶川地震中,我们的官员不是禁止调查死亡孩子的名单和真相吗?所以,当一个政府都不珍惜孩子,也不珍惜未来时,你有什么理由责怪幼儿园的领导粗心大意,漠视生命,动辄疏忽?
   
   报道说,案发后,安庆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已立案,警方查明,8月2日上午8时,安庆育才双语幼儿园负责人兼驾驶员杨某,与随车老师汪某负责接送学生,但在下车时,因一个小学生哭闹,汪某将其送回班上,先行离开,没有再返回清点学生人数,而随后来车门旁接学生的老师宣某,也未对车内进行查看便将车门关上,导致颜颜被遗忘在车内。下午4时30分放学时,校方人员打开车门,发现颜颜已经不省人事,遂立刻将其送往医院,但终因抢救无效死亡。记者8月3日获悉,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杨某、汪某已被刑事拘留。
   
   于是,我们看清了中国社会的弊端:只发展经济,不搞政改,只治标,不治本,出了人命,才纸上谈兵,抓人判刑,使怨恨社会的人越来越多,使社会矛盾越来越激化,也就使类似颜颜奶奶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等待在十字路口,无望地企盼,无奈地云集,只听温家宝喊了几嗓子“政改”,不见变法的举措落实,而恶性事故不绝如缕,他终于累病了,病得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胡话,历史的车轮呼隆隆地驶过,国家病得没救了,我们没有了孩子,也遗失了未来!
   
   2011年8月4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8月4日首发
(2011/08/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